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名人研究 > 钱钟书评张耒

钱钟书评张耒

2017-8-11 17:12:37    作者:鲁家用    阅读:66    评论:0

    钱钟书先生的《宋诗选注》是现代人注古诗最受青睐的一个注本,主要是因为其语言机智活泼,幽默风趣,使之独树一帜。再加上其学识渊博,功力深厚,注得透彻,没有像一般注本就诗注诗那样,而是做到了前后联系,左右逢源。钱先生除了注诗外,还对每位作者给予了精当的评价。这里谈谈他是如何评价张耒的。
    张耒(1054~1114),字文潜,号柯山,人称肥仙、宛丘先生、张右史,北宋楚州淮阴人。宋神宗熙宁间进士及第,历任临淮主簿、著作郎、史馆检讨。哲宗绍圣初,以直龙阁知润州。徽宗初,召为太常少卿。后被指为元佑党人,数遭贬谪,晚居陈州。著有《柯山集》五十卷、《拾遗》十二卷、《续拾遗》一卷。
    钱钟书在评秦观时,说:“在苏轼苏辙兄弟俩的周围有五位作家,黄庭坚、秦观、张耒、晁补之和陈师道,所谓‘苏门’。张耒和晁补之都有诗把这一‘门’五口儿描写在一起,仿佛是来了个‘合家欢’。”这种充溢着现代口语气息而又幽默风趣的语言,一下子就吸引住了读者的眼球,并激发了阅读热情。这怎么能不受欢迎呢。他绝没有像一般的治古代文学的学者那样总是板着一副面孔,而是将博奥的古典以活泼灵动的现代语言再现给读者,这才是真正的大家。
    张耒与秦观、黄庭坚、晁补之并称“苏门四学士”。钱钟书在介绍张耒时说:“在‘苏门’里,他的作品最富于关怀人民的内容,风格也最不做作装饰,很平易舒坦。”其关注底层人民的代表诗作有《田家》、《海州道中》、《输麦行》等。他受白居易和张籍的影响颇深,所以诗作多平易舒坦。他的这种风格在当时就很受关注和褒扬,如晁补之《题文潜诗册后》就有“君诗容易不著意,忽似春风开百花”的赞语。而最著名的一句赞诗乃是杨万里的“晚爱肥仙诗自然,何曾绣绘更雕镌”(杨万里《读张文潜诗》)。
    钱钟书又说:“读他的七言律诗常会有一种感觉,仿佛没有尝到陆游七律的味道,却已经老早闻着它的香气,有一小部分模仿杜甫的语气雄阔的七律又好像替明代的前后‘七子’先透了个消息。”如此风趣而又机警的评述,令人拍案叫绝!纵观当世学林,能这样驾驭语言的学者,未见第二家,这便使得《宋诗选注》一直在注诗界鹤立鸡群。
    上面所述的都是赞扬的话,下面再看看钱先生又是如何批评的:
    可惜他作的诗虽不算很多,而词意每每复出叠见,风格也写意随便得近乎不耐烦,流于草率。张籍的诗正如王安石《题张司业诗》所说:“看似寻常最奇崛,成如容易却艰辛”,白居易的诗稿是张耒亲眼看到的,上面也是翻来覆去的修改。张耒似乎没有学他们这种榜样,看来他往往写了几句好句以后,气就泄了,草草完篇,连复看一遍也懒。朱熹说他“一笔写去,重意重字皆不问”,还没留心到他在律诗里接连用同一个字押韵都不管账。
    钱先生凭着自己机智诙谐的语言,最爱臧否古今人物,这是出了名的。其煌煌巨著《谈艺录》里多的很,且多一针见血、切中要害。这里的一番话就是一例。论诗者都认为,张耒是受唐音影响最深的宋代诗人之一,没有学宋代诗坛所标榜的格调。他以白居易和张籍的诗为师法对象,追求自然平易的诗风,可是他没有学习人家反复修改提炼的精神,以至于“自然”过了头而流于草率。这说明他作诗确实没有耐心,没有学到唐人作诗的精髓。这在张耒诗里可以找到证据。
    虽然有这些缺陷,然而张耒毕竟受到过苏轼等人的极力提携,其声望在当时是一般人所望尘莫及的。在苏轼、苏辙、黄庭坚、晁补之、秦观等相继辞世后,他仍作为文坛中流砥柱,传道授业,光大文风。《宋史》亦称:“耒独存,士人就学者众。”其中周紫芝就是一个代表,他极其推崇张耒,向他请教过诗法。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