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地方文化 > 记忆深处的淮剧

记忆深处的淮剧

2017-4-21 11:35:33    作者:谷昊    阅读:487    评论:0

    淮剧,在我的记忆里,像是远处风中飘扬的一面旗帜,腔调高亢激越,或者悲叹抒情,在锣鼓、响板、铙钹、二胡等配乐声中,灯光亮起,主人公从舞台深处走来,观众席里,掌声如雷。
  小时候,我们经常捧着饭碗去张家李家窜门子时,听到各家的收音机里,正放着淮剧,成了各种农事的背景,大人们嘴里跟着哼唱,手里的铁锹、扫把却没有停下来。每逢过年,会有剧团到村头的广场上表演旱船。
那时,旱船表演就是一场大展演,全村的人都会集中在广场上。激越的唢呐声中,演员们将大红大绿的旱船挑在肩上,手里拿着木桨,前三步后二步地跳着划着,半天划不出几米去。一会儿,一个媒婆装扮的老太太,脸上点着颗大黑痣,将竹子做的黑毛驴挑在肩上,这是要提亲主媒去。他们唱着淮剧,我们听不懂唱的是什么,却喜欢这种热热闹闹的氛围。下了场子,小孩子们就拿着棍棒,学着那步态,前后比划,模仿着唱几句淮剧,互相打闹。
  至今为止,而我看过的淮剧也只是《清风亭》一场,但我却为之流下了眼泪。那时我七八岁吧,戏在宋集乡的大礼堂里上演。早早的,男女老少就在礼堂外面排队了,大人们会说起来,是哪个大角儿来了,谁谁的戏好,而我们跟在大人后面,一路上叽叽喳喳地,只是等着一份新奇。而我也不知道,我会因为这出戏而流泪。
  红色幕布徐徐拉开,有一种从未有过的仪式感,似乎拉开了一段历史,拉开了另一道世界的门。当身着戏服的演员们上场时,锣鼓声响,心就跟着演员们的表演走了。《清风亭》演的是薛荣妻妾不和,妾周氏生下一子,被丫鬟迫抛在荒郊,被以卖豆腐为生的老人张元秀夫妻拾得,取名张继保,抚育成人。张继保得中状元,路过清风亭小憩,张老夫妻前往相认,但张继保忘恩负义,不肯相认。当老婆婆泪眼婆娑,悲愤已极,双腿跪着往前快速挪动,含恨撞死在清风亭时,我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那时,我已经忘记了周围还有人,忘记了这是一出戏。有趣的是,当演出结束后,我发现,用来配音闪电的,居然是有人拿着铁棍,去敲打一块大铁皮时,不禁感觉有些异样。现在想来,这种音效虽简陋却十分逼真。
  在儿时,淮剧是触手可及的。记得在冬天,村里的人到地里去给麦苗施肥时,前村的谷家吉之大叔,就会高声地唱着淮剧,一边唱,一边弯腰施肥,风将他的声音传得很远。到了夏天,他赶着驴子用石碾子压屋前的场子时,手里的鞭子扬起,“啪”的一声,他激昂的淮剧就唱起来了。春节回家,再见到大叔时,他怀里抱着重孙子,嘴里的牙已经掉了二颗,想来,也没有劲儿再唱淮剧了吧。
  在我生活的城市,淮剧已经听不到了。我自己偶尔通过手机听上一小段。或许,我是放不下那一段时光吧。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