首页 > 水浒文化 > 也谈施耐庵与淮安兴化及《水浒传》

也谈施耐庵与淮安兴化及《水浒传》

2017-4-21 11:20:20    作者:王忠珍    阅读:138    评论:0

    时至今日,关于施耐庵与《水浒传》,施耐庵与兴化,施耐庵与淮安的关系以及施耐庵的生平生卒年,颇多争议,甚至还没有一个史学家说得清。以近代例如国家教委1991年8月出版的高中国情教育读本《世界之瑰宝民族之骄傲》一书中说:“水浒传的作者施耐庵生平不详,一般认为元末明初江苏兴化人”。中国当代史学家罗尔纲则认为《水浒传》为罗贯中所著。又如1989年北京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古典文学辞典》介绍:“施耐庵,具体生卒年不详,元末明初小说家,有关他的生平事迹及其著作,可靠记载绝少,传说亦参差。有说他是钱塘人,也有说他是兴化人,有人认为他可能是《水浒传》演为繁本的托名,可惜尚无确证”。2004年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的《壮丽东南第一州——楚州》(以下简称《楚州》上编)在《水浒传》作者施耐庵条介绍里这样说:“施耐庵(1296-1370 ),兴化白驹镇施家桥(今属大丰)人,施耐庵著书于何地,何时开始执笔,又何时完成,均无确切的史料记载。现在比较一致的说法是从61岁开始,隐居施家桥,闭门著书”(《楚州》上编P126)。我认为这段叙述客观真实些。
    淮安史学名家刘怀玉先生依据明代初年淮安人王道生在施耐庵去世五六十年后为其所撰《墓志》中所述内容确定施耐庵住过淮安和病死在淮安,以及死后葬在淮安。假如王道生的《施耐庵墓志》是真的(因为史学界对《墓志》的真伪尚无定论)就目前关于《水浒传》作者施耐庵研究层面上讲,可算是有据的史实。
    怀玉先生依据其他资料博引旁证,推定施耐庵定居淮安创作了《水浒传》,笔者有不同的见解,在此与怀玉先生商榷,并诚请指正。
    我认为施耐庵不是长期定居在淮安创作《水浒传》,而是“隐居施家桥,闭门著书”的。施耐庵和罗贯中在淮安仅是过客,不是为了创作《水浒传》而长期定居。且罗贯中住淮安比施耐庵住淮安时间长。施耐庵和罗贯中在淮安期间增删修改过《水浒传》,亦未可知。众所周知,搞文学创作的人随时随地都可动笔。施耐庵和罗贯中既然住过淮安,润色过《水浒传》原稿亦在情理之中。事实上,《水浒传》创作地点应是苏州—兴化—淮安。即起稿于苏州,然后在兴化集中精力继续创作,在淮安期间只是增删修改润色工作。且主要是罗贯中做的。
    怀玉先生推定施耐庵定居淮安创作《水浒传》依据不是王道生的《墓志》(王的墓志里仅说施“弃官归里,闭门著述。”),而是大丰白驹镇施氏大门上的楹联“吴兴绵世泽,楚水封明禋”和施氏赠好友顾逖的诗句:“年荒乱世走天涯,寻得山阳好安家,愿辟草莱多种秫,莫教李子结成瓜”。怀玉先生对楹联的解释是“吴兴是其祖籍,楚水—楚州之水—是他们的发祥地。”(《楚州》续编本P34)。其实不然,查辞海,历史是兴化春秋时属吴,战国时属楚,曾因是楚将昭阳的食邑,古时的兴化就叫“昭阳”。“楚水”和下文的“阳山”、“昭阳”都泛指兴化这块地方。