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城索引 > 河下古镇 > 河下过街楼

河下过街楼

2016-4-22 10:36:23    作者:樊国栋    阅读:2163    评论:0

    过街楼的建造是河下城防体系中的特殊地位所决定的。作为淮安府城西北角紧贴新城西门的外围镇落,在明嘉靖年间,为应对倭寇频繁窜扰,筑联城(又称夹城)于新、老城之间时,河下被定位为“三城外卫”。而受战时财力的限制,既无法把河下包进新城或联城,更无条件单独造城,这块人口稠密、商业繁华之地,自卫问题尤其重要。
    在如此严峻的形势下,专择要道口建起瞭望兼防守的“过街楼”,就成了军民联防的创举。一时间,十来座过街楼在民房上空排布成阵,彼此呼应,外敌尚未进镇,就会被提前发现,有利于从容做好出击部署。各个楼下有栅栏门,在统一调度下,或关闭御敌,或敞开诱敌,防守上的机动灵活性,弥补了未建城堡的遗憾。
    和平时期,过街楼可兼作夜间的更楼,楼上更夫击梆报时之余,四周瞭望,搜寻火警迹象,及时敲锣报警。晚间关闭楼下的栅栏,还有利于防盗捉贼。
    河下的经济繁荣与人文荟萃,催生了大众对文风振兴的精神需求。他们把文武财神之外的文昌帝君、魁星老爷等也看做自己的命运保护神,还将诸神的雕像供奉到过街楼上。
    过街楼命名颇具特色,均凭楼中供奉神灵的尊号来命名。以竹巷为例,先后建有的四座过街楼,就分别称做文昌阁、魁星楼、状元楼、武帝楼。
    文昌阁坐落在竹巷东端与钉铁巷相交的三岔路口,四披屋面,四脊攒顶。阁上供奉文昌帝君的木雕坐像,面朝西,所悬匾额,除“文昌阁”外,还有“三城外卫”,这显然与临近城墙根的南北通衢大道有关。
    文昌阁向西约150米还有一座魁星楼,是唯一一座架在桥上的过街楼。南桥堍向北有粉章巷,所以也属于选址在三岔路口。此楼与粉章巷北端十字路口的二帝阁、竹巷东端的文昌阁互成犄角之势,军事上的策应作用不可低估。楼上供奉着真人大小面南而立的魁星木雕像。这位主宰文运的神灵,似乎与斯文不甚沾边,竟是赤身裸体,瞪目撇嘴。只见他左脚独立于鳌头之上,右脚勾起;高举的右手,执一支如椽巨笔。左手平伸,端着斗勺,正待飞起的右脚来踢中它,神情滑稽而专注。文昌星与魁星的崇拜,折射出河下人敢于夺魁的强烈愿望。
    魁星楼向西约八十米的状元楼坐落在嘉靖辛丑科状元沈坤居所门前的梅家巷口。这位文状元,自翰林院升为南京国子监祭酒,人称“南祭酒”。在母丧回家守孝期间,曾组织民团助官府抗倭,战果辉煌,受江苏巡抚推荐迁为北京国子监的“北祭酒”。不料横遭诬告,蒙冤死于狱中。百姓为怀念他,自发增建这座过街楼,供奉着沈坤牌位。门楼楹联言简意赅,耐人寻味:

 
倚马成文, 上马杀贼
国子师表, 天子门生

 
    上联既赞他的文思敏捷,又赞他的抗倭壮举。下联不仅赞其德与才足以成为太学生的师表,还赞其在殿试时被皇帝钦定为头名状元,十足的“天子门生”。尽管上联用了两个“马”字、下联用了两个“子”字,却没有丝毫的累赘之感,贴切且对照鲜明,音调铿锵。还令人叫绝的是上下联又可各自成联。对此“复字联”中的绝构,路人常常驻足观赏,赞叹不已。
    竹巷的西端与湖嘴大街交接处的武帝楼,至今还遗有稍镶入民宅山墙的花岗岩方柱,饱经风霜侵蚀,是当年托起武帝楼四根石柱中的东南一根。从这里向南,经过湖嘴大街直通里运河大堤;向北,就可以进入乾鱼巷、罗家桥巷、花巷的商业繁华地。武帝楼成了从三联城或里运河码头进入河下繁华商业圈的地标性建筑。楼上供奉的武帝关圣即三国时代的关羽,以忠义而彪炳千秋,受到广大百姓的喜爱。在荣膺财神大位以后,又受到成功商人,尤其是文化素养高的儒商们所推崇,引为忠义生财的精神寄托。
    在众多的过街楼中,数二帝阁形成最早,是河下南宋时期作为抗金前沿阵地的重要见证。
    八百多年前,宋、金长期对峙,以淮河为界。镇守楚州的抗金名将韩世忠为严密监视金兵动静,针对淮河南岸明显低于北岸的不利地形,在大堤上搭建了许多瞭望阁,其中以相家湾渡口的瞭望阁最高。抗金女英雄梁红玉经常陪同丈夫韩世忠登此阁,遥拜被金兵掳去的徽、钦二帝,用以坚定众士卒同仇敌忾、收复失地的决心。于是该阁被称为“二帝阁”。
    韩世忠夫妇镇守楚州十年来,通过“抚集流亡,通商惠工,创新营垒,民心安固,军气日益振。于是曩时煨烬瓦砾之场,化为雄都会府,隐然为国长城矣”。
    明初,没有忘记韩世忠与梁红玉恩德的河下百姓,在当年原址重建了一座飞檐翘角的楼亭,仍称二帝阁,以寄托对他们的崇敬与思念。
    明代中叶,作为淮北海盐集散中心的河下,成了开发的热土,连淮河大堤上也营建起店铺,很快形成街道,俗称相家湾市,后来改称估衣街。这座有意识重建的二帝阁,此时就演变成了过街楼,甚至估衣街上的南北两支巷——粉章巷与仓桥街,也分别以二帝阁为起点,使二帝阁成为河下十字路口极为醒目的第一个地标性建筑。
    嘉靖年间,倭寇屡犯河下,官民在各要道口建起瞭望敌情的过街楼。崇文尚武的河下人把“文昌”、“关圣”二帝君奉若保护神,为避免与徽、钦二帝混淆,对后建的过街楼,竟不厌其烦地用上全称“文武帝楼”,维护了“二帝阁”的唯一性。
    清咸丰十年(1860),安徽捻军攻不下坚固异常的淮安府三联城,转而火烧城边的河下镇。目睹劫后惨状的程钟在《淮雨丛谈》里统计:“各街头多有文武帝楼,共焚去七座。”程钟在《讷庵杂著》记得更详:“花巷、茶巷北头,文武帝楼二座,皆被烧。东路自二帝阁抵钉铁巷头,店屋尽烧,二帝阁一座被烧。”
    书中“文武帝楼”与“二帝阁”分开统计,且“楼”众多,“阁”唯一。从称呼上看,河下人始终没有把“文武帝”简称为“二帝”,他们对“二帝阁”情有独钟。
    五年后的同治四年(1865)春,在地方财力很不宽裕的情况下,县令发起重建二帝阁,而将文武帝楼的重建搁置一边。
    一百年后的“文革”时期,二帝阁被看成怀念封建帝王的典型,予以拆毁。尘封的木菩萨,被几个小孩当作玩具摆弄,直到此时,人们才看清一大两小的三只木偶中,大的魁星高约1米出点头,一对小的“二帝”还不足半米。木偶尺寸的反差,透露了前人对徽钦二帝的评价,远在魁星之下。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