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认识淮安 > 古代史略 > 阊门——多少苏北人魂牵梦绕的寻祖圣地

阊门——多少苏北人魂牵梦绕的寻祖圣地

2015/2/6 13:03:40    作者:乐愚居    阅读:6896    评论:0

 

《姑苏繁华图》中的苏州阊门

 

    苏州阊门,明清时期曾经是全中国最繁盛的商业街区。千百年来,阊门不仅是苏州的代称,也是苏州古城最具文化历史价值的地区,同时,她还一直是我们许多苏北人心中魂牵梦绕的寻根认祖之圣地。
    阊门,从清代乾隆年间的《姑苏繁华图》中可以看出,当时阊门至枫桥的十里长街,万商云集的盛况。《红楼梦》开篇就说“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明代唐寅的诗作《阊门即事》写道:“世间乐土是吴中,中有阊门更擅雄。翠袖三千楼上下,黄金百万水西东。五更市卖何曾绝,四远方言总不同。若使画师描作画,画师应道画难工。”
    明初洪武年间,苏北地区因长期战乱导致人烟荒凉,朝廷下令将苏南人口大规模迁徙至苏北。当时,苏州阊门就有相当一批人也被徙入苏北的扬、淮、盐三地。然而,对于这场迁徙的文字,历史上的记载不仅少得可怜,而且十分零散,只是在民间广为流传。于是,就有人开始怀疑这场移民的事实是否存在,也有人把传说内容当成完全的事实。笔者通过查阅、借鉴,并引用大量史料、文献及网络资料把点点滴滴零散的文字资料和民间流传的口述资料结合整理起来,加上可供参考的其它相关档案资料来大致解析这场鲜为人知的历史大迁徙。
    其实,早在很久以前民间就把这场迁徙称为“洪武赶散”,又曾被称之为“红巾赶散”我则称它为明初的“洪武大迁徙”。“洪武大迁徙”的事实是否存在?家谱、族谱是反映一个家庭的家庭文献,自然是我们研究人口源流的最有价值的资料之一;“现藏于兴化施耐庵文物史料陈列室的《(咸丰)施氏族谱·卷首·序》中说:“吾兴氏族,苏迁为多,白驹场施氏耐庵先生于洪武初由苏迁兴化,复由兴化徙居白驹场,后又因避官场之祸迁至淮安府山阳县(今淮安区),在大香渠巷内完成历史著作《水浒传》。山阳和武家墩的《武氏族谱》记载,武氏原居苏州阊门外,明初由苏州阊门迁自山阳和武家墩。此外,《庆云堂徐氏族谱》、《风雏堂陆氏族谱》、《大禄阁刘氏族谱》都明确记载了他们的家族多为明初由苏州阊门迁来。”
    通过语言也是记录社会变迁的特殊档案,某种方言的形成与移民的影响有着极大的关系,移民史可以用来解释方言的部分成因,反过来,方言现象也可以为移民史提供佐证。在扬州、淮安等地区,几乎所有的当地人都会把睡觉叫作“上虎丘山”。之所以这么叫,是因为希望能梦回故土。“从《韵学集成》、《重订司马温公等韵国经》等历史语言档案资料来看,苏北方言受古吴语影响很明显。苏北大部分地区的江淮方言和北方话的分界线是以有无入声为主要划分标准,江淮话保留古入声调类,以喉塞收尾,北方话入声消失。明初,北方话中入声逐渐消失。扬州、淮阴等地,地处大运河畔,如果没有特殊原因,江淮地区的方言也应当和北方话一样,入声逐渐消失。然而现在江淮地区的方言中入声得以保留,以苏州话为代表的吴语也有入声,而苏州移民在苏北地区的北部边界和江淮方言的北部边界基本重合,这就不是偶然的了。”
    另据史料记载,“在元朝末年的反元大起义中,苏北地区是反元义军之一的张士诚部崛起之地,也是后来各路割据势力相互兼并的主要战场。在苏北,争城夺地的殊死之战时有发生,加上连年灾荒,苏北平原人口流失、户口凋零、田地荒芜,经济遭到严重的破坏。“明初,昔日繁华的扬州为朱元璋所得时,“城中仅余十八家”(《洪武实录》),这十八家也是“兵火之余也”,“淮安仅存槐树李、梅花刘、麦盒王、节孝徐等七家”,这些说法虽说可能有些夸张,但当时苏北平原“地旷衍,湖荡多而村落少,巨室小,民无盖藏”则是事实。明王朝要巩固政权,首先就得繁衍人口,恢复生产。明王朝为发展经济采取了一系列有效措施。其中之一便是有组织地进行人口迁徙。移民的原则是“狭乡之民听迁之宽乡,欲地无遗利,人无失业也。”规定对移民“给牛种车粮,三年不征其税;新垦田地,不论多寡俱不起科”。(《明史·卷七十七》)并鼓励种植经济作物。额外“益种棉花,率蠲其税。”(《洪武实录)》江南苏州、松江、湖州、嘉兴、杭州五府,由于占有得天独厚的自然、地理条件,经济较发达,人口也较稠密。这样,明王朝自然要把这里的居民迁往邻近居民稀少的江淮地区。明王朝的移民还有抑制豪强,打击、分散反明政治势力的目的。”
    随着历史的演变,多少年来经许多文史专家们的努力研究、不断探索,最终考证后证实,自称祖籍是苏州阊门者,其主要分布在扬州、淮阴、盐城三个地区。在这一地域范围内的今扬州、邗江、江都、泰州、姜堰、泰兴、高邮、宝应、淮阴、淮安、灌南、沭阳、宿迁、泗阳、涟水、盐城、响水、滨海、阜宁、射阳、建湖、大丰、东台、新浦、东海、灌云等地皆有分布。从方言的现状和所掌握的文献资料来看,其中以姜堰、兴化、泰兴最为集中。明淮安府辖山阳、清河、盐城、安东、桃源、沭阳、海州、邳州、宿迁、睢宁、赣榆(地域范围大致相当于今淮安市、盐城市、徐州市和连云港市的一部分),洪武二十六年有丁口632541,其中赣榆、邳州没有移民徙人,宿迁、海州只有部分地区有移民徙入。我们以三个县没有移民徙入估算,仍按上述估算方法推测,当时的淮安府就接受移民大约 230000人。
    综观史变,只要是因战乱而生的人口灾荒,且带来的大规模举家迁徙,虽说是为了抑制豪强,起到打击、分散反朝廷势力扩张的目的,可一旦实施起来却往往也是件非常艰难烦琐的劳民伤财之大事。随着时光流逝,历史的变迁,今天,苏北人心中的那片曾经是属于我们先辈们生活过的繁华圣地,它唯一能给后人留下的,只有偶尔间在梦里才能追寻得到!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办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