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府城研究 > 三易其地的漂母祠

三易其地的漂母祠

2014/6/1 19:58:02    作者:樊国栋    阅读:5151    评论:0

——韩信文化在海安老城区的传承(之三)

 

    一、西迁景观
    在淮安大地,最早的漂母祠,位于郡城东门内,与水神祠合一。在迁来萧湖侧畔以前,还有过一段选址西门外的经历。有关这段历史,天启《淮安府志》卷二十收录的山阳人雍时中的《重修漂母祠碑记》,作了专门记述。
    雍氏的这篇碑记,首先言明为漂母立祠的必要性:“施恩于未既之先,酬恩于既际之后,此漂母、韩侯两尽其道,所以来(为)古今之称重也与。”碑记转而陈述:“据《山阳志》,漂母墓去今府治西四十里,在淮阴旧县旁,有千金亭,今废(樊按:未提漂母祠)。”紧接着慨叹“惜乎史失(漂母)姓名,世乏祀典,寂零寥寥,千古有待。”于是引出了以下由东门向西门迁祠与修祠的回顾。
    成化(1465—1487)初,身居“镇淮元戎”地位的都督杨茂,认为与水神合奠对漂母“大为亵渎,非所以妥厥灵”,于是令淮安卫指挥丁裕,寻得“郡城西门外隙堧”,构堂三楹,中肖母像而专奠;同时建后房三楹,请来“焚修道士”沈宗潮居之。碑记回顾至此,庆幸“灵爽有所依也”。
    此后,漂母祠又得到镇淮“总戎”“平江伯陈公锐”(陈瑄四世孙陈锐,世袭平江伯)的重视,“加以门墙,以严启闭”。
    再经过四十年的“风雨震凌,日就倾圮”,四方过者,归心莫能。弘治辛酉(1501)夏,新任知府杨逊“承命来守是邦,下车之初,顾祠鄙陋,怵然动心”。待次年政通人和、百废俱兴的秋季,带头捐奉资,筹协赞,“抡材鸠工,撤朽易坚,更卑为崇,辟窄为宽”,不足一月,即呈现“栋宇鸟革,檐阿翚飞(飞檐凌空如鸟之张翼、梁柱奇彩如雉之振翅)美哉轮奂”的庄严景象。碑记描述至此,复又庆幸:“千古之淑灵有所依,百世之遗迹为不泯,后之施报者有所观”。慨叹:如无此番重修,“或几于废殆,与旷世缺典无异矣。”
    二、北移盛况
    《续纂淮关统志》卷十二《古迹》扼要而系统地记载了漂母祠的变迁:“旧在淮城西门内,明都御史王暐记。成化初,迁西门外,即今建驿馆地,淮安知府陈文烛记。后移韩侯钓台侧。国朝康熙二十三年,山阳知县王命选捐修。雍正十一年,淮安知府朱奎扬复修。乾隆五年,知府李暲委、训导汪克绍、绅士童维祺重修,改造船舫,修葺亭台。遂为山阳胜境。”
    最终将祠堂北迁、与韩侯钓台相邻,既方便凭吊,也有助于拓宽凭吊者感怀诗文的联想空间。
    明代著名戏曲家汤显祖与漕运总督李三才交谊深厚,常来淮安,曾游瞻钓鱼台胜境,感慨系之。在其代表作《牡丹亭》中,将九出戏的场景放在淮安不算,还在《泊淮》一出中,将男一号柳梦梅安排到韩侯钓台一游尚不尽兴,还夜宿漂母祠。
    乾隆皇帝第四次南巡“下鞍”于此,在紧凑的时间内连续凭吊两个景点。御赐漂母祠“一饭千古”的匾额之余,在御题的七绝《漂母祠》、七律《韩侯钓台诗》中,尽管吟咏对象各有侧重,却都是以对方作衬托的。特将尚未介绍的《漂母祠》转录于下:
    寄食淮阴未遇时,无端一饭获崇施。至今漂母犹歆报,钟室凄凉欲恨谁?
