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名人研究 > 瞿佑与《剪灯新话》

瞿佑与《剪灯新话》

2017-10-15 15:00:24    作者:胡健    阅读:183    评论:0

    瞿佑(1341—1427),字宗吉,号存斋。关于他的籍属一直有两种不同的说法,一说他是山阳人,一说是钱塘(今杭州)人。一般都采用前一种说法。如台北天一出版社出版的《明清善本小说丛刊》所收《剪灯新话》,其卷首有“山阳瞿佑宗吉著”的题署;上海古籍版《剪灯新话》中保留着瞿佑本人《剪灯新话自序》,其中有“洪武十一年岁次戊午,六月朔日,山阳瞿佑书于吴山隐堂”的题署。瞿佑籍属钱塘一说是没有根据的。
    瞿佑少年时,正逢元末农民起义,他随家避乱于渐东,虽然到处迁徙,但也得到名地名流的指点,很早就以诗才名世,曾得到过当时著名文学家杨维桢等人的称赞。童年的战乱,对他的后来的小说创作有很大影响。成年后,瞿佑也要步入仕途,光宗耀祖,但科举不顺,在这期间,瞿佑创作了文言小说集《剪灯新话》,后被举荐做官,明洪武十一年(1378),瞿佑官至仁和训导,后任临安教谕。建文年间,入南京太学助教,后升周王府长史。明永乐十三年(1415),他因“诗祸”入狱,充军陕西保安,十余年后才遇赦得以还乡。晚年谪居期间,他以诗文排遣孤独与寂寞,表达对家乡与亲人的思念。
    瞿佑一生著述很多,可惜除文言短篇小说集《剪灯新话》外,其它都没能流传下来。
    瞿佑的《剪灯新话》共分四卷,收有文言小说20篇,此外,还有一篇自传性质的《秋香亭记》作为附录。这20篇文言小说,大多是有情节有人物、有社会背景的传奇故事,它们表现出了元末明初战乱中人们的悲欢离合与社会现实,明显带有感叹乱世,抒写愤懑的审美情调。《剪灯新话》思想内容上有两个特色最为明显:
    首先、抨击官吏的残暴。《绿衣人传》是《剪灯新话》中较著名的一篇,它通过缠绵绯恻的爱情,对社会黑暗作了生动揭露,其中对南宋权相贾似道的残暴的描写,让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绿衣女鬼生前本是南宋权相贾似道的仕女。她少年时就善下棋。15岁时以棋童入侍。因下棋下得好,贾似道每从朝上回来,就要招她与之对弈,因此她很是受宠。那个时候,赵源也在贾似道家做事,负责煎茶,因而有机会每次可以在送茶时到得后堂。当时赵源年少而貌美,因而深得绿衣女鬼前生——那位精于棋艺的仕女的欢心,他们之间虽有情意,但由于官府中管束严格,很难有什么举动。尽管如此,他们的事还是被同伴发现并向贾似道打了小报告。他们俩竟然被贾似道残暴地赐死于西湖断桥之下。贾似道的残暴还表现在小说中绿衣女鬼的一个回忆中:有一天,众美姬们陪着贾似道在楼上看闲。这时,有两个英俊的年青男子乘小船经西湖上了岸,一个美姬随口说道:“这两个男子好俊呀!”贾似道便道:“你喜欢他们吗?我让他们来给你聘礼吧。”美姬们以为这是玩笑都笑起来了。过了一会,贾似道让人捧上了一个盒子上来,对着那些美姬们说:“刚才是为那个喜欢那两位美男子的美姬去找聘礼的,这就是。”于是,众美姬们过来打开盒子,一看却都吓坏了,原来盒子中装的竟是那个美姬的头。这个细节把贾似道的残暴描绘得入木三分,让人发指。在《剪灯新话》中,有不少篇章是揭露社会黑暗,抨击官吏残暴的。如《修文舍人传》,通过阴间与人间的对比,生动地提示了世间为官“可以贿赂而通,可以门第而进,可以外貌而滥充,可以虚名而攫取”的腐败现象。《令狐生冥梦录》中,则借令狐生被拘入冥揭示了现实中到处存在的“贪官污吏受财曲法,富贵纳贿而得全,贫者无赀而抵罪”的黑暗状况,并抒发了作者的愤懑与不平。
    其次、歌颂爱情的美好。《剪灯新话》中讴歌真挚爱情的篇章也是不少的,这些表现出市民阶层的思想情感与审美趣味的作品,同样具有一定的反封建意义的。《翠翠传》是其中最著名的篇章。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