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城索引 > 党史研究 > 公仆县长余耀中

公仆县长余耀中

2020/5/29 9:41:00    作者:秦九凤    阅读:178    评论:0

  今年8月,淮安市新四军研究会组织我们去涟水研讨有关新四军与我们淮安老百姓的鱼水关系等议题。在五岛公园内,当我见到“米公洗墨池”时,想起了刚因车祸去世的余耀中同志。
  余耀中同志是镇江人,早年从学校毕业后来淮安工作,改革开放之初他任我们淮安县县长。在任时间并不长,可是他的工作十分务实,处处考虑群众的利益和淮安的前途发展;再就是他清廉律己,以开国总理周恩来作为自己的榜样,以伟人的“人民公仆”作为自己的楷模风范;这些都给我们留下了深刻难忘的印象。至今,在我们淮安区只要提到他,还有人称他为“公仆县长”呢。
  修复淮安文物古迹
  淮安历史悠久,名人辈出,文物古迹比比皆是。可是,由于经历近现代的百年天灾人祸和外族入侵的破坏以及十年文革的浩劫,这些文物古迹几乎被破坏殆尽。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余耀中同志出任淮安县县长主政淮安时,县财政十分有限,也很困难。但是在他的强烈支持和关心下,1981年和1982年淮安城内就先后修复了关(天培)忠节公祠、梁红玉祠、韩侯祠、漂母祠、韩侯钓台、古枚里碑亭、胯下桥、韩侯故里碑等等二十余处文物古迹。一些当时无钱整修的也采取了一定措施加以保护,使之存在。像淮安府衙旧址、刘鹗故居、华中局旧址等等。连倒睡在文化馆院内的金天德大钟他也批示文化馆(当时文化馆、博物馆和图书馆还没分家,这三馆业务统一归文化馆负责)从城东乡的一个生产队借来一辆手扶拖拉机将大钟用油葫芦起吊到车上,然后运抵勺湖公园,再吊装到梅岭上,使之永远地“安居乐业”。因此,我们完全可以说,淮安至所以能被国务院批准公布为历史文化名城,是与余耀中同志主政淮安、重视维修和保护文物古迹分不开的;在这点上,他是功不可没的。
  举办《西游记》和吴承恩的学术会议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我们国家刚刚迈出改革开放的步伐。余耀中同志高瞻远瞩,力主举办有关神话小说《西游记》和它的作者吴承恩的研讨会。这是《西游记》问世四百多年来的第一次。为此,以当时淮安县有限的财力,修复了位于河下打铜巷的吴承恩故居,整修了位于二堡的吴承恩墓地。
  淮安将开会纪念吴承恩逝世400周年的消息传出后,全国文学界轰动了!笔者与会时记得最清楚的是两件事。
  北京图书馆研究馆员王丽娜在发言中说,就传播的广度而言,古今中外任何一部名著也不敢和《西游记》相比。因为王研究员是负责图书信息的,她知道《西游记》翻译了多少种文字,出了多少种版本和上映过多少影视作品。
  1982年10月6日,纪念吴承恩逝世400周年和首届《西游记》研讨会在淮安县招待所(今楚州宾馆)举行。下午去马甸公社二堡大队(今石塘镇二堡村)吴承恩墓地参观。当时与会的东北师范大学教授、著名的《西游记》和吴承恩研究专家苏兴先生一下车,就指着新修好的吴承恩墓说:“你们凭什么说这里是吴承恩吴老先生的墓地呢?我随便堆一堆土不也可以说它是施耐庵的墓、罗贯中的墓吗?”
  这时,在一旁的我们淮安研究吴承恩和《西游记》的专家刘怀玉先生走过来说,“苏教授,我们前些日子从当地的一个木匠吴顺来家里找到一块棺材前挡板的残片,据盗墓者说就是不久前才从这里挖出来的。在这块残存的棺材前挡板上十分清楚地留有‘荆府纪善’四个字。经查明史和地方志书,‘纪善’是明朝独设的一种官吏,负责王府王子的教育等事,正八品。我们淮安一共有四个人做过纪善这个官,其中两个是蜀府纪善,在四川;一个鲁府纪善,在山东;只有吴承恩在长兴冤狱后被任命为湖北的‘荆府纪善’。据吴顺来师傅回忆,他看到过完整的这口棺材,前挡板上原本是十个字:‘荆府纪善射阳吴公之柩’。这块棺材残片,现在已作为重要文物在吴承恩故居展出。”说到这里,苏兴教授虔诚地低头弯腰,深情地三鞠躬,嘴里还说:“现在我服了,这里就是吴承恩吴老先生的长眠之所。”