不是“楚州之水”,而是兴化之水。《赠顾逖》诗是施耐庵写信给巳归里兴化的顾逖,意欲想回兴化避战乱可否?我见到的香港史学界的《赠顾逖》原诗是“年荒世乱走天涯,寻得阳山好住家;愿辟草莱多种树,莫教李子结成瓜”。其中第二句和怀玉先生引诗有两个不同:一是“阳山”不是“山阳”,二是“住”家,不是“安”家。第三句末是多种“树”,不是多种“秫”。其中阳山和山阳虽一字之讹,恰起到至关之用。阳山是指兴化、山阳是指淮安。香港史家引用的《楹联》也是“吴兴绵世泽,楚水封明煙”。但下联最后一字是“煙”不是“禋”。“禋”和“煙”解释大相径庭,禋:专指祭祀; 煙:指烟雾。我想,施耐庵避乱归里,理应用这个“煙”。“楚水封明烟”是形容耐庵在大丰白驹场的居住环境。即是说兴化的遍地之水,使他的住所笼罩在烟雾飘渺之中。岑参在《东归发键为至泥溪舟中作》句“烟霭吴楚连,溯沿湖海通”正是耐庵住所环境写照。施耐庵隐居在“楚水封明煙”的水天一色、世外桃源中,专心“闭门著述”。谁对耶?可能因出处不同,很难说我引的对,怀玉先生引的错。但有一点,其时施耐庵的好友顾逖住在兴化,不是住淮安。施耐庵也想从苏州回兴化,所以这诗理不应迁涉到“山阳”。且当时淮安己不称山阳和楚州了。史载:楚州在南宋绍定元年(1228)己改称淮安了,随之山阳县也改称淮安县了。施耐庵出生于1296年,到他成年后,淮安早就不称楚州和山阳了。耐庵好友顾逖接到耐庵的信和诗后,回了信并又答诗一首:“君自江南来问津,相逢一笑旧同寅。此间不是桃源境,何处桃源好避秦!”尽管如此,耐庵接到顾逖回信后即回兴化了。
    王道生《墓志》中的“弃官归里,闭门著述”,我认为这个“里”应是兴化白驹场,不是淮安。“里”即家乡,所谓故里也。施耐庵弃官后从祖籍苏州首先回到“好避兵的昭阳”兴化,不是从苏州直接到淮安。王道生为施耐庵写的《墓志》开篇即言:“公讳子安,字耐庵,元末赐进士出身。官钱塘二载,以不合当道权贵,弃官归里,闭门著述。”就是说施耐庵辞了钱塘县尹后到兴化施家桥闭门写作。这和《楚州》上编关于施耐庵条目中引述的“现在比较一致的说法是从61岁开始,隐居施家桥,闭门著书”论断是一致的。当然施耐庵从钱塘弃官后,先是在苏州阊门外怀胥桥北施家巷祖籍一段时间,后到兴化白驹场的施家桥。恰切的说施耐庵弃官归里第一站是祖籍苏州吴兴。
    笔者依据史料,对施耐庵与淮安,施耐庵与兴化以及《水浒传》成书过程综述如下。
    一、施耐庵与《水浒传》初稿《江湖豪客传》
    施耐庵于公元1296年(元成宗元贞二年)出生在苏州城阊门外怀胥桥北施家巷。原名叫施彦端。其父无法考证。施耐庵先祖是孔子原贤弟子之一施之常的后裔。施之常的后裔这一支传到施耐庵父辈是第十四世。施耐庵少时家境贫寒,无法上学。但他聪慧好学,经常借书看或请邻居教,有时还到附近学堂里去旁听,7岁以后就读了《大学》、《论语》、《诗》、《礼》。13岁时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对答如流,下笔淋漓。后被乡间一个姓季的秀才看中,把他带到浒墅关读书,并把自己的女儿许配于他。到了元文宗至顺2年(公元1331年)年已36岁的施耐庵得中辛未榜进士。发榜后,他在拜谢师友中结识了同榜得中的浙江青田人刘基(伯温),两人常在一起高谈阔论,十分投契。