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认识淮安 > 三亲资料 > “沤改旱”——泾口的农业革命

“沤改旱”——泾口的农业革命

2019/3/12 16:03:05    作者:王忠珍    阅读:200    评论:0

  20世纪淮安县(现淮安区)“沤改旱”农田耕作方式的变革是在泾口公社“沤改旱”工作取得成功经验后启动的;泾口公社的“沤改旱”起始于1965年秋。
  泾口镇境内河汊纵横,水网交织,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前,由于地处里下河地区的绿草荡边,素有“水囤子”之称。泾口人民饱受水患之苦。几乎年年闹水灾。每年“夏插”后,千家万户都忙于排涝。一个村(时称大队)或一个自然片组织上百部水车排水,24小时不停排,刚见到秧苗,一阵雨一下,转眼又是白茫茫一片。有的年份,眼看快到手的庄稼,几场暴雨过后,稻子全部沉没在水中。当时全乡(时称公社)基本上清一色一熟沤田。农民种田是“望天收”。平均亩产丰年300斤左右,一般年成250斤上下,每年所收粮食即使一两不卖给国家也不够农民吃的。摆在泾口公社领导班子面前的头等大事是解决3. 8万社员的口粮问题。
  毛泽东有句名言:“穷则思变,要干要革命。”从一九六五年开始,泾口公社党政领导班子决定对全公社5万亩农田进行“沤改旱”(又称水改旱),改一熟(水稻)为稻麦两熟。彻底改变落后的耕作模式。这场变革,不亚于当年“土改”震憾人心。公社领导为社员群众描绘的“沤改旱”蓝图是亩产翻番,泾口人可以吃到自己种植的小麦。根据当时水涝状况进行“沤改旱”,在部分人眼里简直就是“痴人说梦”。有少数老干部就公开泼冷水,编成顺口溜:“沤改旱,必讨饭”,“水田晒垡,收粮不够喂鸡喂鸭” 。但是公社领导用“愚公移山”的精神,坚决硬着头皮,顶着压力干,在“农业学大寨”的精神鼓舞下,调查研究,召开干群会议,从上到下,从下到上,反复宣传动员,统一干群对“沤改旱”的认识。在统一认识的基础上,制订了五年规划,一步一个脚印的采取了三大措施,分步实施他们的改天换地的“沤改旱”工程。
  典型引路
  “沤改旱”工作一九六五年秋种在公社所在地的光明大队(现殷侯村)拉开了序幕。当年秋收时“十四号台风”席卷苏北,泾口公社连地势较高的涧北片农田都一片汪洋。客观上增加了工作难度。首先要把沤田里的水排干,然后调整田块,挖渠、填塘、耕翻、晒垡,抢时间争季节把麦子种下去。这些工作都是“大姑娘坐轿”头一回。为把第一仗打好,公社组织了“沤改旱”工作组,把社直十几个单位职工全部动员起来,由公社领导带队分组进驻光明大队9个生产队。公社干部和社直职工与社员群众“三同”(同吃、同住、同劳动)五个多月。到1966年春,光明大队2000亩农田彻底变了样,土地方整化,排灌渠系基本配套。头年秋后及时播种了徐州14号小麦500多亩、黄花草等绿肥作物500多亩。后来发现麦苗又黄又瘦。公社农科站向上请教专家,结论是由于多年沤田,土壤严重缺磷。于是追施过磷酸钙等化肥,转眼株粗苗壮。1966年麦子亩产485斤。麦收后,栽植“农垦46”水稻,水稻亩产547斤,亩均年单产粮食1032斤,轰动了全县。
  头一炮就打响了。公社党委及时召开全公社三级干部现场观摩会。以进一步统一意志,激励信心,为下一步面上工作扫清障碍,因势利导区域推进“沤改旱”。
  水利先行
  “水利是农业的命脉”,这是常识。解决了水患,才能确保“沤改早”成功。公社主要领导带着水利站人员从1965年下半年到1966年春天,对全公社5万亩农田、地界、水系进行了勘察、调研,反复讨论后绘制了“高水高排,低水低排,分框格圩,筑堤建泵”的《泾口公社治水规划图》。紧随其后,水利站又为各大队绘制了河网化图纸。在公社党委统一指挥下,把治水和“沤改旱”同步进行,并把治水作为攻坚战来打。
  泾口公社原由东西走向的塘河、涧河、姚河、溪河、戚河等自北向南的五条水道把全公社5万多亩农田分成6个自然区域。新的治水图纸就是在这5道大的水系基础上去废挖新,拓直疏浚,开挖能排能灌的干支渠,使之旱涝无忧。
  根据当时的财力物力和工作量状况,他们的治水措施是“三个有机结合”。
  一是全面开花和重点治理结合。
全公社“沤改旱”工作区域推进总体路子是分三步走:对公社24个大队,把地势较高的涧河两岸的7个大队先期作业;然后发展到地势相对高的塘河线、姚河沿岸的6个大队实施;最后是溪河沿线及绿草荡边的11个大队。但在水利治理上,从1966年开始全公社全面开花。在公社水利站的统一指导下,按图施工。所有大队治水验收标准是达到“三化”:即土地方整化、农田河网化、林网化。全公社2.5万多劳动力,在冬春都成为治水大军的成员。形成千军万马的治水景观。在全面开花的同时,对村与村相连的大干渠和河道拓宽疏浚工程则由公社统一调动劳动力开挖,如塘河东拓工程,官渡河开挖,桥蒋通航道等大的水利工程。干支渠的涵闸、各大队污工泵站的建设则由公社水利站工程技术施工队伍集中施工作业。
  二是群众性治理和专业队伍治理相结合。
