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名人研究 > “基金会”守护神阮学浩

“基金会”守护神阮学浩

2015/5/14 15:21:04    作者:赵德美    阅读:3279    评论:0

  阮学浩(1702年-1764年),字裴园,号缓堂。淮安人。雍正八年(1730年)中进士,入翰林院,参修《四朝实录》,曾主持陕西、山西乡试,提督湖南学政。乾隆十六年退休,建有“勺湖草堂”授业,“十余载遂不出山,日取淮海士,奖掖而成之者数百余人”,人争师之。
  淮安近现代历史上就有了“基金会”的雏形——洒扫会,这个基金会管理严格,声名大噪,影响江北,载誉史册。这个基金会历经几代人而发挥助学作用,正是由于创始人阮学浩把廉洁管理当成生命去守护,并使之形成长期传承的家风进行发扬光大。
  阮学浩退休回乡后并没有过上闲云野鹤的生活,他自掏腰包建勺湖草堂讲学授徒,还在丽正书院、魁文书院(就是今天的文通中学和楚州中学校址)讲学,主动登门拜师求教者数不胜数。
  民间拜学者,他有教无类;官家求教者,他不计报酬。江苏巡抚庄有恭登门拜访,请他出任淮阴书院主讲,他提出了的唯一条件就是不要任何报酬,乡邻无不为之感动。阮学浩深知:国家兴,办教育;教育兴,要投入。单靠自己带几个学生是不够的,必须要有一个长远的资本注入教育事业,才能兴修校舍,培养师资,奖励学习。他自己准备在家乡打造这样一个样板。当时,虽然是盛世,可是官学投入依旧是非常不足的,校舍都是年久失修,学生苦读有时竟然连个遮风挡雨的地方都没有,阮学浩看着都心痛。闲不下的他拜访了自己的同僚、同乡,提出了自己通过募集资金办私学的想法。
  漕运总督阮元、铁保、杨锡绂,胡克家,一代帝师、礼部尚书汪廷珍等人都非常敬佩他的人品和想法,在大家的支持下,他为他的私募基金取名“洒扫会”,意为从教小孩子扫地做起,开始扬帆自己的义务教育事业。洒扫会要求会员一日捐一钱,仅仅一年时间,他就获捐600两纹银,会员既不觉得有多少负担,又可以兴办学校,实现了“双赢”。
  为进一步扩大洒扫会的影响,他请时任漕运总督杨锡绂题字,两江巡抚题写《饬遵洒扫会约碑记》;淮安府知府胡克家题《淮山两学宫洒扫会碑记》。乾隆四十三年春,翰林院编修程晋芳被朝廷派来撰写调研文章,他的《淮山儒学一钱庄记》得到了皇帝的首肯。为了规范资金募集,他亲自订立了十二则《洒扫会约》,对资金使用管理作出了明确的说明,明确资金主要是维修府学和县学,还兼顾其他兴学场所。
  为了确保募集资金保值增值,他规定将所募集的资金积累起来办专营钱庄,购置田地出租,将收入一年一算,从中划出部分银两作为资助品学兼优的学生读书和维修府学、县学的文庙、大成殿、崇圣殿、圣庙等费用。他知道仅凭府学、县学是远远不够的,他又在勺湖构筑草堂,让更多的学子有机会读书学习。在他归乡之后至去世的十余年中,山阳县共考取12名进士,没有一届光头,此外还考取了数十名举人和数百名秀才。
  洒扫会生命力这么强,和他的公开透明运行有很大关系。今天从勺湖公园碑林里,你能轻易地从碑文中找到某人捐多少钱,用于哪些地方。正是财务及时公开,赢得了大家的信赖,大家投钱进去也心安理得了。阮学浩深知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的道理,他决定把洒扫会这项事业世世代代坚持做下去。他教育他的儿子和孙子:洒扫会你们必须接手办下去,要办下去就必须账目清楚,不贪不沾,我们祖上曾经被誉为“天下第一清官”,我的父亲砥躬砺学,扶危济困,受乡人爱戴,我的叔叔他为人正直,疾恶如仇,我们的清廉家风你们要好好地传承下去。
  阮学浩死后,其子阮葵生接手“洒扫会”,并不断壮大,购置田产,交庄民屯粮起租,以备办学之资。故阮氏庄园——鹅钱庄(在今东门外和尚庄东南),素有“一千庄”之称。阮葵生也生有二子,长子阮钟琦,候补布政司理问,但终身未仕,一直在家秉承先祖遗志,监督“洒扫会”同人恪守《会约》,严禁从中贪污作弊。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