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名人研究 > 楞定和尚的绘画生活

楞定和尚的绘画生活

2016/3/13 15:36:11    作者:解军    阅读:3868    评论:0

    淮安区西北运河边之湖心寺,过去田产甚多,庙宇多仿照镇江金山,历代方丈多为海内名流,有“淮属大寺”“淮郡第一名刹”之称,楞定和尚在民国年间也曾为该寺住持。撇开楞定的佛学造诣、政治立场不谈,他在绘画(尤其是国画)方面还是有可圈可点之处的。由于时代久远,我们只能根据楞定曾经发表的《我研究国画的经过》《谈国画》《再谈国画》等文,大体还原他习画、作画、研究画的绘画生活点滴。
  楞定自幼喜爱东涂西抹些教科书上的小人儿,收藏洋烟片子。到了学校之后,渐渐地从喜爱花鸟转变到关注风景来了。可是当时乡居的平原环境,让他天天看见的不过是纵横的阡陌、荷锄的农夫,赤膊的牧童,山、水、森林、大石是看不见的。后来进了中等学校,舟车的跋涉,水是见广了,山还只好站到城头上,望着那天际的一抹,想象它的淡冶和苍翠。在中等学校,楞定发现有位同学是专门画山水的,非常崇拜。当时学校里很多人用铅笔、钢笔、水彩画风景,在楞定看来远不如山水的高、深、平远,惟其如此才能让人心旷神怡。于是找来清代石印的《芥子园画谱》临摹,没过多久觉得乏味,又买了几部珂罗版的画帖,但又觉得无从下手。刚好楞定的这位同学家藏着近代人的山水册页,于是借来临摹。起初觉得在宣纸上作画难度较大,只拣厚点的洋纸练习,因为洋纸要浓就浓,要淡就淡,尤其是关于烟云烘染,听话极了。可是画了许久,一位朋友对他说:“你这样画画,终究是粉牌上写字,有什么用呢?”于是楞定就大胆地画起宣纸来了。起初的时候,笔稍微饱含了墨,一碰到宣纸,便散开了,笔太干了,画出来又枯若无力。
  后来楞定临摹明初大画家王绂的画卷,觉得其笔法的明显,气韵的深厚,实在不是别的卷子所能比拟的。九页画卷还没有临完,楞定就觉得笔墨大进,从前种种困苦问题得到了解决,于是放胆临起屏子、中堂来了,虽然画得不好,但在宣纸上敢于大胆挥洒,毫无畏缩,用他的话就是:“好像清朝时,遇到洋人,只有低着头,捏起鼻子,气都不敢伸一下,现在居然也敢抗起议来,开起炮来了。”楞定的精力越来越多投入到画画上,有时得到一部新画帖,常常废寝忘食,遇到精彩的作品,便心与画合,神游纸上,一幅画可以默默看上一两个钟头。看得多了,临得多了,楞定能够比较出各种笔法的好坏,并且明白了哪些笔法是活的,哪些是死的,他感觉到要避免成为画匠,就必须注重心灵的表现。
  每年楞定在画帖上的消费是非常可观的,为此引起了家庭尊长的反对,但他仍“痴心不改”。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楞定的梦里全是中堂、立轴、屏幅、册页之类。有朋友对他说:“你尽在山水上消费,还没有能够找到一个钱,何不学学肖像画,写一张照,至少有十元左右的进款。”楞定却说:“我的生活,自有我的职业去维持。我的画画,是嗜好的,寻乐的,譬如那吸烟饮酒的人,你说他是消费的,他说是消闲解闷的。我是不吸烟不饮酒的人,钱当然也要有个去处,这画帖的消费,就算是吸烟饮酒的费用罢了。”
  楞定强调,画山水的人不能始终临死画帖,这样难领略到山水伟大的气魄。于是他又注意名人的真迹和名胜的山川了,为此他找了收藏家,求看名人真迹。虽然名曰“名人真迹”,其实也是真赝杂陈,但有几幅深藏在他的脑海中,像放电影般时常播映。看了名人真迹,终究怕闭门造车,楞定又亲身游历名山大川,所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才称得起一个画家”。楞定的画画没有师承,虽然画帖中的古代名家都是他的先生,但他更觉得如果不真真实实去跑,不饱尝酸甜苦辣,是不能有所成就的。
  楞定认为,学画有四个条件:第一要临画本,第二要写生,第三要常参观时人的展览会,第四要读美术的书籍。此外作画者还要注意这样几点:一、胆要大,无论是临摹、写生,不要计较成败,只管大胆地挥洒,自然不落恒蹊。二、思要密,胆大而思想不缜密,就容易流入狂怪,要能落小儿拳大的混点,也要能画牛毛似的楼阁。三、要心通造化,假如你手里一面画着山水,心里一面想着这一幅画可以卖几个钱,那么,满纸上就只看出一横一竖,白的黑的罢了!生气索然,还成什么画呢?所以作画的时候,要精神贯注。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办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