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府城研究 > 胯下街的“胯下桥”牌坊

胯下街的“胯下桥”牌坊

2014/6/1 20:08:22    作者:樊国栋    阅读:4248    评论:0

——韩信文化在淮安老城区的传承(之四)

 

  

    一、昔日胜境
    在淮安老城内,规整的南北纵向干道,除了位于中轴线上的中长街(今南门大街)、体现轴对称的东长街与西长街,就数胯下街了(今胯下南街、胯下北街)。这种让胯下街突破轴对称的布局设计,是不是初建城池时为纪念韩信而特意安排(至迟为封建时代最后一轮重建时考虑)的?从方志上一时还找不到相关的记载。
    “胯下”典故,出自司马迁《史记》中的《淮阴侯列传》:“淮阴屠(杀牲口的人)中少年,有侮信(侮辱韩信)者,曰:‘若(你)虽长大(高大),好(喜欢)带刀剑,中情(内心)怯(怯懦)耳(啊)?’众(当众)辱之曰:‘信能死,刺我;不能死,出(爬过)我胯(两腿间)下。’于是信熟视(仔细打量)之,俯出胯下,匍匐(用手足爬行)。一市人皆笑信,以为怯。”后韩信为楚王重返故乡时,告诸将曰:“此壮士也,方辱我时,我宁不杀之邪?杀之无名,故忍而就于此。”后人为推崇韩信忍辱含垢、自励其志的韧性精神,那种能伸能屈的大丈夫气概,在传说的他受辱之处,建桥竖坊。
    显示韩信胯下受辱处的胯下桥,位于胯下街跟兴文街十字交叉的路口,其实是一座四坡式梯形旱桥,中央“桥”顶铺有约1米见方的青石板,稍稍突起,四面缓坡无桥阶。从北边坡脚竖起木牌坊,与横向的兴文街北侧民房相标齐,所以走在兴文街上是不容易见到这座牌坊的,除非走到它的附近;而走在胯下街的任何地方都能见到它,显示了胯下街的独特性。坊额上的“胯下桥”三个阴刻涂绿的行楷大字,上款为“同治丁卯年春重修”,下款空缺题写人姓名,传说与题写四城门楼匾的周墨斋系同一人。
    二、两岸互补
    载有“胯下桥”三字的木板坊匾,在“文革”的十年浩劫时期被红卫兵捣毁。拨乱反正期间,地方政府彻底修缮牌坊,保持5.5米的高度及4.6米的宽度,并将坊匾的楠木板配齐。附近的包百龄先生不负众望,凭借自己昔日反复端详揣摩的记忆,试写无数次,也尽量依原样将三字再现到牌坊上。
    有趣的是,随着海峡两岸关系的改善,彼岸1981年台北版的《山阳(淮安)县志》后来也传到了淮安,其中附印在插页上的淮安古迹名胜老照片中,首页就是胯下桥!对照老照片,包老书写的“胯下桥”三字,与照片中的原字尽管存在差异,可笔触与神韵基本一致,包老的视觉记忆力与书法功底令人赞叹!
    台北传来的志书,不仅附印了胯下桥等老照片,还在每幅照片下配了题咏。有关胯下桥的题咏是:
    智而不智,忠而不忠。
    设台拜将,假王真封。
    悔误错听萧相,
    恨不计从蒯通。
    甘受辱于胯下桥,
    难全命于未央宫。
    一生或荣或辱,
    执两不能用中。
                          城东逸叟