    王光伯的《淮安河下志》同样漏录了乾隆的这首七绝。仅他所搜集的咏题漂母祠的诗章而言,也近60首。下面转录一二共赏。
    如清代邱兢留诗——
    一饭足千秋,荒祠镇楚州。识先萧相远,名并假王留。
    此日谁青眼,渔人空白头。茫茫今有意,蘋芷荐芳羞。”
    诗人慨叹的是:先于汉高祖识得韩信才略的萧相国,其音容早已离我们远去;曾与他并名的假齐王、后来被贬为楚王、再贬为淮阴侯的韩信,却至今留在人们的心中。诗人很自然联想到:比萧何更早重视并激励少年韩信的漂母,实在太难找了!在茫茫的宇宙之间,深切怀念漂母的游子,只能纷纷用水中的萍草作香美的食品,来祭献她了。全诗从更大范围进行多层次地对比衬托,最终突出漂母的不带任何功利欲望的本真、无私的博爱情怀;并真切反映这种善良、完美的人性正在震撼着、荡涤着每个生者的心灵。
    再如清初李时震留诗——
    怜才老妪愧须眉,千古名留一片碑。
    赢得扁舟经过客,长廊粉壁遍题诗。
    诗人非常珍视令须眉羞愧的怜才母爱。他对漂母大爱的颂扬,是通过眼前景
    物描绘表达的,也客观反映了由于漂母祠地处水陆交通要道,更由于漂母怜才品德的巨大震撼力,到清初这一景点已经碑林成片,题诗满墙了。
    李时震系顺治辛丑(1661)进士出身,曾授内阁中书,告归河下小绳巷旧宅后,在宅旁购筑且园养亲并自娱,经常凭吊附近的漂母祠。他也曾取材于琉球贡使挂百钱的事迹,歌颂漂母:
    有外国使臣过漂母祠瞻拜,挂百钱而去,因纪之以诗。
    奉朔朝天泊使船,入祠瞻拜重流连。
    当年曾却千金报,岂羡区区挂百钱!
    有趣的是,他与我前一篇拙文《韩侯钓台的今昔》中介绍的张养重的诗,素材相同,细节稍异:张养重因贡使“挂百钱于钓台”有感而发,他因贡使挂百钱于漂母祠有感而发。这种由细节上的误传差异而引发的多角度奇妙联想,也在丰富着韩信与漂母文化的内涵。不妨说,这是将两个互相依存的景观,整合到一块的结果。
    很可惜,众多碑碣与粉墙题诗因水患与战争毁损严重,最终连同祠庙彻底毁于“文革”。
    三、重建特色
    待到拨乱反正、百废俱兴的1982年,人民政府拨款重建。重生的漂母祠,维持方形院落的外观。门楼石额上,阴刻涂绿的行楷“漂母祠”三字,系上海籍书法家胡问遂所题。院内栽植一对素有活化石与国树之称的高大乔木银杏,培育了沁人肺腑的桂花,引进了珍奇无比的琼花......
    奇花异木映衬下的享殿三楹,安放大型彩色雕像三尊,系某某创作。雕像神态逼真,栩栩如生,规格与布局的设计,也颇具匠心。
    端坐着的漂母巨型彩雕,高达2.1米,宽1.5米,厚度亦有1.2米,安放于正殿中间的神台上,仪容特别慈祥而端庄。神台高1米,宽2.33米,有助于瞻仰者采取仰视角度,油然而生敬意。靠近巨像两侧的殿柱上,挂有一副木质圆雕楹联,赭底绿字。上联是“一饭感韩信,巾帼丛中早把黄金轻粪土”;下联是“千秋拜遗庙,淮流堤畔有谁青眼识英雄”。为明代万历二十四年(1596)郡守刘大文所撰,联语紧扣基本史实,以精炼的遣词,巧妙的对仗,启发游人对漂母品格与眼力的再认识。
