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认识淮安 > 辛亥革命 > 周实与《白门悲秋集》

周实与《白门悲秋集》

2015-6-15 17:04:52    作者:郭寿龄    阅读:3058    评论:0

 

    《白门悲秋集》(以下称《悲秋集》)是南社杰出诗人、辛亥烈士周实编印的一本纪游诗集。白门,即指金陵,今南京。这本诗集成书于1910年冬,由于当时印刷数量不多,加之年代较远,现在已不易得见。
   
    要介绍周实编印的《悲秋集》,需从高旭与周实的交往谈起。高旭(1877-1925),字天梅,又字钝剑,金山人,曾任中国同盟会江苏分会会长,南社创始人之一。他早年毕业于东京法政大学,在日本时就主编过宣传反清思想的《醒狮》、《觉民》等报刊。1906年回国,在上海创办健行公学,提倡革命。高旭文名甚高,一向孤芳自赏,是海内外知名的诗人、民主革命家。周实(1885-1911),字实丹,号无尽、剑灵,淮安人,著有《无尽庵遗集》。周实生性豪爽不羁,自称“山阳酒徒”、“江淮穷士,湖海狂生”。强烈的反清思想,慷慨激越的诗篇,使学生时代的周实即饮誉大江南北。1909年冬,南社在苏州成立时,高旭邀请周实前往。此时就读于两江师范学堂的周实正举家南迁,不得分身,遂寄去诗数章以谢盛情。《南社丛刻》第一集即刊出周实的《秋虫》、《偶成》、《重九》等诗篇。
1910年秋,高旭偕夫人何亚希以及友人高燮、姚石子、蔡哲夫等结伴游金陵,访周实于两江师范。声名显赫的大诗人造访一师范生,实不多见。高旭与周实“虽屡以诗词相质证”,但从未见过面。高旭在追忆会见场面时写到:“是日,晤实丹竟不相识,然观其动静窃以为实丹也,而实丹见予,亦以为必钝剑,何以故?以非高钝剑断无此狂态。”及互通姓名,果然。二人“相与握手大笑”,真是英雄相见恨晚,于是饮于三牌楼之酒家。高旭即席赋《南部遇实丹喜赠》诗,周实也作《和天梅见赠韵》。
共同的思想,相似的性格,相同的诗风,使这两位诗人紧密地战斗在一起,互相以为“同道知己”。高旭等人在宁逗留了半月有余,周实与之凭吊明故宫、明孝陵、常开平墓,登北极阁,谒方正学祠,观血迹石,游玄武湖、莫愁湖,每到一处,均流连光景,唱和盈帙,同游归来,常常酒痕墨沈,狼藉旅邸。
周实作诗每每兴起,不择纸笔,任意砍削、抛弃。然而他十分珍视这次与高旭等人的交往,把所得纪游诗一百余首编辑成册,定名《白门悲秋集》。因为《集》中诗词作者大部分是南社成员,所以作为《南社丛刻集外增刊》发行,分赠给南社社友。
   
    《悲秋集》所收诗词作者,除上面提及南社诸诗人外,还有淮安周人菊、曹堂,合肥汪啸叔,丹徒唐一麐,番禺潘飞声,阜宁左汉鏦等。《悲秋集》前有柳亚子等人题词。笔者看到的《序》有两篇均为周实所作。一篇辑录在《无尽庵遗集》,一篇置于《悲秋集》首。前篇《序》中有这样一段话:“……相与绸缪家国,商榷古今,周览山川,流连光景,吟咏遂多……均凄馨哀艳之词,足以上继宋玉《九辨》者也,故以‘悲秋’名焉。”这是周实为什么把诗集定名为《白门悲秋集》的最好诠释。而后篇《序》中有这样记载:“蔡子哲夫又上继顾宁人(即明末志士、文学家顾炎武)先生之志,偕其配张女史倾城补绘孝陵图,列于卷首……”女诗人、女画家张倾城在《悲秋集》中也有“夫婿呼依扶病起,商量同补孝陵图”的题词。笔者所得《悲秋集》却不见张倾城所绘孝陵图,实为遗憾。
《悲秋集》编印于“世方多难,国亡灭族之祸岌岌焉悬于眉睫”之时,在“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情势下,一群有志于推翻清王朝腐朽统治的文学青年,借访古探幽,抒发各自“胸中悲凉怫郁之气”和忧国感时之情。《悲秋集》中的诗歌并没有一般文人颓废伤感的情调。作者借诗词痛斥那些“揽权怙势,恬然于危堂沸釜之中”的昏聩统治者,唤醒那些“不知其社稷之颠危”的青少年。尤其是周实在《悲秋集》的诗歌,更是不加掩饰地坦露诗人投身民主革命的锋芒。如:


    天崩地坼日月毁,金门玉宇灰飞矣。片瓦区区独在此,三百年埋荆棘中。一朝获遇高剑公,幸哉此瓦全始终。吁嗟呼!瓦则全兮国奈何?侧身四顾妖云多,剑公剑在无蹉跎。 
                                                        ――《题天梅所藏孝陵瓦》


    在清王朝仍然统治着中国大地之时,周实如此毫无畏惧地慷慨悲歌,表现了诗人何等无私无畏的英雄气概。
    周实在《忆钝剑》中写道:


    少陵身世一沙鸥,深恐蹉跎便白头。我剑无灵君剑钝,人间何处托恩仇?千年荆聂骨成尘,谁是擒龙刺虎人。与子消沉文字海,野萝山鬼泣灵均。

 
    从诗中可以看到周实寄语高旭,正话反说,不能消沉于诗词文字,历史上的荆轲、聂政已经化为烟尘了。灵均,是屈原的字,就是说也不必为屈原的投水而伤心哭泣。现在我们就是擒龙刺虎之人,要磨自己手中的剑,莫错过少年有作为的时期,杀上民主革命的战场。
    周实不仅是诗人,也是革命家;他不仅说了,而且做了。一年以后,武昌起义消息传到两江师范,他组织各校学生七百余人,准备在宁举事响应起义。由于当时南京为张勋、铁良固守,戒备森严,未能遂愿。时周实应柳亚子函召赴沪商讨两淮光复事宜,即赶与会晤。晤面后,旋返淮,带领旅宁旅沪学生光复了淮安。1911年11月17日,周实在这场轰轰烈烈斗争中献身,遂了“英雄已分沙场死”的夙愿,成了南社成员中,第一位为民主革命牺牲的烈士。整整八十个春秋过去了,南社作为当时一个进步文学团体,早已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由于诗集的作者较多,各人的阅历不同,对辛亥革命前社会现实的认识当然不尽相同,《悲秋集》中不可避免地存在一些“凄馨哀艳”的诗歌,但这无关大局。《白门悲秋集》仍不失为一部思想性较强,艺术性较高的诗集。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