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淮奏章

       奏折是重要官文书之一,也称折子、奏帖或折奏。它始用于清朝顺治年间,以后普遍采用,康熙年间形成固定制度。至清亡废止,历时两百余年。清代官吏向皇帝奏事的文书,因用折本缮写,故名“奏摺”。也称“摺子”。奏折页数、行数、每行字数,皆有固定格式。
       奏折按其内容可分为奏事折、奏安折、谢恩折及贺折四类,其公文程式各有不同。它在康熙时及雍正初年,原无一定规则与程式,也未列入国家的正式官文书之内。京内外官员,不论官职大小,只要得到皇帝的宠信和特许,即使是微末之员,甚至寺庙的住持和尚,也可以上折奏事和谢恩。
       奏折一般都有皇帝的朱批,或者代理皇权人(太后,权臣,顾命大臣等,各个历史时期有所不同),有些是有意压着不发的或者没必要发的除外。
       奏折档案是最直接的原始文献史料。由于奏折多为密情,因此,奏折存档后一般人难以看到。 奏折收藏可分为两个方面,一是官方收藏,一是民间收藏。清代奏折分存内阁大库和存方略馆库的军机档。一部分存于台北故宫博物院,一部分在北京故宫博物院,属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故宫午门东侧文华殿南有两个档案大库,世人所谓内阁大库档。清朝政府于康熙九年开始存放于紫禁城里内阁大库的档案,包括皇帝诏令、臣僚奏折、朱批谕旨、实录、圣训、会典、起居注以及殿试考卷等,内也夹杂宋元刻本残书等,总数已不可考。 截至到2000年,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存各类档案 1000余万件,其余中国国家图书馆、北京大学、台北故宫博物院、中央历史语言研究所(史语所)也分别存有数量不等的奏折。
       淮安是1986年由国务院命名的全国历史文化名城。这里文化悠久,底蕴深厚。在如今,台北故宫博物、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等处,珍藏着大量有关淮安历史的原始档案。这些与江淮历史息息相关的清宫档案,既有各朝皇帝的谕旨、诗文、起居注、用膳底档,也有地方官员的奏折、履历、进单,还有衙署、运河、湖泽、河工等各式地图等等。
       在一些关于漕运的奏章中,记载了淮安当时漕粮运输和运河管理等有关情况。乾隆十一年(1746年)朝廷下令将淮安大堤由土堤改为石堤,这道谕旨对淮安的防洪抗灾有着特殊的意义。
       乾隆帝为淮安河神庙亲笔御书碑文、匾额的记述,乾隆朝大学士刘统勋查勘清口至淮安一带运河工程情形的呈报,嘉庆朝动用淮安扬州库银勘修洪泽湖工程的奏折及道光帝关于雇用海船以分漕运的旨令,都是清晰可见。还有朝廷对派往淮安的漕运总督等地方大员的任命谕令,各朝循例修理淮安府坞驿站船只的奏报,漕运船只在经过淮安关时所进行的验收统计和详细数目,漕运总督关于检阅淮安驻兵进行操练情况的奏报,驻扎淮安四营官兵的防务情形,淮安府属各州县雨雪粮价及水旱灾情的详细呈报,可谓不胜枚举。
       而一些相关于淮安的职官任免奏章,记录了淮安地方官员的委任与履职情况。有雍正朝淮安府知府杨应瑶的履历、乾隆朝在淮安板闸改设巡检的奏折、嘉庆朝审办淮安关监督舒明阿亏短税银的案情。
       特别是有关民族英雄关天培的档案十分珍贵。关天培是淮安人,在道光年间曾担任广东水师提督,协助林则徐兴起震惊中外的禁烟运动,道光二十一年(1841)在抗击英军入侵的鸦片战争中,关天培率四百壮士战死虎门炮台,抗英将领关天培由此成为淮安重要的历史名人,关天培的履历生涯等原始档案,至今仍是历历在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