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名人研究 > 清代权力内控典范——清官施世纶

清代权力内控典范——清官施世纶

2015/1/6 15:18:25    作者:赵德美    阅读:4723    评论:0

  提起施世纶,不能不提为收复立下了汗马功劳的、大名鼎鼎的清代靖海侯施琅。他是一位有名的忠孝之人。施琅共有八子,长子施世泽,过继给其亡兄施肇科为养子;施世纶是其次子,如果按照传统家族观念,他应该是施琅的真正意义上的长子。施世纶从小跟着施琅前后,甚至在挥剑波涛时,也不离左右,深邃的大海,莫名的恐惧,磨练了孩提时代的施世纶,使他在以后的人生道路中更加坚韧不拔。施世纶耳濡目染祖辈的淳朴和乐善好施,经常和祖辈一起,看到海滨有无人清理的漂浮尸体,出钱出力,安葬尸体,在乡闾间有极好的名声。
  施世纶在清朝的官场比较另类。如果按部就班,仅凭其十分丑陋的外表就不能得到一官半职,而他是荫生,由于跟随父亲征战,因有战功和父亲巨功,可以直接入仕,绝无仅有。殿试时,康熙帝见了他这丑陋外貌时说:“像你这等人,也好来参加殿试?”施世纶施礼说:“皇上是以才取人,而非以貌取人。如此我又如何参加不得殿试?”皇帝一想也是,但顺嘴还是挖苦了一下他:“脖子缩进耳藏肩,秃头斜眼腿划圈;前是鸡胸后罗锅,歪腮麻面身子弯;视君百年身后死,棺椁只需用犁辕。”可谓损之又损。施世纶也没客气,出口成章,“秃头明似月,麻面满星辰;独目观斜(邪)正,歪腮问事真;罗锅见真主,前胸藏诗文;只手扶社稷,单腿跳龙门。”殿试下来,施世纶成绩优异,康熙颇为惊喜,领教了什么叫“人不可貌相”,立马用为“八府巡按”,考察地方官吏去了。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26岁的施世纶被皇帝任命为江苏泰州知州长。由于他是“官二代”,看惯了官场天下乌鸦一般黑的老百姓并没有对他寄予太多希望。他深知自己要成为别人值得托付的人应该怎么做。他到任后,首先给自己立了规矩,不给走后门的留门,并把自己的这个信条贴在了公堂之上,请大家监督自己。同时,他给其他官员立了规矩,如果有谁给别人行方便,他处理起来将不讲任何情面。有很多亲戚朋友来走他的后门,或为官,或为事,或为钱,他都断然拒绝,甚至让一些亲戚当众下不了台。在治理官员腐败方面,他也有自己的一套方法。清代官员受贿现象还是比较普遍的,一次有一人犯了死罪,送钱给一个具体负责办案的人,请求帮忙周旋。这位案件负责人收下钱后,给收贿者出主意说:“这事这么办,你临刑时只管大声哀求,我自有办法。”到了刑场,犯人果然大声哀呼。这位案件负责人却在旁边说:“你快快认罪吧!”转身走了,可谓品行极坏。施世纶不动神色,他从两个人的表情和对白中看出了猫腻,知道这个犯人被奸吏出卖了。他立刻停止行刑,细细盘查其中原委,让这个案件负责人蹲进了大狱,百姓无不欢呼青天大老爷。当时民间流传一句话:“关节不到,有阎罗施老。”
  他在任知州任上时,定下“戒游荡,讲农工”的政策,并严格执行,不论是谁,一视同仁。他深知,权力属性是“公”,必须平等。有一次淮安发生了严重的洪涝灾害,朝廷派钦差大臣带了一帮随员到泰州监督河堤工程,生怕工程偷工减料,影响泄洪和灌溉。哪知派出的随员中有人品行不端,到处吃拿卡要,沿途骚扰百姓,自恃是朝廷下派的,放荡形骸,毫不收敛,百姓和本地官员都恨得牙痒痒的,但却敢怒不敢言。有个人甚至强纳了泰州本地一名已有婚约的女子为妾,被告到施知州这里。作为泰州“父母官”,施世纶将这名随员拿下问罪。钦差得知自己人被拿,立刻火冒三丈,跑去兴师问罪。施世纶不畏权贵,有礼有利有节地应付着,让钦差无言以对,并告诫钦差,如果其随行人员再骚扰村民百姓,一定给予重罚。仅此一招,大小官吏被治的服服贴贴,再不敢借治水之名肆意妄为、欺压百姓。公理和正义站在百姓的一方,被抢女子平安地回家了。像这样的故事民间流传很多,群众的叫好声也此起彼伏。
  对文官犯事他敢于依法办事,对军队官兵犯事他一样秉公执法。当时因裁撤绿营事情处理不当,导致湖广督标(相当于团长)夏逢龙发生兵变。朝廷派出救援平叛,官兵途经泰州。哪知道这些人还没和叛军交手,就用手中武器对准手无寸铁的百姓,大肆抢掠。施世纶很小的时候在广东,统帅郑成功允许部队抢夺百姓,闹得民怨沸腾。其父施琅对这种行为坚决加以制止,并上奏朝廷参了郑成功一本,最终朝廷将许多人革职查办,施琅也因此和郑成功结下了梁子。如今,这个事情又发生在他管理的泰州,他当然不能容忍军队欺负百姓。他在空旷的地方准备粮食、饲料之类的军用物资,整齐堆放好,他亲自压阵。这些军队的官兵哪见过这阵势,懵了。有人悄悄地说“这里县令是靖海侯施琅的儿子,手段多着呢?……”这时,施世纶发话了:“兄弟们,辛苦了,如果你们缺衣少食,可以到我县衙做客,如果有谁犯了朝廷律条扰民的,本县将立即逮捕法办。”果然,大军安静地取走供给物资之后,秋毫无犯。事后谈起这件事,大家还都替他捏把汗。这是有很大风险的,常言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他这样做,很不给带兵的将军面子,将军很可能恼羞成怒,但他正气凛然、无所畏惧。