    题咏作者城东逸叟,着眼于韩信在学养见识、封建道德、人言择听等方面的局限,对由此造成的职位变化、受厄时空上的大起大落,唏嘘不已,慨叹他总是执两端,而不善“用中”。 
    三、传播东瀛
    韩信现象的文化内涵,非常丰富,其影响力不仅从家乡辐射到他当年所经历的各个地方,也从家乡与相关地方,被文字媒体和一代代的游历者传播得更远,而且突破单向辐射,叠加了各方的“反射”,形成优势互补。除了上述的海峡彼岸的例子,下面再举来自日本的例子。
    日寇侵华、淮安沦陷期间,驻东长街鬼子司令部的士官,经常成群结队来胯下桥拍照留念,他们片面崇拜用兵如神的韩信,殊不知迷信武力征服的这批恶魔处处遭到伏击是必然的,想从胯下桥获得灵感也好,想托韩信保佑也罢,都是徒然的。据附近老人回忆,鬼子经常遇到拍下了牌楼却看不到“胯下桥”三字的尴尬,个中原因,既排除不了仰拍受天光干扰,更排除不了担心韩信英灵愤怒而心虚手颤。
    改革开放后的1984年,日本访华友好团体中,当年曾在胯下桥拍过照的老兵,带了一些从未来过的人,点名要参观胯下桥。据说旧地重游的日本老兵还远不止这一批。这些老兵,从侵华战争的彻底失败中,多少认识到一点“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的法则;重访胯下桥,说不定也对韩信功因功高盖主才落得兔死狗烹的下场多了几份同情。 
    四、突破亚洲
    在西半球南美洲的异国土地,中国留学军人刘晓东演绎了现代胯下英雄的形象,令人热血澎湃。
    2001年9月,济南军区“雄鹰特种作战团”的刘晓东被派往委内瑞拉以训练严酷著名的猎人学校留学。一进校就签下“生死状”的他,在通过了一系列高难度的训练项目后,被派到密林深处投入综合性的野外生存训练,连续8天中断了任何补给。时值大雨倾盆,因水土不服,刘晓东患上了“革登热”。他顽强地支撑着病身,又连续3天2夜穿越上百里的热带雨林,加之连续不断的各种考验,也让他根本没有时间去找可以饮食的东西,饥饿与疲劳,已经到了极限。
    “刘,你又是第一名!”守在训练终点的一个教官报出了他的成绩后,岔开两腿,指着自己的胯下说“是不是很饿?从这里钻过去,我就给你食物。”
    累得摇摇晃晃站不稳的刘晓东,蹲着身紧闭双眼,根本不予理睬。他知道,这是战俘拷问训练,猎人学校的老套路,总会在学员最累最饿、意志最薄弱的时刻进行。
    “刘,我命令你趴下来!”似乎看出了刘晓东的“不屑”,教官“恼羞成怒”:“如果你不钻过去,我就降下你们的国旗!”
    腾地一下,刘晓东站了起来,双眼死死地盯着教官,看得这位号称“魔鬼”的教官眼神慌乱了起来。
    一分钟后,刘晓东还是缓缓趴了下来,从教官胯下钻了过去。
    “刘,给你食物!”教官吩咐助手端来一托盘的食物。
    嘭!刘晓东把食物狠狠地摔在地上,他告诉教官:钻过去不是因为食物,是为了祖国的国旗不降!听了这话,纵然身为“魔鬼”,教官仍然向刘晓东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从踏入猎人学校的那一刻起,我就是中国!”靠着这种信念,两年的炼狱般军事留学生活,刘晓东拼下了“国际特种兵班”总分第一名,被校方授予“特种兵突击队员”战斗勋章,成为首位头像永久雕刻在外国军事学校荣誉墙上的中国军人。
    刘晓东的钻胯,与当年韩信的“受辱胯下”当然不好同日而语,但在志存高远的本质上,却是高度一致的。宋代文豪苏东坡在《淮阴侯庙记》中说:“韩信抱王霸之大略,蓄英雄之壮阔”,故能“受馈于漂母”,“忍辱于胯下”。他甚至认为“辱身污节,避世用晦,志在鹊起钓变”。刘晓东愤然摔盆,表示了他钻胯本不是为乞食,而是为保持国旗的高扬状态。他维护了“中国雄鹰”特战团的威名。他的“鹰”饥不食信念,更在于心中只有祖国及其荣誉;人在异国,一举一动关乎祖国的形象。真正大丈夫,不计较个人得失,而耻于仅仅为一人、或一家、或一小集团的局部利益而钻营。
    韩信文化的传承与广大,早已突破了家乡与国门的界限,这是韩信家乡的光荣。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办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