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城索引 > 党史研究 > 刘老庄战斗英雄集体的信史实录备考

刘老庄战斗英雄集体的信史实录备考

2015/10/17 14:14:02    作者:徐忠    阅读:4377    评论:0

    刘老庄战斗,烈士们牺牲得很壮烈。有些同志刚补充到连队,连服装都没换,所以无法知道具体姓名,也没有见到有活着的战士。
    1943年,新四军三师七旅司令部、政治部命名四连为“刘老庄连” 


    在纪念刘老庄战斗中八十二位烈士英勇抗日、壮烈殉国80周年的日子里,继多年的宣传,又有一批报刊文章和专著发表,特别是戏剧、电视、电影宣传又有一批新作问世,但对历史真实的刘老庄战斗的信史却不多,以致有心的读者和观众,特别是一些有识之士对历史真实的关节点,仍有疑问。我作为地方文史研究者,一直本着无限崇敬英烈、寻觅信史的愿望,最近欣喜地读到许多“亲历、亲见、亲闻”的高级军事指挥员的第一手史料,特录以备考,向当代和未来的读者和观众作以负责任的交待,以激励人民,了解真相,认识英雄。
    一、陈毅代军长关于刘老庄战斗的大背景和科学评价
    1943年7月7日新四军陈毅代军长发表在《盐阜大众》报上的《新四军在华中》(当时的淮安、淮阴都属华中)一文的第二节《敌之“扫荡”与我之反“扫荡”》的《本军战斗举例》中说:“我三师七旅十九团二营四连全部,连长白思才、副连长石学富、政指李云鹏、文教孙尊明,排长尉庆忠、蒋员连、刘登甫等以下计八十二人,无一投降者,无一生还者,呜呼,壮矣!敌寇虽陷灭我军一连,其损失亦相近。此役敌寇所获者无一可用之武器和杂物。伪方传出消息,敌军对于我军壮烈殉国之牺牲精神,深致敬佩。当地人民于战后三日内,即在当地将忠骸举行公葬,题为新四军抗战八十二烈士之墓,过者无不徘徊流涕。烈士们殉国牺牲之忠勇精神,固可以垂式范而励来兹,唯本军转战敌后,长得累月,应与敌之包围战斗争,切忌陷入敌重围,此战术上之重点,本军将士宜知所警惕者也。”在这里,陈毅军长以“一分为二”的辩证唯物主义观点,一方面高度评价“烈士们殉国牺牲之忠勇精神,固可以垂式范而励来兹”,意思是说在与日本侵略军的斗争中要学习弘扬八十二壮士的忠勇报国精神;另一方面,陈毅军长又严肃地指出:指挥员要“切忌陷入敌之重围”这一战术的重点,将士们应该知道,应该“警惕”!
    二、黄克诚关于刘老庄战斗的经过与经验教训
    新四军三师黄克诚师长在1953年7月《真理》杂志发表的《盐阜区反“扫荡”》一文中说:“刘老庄战斗打得最坚决与最壮烈,十九团四连在敌军千余围攻之下,从清晨到黄昏激战整日,指战员八十二人全部阵亡,阵亡之前将全部武器破坏,无一人投降。在战术上,今天这种拚战是不适当的,然其为国尽忠,为民族尽孝的精神可歌可泣。”接着黄克诚指出此次反“扫荡”作战的一般教训,其中两条是针对刘老庄战斗讲的:一条是“每一部队都需有自己的便衣队担任警戒和侦察,到达一地即派出向周围村落活动,求得及时了解敌人行动而能主动应付,避免遭受敌人袭击”。另一条是“部队在反‘扫荡’时发现敌人大兵力包围即须迅速突围。不能集中突围,即分散逃走到指定地点集合,以避免全部牺牲。无论怎样困难是可以跑脱的。此次十九团四连的全部阵亡是未坚决突围的缘故。”
    三、胡炳云团长对该团四连的刘老庄战斗的回忆
    胡炳云团长在《哭老战友——纪念刘老庄八十二烈士殉国50周年》一文中明确的回忆是:“1943年3月17日,二营营部和四、六连按照我的命令向泗沭地区转移准备执行新的任务。当日深夜宿营于刘老庄地区。次日拂晓,四连发现敌情,不远处传来稀疏的枪声,空旷的田野上,跑反的乡亲们扶老携幼,哭声遍野……连长白思才、指导员李云鹏当即意识到敌行动有两种可能,一是少数敌人来犯,二是大量敌人进行‘扫荡’。他俩立即决定,不管属于哪一种情况,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都将受到损失。为了人民群众的安全,部队绝不能撤离,因为我们是人民的子弟兵,在任何情况下,都应当把人民的安危放在心头。”这一亲历指挥员的回忆的重要事实是,团部根本就没有下达“阻击敌人八小时”、“保卫淮海区党政机关安全转移”的任务。
    四、关于刘老庄战斗最早的报道
    在刘老庄战斗结束后的90多天,即1943年7月13日《解放日报》署名“肖人”的新闻通讯,题为《壮烈的四连——记刘老庄战斗》,报道的主要情况是:“那是3月18日,队伍走了一夜,带着战时的行装,天没亮的时候,进入宿营地刘老庄,连长已经睡熟了,忽然带哨的班长匆匆跑来喊醒连长,报告南庄的老百姓跑完了,据说敌人到了前面五里的地方。连长和政指马上起来派通讯员传各排起来,收拾好东西到庄子后集合,自己刚到庄前哨位上,模糊地可以看到老百姓在田野里慌乱跑着。”“先头的十来个骑兵蜂拥着冲了上来。附近没有庄子,没有树林,没有坟堆,没处隐身,又不得不退回到交通沟里来。在猛烈的机枪火力下,敌骑兵又被打退了,这时敌人后续的步兵也增援上来。”这篇报道没有说四连尚有一位受重伤的幸存战士讲述战斗的情况,没有说全是日寇,没有说日寇有坦克,没有说是坚持八小时的阻击战,没有说是秋天“青纱帐”,没有说刘老庄的财产损失和人员伤亡,也没有说有群众送馒头到阵地慰劳战士,更没有说指导员与连长闹矛盾等等。
    1943年3月18日,队伍走了一夜,带着战时的行装,天没亮的时候,进入宿营地刘老庄。连长已经睡熟了,忽然带哨的班长匆匆跑来喊醒连长,报告南庄的老百姓跑完了,据说敌人到了前面五里的地方……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办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