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城索引 > 党史研究 > 黄克诚师长在六堡

黄克诚师长在六堡

2015/7/6 14:56:41    作者:王继华    阅读:3544    评论:0

  1944年春末,新四军3师师部从河东阜宁转移到六堡。这里地处黄河西堤,地势高亢高亢,距涟水县城约60华里。当时六堡是个小集镇,有一条200多米长的东西向小街,街上有七八十户人家。每到逢集的日子,北边大飞、南边揪营、河东周门的人都来赶集,很是兴旺。
  师部就住在六堡街上,师长黄克诚住在街东拐弯口有四合头院子的王秀林家。黄师长工作很忙,工作累时他就会出院外散步,让疲倦的头脑轻松片刻。他徜徉在黄河堤上,时而眺望静静奔流的河水,时而注目田野上青枝绿叶的庄稼。早晨,黄师长还会到院外空地上打几路太极拳,健身益体。与街上的乡亲们相遇,他总是和颜悦色地询问庄稼的收成和生活情况。老百姓都说黄师长是个好人,不像当“大官”的。师部警卫营分散住老百姓家,纪律严明,不拿群众一针一线。自己起灶做饭,还时常帮房东挑水、扫地,干农活,军民之间结下了深厚的鱼水之情。
  这年农历10月25日,日军偷袭六堡,黄师长在危急时刻指挥部队掩护群众转移的往事,六堡的人民更是难以忘怀。
  那一天是星期天,警卫营的战士们正在休息,有的擦枪,有的洗衣服,有的享受冬季温暖的阳光。上午10时多,突然从霍庄方向传来两声炮响。久经沙场的指战员知道情况紧急,立即操枪迎敌。警卫3排行动最迅速,首先赶到街西边的大码头。这里地势高亢,险要。堆堤下的小路是附近唯一直达六堡街的道路。堆坡上有一户姓宋的独立人家,机枪班的战士就隐蔽在屋里,机枪严密封锁堆下的道路。其余两个班的战士凭借堆堤埯体,阻击进攻的日军。日军在小炮、机枪的掩护下,疯狂地向堆堤冲来。我军居高临下给日军很大的杀伤,尤其是两挺机枪让敌军丧魂落魄。敌人一次又一次的冲锋都被打退了。狡猾的日军见正面进攻不成,心生诡计,掉头向北沿着堤下小沟到了大飞,爬上黄河堤,由北向南侧击我军。
  六堡的群众得知日军袭击的消息后十分惊慌,纷纷向废黄河东跑反。战斗打响后黄师长沉着冷静,布置师部机关人员迅速地撤离。他还关心群众的安危,留在住地指挥战士坚守阵地,尽可能拖延时间撤出群众。
  大码头警卫战士打退敌军后就撤了下来,赶往师部。刚到街头,迎面见到黄师长。黄师长对着满是汗水和血水的战士举起手中的拐棍,命令道:“谁让你们回来的?立即回阵地。”
  警卫排战士立即掉头,回到阵地阻击敌人。
  正在组织群众撤离的六堡乡指导员王达涛,听枪炮声越来越近,而黄师长仍站在街头。他上前劝黄师长迅速转移,可是黄师长不理睬他,仍留在街头指挥战斗。王达涛急了,不由分说和警卫员一起连拖带拽地将黄师长拉到黄河渡口。
  初冬时分,黄河水面上结了一层薄冰,河面上有木板搭的便桥。跑反的群众很多,也有不少的撤退的部队机关干部。当兵的和老百姓争先恐后地往便桥上挤,不时有人掉进寒冷的水中。刚到这里的黄师长见此情形,冲上前拉住一个正往桥上挤的部队机关干部,命令道:“下来。让老百姓先走。”
  撤退经过这里的战士、干部看到这个情形,都主动地让路让群众从桥上先过河。他们不顾天寒地冻,挽起裤脚趟水过河。
  六堡北边阻击阵地上,战士们英勇顽强地阻击凶恶进攻的日军。但这里没有坚固的地形和工事阻挡,阵地很快被装备优良的日军突破。大码头的警卫排战士见日军冲到了街头,勇敢地冲上去与日军展开了肉搏战。刺刀弯了用枪托砸。枪折了就用嘴咬,宁死也不让敌人冲过去。附近的宋家老太骤然看到这白刃相搏的场面吓慌了,竟对残暴的日军高喊起来:你们不能这样杀人呀!在激烈的战斗中,我军战士22人壮烈牺牲,其中一个战士被众多的日军逼退到宋家屋里被刺刀捅死。
  日军侵占六堡街后一无所获,恼羞成怒,纵火将街上几十户人家都烧毁了。
  下午,跑反回家的群众看到的是一片残垣断壁,浓烟四起。痛骂日本鬼子残暴,更痛恨汉奸为虎作伥。人们想起昨天逢集曾有一个卖糖担子的在街上转悠,一双贼眼四处寻觅,定然是这个丧尽天良的家伙带敌人来作恶的。
  60多年过去了,岁月悠悠,带不走六堡人民对黄克诚师长的思念。黄师长爱民的故事在废黄河两岸久久地流传着。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