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地方文化 > 淮酒与刘伶台

淮酒与刘伶台

2014/11/9 21:51:51    作者:张一民    阅读:5862    评论:0

 

明画家沈周在《两江名胜图册》中绘的“刘伶台”图

 

    淮安是有名的酒乡,在行政区划未变更之前,这里曾出产过“三沟一河”(双沟、汤沟、高沟、洋河)等名酒。因此在江苏,淮安人喝酒名闻遐迩,而在淮安,又以淮安区人喝酒为最。淮安人喝酒先用杯,继用盏,后用碗,都是一饮而尽,60度麯酒能喝一斤以上的人屡见不鲜。有人一天三顿喝酒,尤其是晚上这顿,能同时应下几个人的约请,连续赶几个酒场,只到漏尽更阑,酒兴方休。明代遗民黄周星描写的“终日酩酊淋漓”的“淮安酒人”形象,在今天的淮安城内仍然随处可见。
    淮安现生产的“古顺河”酒,喝起来口感并不逊于“三沟一河”,但始终没有走出市区。然而淮安人生产白酒历史最悠久。北宋年间有“清淮酒”,相传为造酒师王九传法於山阳。大诗人梅尧臣有诗曰“上字黄封谁可议,偷传王氏法应真。清淮始变醅犹薄,句水新来味更醇。”(《依韵和正仲寄酒因戏之》)所谓“黄封”即皇家封条,可见“清淮酒”已成为贡品。梅尧成又有诗曰 “吴味期君强饮开,楚醅因我破愁来。”(《和正仲再和罢饮》),因“清淮酒”产于淮安,故又称之为“楚醅”。明代,淮安又出产绿豆酒、苦蒿酒。顾起元《客座贅语》卷九所列“色味冠绝”的名酒中,就有“淮安之豆酒、苦蒿酒”。这两种酒味近苦而烈,但绿豆酒能解毒,苦蒿酒可耐寒,都有药用保健作用,《麴本草》、《寿世青编》中均有著录,人们统称其为淮酒。明人林光有诗云:“淮酒腾腾欺量浅,肩舆忽忽入冬深。聊将此日冲寒意,偿却平生愿仕心。”(《南川冰蘖全集》卷八)可见淮酒颇受单寒羁孤、侘傺困郁的下层文士和贫民百姓的喜爱。
    顾名思义,淮酒由淮水酿成,“淮”字拆为“佳水”,古淮河未受污染,水质最佳,适宜酿酒。淮安濒临淮河,自古酿酒业就很发达。据《淮安府志》记载:“明正德以前酿酒百余户,耗稂十万担。”淮安有一处古代遗迹与酿酒业有关、那就是“刘伶台”。它东距淮安城区中心7公里,处在黄河故道边,(即古淮河,历史上黄河夺淮,改道入海,今湮塞。)唐代许浑有《淮阴阻风寄呈淮安韦中丞》诗云“刘伶台下稻花晚,韩信庙前枫叶秋。”说明其年代久远。
    刘伶字伯伦,沛人(徐州沛县),与嵇康、向秀、阮籍、阮咸、山涛、王戎合称“竹林七贤”。仕魏,曾任建威参军,入晋,於泰始初年对策。因崇尚老庄哲学,强调无为而治,与上不合,遂以无用而罢。其心有不平,辄寄情於酒,纵泄愤懑,遂以嗜酒名世。常乘鹿车,随意所之,使人携酒荷锸相从,谓曰:“死便埋我”。有人说,刘伶晚年云游到淮安地界醉酒而亡,按他的遗愿,就此圆墓立碑。清山阳人阮晋写有《刘伶台记》,曰“去城东十五里,望之绵亘而蜿蜒者,即黄河故道也。河北徙堤存焉。……堤之后有古寺,寺之后有敞亭,亭之栋有小额曰:晋刘伶先生墓。亭中央供泥像二,左伯伦,右杜康,二君时地不同,萍藻一室,其殆以酒作合乎!伯伦衣绿衣,著晋人巾,手执酒杯,侧视杜微笑,若有品论其术之妙者。”如今,经历沧桑之变,刘伶台已夷为平地,碑、亭、泥像俱已不存。但依然有人指认附近河水里的一座泥墩说那就是刘伶墓,并讲述着会出现“水涨墓高,水落墓降”的奇特现象。但多数人不这么认为,清淮安学者阮葵孙在《茶余客话》中说:“城东刘伶台、杜康桥,皆好事者巧为作合,供词客游宴之地。”又有《山阳县志辨伪》云:“郡东十里有刘伶台,在古淮堤上,前祠后墓。