不久,朝廷派施耐庵到钱塘县任县尹。只当了两年,由于他不愿与权贵为伍,便辞官回家,在苏州城东南隅的施家桥开学授徒。四乡八邻,纷纷慕名前来投师。一个经常往来于苏杭做生意的山西太原商人特地把自己的一个十四、五岁儿子带来投师求学。施耐庵见这个学生眉清目秀,谈吐温雅,心中十分喜爱。这个得意门生就是罗贯中。冬去春来,施耐庵痛感自己有志救民,无处展才,往往悲愤失落。有一天,他路过书铺买了一本手抄元人话本《张叔夜擒贼》,是讲梁山泊宋江等108人故事的。打算以此为线索,把儿时读过的《大宋宣和遗事》,以及听说唱得来的《石头孙立》、《青面兽》、《花和尚》、《武行者》、《同乐院燕青捕鱼》、《李逵负荆》等话本和杂剧故事揉和在一起写出一部《江湖豪客传》。这时,耐庵的元配夫人季氏已病故,续弦申姓夫人。申家是书香门第殷实大户,很支持耐庵著书立说,特地花钱请人按宋末龚开的《宋江三十六人赞》,临摹成36张人物画像挂在家中,让耐庵创作时参考,为了写书,他不再办学堂了,只留下得意门生罗贯中,帮他整理书稿。
    二、施耐庵与兴化
    为了逃避战乱,完成自己著书的夙愿,耐庵想到了已辞官回到兴化的好友顾逖。兴化因地势偏僻,四周环水,河港纵横交叉,湖荡连片,交通不便,素有“自古昭阳好避兵”之说(按:昭阳即古兴化名)。耐庵觉得兴化是著书立说的好去处,于是给顾逖去封信,并附去一首诗“年荒世乱走天涯,寻得阳山好住家;愿辟草莱多种树,莫叫李子结如瓜”。顾逖接信后,即回信并答诗一首:“君自江南来问津,相逢一笑旧同寅。此间不是桃源境,何处桃源好避秦!”耐庵接信后,尽管“此间不是桃园境”他仍带着妻子申氏、二弟彦才和学生罗贯中搭了民船,冒着烽烟,悄悄渡江北上到了兴化。在顾逖的帮助下,在兴化以东,靠近黄海边的白驹场(今大丰县白驹镇),买了房屋和田产,举家迁居白驹镇定居。还在大门上写一副楹联“吴兴绵世泽,楚水封明烟”(兴化春秋时属吴,战国时属楚,曾因是楚将昭阳的食邑,故有“楚水”、“昭阳”之称)。表明自己从苏州迁来兴化隐居著书立说的心态。先前朱元璋己两次派刘伯温召请他为其效力,以及张士诚征聘,都被耐庵婉拒。为防止他们再来征召他,便在白驹场西边18里自己的田庄上,按苏州阊门外故居格局重建了书院,并沿用故居的地名,东面叫枫桥,西面叫柳桥,北面叫板桥,总称苏家桥,亦称施家桥。当时,村西有一芦苇荡,占地十余亩,荡中芦苇繁茂,水鸟甚多,渔民捕鱼船只穿梭往来,每到秋冬季节,野鸭成群飞来,荡口直通河溪,沟河交叉,荡中有一土墩,高高露出水面,施耐庵便以此为梁山泊,常和罗贯中一起,乘着小船,登临其上,犹如画家写生一样,专心从事创作《江湖豪客传》。在我们今天所看到的《水浒传》里,有大量篇幅描写水乡泽国渔民生涯,及当地老百姓在芦苇丛中,在湖荡里与官兵周旋取胜的笔墨。一幅幅活生生的水乡泽国兴化古时生动画卷,而且有些当时兴化人的生产生活用具、生活习性至今仍在兴化、大丰农村中留有传统印记,在这里不作赘述。
