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认识淮安 > 辛亥革命 > 臧在新部队来淮时间

臧在新部队来淮时间

2015-7-6 8:38:53    作者:郭寿龄    阅读:2475    评论:0

    臧在新(1883-1916),亦作“再兴”,阜宁人,辛亥革命将领,后被袁世凯所杀。周实、阮式于1911•11•17•被清山阳县令姚荣泽诱杀后,臧在新的部队来淮镇压。臧在新来淮日期,有几种说法:邵天雷在《无尽庵遗集•序》中说在周阮遇难的当日“夜半,镇军司令官臧君再兴拥兵至”;当事人丁观澜说是“第二天上午十时”(见《辛亥革命江苏地区史料》扬州大学编,1961年版);蒋象怡(当时任“巡逻部”宣传主任)说是周阮1911年11月8日遇害,10日“镇军北伐支队到淮”(周阮被害为辛亥九月二十七日,即公元1911年11月17日,蒋的记忆有误――笔者),也就是说,臧在新在周阮被害后第三天到淮。而周人菊《周烈士就义始末》以及汪纯清(亦“巡逻部员”)回忆文章均未提及。
    我们认为:邵说、蒋说不可信而丁说比较可信。邵天雷在周实回淮当日(即11月4日)仓促“挨东门得出,孰意竟成永世乎。”邵天雷在周阮被害的当天并不在城里,而在城东五十里以外的车桥,其所写的情况是事后听说的。
    林述庆在《江左用兵记》中有这样记述:
    二十三日(即公元1911年11月13日)徐、淮、海一带兵变,四散掳掠,市、村民不聊生。绅董数辈亲来投禀,请兵救援,且力陈各种情况,谓不可令地方糜烂。余以南京未下,不能分兵,又虑北方援兵南襄张勋,攻宁必增阻力。特遣臧在新偕参谋陈伯盟、孙剑虹(均淮安人)率精兵两队赴淮,臧队于二十五日(即11月15日)行。所有预示臧在新方针,并抄录绅董原禀如左:
    (一)招抚溃兵,加以训练,堵北兵援应张勋,并防张勋北窜。
    (二)保淮、徐、海,各属治安。
    这是一段可靠的第一手资料。林述庆当时任镇江都督。《江左用兵记》是他1912年在北京做“寓公”时写的,次年被袁世凯毒杀。这段史料说明了林向江北派兵的主要原因,与周、阮被害并无必然联系,而是巧合。镇江离淮安不足二百公里。臧部二十五日开拔,部队不论是行走还是乘船(当时机动船尚少)二十八日到淮是能成立的。由于臧部来淮纯属偶然,所以到淮后不可能马上处理周阮案件,查办凶手,这样姚荣泽方可以一面敷衍臧部,一面继续干搜捕烈士亲属、子女的罪恶勾当。我们接触的史料也说明了这一点。
    周父鸿翥1912年3月23日在上海“审姚”法庭上发言:“二十八日(周阮被害的第二天),……(余)忽然接到亲戚凌姓来函,山阳县(指姚荣泽)邀请议事,于是匆匆进城,至东门天已昏黑,有三十余兵士将余押赴山阳县收押。二十九日差役在监中说,如要保你老命,须具结领罪,否则与你儿子一样,于是具结签押。”(《时报》1912年3月24日)崔大寅先生根据其外祖母口述写道:“在惊慌悲痛之中的外祖母不得已怀抱不满周岁的舅父,手搀五岁的母亲逃进城西南角月湖蒲菜田中一小船上躲藏,几天几夜不敢露面,也听不到消息……直到11月22日方知新军已进城,正在追查凶手,外祖母才敢去开元寺抚棺痛哭。”(引自《周实阮式纪念集》)
    汪纯清在《淮安光复前后》一文中说:“镇军诘责清令姚荣泽,杀周、阮烈士是何理由?姚则卑辞屈膝,执礼甚恭,每日盛筵款待,并犒赏诸队士,镇定非凡。”正是姚在臧面前耍尽了两面派手段,麻痹了臧,致使姚荣泽于“某夜携巨款潜逃,出于镇军意料之外。”
    当时,江、浙联军正在攻打南京,孙中山也未任“临时大总统”,孙于1912年1月11日方“以镇军林述庆为北伐总司令”下令北伐,所以臧部到淮时绝不可能是什么“北伐军”。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