    靠近享殿的东山,为背鱼篓执鱼竿的少年韩信谢恩漂母的彩色组雕,少年雕像高1.9米,漂母雕像高1.92米,宽度与厚度均为0.6米,相向而立。台座高0.8米,比中一间的略矮;宽2.55米,比中一间的略长。生活气息浓厚的组雕,引发游人结合门外自然景观,对2200多年前长淮与邗沟交汇地带独特的水土风情,展开身临其境的遐想。
    四、遗存待归
    五年前,在萧湖西岸民居开始拆迁的工地,惊现散件文物。
    路边一家的山墙跟脚,分明垫在巨型石础之上;另一家捡拾的鹅黄琉璃瓦片中,个别瓦当上的凤凰纹饰还相当清晰。也许都属于昔日漂母祠的建筑构件吧!
    一家猪圈旁的水塘里,竟露出厚重石碑的棱角,据女户主介绍:文革期间,城里红卫兵破四旧来这里砸了好多石碑,就近扔到湖里,唯独她外公院后的这块碑额太厚实了,怎么也砸不坏。临走时,煞有介事地“勒令”外公好好看守,过两天带重磅大锤再来砸。为了保碑,外公不顾后果地连夜埋藏,从碑额的两侧,轮流掏挖条形深沟,使之逐渐下沉。据说,园林管理处的主任已经下水用手触摸过,面朝地下的正面,好像为篆刻“御制”二字。据此推想,很可能就是乾隆第四次南巡的那块御碑的部件。
    在今漂母祠南20米处的一家当门的院内,摆出两截蟠龙石柱,雕工纯熟,龙爪分明是五趾。说不定正是罩护那块乾隆御碑的支撑物,当为4根。待修复还原后,再与碑体等组合起来,可能类似于北京近郊的“卢沟晓月”。
    不要小看这些零散的原真性构件,凭借它们就能有根有据地还原出当年漂母祠与钓鱼台的规制。仅据照片中古朴雅致的纹样,流光溢彩的色调,我们不难想象古代漂母祠的庄严与辉煌。与我们今天某些粗制滥造的仿古建筑构件相比,不仅毫不逊色,简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看来,明代弘治年间的那篇碑记,对知府杨逊主政时重修的西门外漂母祠的描述,并未言过其实。迁址到萧湖之畔的漂母祠,不会比西门外的差。我们今天所恢复的,除了彩色雕塑有值得称道之处,别的还未可乐观,至少,在碑碣与屋檐上的考究程度尚未达到古代水平。
    顺便提及一下,未可乐观的还有方亭尚缺匾额的问题。也许在命名“韩亭”还是“千金亭”上出现意见分歧而搁置下来了吧。为何弃用“韩亭”?清代河下才女邱心如的长兄邱奂在《梦游荻庄图题后》及《龚圣予儿背画马图》的诗文中,皆将“韩亭”与“枚宅”或“枚里”并提。若题名“韩亭”,固然不会跟四五十里外的曾有的漂母墓旁的千金亭重名,但“韩亭”在志书中未见,也许只是邱奂对韩侯钓台的一种代称(钓台上有碑亭)。为何弃用“千金亭”?当时码头镇尚未有恢复该亭的迹象,未尝不可,但应将方亭移至漂母祠大门正前方,突出韩信千金酬漂母之敬意。也就是说,应该堂堂正正移至漂母祠中轴线与钓鱼台中轴线的交叉点上——这更加体现了将两个互相依存的景观整合一块的优越性!可已经于匆忙间建在了堤脚部位,在当时财力不敷的情况下,是经不起折腾的,于是亭名匾就暂作空缺。既表明了谨慎与节俭的态度,也暴露了规划不周的问题,当时还没有出台《规划法》,也没有相应的公示规划的制度。
    传承韩信与漂母文化,我们还有很多的事要做。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办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