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地方文化 > 一生忆你——追思“咪咪姐姐”吴芸红

一生忆你——追思“咪咪姐姐”吴芸红

2018-5-28 11:22:15    作者:咸高军    阅读:539    评论:0

  转瞬之间,“咪咪姐姐”吴芸红已经离开我们一年多了。每每忆起她,还是2009年初次拜访她与袁鹰老人时的样子——虽然高龄,拄了根拐杖,但是,精神矍铄,没有一点萎靡的龙钟老态。这次赴京为袁老祝寿,应王鹏飞校长之请,与袁老商谈,为周恩来红军小学西校区筹建“咪咪文学社”,以纪念“咪咪姐姐”。其时,眼前、脑中、心里满面地全是“咪咪姐姐”吴芸红的形象。
  我最早知道“咪咪姐姐”,还是90年代刚从事少先队工作的时候。我了解到1946年2月16日,中共上海地下组织创办了一份少年儿童报纸《新少年报》,旨在对少年儿童传授科学知识,揭露国民党的腐败统治,培养少年儿童关心国家大事、团结友爱的美好情操。该报非常注重为小读者提供服务,第三版“少年园地”中有吴老主持的“咪咪信箱”,由“咪咪姐姐”热情细致地答复小读者生活、学习中的各种疑难问题,使报纸与小读者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可我孤陋寡闻,当时我既不知道“咪咪姐姐”是否还健在,也不知道吴芸红是知名报人、作家袁鹰先生的夫人。直到筹建周恩来红军小学时,我专程拜访袁鹰先生时,才知道他的夫人——一直站在我们身边的就是咪咪姐姐吴芸红!”可以想见,我当时听了是多么的惊喜与激动。吴芸红拄着拐杖,笑呵呵地,这哪里是老人,分明是一位和蔼可亲的知心姐姐。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吴芸红老人,她非常热心地向我介绍了《新少年报》当年的情况。她说,当时她就是《新少年报》上的“咪咪姐姐”。由于是秘密办报,很难约稿,于是,自己办了个“咪咪信箱”。小读者有什么苦闷和疑难,就会给咪咪姐姐写信。她每信必复,并选择其中有普遍意义的,在报上公开回答。一位残疾儿童,来信讲述了他悲苦的境遇;一位绝望的儿童,讲述了他的后母为了养活家人,不得不去当妓女,他觉得世界太黑暗了,看不到任何光明;有个失学少年来信问:“这社会就是富人富到底,穷人穷到底,失学的永远被弃在校门外吗?”有的孩子则对社会上出现的怪现象不理解,问:“为什么选总统要大喊大叫拉选票?”甚至有的孩子夜里总尿床,也向咪咪姐姐诉心底的苦恼。有的孩子来信,只是草草的几行字,吴芸红却写了长达五六页的回信。一封封回信,就像一粒粒火种,引导孩子们穿过苦闷的隧道,冲出彷徨的幽谷,迎来希望的朝阳。咪咪姐姐和小读者建立了深厚的友谊,成为他们心目中最有威信的好伙伴、知心姐姐。为了启蒙少年儿童对社会发展史的了解,她撰写了长篇连载《爸爸讲的故事》、《老伯伯讲老话》等历史故事。她还以“虹”为笔名,创作了长篇故事连载《孩子们》。她还以“丁丁”为笔名,以细腻、动情的笔调,写了《丁丁的日记》,展示了生活在悲惨世界的孩子们的内心世界。
  就是在初见吴老的那天,她告诉我,正在全力以赴地做一件事情——撰写《我在少先队的工作经历》。她毕竟上了年纪,这篇文稿花费了吴芸红老不少的精力,但她一如既往地精益求精、一丝不苟。
  现在,我就坐在“咪咪姐姐”吴芸红的面前,她把精心撰写的书稿《我在少先队的工作经历》庄重地递到我的手里并赠送给我,我分明感到了一份历史的厚重和对未来的希冀。
  如今,斯人已逝。手捧袁老赠送题签的《梅香长在——吴芸红纪念集》,吴老的样子又出现在我的眼前!她仿佛又轻声慢语的叮嘱我好好工作。
  “一生付童蒙,两袖洒清风。育得接班者,含笑在花丛。”吴老,我要一生忆你!传承、学习、践行你为了少年儿童健康成长的精神、作风、行动……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