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淮官文

      中国古代官文即中国上古到清代末年各历史时期使用的文书。其发展过程大体可分三个阶段:战国以前属于前期,秦代到南北朝为中期,隋、唐到清代为后期。前期的文书比较简单,中期的各种文书逐渐形成专用的文种名称,各文种也开始有了特定的程式。后期通用文种的载体都已使用纸张,文书处理程序更加严密,各文种的程式也日臻成熟。
      秦代以前没有专门的文种名称,统称为书,通常用文书载体的名称来区别它们的重要程度。春秋战国时期文书开始有了按使用目的加上的笼统称谓:刑法典称刑书;结盟文书称为盟书或载书;君王发布命令的文书称为命书;上级官员告诫属下的文书称为语书,等等。秦代开始制定按不同文件责任者的身份等级和行文目的使用文书的专名,使文书区分为许多不同的种类,称为文种。秦、汉以后形成的许多文种,可以概括为三大类:一是皇帝使用的各文种,称为诏令文书;二是臣僚上书皇帝使用的各文种,称为奏疏;三是各官府相互行文使用的各文种,称为官府往来文书。从唐代开始,国家对文种的名称有了明确的规定,以后宋、元、明、清各代也都有新的规定。清代规定的诏令文书文种名称有诏、诰、敕,是沿用明代文种;经常使用处理政务、告诫臣僚的文书称为谕旨,是新增的文种;制书在明代是文种名称,清代则只作为发布诏令的一种文体。清代奏疏沿袭明制,使用奏本和题本,康熙年间又新增一种称为奏折,而奏本则在乾隆年间停止使用。明代官府往来文书下行文有札付、帖、照会、故牒等文种,上行文有咨呈、呈状、申状、牒呈、牒上等文种,平行文有咨、关、牒等文种。清代基本上沿袭明制,并且把明代下行文经常使用的牌文定为法定文种,中叶以后又增添程式比较简便的札文作为下行文种之一,把明代上行文使用的呈状简称为呈,把申状分为评文和验文二种。到了清代,奏折也成为了官文的一种重要形式。
       印章是古代文书的重要组成部分,文件责任者在文书的某个部位钤盖印章,作为文件生效的标志。印章原称为?或作玺。文书钤盖印章,见于记载最早的是公元前6世纪春秋时期中叶,当时称为玺书。秦代规定玺作为皇帝印章的专称,用玉刻制。汉承秦制,皇帝、诸侯王、皇太后的印章称为玺,其余官员的印章称为印,或称为章。印章的字体秦代开始用小篆,以后历代官印都用小篆。文书盖印是文件生效的标志,所以一般诏令文书、奏疏和官府往来文书都盖有文件责任者的印章。
      我国古代供传递官传递官文的地方叫驿站 驿站,是国家出现以后,政府专门为传递公文和军情所设置的通信机构,至今已有4000年历史,其建设和营运费用是国家财政的重要支出。早期的公文和军情,主要依靠人力步递,故在春秋时期,人们把边境内外传递文书的机构叫做“邮”。邮距为25公里,是一个成年人当天能往返的距离。在淮安,当时最为著名的便是淮阴驿,位置即在淮安城西门运河对岸。
      如在本检索系统中,就存有清代淮安府有关科举考试和兴办学堂的情形官文。乾隆五十四年(1789)的小金榜记载,淮安府山阳县人汪廷珍当年殿试考试名列第二,荣登金榜当上榜眼,汪廷珍后来当上了道光皇帝的授业老师。档案中还有道光朝淮安府举行科试考选秀才的情形,以及同治朝在江苏当巡抚的李鸿章为淮安府的阜宁县增加县学名额的奏折。光绪朝档案记载,晚清时期随着列强势力的入侵,淮安一带陆续出现了不少天主堂、耶稣堂,漕运总督松椿、淮安知府张庆勋等人都曾详细奏报教堂的分布和管理情况。宣统三年(1911)两江总督张人俊奏报,淮安府中学堂甲班毕业生41名、初级师范毕业生12名,分别予以奖励安排,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清朝末年淮安兴办学堂的教育概况。涉淮明清官文的留存,给如今研究淮安明清时期政治、经济的发展,起到了不可磨灭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