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地方文化 > 慈幼堂及清末淮安的慈善事业

慈幼堂及清末淮安的慈善事业

2018-7-26 15:18:28    作者:刘怀玉    阅读:449    评论:0

  驸马巷北端有一条东西走向的横街,东抵龙窝巷,西至西长街,中间与驸马巷十字交叉。其名俗称小人堂巷,因为此处原有一个小人堂。小人堂大名叫慈幼堂。  徐嘉《山阳掌故记》云:“郡守顾勋卿思尧建慈幼堂、养幼堂。”并自注云:“慈幼堂城内红板桥,养幼堂城外三元宫。”同治《山阳县志》卷2亦记载:“慈幼堂,城内红板桥。”
  清代淮安的公益慈善事业十分完备,大的方面有城池修理、文渠疏浚等项;中等的有大青云会,负责资助举人上京赴考之费,小青云会,资助秀才生赴乡试之费;普通的有普济堂、育婴堂、利济局、煦仁堂、公善堂、继济堂、济稚堂、量济堂、慈幼堂、各处药局、各坊水龙局等,即所谓慈善公益事业。
  育婴堂,在上坂街,雍正十一年(1732),漕督魏廷珍即旧河库改建。共瓦屋二十余间,收养被抛弃的婴孩。其经费初由淮商、淮关逐年捐助,另外拨给宝应罚没入官田地一庄。后续置田五庄,及房屋数处。乾隆三年(1737)淮商岁捐之款停止,加之岁久弊滋,经费日绌。咸丰八年(1858),漕督邵灿锐意修复,属邑人高士魁、何锦清厘积弊,更订新章,始复旧观。其条约章程,载于育婴堂堂规之中。自此年以后,以支用余款续置秧田数处,合原置田共十九区。还有一部分银两若干,存王肇庆和济锦源典生息。另有五处市面住房对外出租,按月收费,一并归育婴堂使用。
  育婴堂主要是收养弃婴,每年大约有一百几十名。经费所入,正常年景大致够用。如遇上荒年,送到堂中来的幼孩多至数倍,经费便远远不够。通常都是丰年节省开支,使有赢余,不致荒年困难。后来规定,幼孩六岁以上留堂哺养,六岁以下由乳妇领养,管理堂务的人,每月数次到领养人家查看领养情况。
利济局,同治四年,漕督吴棠拨给钱4250千,存济锦源典生息。每月初二、十六两日,在城内二郎庙(在漕运总督署东侧,早已被拆除。)施舍给贫困之人。以60名为率,每名日给钱30文。又有城内一些好义的人,筹集钱750千,存王肇庆典生息,每月在城内慈幼堂支放给贫困之人,每名月给600文,以20名为率。
  公善堂,男女各一所,俱在河下。男堂在竹巷街状元楼侧,女堂在白酒巷。收养露处街巷的穷人。后又有好义者筹粮煮粥散给。另一所在城西北文通寺内。
  煦仁堂,在城西菜市口南首。同治九年,里人集资创建。收养无依老年妇女,以50名为率,经费每月给钱几百至几千。
  继济堂粥厂,西门外普济堂间壁,邑人何其杰等建。暑则施药,寒则施粥。
  济稚堂,在河下湖嘴彤华宫,民办,凡河下贫困男女婴孩未及三岁者,给其母每月500文以养之。以40人为率。
  量济堂,在河下玉皇殿,民办,靠好心人捐款购板制棺施舍穷人,并给抬埋费。
  慈幼堂即小人堂,也是收养孤儿之所。咸丰七年(1875),因是荒年,被抛弃的幼孩很多,知府顾思尧在驸马巷北端设立慈幼堂收养。开始时经费由城内的商户,按日捐钱支给,一年大约可得钱300余千。后来仿照其他善堂之例,置办地产,以田租收入作费用。陆续置产淮北乡甘姜庄滩田2顷零3亩5分有奇,每年包租80千有奇;时清三乡五家桥秧田80亩有奇,岁包租67石零;时清三乡黄家口秧田21亩有奇,岁包租42石4斗零;泰安一乡毕家湾秧围田50亩,岁包租25石;时清一乡祁家庄潘姓捐田,岁包租3石,折米1石5斗。以上各项收入都归慈幼堂使用。后又添置淮北乡喻家渡滩田2顷45亩有奇,岁包租131千余文;遥隄滩田13顷70亩零,岁包租3百27千余文;小茭陵滩田1顷36亩有奇,岁包租54千余文。以上各款提取7千给都土地祠作香火钱,其余都归慈幼、养幼二堂两家平均分用。
  顾思尧,字勋卿,武威人,举人出身。咸丰六年至十年任山阳知县,同治元年至三年任淮安知府。为人行政严厉干练,颇有政绩。板闸、河下被捻军焚掠后,他亲自率人于河下筑土圩。於故沙河侧另建石洞,以便灌溉。
  顾思尧任山阳知县和淮安知府那几年,淮安正是兵荒马乱的年头,捻军窜扰,社会很不安定。卢福臻《咏淮纪略》说:“其时南北烽烟,警书屡告,而乃投戈讲艺,亹亹不倦,士风之盛,不减平时”,顾思尧的功劳是很大的。
  漕运总督吴棠亦曾为慈幼堂拨款,高德铭有《望城中慈幼堂有感》诗,诗云:“襁褓啼饥最可怜,谁将抚恤接群缘。幸来仁宪棠阴在,多少婴儿庇荫全。”
  清末,慈幼堂不但收养幼婴,还增办过慈幼义学,使其慈善、公益功能更加完善。光绪二十九年(1903),慈幼义学改办为慈幼蒙学堂,变为公办慈善教育性质。进入民国,地方热心人士考虑贫户儿童长大时能自谋生,幼而荒误游惰,失业从此日多,成为严重社会问题。由郝彦翘创议,想创办一所既教给儿童文化知识,又得到劳动技能培养的学校,拟取名苦儿院。先是打算利用淮安府衙军捕厅旧署,未能成功,又想用察院(今楚州宾馆)或袁公祠(今楚州中学南校区),也未办成。1926年秋后,在今楚州小学处购得一所民房,创办成功,定名江北慈幼院。其性质为民办慈善教育技工学校。其经费是民捐的,由朱虞生、谈丹崖、周作民自认分担,陈嬴生、王慕庄、沈京似等也捐了一部分资金。由郝彦翘、田鲁玙、何宝善等具体筹办管理。这可认为是当年驸马巷慈幼堂、慈幼义学、慈幼蒙学堂的延绪,也是清末淮安慈善事业的一个缩影和延续。
  《孟子•梁惠王上》云:“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礼记•礼运篇》云:“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这是中华民族传统的社会伦理道德,要让人们在年老时有人奉养,以终天年,年幼的未成年的孩子在社会的爱护下成长,鳏寡孤独贫困无依的老人,以及有疾病残疾的人,皆能受到社会的照顾和爱护。淮安清代的慈善事业与此是一脉相承的,慈幼堂是其主要代表,是中华民族传统的大爱、博爱思想的体现。由此可见,驸马巷不是一般的宜居的街区,不仅仅适合文人墨客、达官贵人,更是一个法雨普施,慈云常护,惠及穷孤,充满正气,和谐社会,拥抱未来的乐土。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