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名人研究 > 苇间自是富贵堂——芦雁画家边寿民

苇间自是富贵堂——芦雁画家边寿民

2014/11/27 11:11:23    作者:章来福    阅读:4128    评论:0

 

    边寿民是清代的著名画家。他善于写生,为了便于观察芦雁飞鸣、食宿、游泳的情态。便在芦苇丛生的四面环水芦苇滩上,用芦苇、泥巴垒墙,搭建了屋子,起名“苇间书屋”。
    边寿民所画的芦雁图被国内、国外多家博物院和私家珍藏,目前他的作品每平方尺价格平均在人民币二十万元以上。
    苇间居士的传略
    边寿民(1684--1752) 年,淮安府山阳县人(今淮安区),初名维祺,字颐公,又字渐僧,号墨仙、苇间居士等,21岁时,中秀才,后屡试不第。初以教馆谋生,后便彻底断绝仕途之心,一心钻研绘画艺术。
    边寿民是一位不用于时,所志未遂的奇士,同时也是一位诗名为画名所掩、吟边笔底常见性情的诗人,更是一位以水墨芦雁著称、出神入化的画家。
边寿民是活跃清代画坛上的著名画家。他善于写生,特别是芦苇中生活的鸟类。他生活在苏北的淮安,地处在京杭大运河的中部,气候温暖湿润,这里环境非常适合各种鸟类尤其是芦雁生活。
    为了便于观察芦雁飞鸣、食宿、游泳的情态。他便选择远离市井繁闹,清幽静寂,四面环水,芦苇丛生,风景绝佳,入秋尤宜,秋水澄碧,芦花飘白,蓼花透红,游憩其间,此身如同在画卷之中的景致,于是就在古城水巷口北边,靠近文渠梁陂桥附近,仅有一小桥与外相通的四面环水芦苇滩上,用芦苇、泥巴垒墙,搭建了屋子,起名“苇间书屋”,(旧址现东门大街北侧,化机厂宿舍后边芦苇塘畔)自称“苇间居士”,便生活在此。每于秋日栖身于“蜗壳” 般的茅棚之中,全不顾“夜寒”、“冷风”、“ 霜冻” 的侵袭,从窗中洞观芦雁的栖息。
边寿民,所画芦雁,或泼墨写意,笔法潇洒,形象筒括、生动;或淡墨勾勒,干笔皴(音“村”)擦,富有立体感,画面大片空白,形象突出。
    边寿民之前,从来没有人能把雁画得这样可爱、这样姿态各异、栩栩如生。他能做到这一步不是靠临摹,而是靠结屋水边,长期观察。这种功夫在扬州画派也不多见。他又能作诗,画中有诗境。郑板桥称赞他是:“画雁分明见雁鸣,缣缃飒飒获芦声。笔头何跟秋风冷,尽是关山离别情”。在他之后,也有人画芦雁,但都差得很远。他画的芦雁,可谓古今独步。
边寿民子溶,未能传其业,甥薛怀,号竹居,桃园籍,居山阳。承舅氏画法,所作芦雁,几可乱真。
    淮安地方史料清.同治《重修山阳县志》中记载有关边寿民的生平小传,也仅仅只有七十余字。而其他的一些记载,如家世、墓志等也没有传略下来。
    边氏家族虽是书香门弟,但边寿民上两辈都没入仕,边寿民属寒门之子。他虽是出了名的画家,却淡泊名利,甘守清贫。
    边寿民在家一般不轻易将画赠予他人,凡想得到他墨宝的商贾巨富、达官贵人必须找到他的好友出面周旋说好话,才肯收下“润笔”但还不能着急,有时放在角落的“润笔”外面包的红纸都落下灰尘,他还没有替人家动笔。遇到性急之人不断地来崔画,他便扔下一句话:“你把银子拿去吧!”这时,求画的人便弯腰合手作揖说道:“对不起先生,怪我无礼,不急!不急!等先生有空再画。”
    边寿民一家人吃的是粗茶淡饭,生活非常拮据。但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对每一个家庭主妇来说是头等大事。每当边寿民家的师娘把存放粮食的米坛子抱到边寿民面前拍拍,边寿民便讲晓得了,这便是边寿民夫妻之间的一种默契。
    边寿民作画遇到两种情况他便提笔就画,他家米坛子空了,已无米下锅了,另外就是剃头匠在替他逛头时,提出请边先生为他画几只小鸭子(剃头匠竟把芦雁与家养的鸭子都混淆了)。但到年底边寿民付给剃头匠的时俸(剃头匠的薪水)是一个子儿都不会少的,(早先淮安剃头匠都是上门为老主顾服务,平常每次剃头不收钱,等到年底一次结清。乡下的农民到年底没有钱付时俸,也可用粮食来抵帐),当剃头匠每次为他逛头时,他感觉是最惬意的。所以他逛完头便给剃头匠画芦雁。
    像边寿民这样的穷画家,也没有给后人留下什么家产。他的画室苇间书屋后来便委托在附近种菜的菜农代为看管,到了上世纪四十年代,边寿民第七代的一位侄孙,在早已倒塌多年的苇间书屋旧址,发现了一块阴刻有边颐公名字头像石碑,便叫了一辆黄包车,把石碑运到位于东长街的边家祖屋内(也就是现在的淮安区实验小学南侧,工商局宿舍大楼处)放在条几上供起来。令人可惜的是到了六十年代,被边家的后人用作壳(砸、打的意思)钢炭的垫石,一件珍贵文物便这样毁坏了。
