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辨讹 > 淮安驸马巷由来再考——兼与裴伟先生商榷

淮安驸马巷由来再考——兼与裴伟先生商榷

2018-6-10 14:37:30    作者:李想    阅读:410    评论:0

 

    在淮安古城内有好多条承载着历史沧桑的古街巷,如:府学街、胯下桥巷、窦娥巷、打铜巷、驸马巷等等,其中最出名的就要数驸马巷了。驸马巷位于淮安古城标志性建筑——镇淮楼西北不远处,是一条古老而幽深的古巷,全长约二三百米。驸马巷出名不但因为它历史悠久,更因为敬爱的开国总理周恩来于1898年3月5日诞生在这条古巷中。
    驸马巷为何名为驸马?和哪位驸马有关系?裴伟先生在《镇江城南驸马庄得名缘由——兼谈淮安驸马巷由来》(《江苏地方志》2011年第6期)一文中作了很有意义的探讨。但因在这篇文章只是附带考证淮安驸马巷,且多是转述,所以对驸马巷的由来考证略显简单,且有一些史实和细节错误,稍显遗憾。笔者不揣浅陋,试图通过更多史料,对驸马巷的由来作更深入地探究,以作为对裴先生文章的补充。
    据现存淮安最早的一部地方志——明正德《淮安府志》记载,驸马巷原名望仙巷,因附近有望仙桥(又名升仙桥)而得名。望仙桥的得名是由于当地一个传说: 


    宋朝楚州(即淮安)城里有一个隐士叫孙卖鱼,他后来羽化成仙,所以附近的桥就被得名为升仙桥。孙卖鱼成仙后,当地人时常在他升仙的地方望天祈祷,所以又叫望仙桥。望仙桥旁的巷子也就被称为望仙巷。

    
    望仙巷在明初被改为驸马巷是因为有一位驸马居住在这里,这位驸马就是明初的驸马都尉(简称驸马)黄琛。比起一般的驸马,黄琛是一个颇为特殊的驸马,之所以特殊是因为他娶(古代叫尚)的是一位“破格”的公主——明太祖朱元璋的堂侄女庆阳公主。《明史》和《明太祖实录》载朱元璋有一个叔叔,生有4个儿子,其中最小的就是蒙城王,这个庆阳公主就是朱元璋堂兄蒙城王的女儿。蒙城王在史料中并没有留下具体名字,他在朱元璋称帝前就已经去世,只留下一个女儿。蒙城王妻田氏早寡,有节行,含辛茹苦地抚养女儿,朱元璋非常敬重她,很照顾她们的生活。在堂侄女长大后,亲自挑选手下的得力干将黄琛(当时还叫黄宝)作为她的夫婿。洪武元年(1368),朱元璋称帝,大封亲属和功臣。按照古代礼法制度,只有皇帝的女儿(或姑姑、姐妹)才能封公主,庆阳公主只是亲王的女儿,按例只能封为郡主,其夫也只能封为仪宾,而不是驸马。但朱元璋顾念兄弟手足之情,加之敬重堂嫂德行,破格将这位堂侄女封为庆阳公主,其夫黄宝也理所当然地被封为驸马。洪武四年(1371),礼部官员上奏说庆阳公主只是皇侄女,不应该封为公主,应改封为郡主,黄琛也不应该称驸马。朱元璋称他只有两个侄女(另一个是亲侄女福成公主),不忍心降夺她们公主的封号,所以依然称公主、驸马如故。封号是不降,但待遇还是降了。庆阳公主每年只给禄米500石,比其他公主减少了三分之二,黄琛也只拿官俸而不拿驸马的俸禄。朱元璋死后,庆阳公主封号在建文帝时还是被降夺了,被改封庆成郡主。靖难之役时,明成祖朱棣南下争夺侄儿建文帝的皇位,这位被剥夺了公主封号的庆成郡主还到朱棣营中劝和,因为她是朱棣的堂姐。当然她的劝和是不可能成功的。永乐二年(1404),庆成郡主去世,朱棣为她素服辍朝一日,命有司治葬,朱棣的几个儿子也都派人祭奠。可以看出,朱棣对这位堂姐还是比较尊重的。
    说过这位“破格”的公主,接下来详说驸马黄琛。黄琛(1337—1386),湖广江夏人,原名黄宝,很早就投奔朱元璋,从帐前参随的小官擢升为兵马副指挥。朱元璋喜欢他的谨厚,就将堂兄之女嫁给了他。黄宝跟随朱元璋南征北战,立下不少功劳,官职也做到龙江翼守御千户。洪武元年(1368),他的妻子被封为庆阳公主,他也被封为驸马都尉、镇国上将军兼明州(今浙江宁波)卫指挥使,不久又被改为淮安卫指挥使(正三品),从此常住淮安。按明制,公主成亲后,皇帝要赐驸马府,作为公主和驸马的居所,黄宝和庆阳公主所住的驸马府大约就是这时期兴建在淮安的望仙巷。洪武三年,淮安发生周文良和李妹儿的抗暴斗争,黄宝镇压了斗争,地方志称“淮赖以安”。同年,朱元璋将黄宝改名为黄琛。洪武四年(1371),又下诰令黄琛的子孙世袭淮安卫指挥使之职。洪武十四年(1381),朝廷设中都留守司,统领凤阳长淮等八卫,维护中都安全,守护皇陵,留守司的正职为正二品,黄琛被命为留守。朱元璋将“龙兴之地”的中都交与黄琛管理,可见对这位堂侄女婿的看重和信任。洪武十八年(1385),黄琛病逝于任上,享年49岁。朱元璋“为之悼惜”,赐葬凤阳白塔之原,并在驸马府所在地的淮安为他建了祠宇,也就是当地人所称的驸马祠。
    黄琛和庆阳公主育有两个儿子,长子黄鉴,初为蟒衣玉带舍人,奉旨征讨哈密有功,但早早病逝,赐葬父侧,追封辅国上将军。次子黄铉,初为锦衣卫亲军指挥,以恩擢左军都督府都督佥事(正二品),寿终,赐葬凤阳虎山。黄琛死后,他的孙子黄鼎袭淮安卫指挥使,所以他后裔中有一支就世代居于淮安。因为庆阳公主的封号后来被剥夺,黄琛的子孙和皇室的关系也越来越疏远,所以他们在淮安的后代也渐渐没落,史料记载驸马祠最迟在天顺时就被废弃,驸马府在正德以前废为了民居。到明末,他的八世孙黄本中,九世孙黄周就只是没有任何官职的普通百姓了。
    黄琛在淮安任职10多年,这期间和庆阳公主一直居住在驸马府,其在当地的影响和声望可想而知,所以驸马巷的命名是因为驸马黄琛这是不容置疑的,明清时期的《淮安府志》和《山阳县志》都记载了这一点。但细究起来,驸马巷到底是因为驸马府还是驸马祠而得名,这存在两种不同的说法。裴伟先生在《镇江城南驸马庄得名缘由——兼谈淮安驸马巷由来》一文中认为: 


