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地方文化 > 读书,使我成才

读书,使我成才

2017-3-27 16:28:55    作者:秦九凤    阅读:357    评论:0

    我出生于1941年,家里兄弟多,排行老小,经父亲同意,我选择读书。1946年五周岁便入一家塾馆读书。
    三天不吃午饭死读书
    我在私塾没读多久,就因国民党进攻解放区而辍学了。
    建国后的1950年下半年,我上村小学。一次,偶尔从本庄长辈那儿见到一张“无锡市人民政府”的发票。在这张发票的右上方是一队背着书包,打着队旗的中国少年儿童队(今名中国少年先锋队)登山远足的画面。望着画面上远山近水和少年们朝气蓬勃的场景,我惊羡得愣住了,当即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刻苦读书,学出本领来,像那些远足的小朋友们一样快乐幸福地生活!
    那天中午放学后,别的同学都回家了,我却静静地坐在教室里读书、写字。第一天,家里人以为违犯了“学规”,被老师惩罚。可是,这一坚持,就是连续三天。我的父母、老师终于知道了,他们担心“像这样下去肯定要变成书呆子”,吓唬我再不回家吃饭就不再让我上学读书,我这才被唬住,到第四天才和同学们一起回家吃午饭。但是,每天早上和下午上学时间还都比别人早得多,因此我的功课也一直比同班别的同学好得多。
    步行50里买《岳传》
    1955年秋天,我初小四年级毕业,时值全国农业合作化高潮,我家所在的村成立了秦庄农业生产合作社。社里分粮分草没有大秤。社领导就想派人将一杆从地主家里没收来的旧大秤拿到淮安城里重新配制一下,不料找了两名社员都不肯去,一个怕迷路走不见了,一个是怕自己不识字找不到配制秤的地方。放假在家只有14岁的我便自告奋勇,要求去一趟淮安城。
    出发前,秦庄社的李志立会计交给我5元钱,其中的1.35元是属于我使用的往返费用:4角钱为往返车费,3角钱是成人一天的误工费,6角5分是午饭钱。那时席桥到淮安还不通汽车,但已有自行车搭客,往返就是4角钱。
    从我们村到淮安城里镇淮楼有26华里多路,我一早吃过早饭,就扛上大秤,背上秤砣步行赶往淮安城。为啥有钱不坐车呢?就是为了省钱买书。走到府上坂(今淮安城内上坂街),汗水津津的我找到一家铜匠店放下大秤,然后就直奔镇淮楼南边南门大街西侧的私营“三联”书店,一眼就见到书架上有一本清朝钱彩著的《说岳全传》,拿上手就再也舍不得放下来。书的定价是1.28元,如果买了书,回家还要步行,而且还得挨饿,不买吧,书又放不下来。犹豫再三,还是掏钱,将书买了。
    下午两点多钟,大秤配制好了,我只好饿着肚皮扛着大秤步行往回走,待走了回程约一半路时来到夹沟(今淮安区席桥镇浦马村的高付境内)附近,饿得再也走不动了。只好坐下休息,然后又下到渔滨河边,捧了几捧生水喝下去,才又一步一步往家挪。等我走完来回50多华里路程回到家中时,整个庄子已是漆黑一片,万家灯火了。怕我发生意外的妈妈早就望眼欲穿,泪流满面了。她一见到我蹒跚着扛着大秤进屋,立即破涕为笑,忙着张罗我的吃喝。
    千只蝉衣买《红楼》
    我是1960年初中毕业后考上大跃进时办的半农半读的淮安农业大学的,在校学习才一学年,就因学校停办而回乡务农,但是一直坚持读书。1958年曲波的《林海雪原》出版,我买了一本。那时正上初中,课堂上不准看小说,晚自修后又得熄灯睡觉。我为了看书,就又花钱买了一把手电筒,熄灯后拱在被窝里打手电看书,仅五个夜晚,就把《林海雪原》读完了。
    “文革”期间,百书遭禁。大约在1973年,毛泽东叫南京军区司令员许世友上将读《红楼梦》,于是,善于因势利导的周恩来批准《红楼梦》再版,一部四册共2.78元。那时候这样的书是不上柜台卖的,只能“内销”。在农村当农民的我好不容易通过乡(那时叫公社)宣传委员吉年山(今淮安区苏嘴镇建仪村人)弄到一张买书卡,可是在那一个劳动日只有1角8分钱的年代,哪能拿出2元多钱买书呢?时值夏天,我就和我的孩子们一起找知了褪下的壳到供销社去卖。知了学名蝉,夏日会伏在树上长鸣。它由蛹变化为成虫时要褪下它的外壳,这是一种有解毒作用的中药。中药名蝉衣或蝉蜕。农村供销社作为药品长期收购,但价格极低。我大概找了一千多只蝉衣,再凑上其它钱,才买到那部一百二十回本的《红楼梦》。
    由于我酷爱读书,也勤于笔耕,发表的作品就比较多。1985年,我这个只有初中多一点文化水平的人被江苏省人事厅以有特殊贡献的人才破格由农民直接录用为国家干部,走上了写作的道路。1991年江苏省总工会还授予我自学成才奖。现在,我已经在周恩来研究、地方史志、民风民俗、当地革命斗争史、英烈人物等多个领域有专著或独到的见解,算是通过读书而成长、成才的一个农民吧。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