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地方文化 > 淮剧历史溯源

淮剧历史溯源

2015/1/23 21:07:53    作者:赵振泉    阅读:4734    评论:0

  淮剧,是我国古老的戏剧剧种之一。它起源于以历史文化名城淮安为中心的苏北里下河地区。淮安是京杭大运河的枢纽,又是苏北里下河地区的首府,管辖面积三万多平方公里。这样一个丰都大邑自然成为古代戏剧作家的创作基地和演艺实践基地。戏剧大师关汉卿、《水浒传》作者施耐庵,《西游记》作者吴承恩都在此进行创作。关汉卿的剧作《窦娥冤》(《六月雪》)感天动地,就是取材于淮安府山阳县的一个真实案件。
  古代的南北戏班也是沿着京杭大运河与江南水网和里下河水网“跑码头”演出。历史上淮安城内会馆林立,为南腔北调来此聚会交流提供了舞台,南音、昆曲、晋剧、秦腔、豫剧争相粉墨登场。这种不拘一格的大聚会、大交流,为淮剧的形成创造了条件。
  淮安本土艺人兼收并蓄姊妹剧种之长,吸收本地田歌、祭祀、民谣等民间说唱,创新出“下河调、香火调、靠把调(拉调)”,同时吸收花鼓、莲湘、跑船等舞蹈而形成以说唱为主的地方戏,当时的从业人员均为农民,他们忙时种田,闲时唱戏。凡逢庆丰收和祭祀等,就参与做神会的香火戏。他们既“念忏”,也搭台唱戏文。还有一些落魄艺人,打着响板挨门卖唱,人称“门叹词”(一说“门弹词”)。来自里下河的盐渎(今盐城)、阜宁艺人、香火“僮子”与淮安、安东(涟水)、清江浦艺人联合演出后,形成新的演出形式,历史上将其称为“三可子”。
  淮剧艺人与其他剧种艺人同台演出,是淮剧不断发展的重要因素。
  清康熙年间,徽班从淮安登船进京,徽剧也流传到淮安。徽剧流传到淮安地区后,对“三可子”的影响极大,淮剧艺人在与徽剧同台演出中,吸取了徽剧的表演技艺,这种同台演出的形式,被称为“皮夹可”。淮剧从“皮夹可”的演出形式中,吸收了养料,丰富了剧目和曲目。
  1841年,上海开埠,大批苏北穷苦百姓涌进上海,成为开发大上海的第一批“农民工”。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淮河洪水泛滥,洪泽湖大堤周桥段溃堤,苏北各地贫困农民,淮戏艺人,纷纷举家逃荒,沿京杭大运河南下,或沿里下河水路涌向上海。上海的文化海纳百川,多少样式、多少品类的文化形态进入上海,都会在这个大熔炉、大学校里成长发展,都会在这个大家庭里享受艰难和温暖,都会有说不尽的悲欢故事值得回忆盘点、值得纪念。
  淮剧在上海的百年岁月,相当崎岖艰辛,但对上海文化乃至经济建设,的确作出了相当大的贡献。淮剧到上海来,不是来上学进修,不是来经商发财,也不是到大剧场里打天下,它是随上世纪初大量苏北难民逃到上海、靠一些粗浅老戏谋生的。淮剧艺人本身,往往就是难民。其后几十年, 苏北难民不断涌来,多数成为工厂工人、码头苦力等。淮剧只能在杨树浦、闸北的三四流剧场甚至是露天大棚演出,主要为苏北同乡服务,为入沪的苏北“农民工”带去乡音。他们进不了中心地区的大剧院,进不了主流文化的欣赏圈。淮剧艺人和淮剧观众都属于社会的底层。流落在上海的淮戏艺人,为了改善生活,便三五人自由组合演唱淮剧卖艺。1916年,上海有了首家演淮剧的“群乐戏园”,淮剧开始向剧场艺术过渡。
  不过, 从另一方面看,这种生态环境也养成了淮剧的特殊境遇和特有性格。一方面培育出了淮剧艺术的粗犷风格,一方面涵养了淮剧艺人的朴实艰苦作风。而最有意义的,是日积月累地促成了淮剧艺人和淮剧观众相依相存、关系亲密的社会形态。淮剧观众绝大多数是纱厂、电车公司等产业工人,在上海解放初期,工人翻身作主,每当某淮剧团演出好戏,散戏后遇到交通不便时,电车工会专门调出车辆到剧场附近等候散场送客,这是其他剧种见不到的动人情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 淮剧是为上海工人提供文化生活最多的剧种,也正因此,1949年前后上海的淮剧团很快发展到十几个。