    如果施耐庵在兴化白驹场水乡泽国没有过长期的生活经历、身历其境观察、体验,绝对写不出也写不好这些真实的风土人情场面的。《资治通鉴长编》卷109记载:“宋绍兴元年二月,梁山泊水贼张荣等南下入楚州,通州,三月退入兴化东之缩头湖,作水寨以守,与金人大战”。施耐庵把兴化白驹场湖荡水寨作为梁山泊描写宋江等人活动,历史的故事发生在“兴化东之缩头湖”,而现实中的施耐庵又生活在兴化湖荡边的白驹场,历史与现实结合,作为一个才气横溢的大作家以实物为背景。“如画家写生一样”,创作梁山泊水寨故事,肯定如薄茧抽丝,层出不穷,犹如兵家到了用武之地。
    三、《水浒传》成书经过
    当《江湖豪客传》即将写完时,施耐庵己年逾古稀。他觉得书名不够含蓄想换一个,罗贯中建议老师,定书名叫《水浒传》。耐庵觉得这个书名定得好:“水浒,就是水边,含有‘在野’的思想。还有典故,.《诗经》上有‘古之亶父,朝来走马,率西水浒,至于岐下’,是歌颂周代发祥史的。这书是写起义英雄的,叫它《水浒传》,再合适不过的了”。
    《水浒传》成书后,很快传入社会,到明洪武元年(公元1368年)冬天,抄本传到朱明王宫,朱元璋因为几次派人召请耐庵出来作官都未听话,本己很生气,看了这本书,随即作了批示:“此倡乱之书也,是人胸中定有逆谋,不除必贻患。”于是密使人把施耐庵抓来,关在南京刑部天牢。此事被耐庵好友,己做了朱元璋军师的同科进士刘伯温知道了,他到天牢里探望施耐庵。施要他搭救出牢,刘基沉思后狡黯地笑了笑说:“你是怎么来,还是怎么出去唉。”说完就走了。
    施耐庵反复琢磨刘基这两句话,心想:“我是因为写书坐牢的,还是通过写书才能出去呀!”他想到,朱元璋抓我,主要是《水浒传》写了宋江一伙人在梁山泊树起义旗造反,颂扬了落草为寇的英雄,触犯了他的忌讳。要是把宋江等人写成像张士诚那样,接受元朝招安,不就行了吗?在得到刑部允许后,就在天牢里,以张士诚为背景,把《水浒传》续下去。施写了宋江接受招安,替宋王朝去征服田虎、王庆、方腊,最后和李逵一起,服用御赐药酒自尽至死不反叛。耐庵用了将近一年时间,才把这部《水浒传》后五十回续成。送呈朱元璋御览,加上刘伯温从中帮忙,终于以年老有病,被释放出牢。
    施耐庵在天牢里关了一年多,精神上、肉体上都受到摧残,出狱后,己瘦骨嶙峋,成了风前残烛之人,由弟子罗贯中把他从南京接到淮安于明洪武三年(1370年)春病死于淮安。施耐庵死后,罗贯中在淮安又住了几个月,把他的书稿经过整理,即到当时全国刻书中心一福建建阳打算把《水浒传》刻印出来。但出乎意料,这里所有的书坊无一家敢承受刻它。罗无法,只好在建阳住下,等待时机。这时,他又将《水浒传》重新作了纂修和编次,同时集中精力,完成了《三国演义》全稿。不久,他也染病,在《三遂平妖传》只写到二十回时,便也去世。
    时光流逝,过了大约150年后,兴化有个进士叫宗臣,被朝廷派往福建担任“提学副使”,负责训练壮丁,抗御倭寇。这时,罗贯中的后人便以“乡谊”去见宗臣,请把家藏小说《水浒传》付梓,让军民暇时看看,以激励志气。得到宗臣应允,才由坊间刻印出版。所以世人一般都认可《水浒传》是施耐庵与罗贯中合著。有着较久历史的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水浒传》直接署施耐庵、罗贯中著。可惜的是,这个最早的《水浒传》版本,几经人世沧桑,现在只剩下一个五回残本,到了明万历10年有个化名“天都外臣”的人,根据民间手抄本,自己写了个序,重新刻印问世,这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古本《水浒传》。
