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西游文化 > 读《西游记》杂记

读《西游记》杂记

2015/5/6 14:46:08    作者:彭曦醇    阅读:4719    评论:0

    一部《西游记》,其实也可以看作是一部集撰性质的神话小说。何谓集撰,即作者收集已有的故事资料或各种文艺作品,根据自己创作的需要,进行摘抄或改编、戏拟。《西游记》是吴承恩独立创作、全无傍依的文学巨制么?显然不是的。因为,在《西游记》问世之前,社会上已经有各种类型的西游题材作品出现,而淮安作为一座历史文化名城,在历史长期的发展过程中,也产生过许多的传说故事,特别是宗教文化的兴盛,大小寺庙庵堂林立,这个就为吴承恩的创作,提供了土壤和基础。于是,吴承恩在收集社会上流传的各类西游作品的基础上,联系自己的亲身阅历和所听闻到的一些发生在淮安的奇异故事或事件,终于写成了百回本神魔小说《西游记》。因此,说吴承恩是西游故事的集大成者才是对的。
    纵观《西游记》一书,我们不难发现,全书看上去写的是神话世界,三教九流的人物,如玉皇大帝、四海龙王、天堂地狱、佛菩萨、各种妖魔鬼怪,其实,这些都是表象,神魔也有人性,它们甚至比取经的五个主角还要可有,借虚构的取经故事来鞭挞各种丑陋现象,这个是真的。特别是作者在书中提到了锦衣卫、谨身殿、文华殿,写到了昏君一面纵欲无度、染上重病,一面宠信道士、妄求长生,这个显然是在影射至高无上的当权皇帝。一般认为,神话故事嘛!特别是小说,应该远离政治才对的,但是,《西游记》中的不少描写,毕竟又是现实的曲折反映,里面也包含了吴承恩在政治上的某些意见,有人以此认为,《西游记》也是一部政治小说,是寓意于神佛,盖有谓也,这个应该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根据刘怀玉等学界专家的研究,吴承恩才华横溢,却一生不得志,潦倒不堪,尤其是在晚年,他可没有少受白眼。尽管,在淮安的不少文人和官员,都乐意与他往来,甚至对他照顾有加,但是,这却无法改变吴承恩穷困的现状。为了不淹没自己的才华,同时,也是出于自己内心的不甘,这位大文豪选择了创作神魔小说《西游记》。放在那时的环境下,想必他的不少亲友如果得知,是要替他感到惋惜、可怜的。封建正统文人,往往耻于创作小说,并认为写小说是件不光彩的事情,程晋芳就曾为他的好友吴敬梓创作《儒林外史》感到可惜。在正统文人看来,官员也好,读书人也罢,还是应该多用心于诗词歌赋、道德文章,或是经世时文,写小说的人都非周正人,喜读小说的人,也是不务正业的人。只是,吴承恩生就一副硬骨头,他不怕被人误解,尽管,晚明的《西游记》刻本没有署名,但是,透过《西游记》字里行间的叙述,我个人认为,只有吴承恩这样的大手笔,才能写出《西游记》这样的文学巨著来。
    不过,也有人认为,说《西游记》里有许多佛道描写,摘录了大量的佛教经文,还有太多的禅诗、偈语,至于佛道斗争,参禅打坐这样的描写,更是十分常见,甚至连每回的回目,都有宗教色彩,加上又没有史料可以证明,吴承恩是个有宗教信仰的人,可见,文人吴承恩是作者这一说法值得怀疑。至于全书的真正作者,准确的说,应该是个和尚或者道士,况且在《西游记》的第一回诗里面,有个名字叫《西游释厄传》。只是,这一说法未免难以立住脚跟,难道不信仰宗教的人,就写不出像西天取经这样的小说?那个所谓的《西游释厄传》,应该就是《西游记》的原名,就好比《红楼梦》原名《石头记》、《金陵十二钗》一样。暂且抛开这些不说,细看《西游记》中对佛道的一些具体描写,有些地方真是写错了,如书中的释迦牟尼佛,自称是西方尊者南无阿弥陀佛,其实了,如来佛和阿弥陀佛在佛教中是两尊佛,可见作者对佛道并不精通,只是有所了解而已。