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名人研究 > 清末奇人刘鹗的学术贡献

清末奇人刘鹗的学术贡献

2016/1/9 18:49:30    作者:刘厚生    阅读:3876    评论:0

    陶凌云所作《漫话甲骨说“第一”》论及20世纪初最早收集和研究甲骨文的王懿荣、刘鹗、孙诒让、罗振玉等人的贡献,说得全面、合理。而刘鹗的学术成就远不止甲骨文一项,他实在称得上是清朝末世的一个奇人或者奇才,而且是对今天可以有所启发的奇人奇才,似应有多一些介绍。   
    刘鹗在甲骨文方面的收集、整理和初步研究,编写成《铁云藏龟》,其深远影响主要是在学术文化领域;而他在社会公众中获得极为广泛的知名度,则是因为他是《老残游记》这部清末著名谴责小说的作者。他从未写过小说,但一出手便不同凡响。这部小说在思想上比较复杂,而在人物刻画和艺术描绘上达到很高水平。胡适认为:“无论写人写景,作者都不肯用套语滥调,总想镕铸新词,作实地的描绘。在这一点上,这部书可算是前无古人了。”鲁迅也说他“叙景状物,时有可观”。除《老残游记》外,在诗词方面,刘铁云也有一定成就,编有《芬陀利室诗稿》等,近人有“清新俊逸,功力颇深”的评语。
    但是刘鹗不想做一个专业作家或诗人。他对于文物古玩的兴趣要大得多。不仅甲骨文,他还广泛搜集古陶器、古泥封、古货币、古印章等等,主要目的是研究这些古器物上的三代古文字。在《铁云藏龟》1903年成书后,次年又编印了《铁云藏陶(附泥封)》。但《铁云藏货》在他生前未曾面世,当代古文字、古钱币专家郭若愚先生在20世纪60年代,于即将送造纸厂的旧书废纸中发现了原拓本,这才抢救出来,1986年由中华书局影印出版。《铁云藏印》也未曾印刷成书,是用所收原印直接钤印于笺纸上,汇订成册,数量极少。他所收的古玩旧籍数以千计,包括若干宋版书,在他身后大都被没收或散失了。
    刘鹗作为业余文学家、文物古玩收藏家和研究家,名声远播主要是他40岁以后。在此之前,实际上他已学习、钻研乃至实践了多种几乎南辕北辙互不相关的学问,有的已成为他生活中的重要内容。
    最突出的是他在30岁后投效于河南、河北、山东黄河水害的治理工程。他不仅研究黄河水害历史,还深入底层实地调查,甚至亲自动手,“短衣匹马,与徒役杂作”,因而取得巨大实绩,“声誉乃大起”。学术上他主持了河南、直隶、山东三省黄河测绘,绘制了《三省黄河全图》,写出了《治河五说》《历代黄河变迁图考》等重要著作。他成了那时有成果的水利专家。
    刘鹗还是一个算学家。就在他参与黄河河工,编写黄河三书大致同时,他还写了两部算学著作:《弧角三术》《天元勾股考》。经当代数学专家用现代几何对《天元勾股考》中之算题核对,刘著所得答案正确无误。
    刘鹗用力更大、研究时间更长的是中国传统医药。他从青年时起便学医有成,二十几岁就曾“悬壶为人治疾”,成为专业大夫。青年时期完成了他的重要医学著作《温病条辨歌括》,五十岁左右写出《要药分剂补正》。两书都是对清代两部著名医书的整理、充实、补正。后者篇幅长达三十余万字。他晚年流放新疆时,想到“如在狱中治病,必无良医”,于是又借医书,潜心研究,拟写一部《人寿安和集》,但书未成就猝逝了。
    刘鹗还是一位古琴家,他曾为他的琴师张瑞珊刊刻《十一弦馆琴谱》,在序中他说:“每当辰良景美,铁云鼓琴,张君弹琵琶,赵君吹箫,叶‘广陵散’等曲,三人精神与音韵相融化……”可见他的琴艺和音乐修养。
    刘鹗参与治河工程、悬壶行医等等说明他重视实践,不尚空言;但他的修养、兴趣自然更侧重于学术研究和著述。他的各种论著、作品以及珍贵的日记书信等等数量庞大,只因最后的不幸遭遇,家破人亡,以致大都散失。他的曾孙刘德隆先生等用了30年时间,并得到顾廷龙先生的大力协助,广泛搜集了他的文献。2004年,为了纪念他诞生150周年,在吉林文史出版社大力推动下,得到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批准立项,列为清史纂修工程文献之一,经过三年整理编辑,于2007年出版了基本上包括了刘鹗全部著作的《刘鹗集》。这部120万言篇幅的大书本身是了不起的文献工程,给今后研究刘鹗,研究晚清文化提供了有价值的资料。