    四、施耐庵与淮安
    施耐庵作为过客住过淮安和病死于淮安,都有记载。香港史学家在港刊《镜报》1982年第6期上载文说:“施耐庵在南京天牢关了一年多,出狱后,幸亏弟子罗贯中赶到南京来接他。施耐庵在途中就染了病,到淮安后在一个姓王的隔壁,租了间房子,暂且住下来养病。明洪武三年(公元1370年)春,施耐庵越发病得厉害,茶汤不进。直至此时,施耐庵的二弟施彦才接到信从兴化白驹场赶来淮安。兄弟见面后不禁落泪。耐庵百感交集,对彦才说:我一生都累在一部《水浒传》上了,子孙只叫种田,有口饭吃就行了……。说完就与世长辞了,终年75岁。他的遗体临时葬在淮安。51年后,到了明永乐19年(公元1421年),他的长孙文呈才把他的墓迁到白驹场施家桥,并请曾经和耐庵做过邻居的淮安人王道生写了墓志。”
    至于施耐庵“选择淮安定居,并在淮安写作了名著《水浒传))”(刘怀玉先生语,《楚州》续编P38),我认为其信息资源不足以佐证。目前唯一所能佐证的就是1921年(实为1922年)编印的《中国人名大辞典》第653页施耐庵条:“施耐庵,元淮安人”,而它的出处源自王道生为施作的《墓志》。而《墓志》是上世纪二十年代末被发现,1928年11月8日被胡瑞亭发表于上海《新闻报·快活林》上的。1921年编印的《中国人名大辞典》上的施耐庵条出处何方?前后矛盾百出。《墓志》中提及“先生家淮安与余墙一间”和香港史学家们说的吻合。王道生的《墓志》内容是在福建听罗贯中讲述的。王在《墓志》中说:“及长,得识其门人罗贯中于闽,同寓逆旅。夜间炧烛畅谈先生轶事。”当时福建建阳是全国刻书集散地,罗贯中去福建建阳是打算把《水浒传》刻印传世的。所以王道生说在福建罗贯中和他谈及施耐庵轶事是与史实相符的。由于王道生与施耐庵年岁相差甚远,甚至连施耐庵其面都没有见过一回,王在《墓志》中说“公之面目,余不得一见”。所以王道生想写施耐庵传略实在无素材。在耐庵后人述元先生为其移枢南去时,王在《墓志》中又说“去岁,其后人述元先生,移枢南去,与余流连四月,问其家世,讳不肯道,问其祖,与罗贯中所述略同。”这个述元先生是否是香港《镜报》1982年第6期刊文所述的施耐庵长孙文呈先生亦未可知。
    施耐庵在淮安的史料只有王道生的《墓志》可信度大。换句话说如果这个《墓志》是真实的,那么它才是研究施耐庵史略的最具权威的史料。因为该《墓志》是在施耐庵死后51年写作的。从时间上讲,是目前有关施耐庵史料中历史最近于施耐庵那个时代。其余四、五百年后的东西,如《耐庵小史》等可信度相对讲就小于《墓志》了。
    到目前为止,有文字表述的施耐庵在淮安的内容有三次:第一次是“施耐庵为避免刘伯温、张士诚轮番纠缠,一天深夜带着弟子罗贯中和家人乘船离开家乡,到淮安投友” (《楚州》上编本P126) 。这个友人人称王老板,在淮城开当铺,家室很大,亭台楼阁,足够安顿施耐庵一行人的。这个王老板的当铺座落在淮城棋盘街东头,都土地祠西侧(今土地祠市口西北一带),在这期间,施氏师徒二人,定会对《水浒传》进行修改和润色工作的。到了清咸丰年间,施氏后人修家谱时,还“借俊骑,至淮安府西门内”,竟然通过袁林甫其人找到故居。