    萧湖之畔的“曲江十子”
    曲江园是河下萧湖之畔的私家林,康熙中期,园主人是侨居淮安的徽州程氏盐商。主持文社的才是程爽林、程风衣兄弟。正因为风衣如此风流儒雅,在他与其兄主持曲江文社期间,以文会友,吟诗作对是文人结交的一种方式。边寿民,能诗,参加曲江文会,为“曲江十子”之一。淮安本邑的诸名宿中,周白民(振采)、刘万资(培元)、刘万吹(培风)、王素珍(家贲)、邱庸谨(谨)、邱长孺(重慕)、吴慎公(宁谧)、边颐公(寿民)、戴白玉(大纯)与风衣并称为曲江十子。刻有《曲江楼文集》,如此壮观的阵容,使得曲江楼稿风行海内,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边寿民擅诗词,然散佚未刊,诗名为画名所掩。《苇间老人题画集》乃百年以后有心人从画本录出者,计诗70首。皆题画作,词35首,其中14题17首为题画,另5题18首非题画作,乃录附于此者。非题画之作,想必甚多,年远自难于收辑。《苇间书屋词稿》虽系边寿民自辑,然仅晚年的某一时期的词稿,远非全貌,计词27首,其中15首为题画,12首非题画作。
    扬州八怪与边寿民
    边寿民一生好出游、交友、与金农、郑板桥等文人墨客交往甚笃。就出游时间而言,所谓“廿载余”,约指他25岁至49岁,即康熙四十七年至雍正十年(1708-1732) 这段时期。其间,他40岁至49岁,即雍正元年至十年(1722-1732) ,他的行踪,或寓居扬州卖画,或赴苏州,或游杭州西湖,或在家会友,或作江汉之行。25岁至39岁,即康熙四十七年至六十一年(1708-1722) 这15年间,正当状盛之年,罕见记载,未悉行踪。
    扬州八怪是中国清代中期活动于扬州地区一批风格相近的书画家总称,或称扬州画派。 在中国画史上指金农、郑板桥、黄慎、李鳝、李方膺、汪士慎、罗聘、高翔、边寿民等人。因其艺术活动多在扬州、故有“扬州八怪”之称。
    扬州自隋唐以来,即以经济繁荣而著称,虽经历代兵祸破坏,但由于地处要冲,交通便利,土地肥沃,物产丰富,成为我国东南沿海一大都会和全国的重要贸易中心。富商大贾,四方云集,尤其以盐业兴盛,富甲东南。经济的繁荣,也促进文化艺术事业的兴盛。各地文人名流,汇集扬州。在当地官员倡导下,经常举办诗文酒会。诗文创作,载誉全国。有些盐商,堪称豪富,本身亦附庸风雅,对四方名士来扬州者,多延揽接待。扬州因而吸引了全国各地的许多名士,其中有不少诗人、作家、艺术家。所以,当时的扬州,不仅是东南的经济中心,也是文化艺术的中心。
    “八怪” 乃扬州话,意为“奇里怪状”,“ 八” 不能以数目实数论。由于诸书所记互有出入,可以将这些通称“扬州画家”。由于乾隆皇帝喜爱四王流派的作品,宫廷贵族也跟着叫好,无形之中把这一类绘画奉为正宗,使得绘画界摹古成风。在这样的潮流下,“八怪” 为人异于道统不务俗,为艺取材平凡画出不平凡,作画笔端脱略任自由。他们不受陈法约束,自由构思,任性放笔,强调在笔墨上的个性表达,认奔放的笔调抒写心灵。这种注重自我的表达不合流俗,被祟古、摹古之人视之为“怪”。
    说边寿民 “扬州八怪”之一。是他中年以后弃教从画,名声日噪。擅画芦雁,时称“边雁”。他曾离家在扬州虹桥舟中作画,若干游人便驱船聚来观看,传为美谈。每与文士唱游,便请其题句,先后题咏者达80人。雍正年间,他曾游历湖南、湖北、安徽、浙江、江苏等地,经常往返于淮安、扬州之间,与扬州诸画家交往甚密。
    雍正为亲王时,室中曾悬边氏所绘4幅芦雁画。系雍正初年,作《苇间主人泼墨图》。
    乾隆二年(1737),边寿民苇间书屋筑成,华新罗等6人各作《苇间书屋图》1幅,有50位名流题咏其上。边寿民69岁时,逝于寓所。
    边寿民存世的作品有《苇间书屋词稿》,收词27阕。又有《苇间老人题画集》1册,为后人从其画幅中录出,收其诗70首、词35阕、跋语3则。
    边寿民所画的芦雁图被北京、南京、无锡等地博物馆,以及国外博物院和私家珍藏。目前他的作品每平方尺价格平均在人民币二十万元以上,如果是全套册页并且品相完整,那么其价格起码要上升三倍。因为据权威考证,他的作品经过文化大革命红卫兵的损毁,能够幸免并传世的完整作品几乎是绝品,所以其文物价值、艺术价值更加显得珍贵。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