    黄琛死后,明惠帝朱允炆在望仙巷内建了驸马祠。地方官遂将望仙巷改名为驸马巷……


    即驸马巷是因为驸马祠而得名,笔者认为这种说法值得商榷。首先,驸马府无论在规模上还是时间上的影响力都远超过驸马祠。按明制,驸马的爵位在伯以上,驸马府是由朝廷钦建,供公主和驸马居住,其规模应该不下于淮安府署,而驸马祠只是几间屋子而已。而且驸马祠是在黄琛死后才修建的,驸马府要比驸马祠早存在十几年。在淮安当地官吏和百姓心目中,驸马府的影响力无疑远超驸马祠。如果要改巷名,影响力较大的驸马府更可能是决定因素。其次,现存最早的明代淮安地方志——正德《淮安府志》在驸马巷条下有注:“在大圣桥西,旧有驸马府,后废为民居,故名。”明确说明驸马巷是因为驸马府而得名的,这里没有提到驸马祠。万历《淮安府志》仍沿正德《淮安府志》的记载。如果驸马巷是因为驸马祠而命名,这两部较早地方志应该注驸马祠而不是驸马府了。尽管在后来的天启《淮安府志》和清乾隆《山阳县志》中载驸马巷是因为驸马祠而得名,但这两部地方志都晚于正德和万历时的志书,而且也没有任何新的证据,两者相比,肯定采用更早的说法为准。
    至于网上有文章称当地老人曾在解放前看过驸马祠,这就完全属于道听途说,不足为信了。驸马祠最迟在明中叶就荒废消失了,后来也没有重建,明后期、清代乃至民国的地方志提到驸马祠都注明“旧有”或“故”,表明早就没有实体祠堂存在了,一个消失了几百年的驸马祠怎么可能在解放前被看到呢?
    裴伟先生的文章中还有一些史实和细节值得推敲。一、文中写庆阳公主原名无娇,但笔者在《明史》《明实录》《淮安府志》和《山阳县志》中都没有查到此说法的出处。按在中国古代,男尊女卑,大多数女性都没有正式的名字。即使公主地位尊贵,有名字,史书也基本不会记载,这是一个惯例,如在中国历史上很出名的平阳公主、文成公主、太平公主等都没有在史书上留下名字,再如朱元璋的亲生女儿在史书上也都没有留下名字,庆阳公主的名字没有记在史书上也属于正常。庆阳公主原名无娇应该只是民间传说而已。二、文中记黄琛在淮安任职3年,在凤阳整整30年,此说法应该有误。淮安地方志书中没有详细记载黄琛的生平,但从《明太祖实录》中可查知黄琛于洪武元年来到淮安任职,洪武十四年(1381)到任凤阳,洪武十八年(1385)去世。由此可知黄琛在淮安任职有14年,在凤阳不到五年,他在淮安的时间远多于在凤阳的时间。三、文中提到驸马祠是明惠帝朱允炆为黄琛修建,似有误,驸马祠应为洪武时修建。天启《淮安府志》载黄琛死后,“赐本府西驸马巷宅一所,钦建祠宇”,黄琛是死于洪武时,所以驸马祠最有可能是在洪武时修建的。而且从史料来看,建文帝对她的堂姑也没有特别地关照,反而庆阳公主的公主封号是被他降夺的,那他为什么刚即位就迫不及待地为已经死了十几年的堂姑父修建祠堂?显然这种可能性很低。
    总之,驸马巷是因明初黄琛驸马府修建在此而得名。此后,虽时过境迁,驸马不再有,驸马府逐渐荒废成民居,但驸马巷之名却一直沿用了600多年,只有“文革”的短时间内曾被改为红光西街。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