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名人研究 > 淮剧泰斗筱文艳的故乡情结

淮剧泰斗筱文艳的故乡情结

2014/11/2 10:36:54    作者:秦九凤    阅读:5874    评论:0

 

    著名淮剧表演艺术家、被人们称为淮剧泰斗级人物的筱文艳以92岁高龄于2013年9月19日在上海仙逝的消息公布后,不由使我打开了记忆的闸门。因为筱文艳与淮安的关系和对伟人周恩来的感情,使笔者早就认识她并与她有过交往。
    一、随养父落籍淮安,自学成才演淮剧。
    现在人们都说,筱文艳是淮安人,和周恩来是老乡。其实,我曾当面问过她,老家到底是什么地方。她深情地回忆说,五岁时她老家遇上了大水灾,她在苏北农村的家颗粒无收,父母不能眼睁睁地饿死在家里,就用土坯把自家的两间草房门塞了,拿了家里一条破棉絮裹着她,然后放在独轮车上,推着她一路逃荒到上海。她长大后回忆,老家肯定是兴化、盐城、宝应、淮安里下河地区,具体在哪里,她说不上。
    到上海后,因为没有职业,只坚持了四年,父母就先后因贫因病去世。父亲去世前把年方9岁的她托付给一位张姓苏北老乡抚养。这位张姓人家就是淮安车桥人,所以,她便取张姓,落籍淮安车桥,筱文艳是她的艺名。
    因为筱文艳的养父家住上海一座大戏园子的后门外面,于是她很小时不仅经常听到人家唱戏,也因为人小,能挤进戏园子看戏,就这样,她无师自通,自学成才,学唱上了淮剧。
    二、为伟人演专场,请周恩来题剧场名。
    建国初的1952年,我们国家第一次举办戏曲会演。戏曲有来自全国各地的23个剧种,是一次名伶荟萃、群星璀璨的大聚会。会演结束后,毛主席家乡的湖南花鼓戏和周总理家乡的淮剧等被点名到北京怀仁堂为党和国家领导人演专场。上海人民淮剧团的筱文艳、何叫天演出的《千里送京娘》和《种大麦》两出小戏,一古一今,情节生动,妙趣横生,博得台下一阵阵掌声。演出一结束,多年没有看过家乡戏的周恩来就大步流星地来到后台和演员们握手,祝贺他们演出成功。当有人向他介绍到筱文艳时,周恩来高兴地说:“你的戏演得很好,祝贺你!”筱文艳心里感到一股暖流涌过,眼睛里噙着激动的泪水。这时,周恩来又告诉她,刚才毛主席也看了戏,他说你们的《种大麦》舞蹈不错,就是戏剧矛盾少了些。筱文艳马上回答说:“谢谢总理转达主席的指示。我们回去一定好好修改。”周恩来一听她那一口地道的苏北乡音,两道乌眉立即扬了起来,睁着他那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亲切地问:“你是哪里人呀?”“江苏淮安人。”筱文艳兴奋地回答说。“噢,那我们还是同乡呢。”周总理忙又搭上另一只手并轻轻摇晃着,“你老家是在城里还是在乡下?”“在乡下,东乡车桥。”“车桥?不错,小时候我和家里人去赶过一次庙会,还是从涧河坐小船去的。”周恩来马上陷入深情的回忆,停一下他又问:“你回过家没有?”“我5岁离家,20多年了还没回去过。”筱文艳是第一次见到总理,当然不能详细诉说。“我老家在淮安城里,也几十年没有回去了。你如有机会回去,代我问乡亲们好。”“好,我一定记住,回去给您向乡亲们问好!”
