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名人研究 > 吕洞宾父子在楚州干的同一件事

吕洞宾父子在楚州干的同一件事

2019/2/11 15:19:50    作者:祁宏    阅读:378    评论:0

    唐太和八年(834),海州刺史吕让卸职进京途中经过楚州,适逢楚州刺史厅(类似于后来的淮安府衙)新建落成。楚州刺史当即邀请吕让为楚州刺史厅写一篇厅壁记。所谓厅壁记是唐朝的惯例,上至中央机构,下至州县衙门官署新建成后都会在门堂墙壁上嵌入一篇记叙该官署创建、沿革以及主要官员职责和政绩的文章。当时如韩愈这样的大文豪都有厅壁记问世。
    楚州刺史为什么选中吕让来完成这篇厅壁记呢?因为吕让出身世代书香河东士族,吕让的祖父吕延之,曾任浙江东道节度使;父亲吕渭曾任礼部侍郎,吕让还有三个哥哥分别为吕温、吕恭、吕俭。《唐书•吕渭传》称“温、恭、俭、让四兄弟皆有美才”。
    吕让的《楚州刺史厅壁记》共约900字,文中吕让用“楚实甚大,提兵五千,籍户数万,其事雄富,同于方伯”这样的语句形容唐时楚州的重要,意思是你楚州有那么多的人口和军队,实力如同古代雄霸一方的诸侯显赫,可老的刺史厅 “卑而且俭,紊诸侯之等威”,冬天开大会的时候,由于地方小很多人只能站在外边,夏天举行宴会的时候,由于闷热经常会有人中暑晕倒,老的楚州刺史厅和楚州地位极不相配,已经到了非拆不可的地步了。那为什么新的楚州刺史厅却一直没有建起来呢?不是没有钱,而是因为一句流传于楚州官场的“岁深有物来凭,更之则不利,小以罪贬,大以凶终”谶语束缚住了几任刺史的手脚。官员们最怕这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不吉利的话。直到去年,“荥阳郑公”因为在大理寺少卿的位置上“活无辜当刑者四十余人”功绩而被升迁到楚州当刺史。郑刺史上任后雷厉风行,不理会这谶语,认为只要自己一心为公,则“吉凶由己,灾不自起”,立即动手盖了新刺史厅,经过一年的时间终于完工。
    《楚州刺史厅壁记》作者吕让还有两个身份是我们更感兴趣的:吕让是柳宗元的表弟,“八仙”中吕洞宾的父亲。吕让的母亲柳氏为柳宗元的堂姑,然而柳宗元这个表哥却比吕让大了整20岁。元和五年(810),38岁的柳宗元给18岁的表弟写了篇《送表弟吕让将进仕序》,告诫这个即将进入仕途发展的表弟:进入仕途后没有学问不行,有了学问,缺乏对事物的独立判断能力也不行,既有学问又擅长判断,机缘不好也不行,勉励他以勤勉的态度,通过脚踏实地的努力,去实现自己经国济世的抱负。
    吕让有五子,吕洞宾是其第三子。吕洞宾中年后出家修道,因其道法高明,传说众多,到元代以后随着全真道的兴盛,吕洞宾更被奉为“纯阳祖师”“吕祖”,最终在民间传说中成了仙。
    吕让这次由海州到楚州是否带着吕洞宾没有明确的记载,但带着的可能性很大。关于吕洞宾出生年历来有争议,根据新发现的《吕让墓志铭》推测吕洞宾出生在公元820年左右,也就是吕让在写《楚州刺史厅壁记》时吕洞宾14岁左右。吕让这次经过淮安是因卸任已经干了四年的海州刺史,自然是举家离开海州,带着未成年的吕洞宾同行理所当然。何况当时海州和楚州之间有垂拱年间修的“高速公路”(新漕渠),最大限度地降低了一家老小的鞍马之苦。
    历史没有记载少年吕洞宾在大城市楚州看了什么,玩了什么,是否被楚州的狗咬过。但楚州的紫霄宫却留下了成年后吕洞宾一首诗,和他父亲一样,这首诗也被刻在道观的门壁上。楚州有幸同时留下了这对有传奇色彩父子俩的诗文。
    紫霄宫位于淮安城东侧(现楚港花苑小区范围),初建于晋,盛于唐宋,为淮安著名道观。唐时紫霄宫位于土山之上,气象清幽,“主山隐隐隆隆,如冈如阜,客山对峙,宛如复钟,山下有池,水声泠泠,风怡波静,倒浸林影、山之左,埤堄百垛,自北而东而南环抱委蛇。山之外,一水抱城,自南而东而北涟漪且驶。淮之胜概不外乎此”“院中有皂荚树一株,大数十围,系数百年物”。刘怀玉先生认为,《西游记》中孙悟空学艺的五庄观原型即为此。
    由于战火,到解放时紫霄宫已成一片废墟,原土山被扒平,但原嵌在紫霄宫迎门墙壁上的吕洞宾的诗碑侥幸得以留存,1986年5月市政公司在清理地下水道时被发现,现藏于勺湖公园碑林中。诗曰:


宫近东城城近宫,松遮宝殿殿遮松。
月筛竹影影筛月,风弄花香香弄风。
鹤伴孤猿猿伴鹤,钟偕暮鼓鼓偕钟。
去上紫霄霄上去,通玄妙道道玄通。


    紫霄宫还和吉中孚有莫大关联。吉中孚为唐时楚州山阳县人,出生在开元盛世,经历安史之乱,少年时出家为道士,后还俗参与科举考试,于建中元年(780)中进士,官至户部侍郎。吉中孚诗文后代评价很高,被誉为“大历十才子”之一。卢纶曾称赞他“侍郎文章宗,杰出淮楚灵”。关于吉中孚当时出家的道观问题,有学者根据卢纶在《送吉中孚校书归楚州旧山》诗题下注曰“中孚自仙宫入仕”认为当时楚州山阳城内道观只有太清观和紫霄宫,而能被称为“仙宫”的只有紫霄宫,因此吉中孚就在紫霄宫出的家。
    吉中孚的妻子张氏也是楚州山阳人,“工于诗,尤善歌行,诗名甚著”,《唐音癸签》赞誉其诗为“尤彤管之铮铮者”。唐代诗人辈出,然而如吉中孚这样夫妻二人皆以诗名后世的寥寥无几。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