从1966年到1967年经过两个冬春的奋战,泾口的“沤改旱”水利工程己初显雏形和规模。但是从“沤改旱”总体工作要求来说,仅靠冬春奋战是远远不够的。于是从1968年冬天开始,公社从256个生产队里抽调500多人组建了“泾口公社水利专业队”,在行政领导上,等同一个大队管理体系。全年在外参与治水工程,这样做,对一些连片水利工程,冬春来不及治理的水利工程,以及一些地界扯皮的水利工程统一由公社水利专业队作业。
  这支治水专业队在全公社范围内填埋了废河、废沟、废塘,新造耕地面积近300多亩,弥补了治水开渠用地。几乎各大队都有废塘被他们填平过。
  三是本地治理和协调周边公社治理相结合。
  泾口公社在地理方位上有车桥,下有流均,南接施河,北邻博里,在治水工程中,不可能一家单独干或以邻为壑。势必涉及周边公社边界纠纷。公社领导多次上跑县农业主管部门,下到有关公社上门协商,在县领导鼎力帮助下,对有关涉及边界纠纷的河道开挖,通过谈判在形成“互利双赢”的共识后方能施工。如泾口民工到流均境内进行塘河东拓疏浚,引水直达马家荡,侵占了都梁、北河大队农田和居民房屋。泾口采取了“割地赔款”方法解决矛盾:对开河用地从蛇丰、官渡、泾口三大队割地补偿,对拆迁居民房屋损失如数赔偿。开挖了和施河搭界的新戚河,全长8华里,从施河的横河直达绿草荡,挖河占用施河公社岔北大队土地,由泾口公社高舍大队如数划拨补偿。
  据不完全统计,从1965年秋开始的“沤改旱”工程到1969年前后5年中,泾口公社挖土方近一千五百万方,在“沤改旱”过程中新开挖的排涝兼航运的河道6条,干渠10条,支渠42条,长度在1000米至1500米的斗渠75条。至于进入田块的农渠那就无法统计了。把河道和干支斗渠的总长度加起来相当于20个淮流路总长度。建涵闸52座,水泥拱桥46座,污工泵站55个。以上规模的工程来说自北向南有:在流均境内的塘河东拓工程;新开了官渡河;拓宽了涧河;开挖了从桥头到蒋桥的“通航道”;开挖了北姚河,中姚河;新戚河。其次就是沿绿草荡边筑起一条长15华里的围荡外堤。这条蜿蜒曲折的外荡堤从宝应县西安丰镇的太仓大队北岸渡船口起直至施河公社的岔北村荡口止。由于这条大堤的构筑加之新戚河开挖,不仅彻底保障了泾口公社东南片的沿荡围区六个大队原有农田旱涝保收,而且沿荡村庄周围多年因水患而废的滩涂1500多亩亦变成栽水稻长茨菇的良田。除了这些大的水利工程外,各大队土地基本上全面达到了棋盘式的方整化、水网化、林网化,涵闸齐全。“干、支、斗、农、毛”五渠配套,确保全公社五万亩农田旱能灌,涝能排,彻底治服了“水魔”。
  在那困难时代,搞如此大规模的水利配套建设,在用钱上,泾口人靠的基本上全是自力更生,自筹资金。向上争取的资金只能是杯水车薪。当时建一个泵站县水利局仅补1000元,公社水利站50多岁的站长欧学业同志多次外出取经。在边学边干中,凭借个人的聪明才智解决了水利建设中技术和资金难题。其中污工泵的桑树木制螺旋泵叶和无梁水泥拱桥两项技术享誉全县,并得到省水利厅专家的赞赏。当年污工泵在排涝上发挥了非凡功效,对泾口治服“水患’,作出了特殊贡献。
  科学种田
  泾口公社在“沤改旱”全过程中,对耕作方式,施肥、品种、病虫害防治上做到尊重科学,重视人才,公社有农技推广网络。建了菌肥厂,大抓养猪种田。农作物的主要肥料来自于有机肥的猪作粪。七十年代全公社9000多户,3. 9万多人口,生猪饲养量稳定在2. 8万头左右,户均养猪近3. 1头(集体养猪占1/3)。当时的口号是“养猪不赚钱,回头看看田。”
  在那个“政治压倒一切”的非常年代里,他们就敢于把南方种田的“土”、“洋’专家聘请来到有关大队、生产队住下来指导种田。为解决麦田渍害,党委书记张宝鼎同志亲自带领大队干部到兴化县“沤改旱”的样板河横大队学习麦田挖墒方式。并把河横的挖墒空心锹买回来,让公社农具厂照“模”生产。并在公社集中培训各生产队挖墒员。全公社麦田统一由经培训的人挖麦田墒沟,从根本上解决了泾口的麦田渍害。1975年,泾口公社种了3万多亩宁麦3号小麦,亩单产753斤,在苏北放了“卫星”。
  泾口的“沤改旱”农业革命,从1965年秋天开始至1969年已全部完成。以后又经过了三年的完善配套建设。泾口公社粮食产量从1966年以后,逐年提高。到了七十年代中后期,在科学种田的推动下,泾口公社粮食总产己突破7000万斤,平均亩单产突破1400斤,是1965年的5. 6倍。每年向国家贡献征购粮2000多万斤,这些成就是破天荒的奇迹。
  泾口公社五十年前的“沤改旱”工作的成功,对改革开放后泾口镇的繁荣昌盛奠定了坚实的物质基础。 在泾口公社“沤改旱”成功模式的影响和带动下,周边的流均、车桥、施河等公社相继开始了“沤改旱”耕作方式的变革,紧接着淮安县委县政府迅速在淮安区的渠南、运西各个一熟沤田地区全面推开“沤改旱”工作。到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全县已基本上消灭了一熟沤田。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