祠祀刘伶,以杜康配。堤南数里,有杜康桥。按《晋书》:伶,沛国人。墓不当在山阳,意其逃名醉乡,踪迹或在河内山阳,此地遂因而附会之耳。”然刘伶台建于此终有原因,笔者了解一下,刘伶台附近有刘伶村,据村民说,他们的祖辈都擅长酿酒,这一带原是淮安的酿酒业中心。笔者同事中有淮安人,据他们说,小时侯到刘伶村玩耍,远闻酒味扑鼻,近见酒帘摇荡,家家户户门前铺晒着酒糟。由此可推测刘伶台当为刘伶村从事酿酒的先民所为,他们以刘伶为酒仙、以杜康为酒圣,崇基建祠,供奉祭祀,祈祷酒业兴旺,进而衍化出刘伶卒葬淮安之说。明诗人徐贲《北郭集》中有《赋得刘伶台送丁掾之淮安》诗云:“刘伶沛国人,独以好饮名。每乘苍鹿车,出入携瓶罂。结交嵇阮徒,陶然过平生。妻言不足听,自谓能忘情。常使荷鍤随,已觉景尔形。如何饮酒台,却在淮阴城?千年土花白,尚疑垒麴成。至今台上草,春风吹不醒。君行戒晨装,淮泗千里程。登台勿酹酒,当诵周觴铭。”品味诗中所疑,作者也认为刘伶台与当地的酿酒业有关。
    刘伶台建成后,不仅起到祭祀的作用,还为墨客骚人提供了一个登台远眺,把酒临风,抒怀赋诗的场所,历史上有不少诗人在这里留下诗篇。最著名的要数宋末元初词人王奕写的一首【沁园春】,题为《客山阳偕诸公游杜康庄刘伶台醉吟》,词云:“醉面挟风,携杜康酒,酹刘伶台。问漂母矶头,韩侯安在,钵山池下,乔鹊曾回。孝说仲车,忠传祖逖,忠孝如今亦可哀。清河口,但潮生潮落,帆去帆来。  休呆。且饮三杯。莫枉教,东乌西兔催。更谁可百年,脱身不化,谁能五日,笑口长开。痛饮高歌,胡涂乱抹,快活斗山王秀才。今天下,曰利而已,何以平哉?” 词人身处乱世,借登刘伶台、酹酒怀古,表达了他对儒家传统思想的否定,表现出他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人品。真因为有众多的诗人词客到刘伶台痛饮高歌,这里也就成了淮安的一处胜迹。上海博物院藏有明代吴门派画家沈周的《两江名胜图册》,此图册描绘长江、淮河两岸的山水景致和名胜古迹,首页画的即是淮安刘伶台。画幅中的刘伶台有院墙围绕,院内有树木、溪流、石桥,极为清幽。刘伶台为三进门,最后一座高耸飞檐的台阁是刘伶台主体,居高临下,十分壮观。这幅画能使我们直观感受到刘伶台建筑规模和形式。
    刘伶台三面临河,虽然地势高爽,但在淮河或黄河泛滥的时候,仍然免不了自然灾害的侵袭,历史文献中就有刘伶台被洪水多次冲决毁圮的记载。在近代战争中,刘伶台又成为敌我双方争夺的制高点,饱受枪林弹雨和炮火的轰击。自然和人为的毁灭性因素,使刘伶台逐渐走出人们视野,消失在历史的尘埃中。也许是上苍神明(指酒圣酒仙)的报应,淮安出产的淮酒从此一蹶不振,尽管淮安酒人有增无减,但喝的多数还是泗阳的“蓝色经典”、涟水的“今世缘”和灌南的“两相和”。
     笔者以为,要想把淮安当今的地产酒打造成名牌,还得要宣传和弘扬淮安历史上的酒文化,挖掘和研究“清淮酒”、“绿豆酒”、“苦蒿酒”等历史名酒的制作工艺,与现代先进的制酒工艺相结合,创造出新的淮酒产品。与此同时,可在刘伶台原址上重建楼阁,依据沈周的《两江名胜图册》恢复刘伶台的原貌,借助开发旅游业,吸引海内外的诗人、画人、酒人来访古探胜,品酒赏麴,作文酒诗会,从而提高淮安这座酒城和地产酒的知名度。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办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