  三十多年过去了,苏兴教授当时的言行仍旧深深地留在我的记忆中,那印象太深刻了。
  那次研讨会是《西游记》诞生数百年以来对该书最系统、最完整的一次研究和探讨,对作者吴承恩是淮安人的有力肯定,其重大意义非同凡响。
  然而,需要多说一句的是,我们淮安召开纪念吴承恩和《西游记》的研讨会时,余耀中同志已调任中共涟水县委书记。但是,大量的前期工作都是他主政淮安时做的,淮安人记着他为这次纪念活动所做的努力和所付出的心血。
  从“楚城一仆”到“安东一民”
  据余耀中同志生前对笔者说,一个人加入中国共产党、投身无产阶级革命事业后就要老老实实地向敬爱的周恩来总理学习,因为他是我们的“全党楷模”。为此,他在当选为淮安县县长后,专门利用一个星期天悄悄去了一趟周恩来故居,挤混在众多的游客中从头参观到尾,又细心地瞻仰了一次,认真地聆听了一遍讲解员的讲解。回家后他夜不成眠,就专门请一位高手匠人刻制了一枚作为自己座右铭(按他自己说法叫我的“做人铭”)的闲章:“楚城一仆”。然后他恭恭敬敬地把这枚章盖到宣纸上,再压在自己办公桌的玻璃台板下,以时时刻刻地提醒自己、警戒自己。
  他还向笔者解释说,周总理是中国人民共同敬仰的人民公仆,他是从我们淮城驸马巷走出去的。我当上淮安县县长只不过是党要我努力为淮安人做事,做一名只为奉献而不图回报的淮安人的公仆。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在当时吃请成风、送礼方法百出的时期,他却能廉洁自律。他说,当时他确实“得罪”了社会上一些人,但是他无怨无悔。
  后来余耀中被调出淮安县,任涟水县委书记。到涟水工作后,余耀中仍然不忘“甘为淮上仆”的初心,坚守自己的信仰。他又请人给自己刻制了一枚“做人铭”的闲章:“安东一民”,以便继续日日警戒自己。当时涟水的全县人口是八十余万,他说他只是这八十万分之一,没有任何特殊之处。
  到涟水工作不久,他就听同事中的涟水老同志讲述了北宋年间,米芾知涟水军两年后任满临走时,还特意将自己毛笔上的墨迹洗涤干净才走,以示自己在涟水为官两年的清白。余耀中同志听了大为感慨,他认为古人尚且能如此,我们共产党的干部更应该表现得有过之而无不及才对。他自己认为,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政声”不要等“人去后”,是非曲直,群众心里都有一杆秤。他们对官员会有一个最公平、最准确的评价。
  由于余耀中同志关心干部、爱护干部和严格要求干部,自己又能带头清廉自守,后来,他又升任我们中共淮阴市(今淮安市)纪委书记。
  撰文著书抓党风建设
  余耀中同志担任市纪委书记时,便着重抓党员干部的党风建设。他在不断提升自己的清廉修养之外,还注意搜集名人名言,撰写歌颂廉洁自律的文章。他写的文章有:《党风实践与思考》《党的建设规律新探》《新时期领导干部自我修养》等等。这些文章有的曾获得全国优秀党建读物奖和江苏省的优秀哲学社会科学成果奖。由他总结整理出来的名人名言有:“组织上入党一生一次,思想上入党一生一世。”“做官是一时一地的事,做人是一生一世的事。”“如果说爱讲假话的官无德,那么爱听假话的官就更无德。”等等、等等,总共有近400条之多,都是教育我们党员干部的金玉良言。
  笔者最后一次见到余耀中同志是2002年江苏省周恩来研究会在南京成立时,我们一同住西康路西康宾馆。当时他已调任镇江市政协副主席。我问他为啥要调回镇江,他告诉我,“倦鸟思归”。他自青年时离开家门,一直在淮安工作,年龄到了就想“叶落归根”了。
  那天我们谈得很晚我才回房间休息。临分别时,他还送我一本由他自己著作的、作家出版社2001年10月出版的《官德感言》。这本书我已保存它快20年了,每每翻看此书,脑海里便浮现出余耀中同志的身影,因为他是学习伟人周恩来的好干部,也是我们党不可多得的一位好干部。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办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