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名人研究 > 探花郎蔡昂

探花郎蔡昂

2015/1/26 9:04:32    作者:刘怀玉    阅读:4805    评论:0

  蔡昂,字衡仲,号鹤江。淮安卫籍,祖籍苏州之嘉定,明初随军戍淮而定居于淮,因此,他中进士的事在嘉定县志中也有记载。据万育吾《三命会通》记载,蔡昂出生于成化17年(1481)11月初8日①。
  据万历《淮安府志》卷十四“名贤传’,蔡昂年轻时即很“颖异”,“嗜读书”,但是,家庭比较贫寒,既无藏书,又无钱买,只好向别人借书读,他的记忆力特别好,读一遍就能记住,“一览成诵”。
  正德二年(1507)秋,蔡昂与同乡潘埙、周于德一起赴南京参加乡试,他与潘都中式了,而且他是第二名,周于德落榜,弃文袭父职从戎,后来官至后军都督;潘埙第二年连捷成进士,进入仕途,官至右副都御史巡抚河南;他却接连两科都未考中。到了正德九年(1514)春,第三次应礼部试,考中了第三名,廷试时,也是一甲第三名,即所谓“探花”,当即循例授为翰林院编修。在他之前淮安已出过一名探花,于弘治九年,陈澜礼部试考中第一,廷试抑为第三,入翰林院为编修。不过,陈澜祖籍山阳,从其祖父时起已迁入宛平县了,这一点与蔡昂正好相反。
  正德十五(1520)年闰八月,蔡昂得了一场病,他打了个报告,请假回家养病,皇帝同意了。这大概是他当官后第一次回家,在家设宴招待家乡的亲戚宾朋,满座皆达官贵人和知名人士。著名文学家吴承恩当时才十五岁,与蔡昂没有亲戚关系,但主动求见,以斯文见赏,受到蔡昂的雅遇。二十余年后,蔡昂逝世,吴承恩为之作诔词,对这件记忆犹新。他把自己当作蔡昂的门人,将蔡昂比作中子王通和靖节先生陶渊明,自己则以薛收、颜延年的身份,在词中表彰蔡的文章道德。他将自己这次见赏于蔡昂的事比成是“登龙识李”②。可以想见,吴承恩在蔡府席上肯定也有一段精采的敏捷、机智的应对。试想,许多人奔走蔡门,以一接谈、一赌面为荣而不得,而一个未被邀请的儿童竟能登上探花郎的席上,并受到“见赏”、“雅遇”,这可见吴承恩的早慧,更可见蔡昂才识。
  正德十六年三月,明武宗去世,明世宗登极,十一月命令纂修明武宗实录,蔡昂参加这项工作。到了嘉靖四年(1525)六月,实录修成,推功进官右春坊右赞善。嘉靖八年(1529)四月,纂修《大明会典》,蔡昂被任命为催纂官,后又升任侍讲学士。十一年(1532)三月,大试天下举子,又被任命为殿试读卷官。
  嘉靖十二年(1533)正月,河南巡抚都御史吴山得到一只白鹿,认为是瑞物,献给了皇帝,于是,群臣纷纷上表祝贺,甚至有作诗赋者。《明实录·世宗实录》卷一四七载,“大学士李时、方献夫、翟銮,各以白鹿呈瑞奏献诗章,吏部尚书汪鋐、修撰王用宾、编修童承叙各献以颂,礼部尚书夏言、左侍郎湛若水、右侍郎席春、学士蔡昂、修撰姚涞、编修张衮、祭酒林文俊各献以赋……。”蔡昂所献的叫《瑞鹿赋》。该赋不长,仅420字,但句句工整雅丽。开头即云:“伟中标之奇兽,盛明时以效祯”,白鹿出现是预示祥瑞,“秀发桃林,异标赤县,立耸瑶山,行拖皜练”,描述了白鹿的秀美。接着就歌颂嘉靖皇帝“以仁义为炉治,以礼乐为范模,鼓铸万类,陶镕九匡,至和克蕴,功化涵濡,是以天不隐祥,乃昭灵贶;地无藏宝,乃出贞符。若此鹿者,固为陶治中之一物。”他把瑞鹿出现说成是皇帝圣德,因而此赋大为世宗皇帝称赏,并大加优赏。大学士王鳌、吴宽等人,说蔡昂此赋“献赤曝忠,深得颂君之体,堪与陈学士《懿德颂》媲美。”此赋后来被载入《东观弘文》。甚为海内诗人传摹。