    这就是淮剧演员筱文艳第一次见到周恩来的情景。1955年,周恩来趁在上海开会的机会,又专门看了筱文艳等演出的淮剧《水斗》、《断桥》等戏。当时正值上海市政府方面决定将黄浦区的原金城大戏院辟为专演淮剧的剧场。周恩来看完戏之后上台与演员们握手座谈。筱文艳就请总理给专演淮剧的剧场题个场名,并随即找来纸墨笔砚。周恩来一口答应。但他很谦虚,一边用手中的笔在砚台里舐着墨,一边问:“你们原来有打算让我写什么字的想法吗?”筱文艳有点不好意思地回答说:“我们好不容易为淮剧争取到专门演出的场地,大家都很高兴,所以打算把这个剧场取名为‘淮光剧场’,请总理就写这四个字吧。”周恩来一听皱起了眉头说:“‘淮光’谐音不好听,还是取个别的名字吧。”这时人们才醒悟过来,都认为总理说的有道理。可是大家一时都想不出什么名字好,只能面面相觑。这时,周恩来向大家问道:“你们这个剧场在什么地方?”“黄浦区。”在场的人抢着回答。“那我看就叫‘黄浦剧场’吧。”周恩来仍然不紧不慢,且没有强加于人的意思。他的话音一落,现场立即响起了掌声。随着掌声的结束,周恩来已飞笔写出了“黄浦剧场”四个大字。放下笔来的周恩来转脸看到筱文艳,马上又说:“我曾经托你到苏北演出时代问乡亲们好,你去了吗?”筱文艳没有想到,几年了,总理还记着这事。她内心一阵愧疚,马上响亮地回答说:“总理,我们马上就去,请总理放心。”
    三、代伟人问候乡亲,在平桥演广场戏。
    1956年,筱文艳偕上海人民淮剧团第一次回到故乡淮安。她和她的团友们在淮安人民剧场演出了《秦香莲》、《水漫泗州》等拿手戏。期间,筱文艳牢记周恩来“向乡亲们问好”的嘱托,从剧场演到广场,从城里演到农村。笔者记得筱文艳还应邀到清江演出,清江市方面特意送给筱文艳等一面锦旗,上边的十六个字是:“花开上海,根扎两淮;勿忘故土,今后常来”。快半个世纪了,锦旗上的字我仍清楚地记得。
    1958年大跃进时,筱文艳再次率上海“人淮”到淮安,还特意到淮安县的最南边平桥演了一台广场戏。地点在平桥中学操场上。那时还没有电力供应,在用门板等搭起来的戏台上共点了八盏汽油灯,现场约有十万人看戏。除了平桥本镇万人空巷外,运河两岸的五乡六镇都有人赶去看戏。笔者也是现场观众之一。记得筱文艳那天演的戏叫《党的女儿》。
    受“大跃进”思潮影响,筱文艳还大胆推进淮剧改革,为了消除观众心中多少年来“陈世美杀妻灭子”的不平,她和她的团队们将淮剧《秦香莲》改为《女审》,不仅演出而且拍成了彩色电影。剧情前半段依然为人们熟知的《秦香莲》,后半段改为秦香莲投军建功,被皇上封为五军都督,最后亲审忘恩负义的丈夫陈世美。在《女审》中,秦香莲剑劈圣旨,杀陈世美,最后反出皇城。笔者也看过电影《女审》,除了对秦香莲(筱文艳饰)在审问陈世美时唱的那段“滚板”留下一定的记忆外,对剧情等其他方面似乎没有留下多少深刻的印象。1960年8月,周恩来在京也看了这出戏。事后他也不以为然地说:“这样的改编,与民间多年流传的故事不合,行不行?这个问题你们回去要很好讨论讨论。”打那以后,《女审》也就很少演出了。
    四、因周恩来一幅题词,让笔者与筱文艳面对面。
    上个世纪的八、九十年代,上海、江苏的几家报纸都出现过1964年全国政协会议期间,周恩来曾邀请时任全国政协委员的淮剧演员筱文艳、越剧演员袁雪芬、黄梅戏演员严凤英、豫剧演员常香玉等到西花厅作客,还为筱文艳题写了“努力学习、精益求精”的勉词。而且说,筱文艳几十年来一直把周恩来的这一题词视若珍宝,悬挂在自家客厅里。
    笔者从上世纪九十年代起参加周恩来纪念馆的筹建并被留馆工作,其职责又是搞资料工作,因此对有关周恩来的题词手迹等就关心起来。不久就发现了这幅题词的疑问:1939年周恩来到抗日前哨的老家绍兴时曾为他的堂房姑表侄儿王京题过“努力学习、精益求精”的内容,为啥25年后他又要题相同的内容呢?此外,他当时请了四位著名演员到西花厅餐叙,为啥只给筱文艳一个人题词呢?这不像是周恩来待人处事的做法啊。
