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府城研究 > 古末口位置探讨

古末口位置探讨

2016-1-6 19:43:41    作者:杜涛    阅读:2835    评论:0

    春秋时鲁国人左丘明《左传·哀公九年》记:“秋,吴城邗,沟通江、淮。”魏晋时人杜预注:“于邗江筑城穿沟,东北通射阳湖,西北至末口入淮。”这是关于末口最早的文献记载。鲁哀公九年即公元前486年,吴王夫差为北上争霸,开凿了沟通江淮的邗沟,其北端为末口。
    末口在射阳湖的西北,无疑是在今淮安市境内,但具体在今淮安市内的什么地方,早期的文献并没有具体的记载。淮安现存最早的地方志正德《淮安府志》记述末口时说:“杜预注云:‘于邗江筑城穿沟,东北通射阳湖,西北至山阳末口入淮’,运粮之水路也。”天启《淮安府志》的记载与此相同。乾隆《淮安府志》是最早明确指出末口位置的地方志:“《禹贡锥指》云:山阳县北五里之北神堰,即古末口也。”“旧志云:‘石闸在新城北,洪武十年建,今废为水关’。末口即北闸,北闸即今新城之北水关。”
    因早期的历史文献并没有末口具体位置的记载,地方志中直到乾隆《淮安府志》才有末口具体位置的记述,故当代历史地理学界权威、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中心原主任邹逸麟在《淮河下游南北运口变迁和城镇兴衰》中称:“末口,今已无确址可指。据《读史方舆纪要》、清乾隆《淮安府志》等书记载,认为末口原在淮安府城北(五里)”。近来亦有淮安本地专家对末口位置有不同看法。
    乾隆《淮安府志》之前的淮安地方志中没有明确说明末口的位置,是因为当时淮安一直就有末口的地名,故未具体记载其位置。明万历年间开通草湾河,原淮安城北的淮河故道逐渐废弃,到乾隆《淮安府志》编修时,淮河故道淤塞,末口不再是常用地名,很多人不知道末口的位置了,所以这时才在乾隆《淮安府志》中明确写出末口的位置。
    南宋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二十五中载,雍熙元年(984)二月:“以右补阙乔维岳为淮南转运使。先是,淮河西南三十里曰山阳湾,水势湍悍,运舟所过,多罹覆溺。维岳规度开故沙湖,自末口至淮阴磨盘口,凡四十里。”《宋史·乔维岳传》:“维岳规度开故沙河,自末口至淮阴磨盘口,凡四十里。”《续资治通鉴长编》《宋史》编修时都是使用事件发生时的实录、政书等第一手资料,那么北宋时就有末口之名,而北宋至明清间邗沟入淮口的位置未曾有过改变,因此至迟北宋时候的末口就在现在末口的位置。南宋史学家郑樵(1104 -1162)《通志》:“邗沟水,一名韩江,一名邗溟沟。吴将伐齐霸中国,故于广陵城东南筑邗城,城下掘深沟,东北通射阳湖,西北至末口入淮,通江于淮,以便粮道。邗城今在扬州江都,末口在楚州山阳,而射阳湖亦在楚州。”从这则记载可以看出南宋郑樵认为春秋时的末口即为宋时之末口。
    因邗沟河床高,淮河河床低,为防邗沟水尽泄入淮,所以在末口筑有土堰以壅水,称北神堰。北宋司马光(1019-1086)《资治通鉴》:后周显德五年春正月“上欲引战舰自淮入江,阻北神堰,不得度”。宋末元初胡三省注:“北神镇在楚州城北五里。吴王夫差沟通江淮,后人于此立堰者,以淮水低,沟水高,防其泄也。舟行度堰入淮,今号为平水堰。”北神镇即在北神堰南,北宋《元丰九域志》卷五:“山阳:五乡,北神一镇”。可见宋末元初史学家胡三省认为五代时的北神堰就在春秋时末口的位置。五代时的北神堰在宋时北神镇,在楚州城北五里,明清时为淮安新城。
    《隋书·高劢传》中有楚州伍子胥庙的记载:“(楚州)城北有伍子胥庙,其俗敬鬼,祈祷者必以牛酒,至破产业。”北宋初编的《文苑英华》卷八百十五有唐卢恕《楚州新修吴太宰伍相神庙记》,称“楚州淮壖太宰伍相庙,置在吴时,临邗沟”,“面河距淮”,当时楚州刺史因神庙每祈必应,故“增张神宇”,大中十二年(858)增修告竣,篇名中的“新修”是修缮一新之意。南宋王象之《舆地纪胜》:“英烈王庙:在朝宗门外北神镇西,伍子胥庙也。”从伍子胥庙的位置可知春秋时的末口就在唐宋末口的位置。
    北魏郦道元《水经注·淮水》:“自广陵出山阳白马湖,迳山阳城西……中渎水又东,谓之山阳浦,又东入淮,谓之山阳口者也。”山阳城即后来的淮安城,运河迳山阳城西又东称山阳浦,末口在北魏时称山阳口,很明显末口在山阳境,不会在淮安城西的淮阴。
    《水经注》的意思就是为《水经》作的注。《水经》是中国第一部记述河道水系的专著,旧传为西汉桑钦所作,清代学者考证认为,应是三国时人所作。《水经注》作者则是北魏晚期的郦道元。《水经注》中有两种文字,即“经文”和“注文”,“经文”为《水经》中的文字,“注文”即北魏郦道元的文字。现在各种版本的《水经注》中都是明确分别这两种文字的,一般是在刊刻时,“经文“要比注文大一两号字。《水经注·淮水》中记淮水经过淮安时的“经文”只有几句:“又东过淮阴县北,中渎水出白马湖,东北注之。又东,两小水流注之。又东至广陵淮浦县入于海。” “注文”则分别在这三句话后作注,“又东过淮阴县北,中渎水出白马湖,东北注之”这句经文下的注文不连标点是610字。如果“经文”、“注文”不分,就会以为《水经注》中先写“又东过淮阴县北,中渎水出白马湖,东北注之”,后来经过几段话才写到山阳县,产生末口位于淮阴县的错觉。实际上写《水经》时尚未设立山阳县,郦道元作注时方有山阳县。
    春秋时的邗沟是仓促建成的,多利用现有河道湖泊,线路曲折,利用湖泊多,而“淮湖迂远”,有风浪之险阻,河道则水流较浅,不胜重舟,并不是理想的航线,也没有得到充分的利用。末口在今淮安区翔宇南道南的新安医院东北。古淮河在清江浦东北的草湾,河道转向西南后又转东南,至末口及其东的刘伶台后又折向北,至涟水县城西的赤晏庙后,东过涟水县城南入海,这个“U”字形的河湾叫山阳湾。末口就位于山阳湾最南端的位置。邗沟由东南的射阳湖过来,不可能在当时仓促兴建的情况下,有淮河不用再去开挖河道。末口的位置在山阳湾最南端是合乎情理的。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