  这一年七月,发生了一件令蔡昂不愉快的事情。七月初四,嘉靖皇帝早朝退朝后,到文华殿听翰林院日讲官讲解《大学衍义》,这天应当是顾鼎臣讲,但因有病未到,大学士张学敬就叫学士廖道南代讲,廖借故推辞,又叫学士蔡昂讲,蔡也不肯。席书的弟弟席春乘机进谗,嘉靖皇帝大怒,顾鼎臣停发工资半年,廖道南、蔡昂降一级外任。蔡被贬到湖州府去任通判。第二年三月,皇帝祭社稷坛,发现侍讲人少了,即问:“日讲官五员,如何少两员?”真正糊涂虫,人明明是他贬走的,还要问人。张孚敬准备将他的外甥国子监祭酒王激等人调来补充,嘉靖皇帝大概认为还是旧人好,于是就讲,还是将廖道南、蔡昂调回来复职罢。蔡被贬了八个月后又回到了北京。他途经家乡淮安时,少不了要与家乡的朋友潘埙、胡琏、杨谷、佟应龙等人诗歌往还一番,潘埙曾送他一首七言律诗,题为《惜别鹤江限韵》:
  离杯对酒歌三阳,销尽梅魂水月乡。刻烛浪吟诗句短,论文细引漏声长。吐香山海斡元气,整顿经纶归尚方。天北天南愁绪乱,生憎烟柳弄春光。——《熙台诗集》卷六
  嘉靖十四年(1535),蔡昂被任命为会试的试官,三月举行廷试,他又被任命为读卷官。十五年七月,顺天府尹刘淑相在政治斗争中失败被撤职。因为前些时候陪同皇帝谒陵时,刘曾邀请廖、蔡等人游银山寺,共论时事。在追究刘淑相时候将这件事抖了出来。蔡昂被处夺俸一月。八月初六,皇帝命令郭勋代替他祭祀社稷坛,蔡昂参与陪祀。二十,决定将历朝实录、宝训收藏于新建的皇史宬(即神御殿,在故宫东南),命令蔡昂等充奉藏训录官。二十七,奉藏完毕,赐有功之臣宴于谨身殿(故宫前三殿最后一殿今名保和殿),颁赏群臣,蔡昂获银三十两,芝丝三表里,罗衣一袭。九月,因为重录列圣训录成,蔡昂升为翰林院学士,并给与四品官员的服色。因为翰林院学士仅为五品,给四品服是属于特别奖励;有点象今天任下级官而又相当于上一级官级别的样子。十六年(1537)二月,蔡昂升任礼部右侍郎(正三品),仍然兼翰林院学士,负责日讲如故。八月,在祭祀社稷坛活动中,再次充当陪祀官。
  嘉靖十七年(1538)十月,天上出现祥瑞的云彩,群臣表贺,蔡昂等作《景云赋》呈献给皇帝,皇帝命付史馆收藏。十一月,冬至,祭祀圆丘,蔡昂充当引导官。
  嘉靖十八年(1539)二月,册立皇太子,置东宫官僚,蔡昂被任命兼任詹事府府丞。五月,以册立太子,覃恩天下,荫蔡昂子应炎为国子生。同治《山阳县志》卷九记载,蔡昂另有一子应甲,亦以恩荫官南京后府经历,不知是在何时。就在这时,他奉命到凤阳释放高墙内囚禁的有罪宗人,大概也是册立太子的恩典。蔡昂正好可以回家一趟。他从凤阳回淮时路过浮山,登山作七律二首,题为《夏五月还自中都舟行登浮山二首》,其一云:
  浮山半出淮水头,园峰延合抱深幽。桑麻沃垠连千顷,金碧禅林擅一丘。向处渔樵参法侣,有时钟磐落沧洲。斜阳长伴人来往,谁向沙边一系舟。诗中已透露出他的暮气。
  蔡昂回到淮安,正好赶上嘉靖皇帝母亲的灵柩运送湖北安陆安葬途经淮安。淮安的大小官员纷纷到河边接送,作文祭奠。蔡昂是礼部侍郎,更是少不了要祭奠的;但他懒得于,便让他的得意门生吴承恩代劳了。吴承恩代他作了一篇《祭章圣皇太后梓宫文》(见《射阳先生存稿》卷之三)应付了事。蔡年已五十九岁大概无心再求官了,决心归田。九年,在考察官员时他上表乞罢,但皇帝没有同意他的要求。
  十九年(1540)二月,朝廷决定推升蔡昂任吏部右侍郎,因皇帝没批准而罢,到了七月,才升为礼部右侍郎。八月二十三日,因病卒子北京,终年六十岁,赠礼部尚书,赐祭葬如例。
  第二年,他的灵柩从北京运回淮安,葬在淮安城南包家围,地在今建淮乡境内。潘埙作了一首挽诗,诗云:
  还宗辽鹤夜凄凉,山自峨峨水自长。甲第百年开泰运,人文四海被奎光。议亲曾下青霄节,制礼频寅白玉堂。多少伊周新事业,都随罕草烂秋霜。吴承恩为他作了一篇《鹤江先生诔》,诔云:“于是天子兴当宁之哀,
  群公申同朝之恸,士林起望门之慕,国人钟罢市之恸;伤贤感德,遍于朝野焉。”可见当时从上到下祭奠他的活动规模很大。词还表彰他的才德云:“学为人师才茂时用,德标世范,道衍国经。”又说,“以布衣登甲科,官禁近,终践台省,清华之名,遍满四海。逮其亡也,龙章在门,鸾仪次野,(淮安)百余年来一人而已。”并将他比作唐代的陆贽,宋代的欧阳修、苏东坡。陈文烛在蔡昂的传论中云:“淮多文人,登甲第、官禁林,自蔡先生始。人言先生陆敬舆之俦,常、杨不足道也。乃今观之,良然。”