实在很难想象,一个佛教徒或道教徒在写书时,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还有人认为,《西游记》的作者是邱处机或李春芳。邱处机确实也写有一部《西游记》,只是,邱的《西游记》全称《长春真人西游记》,和《西游记》是两部作品,且两书所描写的内容和性质完全不同。至于李春芳说,那就更靠不住了,李春芳是吴承恩的好友,后来进到内阁做了首辅,他可能具备写作长篇小说的功底,但是,目前没有见到史料明确记载,说他可能是《西游记》的作者。仅凭书中的一首诗,就得出李春芳是作者的结论,未免过于简单肤浅了。
    当然了,光凭地域或方言文字、文献,肯定也是无法准确推断出全书作者的,也有可能有误差,但是,如果当我们看了吴承恩所写的一些诗词作品后,再来细看《西游记》中的诗词就不难发现,它们的文风或艺术表现手法如出一辙。况且,在写《西游记》之前,吴承恩已经写出了一部志怪小说集《禹鼎记》,可惜,此书早已经失传了。知人才能知作品,从现有的关于吴承恩生平经历的研究成果中看,也能得出全书的作者非吴承恩莫属。因此,了解吴承恩一生的思想经历和他的家世及所处社会大环境,对于阅读和研究《西游记》,应该是大有裨益的。
    目前所见到的通行本《西游记》,大多数都属上吴承恩著字样,只有中华书局新出的,没有标明作者是吴承恩,只是在全书的前言中提到,“一般认为,作者是吴承恩”。在我个人看来,吴承恩说既然被全世界共认,再保持争议或加个一般认为,那显然是没有必要的。在没有找到新的具有说服力的证据前,谁也不能否认吴承恩是全书作者的观点。
    《西游记》是一部神话小说,作者描写了很多的妖魔鬼怪,当然了,这些妖魔鬼怪不妨看作是人间黑恶势力的化身,但是在书中,那些所谓的佛菩萨们,却说设置这些妖魔鬼怪,是为了考验唐僧师徒的取经诚心。难道,就连妖魔鬼怪想方设法的使尽手段,要抓来唐僧吃唐僧肉,这个也是佛菩萨们事先有交代?不过,从中我们倒是可以看到一点,那就是佛菩萨们故意要给取经人设置沿途障碍。孙猴子就说过这样的话,大意是你如来佛既然要度化东土众生、弘扬佛法,就应该着我老孙把那大藏经送到东土,十万八千里,对于我只是一个来回,何苦要找个肉眼凡僧,让他历经千辛万苦,可叹那老和尚着着有难、步步该灾,但是,佛菩萨们以此却往往不是认为孙悟空取经决心动摇、放刁,从而加以呵斥,就是拿“成了正果,自有你好处”这样的谎言来加以反驳。不错,孙猴子保护唐僧西去取经、一路降妖伏魔,确实是满了天灾,又来走成佛的道路,但这一路上的不少妖魔鬼怪,有几个和上界没有关系呢?在与各种妖魔作斗争的过程中,孙猴子慢慢看清了真相,原来,那些妖魔老怪,基本上都和佛道两家,有着太多的关系。它们在下界的人间占据山林河道、抢夺王位、强抢他人妻女、称霸一方,原来都是有目的的,要么就是前世夙愿今生来了,要么就是考验唐僧师徒,要么就是报一己之私仇。佛教说:慈悲为本,且看书中的那些佛菩萨们,他(她)们慈悲在哪里呢?有人说:他(他)们能帮助孙猴子降服妖魔啊!只是,有心的人不难发现,孙猴子他们走到了哪里,遇到了什么事情,他(她)们都观察、了解的很是清楚了,所以,当孙猴子在小雷音被黄眉老怪所困,天宫诸神都无法降服它的时候,布袋和尚来了,如此种种,真个可谓正法无边、有求必应啊!还有些时候,往往是孙猴子那边刚要结果妖魔,而妖魔的主人就从天而降,孙猴子照顾面子,也只好让那些妖魔的主人们将妖魔带走了,说是带回去惩罚、管束,其实就是变样的将它们保护了起来。可见,他(她)们和那些作恶的妖魔,真个是一家人啊!曾几何时,那些地方上的黑恶势力,依靠强硬的官府靠山,在地方上欺压百姓、为非作歹,竟然没有受到任何惩罚,即使惹出了祸端,官府也曲意加以维护,《西游记》中写的那些妖魔和神佛彼此间的关系,实际上就是人间黑恶势力和官府彼此间的关系。