500年了,仍见到当年“书斋平屋三间,中有积土,有木桌凳,窗楞下隔罗贯中的房间。”《迁籍志》中所述(见《楚州》续编本P34),500多年前的故居,仍能保存完好,令人生疑,这五百年,时间经历了元、明、清三个朝代淮城几经战乱、水患应早已“沧海变桑田了”。第二次是“在他完成了《水浒传》前70回后,因年老多病,不得不中断写作,由罗贯中和亲属护送再次来淮安山阳治病。”(《楚州》上编P126),第三次是香港《镜报》上说的从南京天牢被释放后,由罗贯中接到淮安,中途染病,到了淮安,在王道生隔壁租房住下来治病。但这一回为什么不去袁林甫知晓的淮安府西门内那个居所,而到王道生隔壁租房住呢?那个开当铺的王老板和王道生肯定不是同一个人,那么施耐庵和罗贯中在淮安从目前记述的史料看,曾经住过两个地方,而不是一个地方?所有这些都是历史之迷,有待后人去解开这个谜吧。在施耐庵生平,籍贯的研究上,我们还处于迷茫状态。所有文字材料都只能是参考资料,不是定论。目前唯一资料就是那个尚未作真伪定断王道生的《施耐庵墓志》。戴不凡先生在《小说见闻录》一书中,甚至认为“所有关于施耐庵的材料,没有一条经得起分析,没有一句话是可信的。”江苏社科院在“关于《施耐庵墓志》真伪座谈会纪要上说“关于他(施耐庵)的生平活动,除了种种相互矛盾的传说外,我们一无所知,假如《墓志》是真的,对于上述‘疑团’,也许淮安人能揭开这个谜团”。那我们淮安人在撰写关于施耐庵生平活动文章时,一定要以典籍资料、考古实物(如吴承恩墓碑之类的实物)为依据。否则只能是臆造、传说而已。不可就是真的。例如有文章说施耐庵就葬在施河,这些定论,让胡适、何心这些施耐庵生平考据大家们知道,岂不笑掉了牙。只有我区政协文史办在2015年5月25日发表的《施耐庵和水浒传》中的开篇十分客观的介绍就对了。《水浒传》中蓼儿洼的记述是否就是梁山泊的移植,也只是学术上的见解。不能从小说中找历史依据,小说毕竟是虚构的,不是报告文学。中国写实性最强的《红楼梦》也不过是“假语村言”。由于我孤陋寡闻,目前为止,从未见过典籍、志书上淮安有个方圆水泊八百里的蓼儿洼。从吴王夫差开凿古邗沟的走向上也找不到此湖泊,只有《水浒传》上言“楚州东南有个蓼儿洼“,从这个小说上的蓼儿洼许双林说在白马湖(传说),陈伯新说在施河镇(定论),怀玉先生说大约在城东刘湾……其实根本就不存在这回事,当年多少人按《红楼梦》上大观园的描写找寻现实中的大观园,从北京找到南京、苏州、扬州,找到了吗?连影子都没有。不要把小说上内容当真的,那会误导人的。只要以夏商周断代研究精神发掘史料,有关施耐庵的真面目总会“柳暗花明又一村”的。至于现在我区施河乡施姓家族是否是施耐庵后人更有待商榷了。施性祖籍是苏州阊门,这一点是肯定的,在苏州祖籍同宗,但施河的施姓宗族不一定是施耐庵后人,因为我们淮安地区的人,大多是朱明王朝早年实行人口大迁徒时从苏州阊门赶来的。这己是淮安老一代人的常识了。如南闸的张姓,施河的施姓,季桥的季姓,泾口的王姓等大的族系都是从苏州阊门迁来,这是确凿的史实。历史不是电视剧的戏说,必须严肃的依史料来考证。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