    责任感迫使我要问个究竟。于是,我想方设法找到了宣传这件事的作者金宝山,他是淮安河下人,当时在上海一家报纸当编辑。他说是亲自采访了筱文艳并目睹这幅题词才写出这样的文章的。然而这时我已与绍兴周恩来祖居的李建明同志联系上。李建明告诉我,周恩来给王京的题词一直是由绍兴王家收藏的。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周恩来的姑表弟弟、时任绍兴市副市长的王贶甫(王京父亲)进京看望表哥周恩来时带去了题词,并向周恩来展示。周恩来明确告诉他,自己这些题词品位不高,没有什么收藏价值。但王贶甫还是把“努力学习,精益求精”的题词捐赠给了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后来“革博”的同志出于对周恩来的热爱,就复制了一批,其复印件流传到了社会上。
    周恩来到底是写了一幅还是两幅呢?我想“解铃还需系铃人”,只有直接向筱文艳同志请教了。
    1992年12月20日,筱文艳从上海给我写了回信。关于题词,她说:“在1959——还是1962年?记不清了,开会时在人民大会堂购买的”。筱文艳在信中还写道,感谢我告诉她这幅题词的出处,感谢对有关周总理事的认真精神。于是,笔者与筱文艳成了忘年交。
    五、筱文艳对淮剧的重大贡献。
    1979年筱文艳曾随上海淮剧团(“文革”后,上海的“人民”、“志成”等淮剧团合并成立上海淮剧团)又一次回故乡。这时,她年事已高,已不能演整场大戏,应观众的要求,她出演了《秦香莲》中的《琵琶寿》一折。1993年春天,筱文艳偕上海市文艺界人士到周恩来纪念馆参访,面对周恩来的汉白玉塑像,筱文艳眼含泪水,深情地说:“总理,您的嘱托我没有忘,您的教诲我更没有忘。”她还在留言簿上写道:“敬爱的周总理,您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心中!”当她身边的人提醒她多写了一个“心中”时,筱文艳还说:“这是我故意多写的。只有这样,才能表达我对周总理的思念!”
    因为后来笔者和筱文艳交往多了,而且我和金宝山也成了朋友,因此对筱文艳的事了解得也就多了起来。
    大约在上个世纪的三十年代末到四十年代初,上海梨园界为了生存,互相展开了激烈的竞争。淮剧这一由苏北乡间“流窜”进大上海的小戏自然难于应付许多较强的对手。这时已经在上海淮剧班子里挑大梁的筱文艳面临两种抉择:要么大胆创新,让淮剧在竞争中得到发展,在大上海站住脚跟;要么甘拜下风,卖行头散班子。筱文艳为了淮剧艺术,也是为了她自己的生存,毅然选择了后者。为此,筱文艳不得不发疯似的苦钻苦学。她汲取其它剧种之长,兼收并蓄,从多方面丰富淮剧的艺术内容,努力提高淮剧的地位。特别是她对淮剧声调、唱腔的改革。当时淮剧风行的主要是“拉调”。这种声调除了一快一慢的节奏变化外,中间的叠词在演唱时几乎没有什么变化。这就使“拉调”在表达人物感情、刻画人物性格方面受到了一定的限制。此外,一个如此大的剧种主要靠一个当家曲调贯唱始终,观众也难免有心烦耳厌之感。筱文艳经过反复琢磨,就在原来慢速拉调的基础上把开头句适当加快,再把中间的平句加上花音,并根据具体剧情,随时改变每句每字的落音,唱出了灵活、花俏的音腔。当她把改革后的“新拉调”在舞台上试唱时,获得了台下的满堂喝彩声。
    对拉调改革的成功增强了筱文艳大规模改革淮剧曲调的信心,激起了她的更大创作热情。经与乐师们研究,她又针对角色的实际需要进行伴奏方面的改革:有的需要刻画人物的内心世界,就采用长过门起板或长过门走圆场;有的大场面戏,就配之以密锣紧鼓;有的剧情突变,就只用短过门一带而过等等。经过这些改革,演员在台上可以根据剧情,该唱就唱,该收就收,戏也就好演多了。后来,筱文艳在与筱云龙搭档演戏时,又首次采取了角色分腔的表演方式,这在淮剧史上又是一个开创性的改革。接着,她又演唱出行腔轻松、变化自如的十多种曲调。亦即现在淮剧观众们所熟悉的自由调,使广大淮剧观众大饱耳福。现代淮剧的优美动听的音乐,清新的曲调,无不渗透着筱文艳的一番心血。经过筱文艳和其他淮剧艺人们的共同努力,淮剧在发展中有了很大的提高,终于在大上海的梨园界立住了脚跟,一度和京剧、越剧、沪剧一起成为统治上海舞台的四大剧种。
    笔者最后一次见到筱文艳是1998年2月,即周恩来诞辰100周年的前夕。她随上海市文化艺术界30多位知名人士到淮安参观刚落成的周恩来遗物陈列馆(仿西花厅),只是,当时他们一行的中心人物是电影明星张瑞芳,笔者与筱文艳只是握手,问候而已。
    安息吧,人民的淮剧表演艺术家!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办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