  戏曲艺术有它自己的发展规律。淮剧的历史虽然悠久,但在它进入上海之前,由于海运开禁,津浦铁路修通,淮安已丧失京杭大运河枢纽的都市地位。在苏北故乡贫穷农村中,淮剧艺术水平的提高是极慢的。进入上海后,淮剧有了相对集中的市场, 有了一定范围的艺术竞争,有了向兄弟剧种学习的机会,音乐也已逐渐成熟。有了一定数量的常演剧目, 有了大量观众的爱好,它的艺术才有了较快发展和积累。从二十世纪二十年代末开始,著名京剧演员高雪樵、赵松樵、周信芳等先后参加淮剧班同台演出,主要形式为京、淮演员各演折子戏,或间隔安排,也时有剧中演员各唱本剧种的腔调,因而有“京淮不分家”“一台淮戏半台京”之说,这种演出形式,在历史上被称为“京夹淮”。
  由于“京夹淮”经常演出,给淮戏带来了京剧剧目、表演艺术、音乐伴奏和舞台美术,从而整体提高了淮剧的艺术水平,使淮剧趋向成熟。在此期间,淮剧艺术赢得了田汉、洪深和欧阳予倩等一批艺术名家们的喜爱、关注和指导。上海淮剧出现了马麟童、何益山、周筱芳、筱文艳、何叫天等著名演员,演出的剧目也大为丰富。宋庆龄女士也曾观看过淮剧演出。就这样,淮剧旁枝突出, 成为大上海的常驻剧种之一,其艺术实力甚至超过了江苏老家的同行。也正是因为这样的条件,1949年淮剧以一个上海重要剧种的身份迎接上海解放和新中国建立, 受到特殊的重视。
  淮剧的家乡在抗战时期是盐阜根据地,为新四军军部所在地。淮剧作为新四军抗敌宣传的主要剧种也得到了长足发展。鲁艺华中分校为各地的抗敌宣传团体培训了一批批优秀的淮剧演员,并形成家乡的淮剧团体与大上海的淮剧团体走动交流的局面。里下河地区的淮剧团体只需一条小船就可以循水路直达上海。有些淮剧团体还担当了根据地地下交通员的角色。为抗日战争的胜利和新中国的诞生做出了独特贡献。
  新中国成立以后,党和人民政府对劳动人民自己的戏曲倍加关怀,使淮剧焕发出全新的活力,赢得了广阔的发展空间。成立于1953年5月的上海淮剧团是申城成立最早的院团之一。江苏省也在盐城地区成立了江苏省淮剧团。苏北盐阜地区各市县、两淮(含洪泽、盱眙)、涟水,高邮、宝应(含金湖),泰州、兴化和镇江,以至扬州、仪征,安徽天长,都有或曾有过公办或民间淮剧演出团体。老一辈中央领导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等同志都先后看过上海淮剧团的演出。著名的京剧八大样板戏中,《海港》就是移植与上海淮剧团《海港的早晨》。1985年,时任上海市市长的江泽民同志兴致勃勃地观看了淮剧《水漫泗洲》,1993年,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的胡锦涛同志在北京观看了都市新淮剧《金龙与蜉蝣》的演出。江苏省淮剧团新版淮剧《太阳花》描写了抗日战争期间发生在苏北农村的一个故事。主人公方大姑含辛茹苦带大两个儿子,一个成了抗日英雄,一个沦为日本汉奸。面对民族恨、母子情,方大姑最终选择亲手毒死了汉奸儿子,保全了全村人的性命。该剧1995年至今已演出580余场,其间几经打磨,目的就是使其成为一部真正意义上的戏曲现代戏。该剧导演是曾执导“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剧目《膏药章》的江苏省著名戏曲艺术家余笑予。剧中方大姑的扮演者梁国英和青年演员陈澄都先后荣获中国戏曲梅花奖。青年演员陈澄,以精湛的演技和韵味十足的唱腔,展示了这一有着数百年历史的古老剧种的声腔力,博得了台下观众的阵阵掌声。
  淮剧乃流行于江淮之间、盐城、淮安、泰州地区以及上海等地的地方剧种,唱起来质朴粗犷,高亢苍凉,自有其独特的醇厚韵味和审美气质。淮剧多为悲剧题材,演员尤以唱功见长,那些小悲调、十字调、老淮调、大麦调……经演员有板有眼声情并茂地唱出来,感染力极强,往往台上悲怨慷慨,台下是唏嘘一片。
  淮剧既不同于南方越剧昆曲的阴柔,也不同于北方秦腔或豫剧的阳刚,而是于阴柔之中糅合了阳刚,又在阳刚之中渗透了柔美。她吸收了京剧的板式,行腔却又大量采用流行于民间的小调,比较自由,既上得大剧院舞台,又下得民间在群众中小型广场演出,很接地气,深受群众喜爱。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办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