    有人曾经说:那些佛菩萨、神仙们高高在上,他们不到基层走访,却要基层民众对他们磕头、礼拜,稍有不足意处,不是放出几个妖怪下凡,就是制造各种天灾,最后,全部送给孙猴子,作为孙猴子施展手段的环节。在有些时候,他们还会互相推诿、故弄玄虚,分明是自己有意识的把自己的什么坐骑放下界去,等造成了灾难,却将责任全部推到了一边,当孙猴子说他们管教不严时,他们往往这样回道:是固然是的,但也是你们师徒灾难未满,该遇到或有此此一劫难。从这个方面来看,《西游记》也可谓是骂尽人间那些素位尸餐、滥用职权的官员乃至于最高统治者了。
    在古本《西游记》中,有那么几回也写到了女怪或女人,诸如七个蜘蛛精、女儿国王、鼠精、蝎子精、玉兔精、白骨夫人,她们很是漂亮美丽,也都有些地位和手段,但她们之所以对唐僧有好感,主要还是想和唐僧交媾,借此吸尽唐僧的元阳,或是吃了她的肉。面对着这些诱惑或危险,唐僧的态度是什么呢?他绝不动心,毅然向着自己的取经梦出发,尽管,那些女人或女怪们对唐僧软硬兼施,但由于唐僧的徒弟有法术或是善于找关系,最后,唐僧等人可能吃了不少苦头、险些丢了性命,而她们的计划或却无一成为现实。过去的论家在评论时,往往指出这么一点:可见女色害人、红颜祸色,唯有面对之却内心毫无所动,才能免遭其秧、保全名节,这个当然有侮辱妇女的色彩了,但是,从中我们也能感悟到一点,即面对那些不良的诱惑,只有洁身自好,坚定自己内心的信念不动摇,才能避免落入陷阱,从而身陷其中难以自拔。
    《西游记》还可以作为一部童话进行阅读,童话作家郑渊洁先生就指出了这一点。童话贵在有童真、童趣,翻阅《西游记》,发现上面的不少艺术形象,都是来源于我们生活中可以见到或知道的各种禽兽动物,诸如虎、牛、鼠、豹、鹿、兔、猪、羊、狗、鲤鱼、马、羊、猴、蛇、蜘蛛、蜈蚣、鸡、龙、象、狮等,而晚明时期的一位文人,在《西游记》成书后不久,之所以会以李卓吾的名义点评全书,这也是因为,书中的思想倾向或描写和李卓吾提出的“童心说”相符。何谓童心说,所谓童心,实际上就是赤子之心,“一念之本心”,实际上只是表达个体的真实感受与真实愿望的“私心”,是真心与真人得以成立的依据。李卓吾认为,大凡文学作品,都必须得真实坦率的表露作者真实的人生感情和真实的人生欲望,而吴承恩的《西游记》正是这样一部作品,它把各种动物写成妖魔,并赋予这些妖魔们以人性,通过描写唐僧师徒取经的过程,即一路上降服妖魔的过程,表达了吴承恩的美好愿望,说明了人应该和自然和谐相处、人力胜天这样的道理。
    在现代社会,有这么一种说法,认为《西游记》没有多大的价值和意义,它最多也只是荒诞笔墨、宣扬神仙佛道,连带着明代的其他三大奇书,早已经过时了,压根儿就是不值得一看,这样的说法和胡适先生对古典文学名著的看法,那是何其相似啊!不过,暂且抛开《西游记》里面谈佛说道的内容不谈,它本身所体现出来的某种认识或价值观念,如坚忍不拔、敢于同各种黑暗势力作斗争,这个放在今天来看,不是还起到积极的作用么?应该承认,《西游记》这部名著确实有它的局限性,但这又和它所写的取经故事有关系,如书中多处说世上存在因果报应,还有一些关于佛道教义的说教和诠释,这些都是客观存在的,鬼神幽灵、圣人以神道设教,包括书里面所宣扬的佛道思想,涉及到了宗教迷信的问题。在我看来,那些书中的神佛,是作者用他那丰富的想象力,并联系自己所熟悉或了解的知识所刻画的,他们都有人性,全然没有那么高深的让人只能磕头、顶礼,如果再连同书中的那些所谓的说教,大致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这个一方面是说明此书没有洗脱尽话本小说的风格和味道,另一方面则是在客观上,起到了劝人为善的作用。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办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