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城索引 > 党史研究 > 淮安烈士纪念塔背后的故事

淮安烈士纪念塔背后的故事

2016/1/29 15:51:04    作者:秦九凤    阅读:3516    评论:0

    9月30日,淮安市、淮安区主要领导人向位于淮安区周恩来纪念馆南侧的烈士陵园敬献花篮并为淮安英烈墙揭碑。然而,在淮安烈士纪念塔的背后,还有着几则动人的故事,至今鲜为人知。
    一   为迎祖国十年大庆
    淮安决定建烈士纪念塔
1957年,由于淮安提前完成国民经济第一个五年计划的各项建设指标,全县人民人心大快,形势一片大好。人们在高兴之余想到了自鸦片战争、辛亥革命、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等历次的反抗外侮、争取独立自由以及人民解放事业中牺牲的英雄烈士,县委决定在淮安东门内北侧建一座烈士纪念塔,作为对人民英雄烈士的永恒纪念。这样,在准备了有关报批手续和资金筹划后于1958年“大跃进”时期动工修建。
那时不仅施工进度较慢,而且建筑材料奇缺,结果修了两年多还没建成。而此时正遇上了1959年至1961年的连续三年的天灾人祸,全国人民忍饥挨饿,我们淮安也不例外。终于,为了度过难关,中央下达了在全国范围内停建一切楼堂馆所的决定。淮安革命烈士纪念塔的工程也在这一背景下被迫停工“下马”。高竖天空的钢筋一直延续到1965年,才将该塔修好。
    二、周恩来欠淮安一笔什么“债”?
    周恩来晚年曾对身边工作人员说,“我还欠淮安一笔‘债’呢”。
    一生严于律己,清廉无二的伟人欠的什么“债”呢?
    1960年3月,中共淮安县委书记处书记兼淮城人民公社党委第一书记刘秉衡同志受县委委托,专程赴京,向周总理汇报家乡建设和争取总理支持在家乡淮安办厂的事。因为刘秉衡是兼任淮城镇职务的领导人。所以,周恩来把他看成家里人,在刘秉衡那次赴京前后,周恩来委托他从驸马巷家中把他的祖宗影像带去北京;到京两人交谈时,又再度委托县委处理掉他的旧居和祖坟,甚至还委托刘秉衡在淮安为他的侄儿周尔辉物色一位合适的对象。可见他俩当时谈话的亲和、亲密的气氛。正是在这样的谈话气氛之下,刘秉衡同志就请周恩来为淮安革命烈士纪念塔题词。
    据刘秉衡同志1997年5月对笔者讲述说,那次我向总理汇报说:“总理,我们想在淮安东门内的那块空地上建一座革命烈士纪念塔(实际上当时已经在建筑了),请您老给题个词。”总理回答我说,“我不题词了,你们要我写什么字,我就给你们写好了。”
    “想请您写‘革命烈士纪念塔’几个字”。
    “好,那我就写这几个字。”说着,周恩来就翻开自己的笔记本,用手中的蓝铅笔竖写了一行“革命烈士纪念塔”以备忘。他写好后念了一遍,好像正在深情地怀念着那些曾经和他并肩战斗而已牺牲的战友。当时在他们谈话现场的周恩来机要秘书孙岳同志提醒周恩来说:“要不要加上‘淮安’两字?”
周恩来双目凝视着自已的笔记本子说:“不要了,外地在淮安牺牲的同志也很多嘛。”
    略停一下,周恩来抬起头,望着面前的刘秉衡语气较重地说:“我们来订一个君子协定,我给你们把字写好,你们也给我办一件事,替我处理好老家的房子和祖坟。这件事前次王汝祥同志来我已说过,至今你们还未落实。”
    淮安方面为了尽快获得周恩来题写的“革命烈士纪念塔”几个字,刘秉衡从北京一回淮安,县委经过讨论,就买了二十多本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和毛泽东的著作放置于周恩来诞生地的床西头,还在当间放置了一个石制象棋盘和两个蓝花陶瓷鼓。经过这样一番布置后,马上向北京西花厅报告,总理旧居房屋已经用作我们淮安县委的常委学习室,算是对周恩来有了交代——他家的房子被用起来了。在这里,我要多说一句的是,当时淮安方面这样做,完全是出于向周恩来有个交待,县委常委们并没有真的到那里学习过。这是我访问了三、四位当时的常委们说的。然而,由于周恩来太忙,和后来淮安烈士纪念塔停工待建,为淮安烈士纪念塔写字的事一直未做,以至到他晚年,还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说:“我还欠淮安一笔‘债’呢。”这笔“债”就是关于为淮安烈士纪念塔写字的事。现在淮安烈士纪念塔正面的“革命烈士永垂不朽”八个大字是用的毛泽东的集字。
    三、抗英民族英雄关天培是淮安最早的烈士
    笔者由于工作关系,曾经二十余次在北京天安门前的广场上踯躅,流连。第一次是1982年5月,我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南侧,看到了毛泽东亲撰,周恩来手书的人民英雄纪念碑碑文。
    据1997年笔者在京访谈周恩来卫士乔金旺同志,他告诉我,总理是1953年去北戴河休假时在住地写的。当时帮周恩来研墨展纸的乔金旺还记得,总理写的非常认真,他一共写了四十多遍,才挑选出一张写得满意的,也就是后来刻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南侧的文字。
    我一遍又一遍的读着碑文,心情久久难以平静。因为我们当时正在写作《关天培的传说》(此书后由河北少儿出版社1986年出版,1995年由国家五部委公布为全国青少年百本爱国主义教育必读书籍)一书。关天培身为清道光年间的一品大员(时任广东水师提督,相当于今天的舰队司令员)在英国侵略者坚船利炮面前,他明知自已势单力薄仍抱定与中国河山共存亡的决心,为反抗外敌入侵,血战虎门炮台,最后与属下400多名官兵全部阵亡。这种大无畏的献身精神谱写出了惊天地、泣鬼神的我们中华民族的英雄赞歌。
    关天培牺牲于公元1841年2月26日,而毛泽东关于人民英雄上限时间的界定是1840年,那么关天培理所必然的是中华民族的英雄和烈士。
    2011年2月24日在淮安区政协于楚州宾馆议事园召开的纪念民族英雄关天培殉国170周年座谈会上,笔者首次阐明了上述观点。第二天,也就是2011年的2月25日,笔者在市政协于政府贵宾会议室召开的纪念民族英雄关天培殉国170周年的会上再次强调了自已的观点,赢得了当场的热烈掌声。
    可贵的是,淮安区民政局已经接受了笔者的这一观点,他们在2012年的陈列布展中,将关天培列为了人民英雄和烈士。这样,关天培也许就是我们淮安牺牲时间最早、职务最高的一位烈士。
    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