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名人研究 > 户部尚书、太子太保叶淇

户部尚书、太子太保叶淇

2016/2/29 10:47:21    作者:祁宏    阅读:3870    评论:0

    叶淇(1426—1501),字本清,明弘治年间户部尚书,淮安河下人,他“身材高大,长着漂亮的长胡子,气度不凡,一看就是干大事的人”。叶淇一生为官经历较为丰富,景泰五年(1455)中进士,不久便担任御史。天顺初年,叶淇因得罪权臣石亨被下狱受审,开释后又任武陟县知县,后至广西任按察佥事。成化初年,叶淇奉召征讨庆远府南丹州土官莫必胜的叛乱,成化八年(1472)又剿平黄刚叛乱,被升任陕西副使。适逢北方少数民族入侵,叶淇督战斩杀两个首领捏丹和阿卜肉,后再因功升山西巡抚,提督雁门。孝宗即位后,叶淇便被召入京担任户部右侍郎。弘治四年(1491)叶淇接替李敏任户部尚书,加太子少保,由此达到他个人仕途巅峰。
    叶淇在担任户部尚书期间,哈密和吐鲁番内斗,大量难民逃向明王朝边疆地区,有人主张将这些难民接到内地安置,对边疆情况很熟悉的叶淇坚持认为应就地安置,要不然会自取其祸,孝宗采纳了他的建议。太监龙绶奏请皇帝准备大规模开采银矿,对于这样破坏国家经济的行为,叶淇坚决予以抵制。大名府一些刁民为逃避税收主动献地投靠皇庄,对此叶淇力主将他们田赋纳入国家税收范畴。每当朝廷跃跃欲试想对外用兵时,叶淇总是竭力阻止。正因为如此,史书里称赞叶淇“直亮有执,能为国家惜财用”。
    然而叶淇一生最大的成就是主持了弘治五年(1492)的盐务改革。食盐是封建时代国家经济支柱,国家税赋的重要来源。明初盐务实行的是有很强计划经济色彩的“开中制”。所谓“开中制”,是由于明初北方边患比较严重,朝廷在华北和西北都驻扎了大批军队,为了解决这些军队的粮饷问题,朝廷规定:凡是希望获得经营盐业的人,必须向边关输送粮草。粮草入库方可以得到所谓的“盐引”(盐的供应计划,相当于计划经济下的批文),然后凭盐引到指定的盐场兑换盐,再运往指定的地点销售,这实际上是将盐的经营权作为一种国家奖励。由于盐业的巨大利润,明朝初年向边关运粮的商人很踊跃,有的甚至干脆在边疆垦荒种粮,收获后就地交粮入库,然后换取盐引,再凭盐引前往盐场支盐贩卖。
    开中制在明朝初年发挥了积极的作用,对明朝初年的社会稳定,巩固边防,开发边疆都有益处,史书上对此也持肯定态度,多溢美之词。然而到了明成化、弘治时期,明朝已经建立了一百多年,社会、经济各方面情况都发生了巨大变化,“开中制”的弊端也就逐渐显露出来。由于明朝首都在北京,所谓“天子戍边”,在明历代君臣形成了“一切以北方边防为首,一切以边粮供给为重”的固有思维,因而不顾实际情况一味发放盐引,使得盐引的发放量远大于当时盐场实际供应量,这就导致了盐商手握盐引却支取不到盐的问题,极大挫伤了盐商运粮换盐的积极性。此外,开中制度背后所暗含的巨大利益运作空间,使朝廷权贵阶层纷纷染指这一行当,垄断盐引、多支夹带、贩卖私盐等情况层出不穷。“开中制”在当时不但起不到巩固北方边防作用却导致国家税收锐减、国库收入减少的负面效果,到弘治即位时,国家已经陷入严重的财政危机。