  五年时间,他就在当地赚足了人气,年底考核时得了一个第一名。1689年,皇帝南巡,得知施世纶治理地方成绩显著,口碑很好,深得老百姓喜欢,就封了他“江南第一清官”,准备提拔他到北京做官,当地的督臣和百姓极力挽留。于是31岁的施世纶被就地擢升为扬州知府,成为五品官。后来又做了江宁、苏州知府。在江宁知府任上,父亲施琅病故,施世纶是个大孝子,他按照朝廷制度提出了“丁忧”(按例辞官回家守丧)申请。当地百姓有上万人前来恳求他留下来,在任为父守孝,不肯放他走。朝廷左右为难之际,御史胡德迈上疏认为施世纶不能夺情为例。恳求不成,当地百姓商议建一座“去思亭”,表示对他离任的思念。倡议一人出一文钱,几天时间,就凑足了钱,在府衙前造了两座亭子,俗称“一文亭”。康熙帝听说此事后,又称他为“天下第一清官”。他在任期间经常微服出访民间,征求老百姓对朝廷和地方制度设计上存在哪些不足,并加以改进。在湖南任布政使期间,他调研时发现当时湖南的田赋在人头税中还要外加徭役费,运往京师的漕米要加收运京费,群众意见非常大。他立刻免除徭役费,运京费减少三成,一些利益群体拼命抵制,聪明的施世纶一一化解了这些阻力,让这些想从徭役费征收中浑水摸鱼捞好处的官员无处可捞,解决了群众反映的热点和难点问题。
  因为他廉洁名声远播,钱粮这些关系国计民生的事情皇帝都会想到让他去做,对他很放心。康熙五十九年(1720年),西北边境局势紧张,从河南到陕西,大军粮草调动运输频繁。皇帝又命令他协助总督鄂海督办军饷。他没有把自己当成是养尊处优的朝廷大员,而是和士兵一起坐船,克服晕船和舟车劳顿之苦,亲自测绘运粮路线的水流和滩石,方便了粮草运输,节省了时间。
  施世纶出任安徽布政使,很快又被调回京城任太仆寺卿,相当于外交部礼宾司长,专门负责皇帝出巡,管理车马杂物。他行事聪慧,廉洁清正,皇帝非常满意,又把漕运总督这个最肥的差事派给他,因为在皇帝看来,他总能让最肥的差事变成没有任何油水的差事。他的方法就是矫积弊,革羡金,斥贪吏,亲历亲为的同时强化制度建设。漕运是帝国的命脉,当时的国库7000万两纹银5000万两从漕运过,百分之八十漕粮从这里运抵京师,漕运的护卫部队近10万人,造船厂绵延几十里,可以说是最肥的差事,就是到这里做一个小兵,也能克扣点漕粮,藏点私货,要点好处。  
  施世纶在江苏淮安当了漕运总督后,并没有想着去大捞一把,而是深入一线倾听来往漕船上船员和基层兵丁的辛苦,了解哪些环节哪些官员经常克扣漕米、敲诈船丁,然后采取相应的对策加以避免。他实行一把手一线带班制度,自己亲自坐在淮河边,等漕米过来时,自己上船开舱检查米色好坏份量多少。他只和船丁悄悄说话,不许当官的在旁边窥探偷听。为了及时了解漕船接驳时间,避免被其他官员和当地地痞流氓盘剥,他每天带着两三个文书坐船考察河流水文情况,并亲自详细记下晴雨风候以及水流缓急深浅情况,预测某船某日应到某处,十分准确。他的船先行,碰到有水浅滩急,就预先想到某船货重人少,先在这里准备好驳船。每每有船只遇险,总能在他的疏导下化险为夷。对于那些敲诈克扣、中饱私囊的官员,“立杖辕门,耳箭示众”。施世纶几个前任漕运总督每年收入都在百万两白银,他却分文不取,仅靠俸禄过日子,由于他样子放得好,管理得当,仅仅三四年的时间,漕运乱象不见了,漕船能按期往返,官员们也安分守己,老百姓和押运船员更是拍手称快。
  他严格约束自己的言行,不做越轨之事,同时还灵活地加强对别人的监督。他在当顺天府尹也就是首都市长时,禁包揽词讼、捐纳、娼妓,使京师官员风气为之清新。他还大力提倡建设亲民爱民首都,可有些人却同这一倡议格格不入,他就是当时正受皇帝宠信的步兵统领托合齐。托合齐是定妃哥哥,皇十二子允裪舅舅,可谓是皇亲国戚,又有皇帝撑腰,从没有人敢得罪他,因此得意忘形,每次出门都由骑卫前呼后拥。施世纶知道这事后,想监督一下他。一次,托合齐又大肆摆谱外出,恰巧碰到施世纶,施世纶拱手站在路边。托合齐一眼就看到是施世纶,人家是一品大员,还是要尊敬一下,就忙下车询问。施世纶大声说:“国家制度是王爷出行才有随马侍从。我以为是王爷来了,所以才在路边拱手等候,没想到是你,要不要上疏给皇帝啊。”托合齐满脸通红,连说谢罪谢罪,完全失去了往日耀武扬威的风采。
  施世纶,可谓一生正气,两袖清风,他摆脱了历史上清官不能办事,办事当不了清官的怪圈。他的事迹在民间广为传颂。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办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