    然而,这部书还不能体现刘鹗的全貌。他之所以成为奇人,还有着另外一个大方面:他认为“治国莫重于养民”,国弱民贫,前途无望,因而还热衷于一般学术人士极少关心的开矿山、修铁路、办工厂,及操持赈济等等经济方面,但他屡战屡败,最后竟以身殉。他身上这两方面形成奇妙对比。
    在刘鹗二三十岁的青年时期,就在家乡开了一家卖“淡巴菰”的烟店,后来在上海又开过书局,晚年在上海还开过五层楼商场,全部赔本关门。他显然不是做商人的料。
    四十岁前后,由于治理黄河的成就,刘鹗有相当高的社会声望,很热心于当时的新兴事业。曾应湖广总督张之洞邀请,到武汉研讨修建芦(沟桥)汉(口)铁路事,情绪很高,但最后被盛宣怀排挤出局。接着又上书请修(天)津镇(江)铁路,他原是镇江人,却被愚昧的同乡京官群起而攻,要开除他的乡籍,又复失败。
    修铁路未成,刘鹗豪情不减,又三次跑到山西鼓动晋抚借外资开煤矿,结果被诬“垄断矿利,贻祸晋沂”,被“查拿递解回籍”。
    最严重的事是,八国联军侵占北京时,清廷西逃,老百姓饥寒交迫,刘铁云作为南方一个救济善会的代表,冒险进北京,不仅开办施医局、掩埋局等,还设法收购了俄军占领的粮仓,开仓施赈,救助了大量灾民。但几年后也就被人以“私售仓粟”和主张利用外资乃是“汉奸”等罪名,于1908年被清廷逮捕,流放新疆,次年因风痰症逝世,年仅52岁。他没赶上两年后发生的辛亥革命。
    刘鹗生于第二次鸦片战争之时,中年又经历了中日战争、八国联军侵华等。半个世纪中清廷腐朽衰败,西方学术和科技逐渐进入中国。这是一个动荡的时代,是近代中西文化开始撞击的时代,充满矛盾冲突的时代。这时的人物鱼龙混杂,都想乘时而起,有所作为。刘铁云生于官宦之家,青年时就接触多种学术,兴趣广泛,性格豪爽,不拘小节,在一定程度上吸收了开放的新思想。但他又是复杂的,可说是多种矛盾集于一身。他有强国富民思想,但不愿猎取功名,也不愿闹革命,从事政治活动;他想借助高官大吏之力建设经济,但他脱略不羁的性格又不适应官场哲学;他多次开店办厂,但又不善经营之道;他交游广阔热诚待人,但实际并不理解人情险恶,常常上当受骗。他在学术上取得开创性成就,但在《铁云藏龟》之后又没有集中全力,攀登珠峰,致使罗振玉(刘的亲家)等后来居上。总之,刘铁云在学习新知、企望富强、珍爱文化遗产、潜心研究等方面,以及屡败屡战、豪迈自信的性格,都可说体现了他所处的那个时代的爱国精神、开放进取精神以及科学精神;同时,他一生在那个时代的阴暗里东奔西走,左冲右突,背负封建礼教的包袱,耽迷旧时士大夫的生活习气,又显示了他的历史局限性。我们今天退一步想,以他的天资学养,如果不是忽商忽工忽学,而专心致志于学术研究,他肯定会创出更高的辉煌成就。或者更可以说,如果他没有受到政治迫害,再活30年,也必定会成为多种学术的巨人。但他勇敢地迎接、拥抱了那个时代,拼搏一生,以永不言败的气概树立了自己的形象。可惜的是,他并未参透那个时代因而最后被时代压碎。
    多年来文化界对刘鹗的研究、评价观点纷纭,从伟大的文学家到“汉奸”莫衷一是。《刘鹗集》主编者刘德隆先生在《前言》中引“一位研究刘鹗多年的专家”的话说:“刘鹗是个杂家……他那种矢志不渝、百折不挠、为国为民奋斗终生的精神,是值得我们后人永远缅怀和继承的。”我同意这个观点,但想在“杂家”之前加个“大”字。或者说“刘鹗是个以大文学家、大古文物研究家为主的杂家……”似更准确些。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办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