    作为明王朝新任财政大臣,叶淇出任户部尚书后,在对“开中制”的问题上面临着两种选择。一是基本维持现状,然后对旧有的制度搞些修修补补,这是最安全的为官之道。叶淇任户部尚书时已经66岁,如果他选择这样安全着陆的方式,也无可厚非,同时他还可以规避既得利益者对他的攻击,和日后小人捏造“破坏北方边防罪”的反攻倒算。二是抱着对国家民族负责的态度,排除干扰,锐意改革,壮士断腕,彻底变革“开中制”。
    勇于担当的叶淇选择了后者。叶淇对盐业制度的改革在当时有两个有利条件,一是叶淇上一任尚书李敏在巡抚大同时做了“以银折粮”探索并取得了较好的效果,为叶淇在全国推行这一政策做了标本实验。二是颇为勤勉的孝宗皇帝和宰相徐溥对这一改革都是不遗余力的支持。弘治五年(1492),一项具有深远影响的盐法改革在叶淇领导下轰轰烈烈地展开。这次改革的核心,是盐商不必再向边关运送粮草来获得盐引,只需向国库缴纳相对应的银两即可,国家用这些银两购买粮草自行解决边关军需。这样一来盐商回归了经营盐业的本色,省去了奔波边关的劳苦,增加了经营收益,同时也调动了他们的积极性。新政还使得国家每年多收入白银百万两以上,有效地缓解了当时国库空虚的危机。边关在改革中也得到充足的给养,继续维持稳定,可以说这项改革使三方得利。
    叶淇的盐业改革反映了当时社会发展的需求,稳定了当时社会经济发展,促进了明中期的社会经济发展,基本确定了明清两朝盐业制度的框架。盐业改革也促进了晋商、徽商这两大中国封建社会资本最为雄厚的商帮发展和崛起,使得社会消费大增,城市交易日益频繁,为后来明中后期的资本主义萌芽产生奠定了基础。
    而原本不在叶淇规划中的一个意外成果,他的故乡淮安从这次改革中受益很大。盐业改革使得原本在边关屯田垦荒淮地盐商纷纷回到家乡,西北晋商、陕商,以及大批徽商整家迁徙到淮安一带,后淮北盐运分司又进驻淮安河下,使得淮安一时“商贩辐辏”。盐业的兴盛,成为明清时期淮安经济达到鼎盛的一个重要助推剂。
    弘治九年(1496)四月,71岁的叶淇获得皇帝的恩准回乡退养。五年后,叶淇因病去世,葬于淮安府城西北的移风闸西岸,有神道碑和祭祀用的祠堂,墓志铭由政治家、文渊阁大学士李东阳撰写,孝宗追赠叶淇为太子太保,可谓生荣死哀极尽恩宠。
    叶淇所属的叶氏家族是书香门第,“代有才俊之士”。叶淇先祖为南宋初年宰相叶衡,世居浙江金华,曾祖叶颙在元朝以诗名世,著有《樵云独唱》,祖父叶土廉明初随部队驻扎在淮安,后加入淮安卫籍,此为叶氏迁淮安之始。叶淇兄弟之子叶贽,字崇礼,天顺八年(1464)进士,在嘉兴、台州、广信等多地担任过知府,后官至南京刑部侍郎,有“操履坚定,贫约终身”的好名声,被尊为乡贤。叶贽之子叶筌,号笛溪,是吴承恩岳父的兄弟,吴承恩曾作诗《寄笛溪叶太丈》。叶筌之子叶恩,为嘉靖二十九年(1550)进士,官至御史,孙子叶允武,万历年间的武状元。让人稍感意外的是,叶淇虽进士出身,饱读诗书,官至一品,却没有作品流传于世,然而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据不完全统计,明清两朝淮安为叶氏家族建的牌坊就有近二十个之多,其中明朝人专门表彰纪念叶淇的牌坊就有城里中长街的尚书坊,西门街的宫保坊,河下竹巷的持宪坊、进士坊,广惠桥的大司徒坊等,故乡人民通过建牌坊的方式,表达了对叶淇及叶氏家族的尊崇之情。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办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