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名人研究 > 刘鹗与洋务运动

刘鹗与洋务运动

2018-11-8 10:31:54    作者:许文金    阅读:91    评论:0

    刘鹗一门心思抱定实业救国的信念,并且毫不气馁,还表现为积极参与洋务运动。尽管满清政府一度夜郎自大,采取闭关自守的政策,但其脆弱的国门却始终未能挡住西方列强的侵入;西方资本主义思潮更是破门而入。不少有识之士在这股汹涌澎湃的思潮冲击之下,受到启发;朝廷中一部分官员也受到影响。他们都在思索兴邦强国的药方。资本主义的经营模式为一部分人所津津乐道。朝廷重臣李鸿章、王文韶以及张之洞等,便是这方面的领军人物。于是,洋务运动因运而生。
    32岁时,刘鹗自动请缨,投效黄河河工,断断续续有七、八年之久。因成绩卓著,为福润连续两次举荐,于36、39岁时,先后咨送总理衙门考试,结果不过授其空衔。从此他仕途无望,便专心于实业与洋务了。
    初师败绩
    黄河任上,刘鹗卓有建树,加之有东抚福润连续保举,一时震动朝野,使其声价大增。结束山东河任以后,虽曾处于天子脚下,朝廷却没有给他派上什么具体差事;于是,再次步入无根的生活。但他是个不甘寂寞的人,面对当时方兴未艾的洋务运动,他不可能坐视旁观,相反,却跃跃欲试,瞅准行情,积极参与。
    首先,他极力倡办“芦(沟桥)汉(口)铁路”。光绪22年,即公元1896年的夏秋之交,他应督鄂张之洞之召去湖北参办路矿。结果却出现了意外。因为他碰到了一个特殊的共事对手。此人叫盛宣怀。此公何人?他就是后来把只手可以遮天的“红顶子徽商”胡雪岩扳倒的那位。盛宣怀是李鸿章、王文韶手下的能员,官居四品京堂。论官阶,论资历,论人气,论话语权,刘鹗岂能与之抗衡?刘鹗即使有再好的主意和谋划,也因人微言轻而难受重视。这里,我们姑且撇开其它史料的佐证,仅从刘鹗写给卞德铭(子新)的信即可窥其真相。信中说:“子新表弟足下:兄十一日到汉口镇。既过江,知香帅(即张之洞)电召,为欲将铁政、铁路二事并归兄办。及到,又变计矣。前日电召盛杏荪(宣怀)来。盛称:洋债借不动,香(帅)又变主义(意)矣。数日之间,业已三变,此后尚不知如何变法也。今早,王幼云(文韶)到,已嘱其抄铁路章程。”
    不难解读这封信:张之洞明明是专电请刘鹗去的。并委以重任:“将铁政、铁路二事并归”刘鹗办理。可当刘鹗兴冲冲赶到的时候,半路上杀出个程咬金,张之洞又抽出一张王牌,让盛宣怀插刀其中。
    《清史稿·盛宣怀传》载:“(宣怀)光绪五年署天津道,时鸿章督畿辅,方向新政(指洋务运动),以铁路、电报事专属宣怀。十八年,(盛)弥(补)汉口冶铁厂亏耗,于是之洞奇其才,与王文韶交荐之,遂跃四品京堂,督办铁路总公司。”短短数语,一目了然。刘鹗同盛宣怀相比,大矮一截,岂能有他说话做主的份!为此,张之洞前后三变,就不必去考量他仁兄是否属于没主心骨的人了。是啊,你刘鹗毕竟是个后起之秀,甚至也不是什么科班出身,毋庸只是个空有其名的候补道了。结果只能是不欢而散。为此,刘鹗是有牢骚的,他在《鄂中四咏·登伯牙台》诗中写道:“此地知音寻不着,乘风海上访成连。”
    再师风云
    刘鹗脉搏里流淌着富国养民的热血,刚刚在盛宣怀面前吃过闭门羹,可他却心有不甘。这年秋天,他又上书王文韶,鼓动请筑冿镇铁路,当局者已经接受了这个方案,可又被两柄横刀砍断。一是张之洞力主修筑京鄂铁路。不用说,刘鹗的津镇铁路的方案只能靠边站;另外一刀,不仅下刀狠猛,而且上演了一幕闹剧:因为,按照刘鹗的方案,铺设一条以天津为起点,镇江为终点的铁路干线。因镇江没有长江大桥,火车不能过江,只能通到镇江对岸的瓜洲。为此,一时引起镇江京官的大哗。他们认为,镇江本是长江水陆要冲;这样一来,镇江市面势必要北移瓜洲,岂不端了镇江人的饭碗?于是,群起而攻之,扬言要开除刘鹗的乡籍(刘鹗祖籍镇江丹徒);轩然大波,使刘鹗成了众矢之的。
    三师波折
    刘鹗就是刘鹗,他是个永不言败的人。罗振玉在《五十日梦痕录》中还写道:“(注:经过以上一番折腾后)……而君之志不少衰,授予书曰:蒿目时艰,当世事百无一可为。近欲以开晋铁谋于晋抚,俾请于朝,晋铁开则民得其养,而国可富也。国无素蓄,不如任欧人开之,我严定其制,令三十年而全路矿归我,为此则彼利在一时,而我之利在万世矣。”刘鹗的创意,就是“招商引资”。直到当今,我们的招商引资之说,仍是袭用刘鹗的思路。一百多年前的刘鹗,能有此创见,有此谋划,确属高瞻远瞩!……