  吴承恩说,蔡昂“登贤进士,文柄五操”,就是说,他做过五次进士考试考官。然万历《淮安府志》、同治《山阳县志》等,均言“通籍后,主乡试者一,同考会试者三”,余无记载。陈文烛万历《淮安府志》云;蔡昂“在史馆侍经廷者几三十年,以良主司、良史声震当时……宏中雅量,而风度严整,人不敢干以私。其在朝廷,斤斤然不为权贵少动。”陈文烛修淮安府志时距蔡去世仅三十余年,此话当有实据。大概由于碍于当时权贵,史缺记载,至今未见这方面的实例。惟丁宴《柘塘脞录》云:“尚书官庶子时,嘉靖议郊祀分合,大学士张璁、翟銮等主分祭,而成宪收时未可言,庶子及同里卢侍郎蕙,与尚书方献夫主合祭,而亦未尝以世礼为非,虽为小臣,亦不附宰执如此。”’
  蔡昂的妻子姓李,岳丈名李奇,妻舅李元字春山,亦淮安人,进士出身,官至山西参政。李氏是个孝女。其母戴氏,面生毒疮,屡医无效,李氏回娘家时,割股煎汤以进,其母出了一身汗后即痊愈。公公蔡源在北京家中居住,得了病,也是她割股治好的。割股治病有无效用可置之勿论,其孝心实在可嘉。
  蔡昂家庭出身并不显耀,但一进入仕途以后就不一样了,富而且贵,所接皆达官贵人,因而在淮安与各名门望族缔结了很深的关系。淮安当时潘埙、李元、杨谷、胡琏、叶淇等家皆在朝为大官,与蔡昂均有姻戚关系。曾孙女一嫁阎世科,为状元丁之美女儿婆婆,著名考据学家阎若璩的祖母;一嫁朱日藩的孙子朱纳夏,为状元李春芳孙子李思义的外婆。
  蔡昂喜欢收藏古图书,朱日藩避倭居淮安时,曾见他家收藏的唐韩晁画的《葛洪移家图》和宋李龙眠匦的《归去来图》,并为此二图作了跋。其中《归去来图》是蔡见了原图后,爱不释手,特用珍贵的澄心堂纸,请苏州画家潘云程临摹的,并请文征明录陶渊明《归去来辞》于每幅之左。可惜此图作好寄至淮安时,蔡昂已经逝世而未及见。他家的藏书处名日“琳瑯馆。”
  蔡昂的家在南门大街,在他家旁边立有“玉堂学士”、“兰省尚书”两个牌坊。据说他家的房子是一位亲王为他买下的。朝廷册封这位王爷,蔡昂充当“赉册之使”,按惯例,这位王爷当认蔡为老师,并应赠送厚礼。蔡昂一芥不取,王爷不好意思,只好派人到淮安为蔡买下此宅。屋皆楠木所造,武宗南巡,曾在里面驻跸一宿。后来子孙式微,此宅售于嵇淑子。据曹镳《淮城信今录》讲,嵇住进去以后,常见一峨冠博带之人“太息悼恨其问”,嵇便为文祭之,极言世间人事“盈虚代谢”之理,以后便不再见“鬼”了。
  蔡昂擅长诗文,但所作多散失。在他去世后,遗作由他门人许谷编辑、薛应旗校正,成为《鹤江先生颐贞堂稿》,刻印传世。这二人都是他在嘉靖十四年当考官时中的进士。《颐贞堂稿》薄薄一册仅六卷,全是诗赋和词,其中有一部分是应制作品,这是玉堂学士非作不可的东西。有一部分是官场应酬倡和,还有一部分是歌咏淮安的作品,如《淮浦曲送叶良器督储淮上》、《淮阴八咏》等。这两首诗全部录入丁晏编的《山阳诗征》,前者更名为《淮阴曲》,后者八咏是指咏的韩信城、范张祠、节孝祠、刘伶台、南浦月华、西湖烟艇、钵池山、金牛岗八处八首。还有一篇七言绝句《送胡宗海地官储淮浦》五首,丁晏编山阳诗征不知怎么将说误为沈坤的作品,而且只录二首。蔡昂的诗清雅流丽,不尚词藻。

  注释:
  ①据《三命会通》载,蔡昂的“八字”为“辛亥、庚子、戊寅、甲寅”。据推算蔡昂应生于成化17年(1481)11月初8日寅时。
  ②“登龙识李”,典出《后汉书》卷1OO《孔融传》。东汉名士李膺。以清高自居,一次宴客,嘱家人,非当世名人、通儒,一律不予通报。孔融年方十岁,登门自言乃李君通家子弟,得入内。李问其来历,孔曰:“先君孔子与君先人李老君同德比又而相师友,难道我与君不是累世通家呢?”满座皆惊孔融的才智。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办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