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认识淮安 > 辛亥革命 > 孙中山挽周阮联

孙中山挽周阮联

2016-3-7 9:42:43    作者:郭寿龄    阅读:1683    评论:0

 

    在编辑《纪念集》过程中,一个偶然机会,我们发现了刊载于1987年3期《淮阴志林》的晓岑同志文章:《孙中山挽淮安周阮二烈士联》(以下称“晓文”),简直大喜过望。联云:

 
喋血于孔子庙中,吾道将衰,周公不梦;
阴灵绕淮安城上,穷途痛哭,阮籍奚归?

 
    诚如文章分析,“这副挽联,用词典雅,用典贴切,感情极其诚挚的哀痛,表现了一个伟大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家与普通革命烈士的非常情谊。”
    后来,我们又在《历代咏淮诗选》下册(政协淮阴市委员会编)中发现了此联(仅个别字有区别)。该书编者注:此联选自涟水张瑞卿老先生手抄本,为清末举人李佑元所撰。查《续纂山阳县志•选举》:“李佑元,淮安人,庚子辛丑(1900、1901)并科举人,曾任河池(今广西河池县)知州”。至于李的生卒年月,后代情况,多方走访,均无人知晓。
    研读“晓文”,我们又发现作者在解释此联时,提到的当时情况与史实严重不符。为此,我们拜访了晓岑同志。晓岑同志云,此联是他“六十年代淮阴秦选之师曾亲口告之”,在他的笔记本上有记录。说秦曾与周实在两江师范是同学。
    我们分析,周、阮领导淮安光复,当时影响较大,特别是“周阮惨案”的审理曾轰动全国。此案是民国初年一起非常典型复杂的案件,笔者曾有专文叙述(与杭金荣同志合作,题《“周阮惨案”在沪审理始末》,载《联合时报》1991•11•8•)。柳亚子为此案平反昭雪奔走呼号,竭尽全力。孙中山为之先后作过四次批示,有案可稽。1912年元旦,孙中山在南京就任临时大总统,柳亚子应南社社友雷昭性之荐,曾任总统府秘书。柳在南京任职时间很短,此时正是周阮案件在上海审理的关键时刻,两种势力的斗争异常激烈,柳有诗云:“我来不洒新亭泪,只哭淮南周实丹。”(《桃叶渡题壁》)1912年2月11日《克复学报》社、南社、淮安学团在上海西门外江苏教育总会联合召开了“山阳殉义周实丹、阮梦桃两烈士追悼会”,柳在会上宣读了祭文。孙中山极为关注“周阮惨案”的审理,这是事实。他本人或者要其秘书为周阮撰挽联,不是没有可能的。
    同时,我们在南京请教了南社研究的有关专家,他们亦认为,这副挽联对宣传“周阮”很有意义,当“宁信其有,勿信其无”。
    然而,令我们不解的是,《无尽庵遗集》卷末编有《挽联》,收录了陈其美(号英士,时任上海都督)、柳亚子、高旭、蔡冶民等当时众多名流的挽联。周人菊编纂烈士遗集时为何不收此联呢?
    另外,晓文开头即说:“民国初年,淮安城开周实、阮式二烈士追悼会,会场正面高悬孙文具名的一副挽联……(即孙中山挽周阮联)”据我们掌握的史料,为周阮开追悼会,在民国初年有两次:一次在上海,上面已介绍了,一次在淮安车桥涧东学校(即车桥小学),时间是1912年5月1日。其时,在淮安城内是否曾为周阮开过追悼会,没有见过这方面资料。1912年1-3月,“周阮惨案”的当事人,两种势力的代表人物云集上海,追随周阮光复淮安的中坚分子:周人菊、郭震卿、张冰、刘去非、杨楚材、周阮亲属以及顾振黄为首的淮安学团五十余人均在沪为此案奔走。案件尚未审结(1912年2月11日开的追悼会,主要是制造声势,加大舆论支持),此时在淮安城里开追悼周、阮大会怕是不可能的。
    再则,在我们所见的诸多当事人的回忆文章中,均未见晓文所述的情况。笔者认为:晓文所述之事纯属以讹传讹。 

    注:本文写于1992年,发表于《淮安文史》第十辑。现在看来孙中山挽周阮联不够确实,作为文史工作者写文章首先应尊重史实,不能为宣传需要而移花接木。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