    于是,就有了这一年的山西之行。1899年,刘鹗从庆亲王奕劻那里获得批准,让意大利商人罗沙第组织“福公司”,由英商投资开采,确定三十年后,矿路全部交割中国。为交涉此事,刘鹗接连三赴太原。公司成立后,刘鹗作为满清政府代表,出任华人经理。刘鹗认为他的努力是圆了他的中兴国家之梦。在这一阶段,他激情四溢,写下了不少诗作。他在诗中放歌:“一路弦歌归日下,百年经济起关西”,“不向杞天空堕泪,男儿意气古今齐。”(《宿明月店》)这高兴劲儿确是发自肺腑。因为在他的心目中,他的“以养天下为己任”的理想彼岸在即,自己为此也可以一展鸿图,可遂平生之志。所以他还豪吟:“眼底关河秦社稷,胸中文字鲁春秋。”
    刘鹗在福公司担任华人经理大约有六年之久,势必引起一些人的眼红和猜忌。而正当刘鹗招商引资、筑路开矿的畅想曲拉开序幕的时候,山西京官邢邦彦,云南举人沈鋆章联名举奏,对此举横加挞伐。称“该员垄断矿利、贻祸晋沂,请查拿递解回籍,交地方官严加管束”;一时,弹章不断,舆论哗然。朝廷也不问究里,批奏曰:“方孝杰,刘鹗二员,声名甚劣,均着撤退,毋令与闻该省商务。……钦此。”后来,赖有胡聘之挡了一阵,极力为刘鹗开刷,又适逢“戊戌政变”于是年9月21日发生,否则,刘鹗恐怕难逃一劫。
    刘鹗参与洋务运动,三出其师,就这样不吃羊肉却惹了一身腥臊!为此惹出诸多波折,也为日后被人诬陷,植下了祸根。
    终成一举
    刘鹗无时不在奉行自己的人生信条。在“戊戌政变“期间,他与友人赵子衡曾倡议过“治国莫重于养民,为政莫先于立本”的政见;虽不在其位,却谋其政。福公司的事,风波迭起。按理说他该激流勇退才是;可谁知他有一股犟劲,还是被卷了进去而难以自救。他动议铺设“道清铁路”,几经磨难,虽获批复,而结果仅铺设了从道口到清化镇的一段而已。刘鹗连年倡导铺路开矿,上下呼号,筑路之举跟他扯得上关系的,得以完工的,也仅此一段而已。
    值得一提的是:刘鹗自光绪丁酉(1897年)参加福公司。到1902年便告一段落。其间经历,仍需厘清。期间,为争国权,他拟定的章程,于国于民,皆有所利。现有历史文案可考:《河南信丰公司与英商福公司订办河南矿务章程》。
    其第六款云:“所办矿务,每年所有矿产按照出井之价值百抽五作为落地税报效国家。每年结账盈余,先按用本付官息五厘,再提公积一分,逐年还本,仍随本减息,俟用本还清公积即行停止。此外,所余净利提二十分归中国国家……如有亏折,与中国国家毫不相干。”
    第九款云:“福公司所开之矿,以60年为限,一经限满,福公司所办各矿,无论新旧,不论盈亏如何,即以全矿机器及该矿所有料件并房产基地河桥铁路,凡系在该矿成本项下置办之业,全行报效中国国家,不求给价,届时由豫丰公司(为清廷官办之公司),禀请河南巡抚派员验收。”
    毫无疑问,《章程》各款,既争国权,又保人权;皆于国计民生有利。纲目清楚,有章可循,明确利害,利责两清,如付清廉刚正之官督办,当会大有利于中国。
    刘鹗亲手拟定的这个《章程》,本无懈可击;可是,等到后来官方与洋人交办时,却出现了暗箱操作。诸多限制洋人利益的条款已形同虚设。那么,人们势必要问:刘鹗为此该会成为不受洋人欢迎的人了?为什么当初会成为福公司的华人经理呢?理由很简单,因为双方都找不出可以替代这个角色的合适人选。而刘鹗在此期间,仰仗庆亲王奕劻,还有李鸿章、王文韶等权臣都能为其作援手,所以,一度能呼风唤雨,炙手可热。
    前事未了。可到了光绪34年,即公元1908年,也就是刘鹗脱离福公司已有六年之久的正月十二日,报纸上突然刊出《上喻》,文曰:“开缺山西巡抚胡聘之,前在巡抚任内,昏谬妄为,贻误地方,著即革职。其随同办事之江苏候补道贾子咏,已革职知府刘鹗,胆大贪劣,狼狈为奸。贾子咏著革职,永不叙用;刘鹗著一并永不叙用。以示薄惩。钦此。”就这样,刘鹗为了倡办洋务,上下呼号,狼奔豕突,结果却授人以柄!呜呼,岂不是蹚一次浑水?!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