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名人研究 > 吴承恩家世

吴承恩家世

2016/5/19 11:11:37    作者:刘怀玉    阅读:5703    评论:0

 

    吴承恩,字汝忠,号射阳,与他有交游的人都称他为吴射阳或射阳先生。他自己则自称射阳居士,虽后世有人称他为射阳山人,但这是不准确的。他有一方篆文印章,刻有“射阳居士”四字,在吴承恩今天存世的几件墨迹和碑刻上,皆钤盖的这方图章,没有一件称之为“山人”。淮安地处淮河之南,秦汉时期为淮阴县,唐代一段时期称淮阴郡,加之明清时期的文人好古习惯,吴承恩在署名时,前面往往会加上“淮阴”或“淮南”二字,自称“淮阴吴承恩”或“淮南吴生”。又因为明代淮安府所辖范围为淮海地区,故吴承恩又自称自己为“淮海浪士”。
    明正德元年(1506),吴承恩出生于淮安河下打铜巷。当年的河下镇北边是淮河,南边则是运河,河下处在两河之间,是一个自然条件绝佳的商埠。在当时,各地商人来淮安大都聚居在这里。吴承恩的家西边是打铜巷,东边是钉铁巷、粉章巷,北边是估衣街。这些街、巷里的居民,大多经营着巷名中所列的行当,如销售铜器、铁件,石灰、衣物等日用商品。吴家处在这环境之中,也曾跟着经营着一些小商品。而当经商有了余利,生活状况有所改善,吴家便开始重视教育,希望子孙能够进入仕途,光宗耀祖。吴承恩的曾祖吴铭曾做过浙江绍兴府余姚县(今余姚市)的县学训导,而他的祖父吴贞则做过浙江杭州府仁和县(今杭州市)的县学教谕。教谕实际上就是县学的校长,训导则低一级。在当时,训导和教谕的收入很低,且远离家乡,颠沛流离。在吴承恩父亲吴锐四岁之时,其母梁氏,就曾带着他一起去仁和县,而未过数月,吴承恩的祖父吴贞竟病死在仁和县任上。梁氏无奈,只得带着四岁的孤儿吴锐回到淮安。此后,吴家家境越来越穷,以至于吴锐到了上学的年龄也不能上学,只能进入教育条件较差的社学读书。吴锐很聪明,不但能专心听课,而且读书也很刻苦。他的母亲也没曾想到,吴家两代人读书为官,到了第三代竟然沦落到如此境地。
    在社学结束学习之后,家庭经济条件窘迫的吴锐便没有再继续读书,直到20岁之时,便和小商人徐家的女儿成了亲。徐家世代以卖花边花线一类小商品为生,婚后吴锐承袭了徐家的行业,也变成了一个小商人。
    吴锐,字廷器,生性喜爱菊花,别号又为“菊翁”。虽仅上了几年社学,却终身都在读书。他从不参加商人间吃吃喝喝的社交活动,每天手拿着一本书苦读,而《尚书》与《春秋》这两部书他读得最多。也算是读书人的吴锐,喜欢与人谈古论今,只要话匣子一打开,就说个没完。每当说到屈原被放逐、伍子胥被吴国奸臣杀害抛江、诸葛亮出师未能取得成功、周子隐为人算计被迫出战而亡、南朝宋檀道济战功卓著被猜忌而被杀、岳飞屈死在诏狱时都十分激动,有时还会泪流满面,慷慨激昂,忿忿不平,甚至拍起桌子来。吴锐的这一特性,无疑给了吴承恩以深刻的影响。吴承恩喜欢揭露官场的黑暗,这也是他的父亲吴锐的遗风。
    义愤填膺是读书人固有的秉性之一,而生活中的吴锐却是一个与世无争、十分厚道的人。他从不用心机算计别人,也防备别人算计他。别人欺诈他,他都信以为真;侮辱他,他不与相争,也不发怒;官府让他多缴赋税,多当差,他便多缴税多当差,饱受衙门狗腿子敲诈勒索,总是忍气吞声。因此,邻人都把他当作“痴子”,也这么称呼他,还称呼吴承恩是“痴子”的儿子,这对少年吴承恩的刺激很大,在吴承恩幼小心灵上留下了很深的烙印,所以后来他当上长兴县丞,见到衙门里的狗腿子就痛恨。
    吴锐喜好饮酒,但每天只喝两三杯。但凡饮酒之后,他会像文士那样吹着口哨,到城内外的古寺庙中去游玩。有时会  叫上心爱儿子吴承恩一起,在寺庙里站在佛像和壁画前给儿子讲神鬼故事和淮安地方掌故,这让吴承恩养成了“好奇闻”的习性,也为他后来创作《西游记》有所启迪。吴锐一生共有两位夫人,除了徐氏之外还有张氏,她们都善于讲民间故事,吴承恩在她们那里也常听到更多更奇的神怪故事。而大圣堂、甘泉井、淮河水怪无支祈便是常讲常新的故事。吴承恩博览群书,喜爱收集、阅读那些记载奇闻异事的书籍,这一习惯应该也是受到其父吴锐的影响,并继承了下来。
    吴承恩家的人丁并不兴旺,几代单传,人口并不算多,社会关系也不复杂。他有个姐姐叫吴承嘉,嫁沈氏,姐夫沈山。沈氏本是山东人,元末“躲避兵火”迁居淮安。第五代沈翼官至南京户部尚书,沈山即为沈翼的一个侄孙。后沈山与吴承嘉的女儿又嫁邱氏,生子邱度,便是吴承恩的表外孙。吴承恩没有子女,所以他与邱度的关系特别亲近,并对他加以培养,邱度也没有辜负吴承恩的期望,于万历四年(1576)考中举人,次年又考中进士,最终官至光禄寺卿,死后还追赠为户部右侍郎。万历十年(1852)吴承恩去世时,他身后的事都是邱度料理的。我们今天所能见到的吴承恩诗文集《射阳先生存稿》就是邱度搜集、整理、刻印出来的。为《射阳先生存稿》作跋的吴国荣曾说,邱度对于吴承恩来说,是“亲犹表孙,义近高弟”。
    吴承恩的妻子叶氏,先祖为南宋初年宰相叶衡,世居浙江之金华。自其先人洪武初隶籍淮安卫后,便成了淮安人,之后还诞生了改革盐法的户部尚书叶淇,但叶氏仅是叶淇家族的后裔,并非叶淇的嫡传子孙。
    其实吴承恩也曾有过一个儿子,名凤毛。吴承恩好友、状元沈坤曾经将女儿许给吴凤毛,后因凤毛夭折而未能成婚。淮安知府陈文烛曾说吴承恩去世以后,吴家已是“家无炊火矣”,烟囱子都不冒烟了。
    吴承恩在他生命的最后十几年中,彻底摆脱了科举失败的苦恼和经历了仕途宦海的炎凉,在文学理论和创作上逐渐达到了顶点。他认识了那个社会,看尽了人世间种种不良习俗,但他保持了自己批判的勇气,为我们留下一部伟大的小说《西游记》,将我国神话小说的创作推到了颠峰。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办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