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周恩来与邓颖超研究 > 周恩来的淮安茶馓情结

周恩来的淮安茶馓情结

2015/7/16 9:27:46    作者:政协文史办    阅读:3482    评论:0

    淮安的茶馓很有名,民国初年就曾获得过南洋劝业会的金奖,1930年又获得巴拿马国际博览会的银奖。由于制作茶馓的岳家就住在淮安城市中心的鼓楼(今名镇淮楼)西侧,所以岳家生产的茶馓就叫“鼓楼茶馓”。
    周恩来的家距鼓楼只有约300米,加之他家又是一户官宦人家,所以茶馓便经常出现在他家早茶晚点的餐桌上。
    早在新中国成立之初,当时当县民政科长的王汝祥在向周恩来的婶娘杨氏送救济粮、款时就曾打听当年周总理小时在家喜欢什么东西,杨氏告诉王汝祥,恩来最喜欢吃鼓楼岳家做的茶馓。因此,当1958年,县委决定派已担任副县长的王汝祥赴京向周总理汇报淮安工作并寻求支持时,首先就想到了要给总理带一点家乡土特产,而他一下想到的就是淮安鼓楼茶馓。但那次带去的很少,只有四五斤。因为那时还没有塑料袋等包装。茶馓比较难保管,而王汝祥是夏天去的,做出来的茶馓放了四五天后味口就逐渐变差了;再就是携带不方便,路上很容易被挤、碰、压碎了。一碎不仅口感差,而且视觉形象也难看。为此,县委特意让白铁社的人给敲了一只白铁皮的盒子,才避免把茶馓碰碎。
    周恩来在收到王汝祥带去的茶馓后很高兴。特别是离家快半个世纪又品尝到他家乡的名牌茶点,勾起了他的无尽乡思。所以,王汝祥临回淮安时,周恩来让身边工作人员从他的工资里拿出一百元钱,还回赠了一些其他礼品,全部交给王汝祥。如果从价值上来说,他回赠的钱物已超过了淮安送给他的茶馓价值十多倍了。
    1960年3月,时任中共淮城人民公社第一书记和县委书记处书记的刘秉衡赴京时也是带了一点茶馓的,同时还带了一些淮安花边厂工人刺绣的被套和枕套等小礼品。周恩来收到后,还对他的机要秘书孙岳说:“这次他们带的淮安茶馓很好,只是多了些(大约8斤),少带一点就好了。”说完周恩来目视着孙岳又说,“我们也找点东西还给他们。”结果,孙岳让外交部礼宾司拟了一份礼单,并先让邓颖超过目,邓颖超过目时加了礼品产地,然后再备礼。这批回赠的礼品中有当时巴基斯坦伊斯兰共和国总统阿尤布•汗送给周恩来的一箱酒和芒果等。就在周恩来夸赞茶馓时,他还对刘秉衡说:“老刘,请你回去帮我们外交部总务司请一到两名既会做淮扬菜,又会制作茶馓的厨师。这时,孙岳插话说:“如果来两个人,是不是可以放一个在西花厅?那样用起来就方便了。”周恩来说:“不必了。可以放人民大会堂和钓鱼台国宾馆,我们如果想吃茶馓,可以请他们帮我们代做,也很方便。”
    当那年3月24日中午,周恩来在西花厅设家宴招待刘秉衡一行时,还特意将刘秉衡他们刚带去的茶馓装盘上桌。那天周恩来因去天津参加中央工作会议,未能在家陪客。临走前委托邓颖超代表他陪来自他家乡淮安的“父母官”,还请了中共中央办公厅副主任兼总理办公室主任的童小鹏入席作陪。
    在邓颖超和童小鹏他们夸赞淮安茶馓酥脆香纯,入口即化时。刘秉衡就告诉他们,淮安制作茶馓的岳家一直比较保守:为了家传的这一能挣钱的绝技不被社会上学去,多少代以来,都是将制作茶馓的特殊技术只传媳妇,不传女儿。就在童小鹏听得很愕然时,邓颖超却眼睛一亮地说:“那我到他们家学肯定会把技术传给我。”“为什么”童小鹏一下没反映过来,睁着双眼问。“我是他们淮安媳妇呀!”
    邓颖超的这句幽默调侃引得在场的人一片笑声。
    1962年,中央召开七千人大会时,中共淮安县委第一书记邵风翥、副书记王纯高两人赴京与会。行前他们考虑到前两次王汝祥、刘秉衡赴京时,都带了茶馓,总理都很喜欢,还从淮安要了做茶馓的师傅。这次县委去两个人,该多带一点茶馓。因为茶馓不值钱,不属贵重礼品。于是,县委把这个任务交给了县公安局局长韩伏生。
    笔者前两天走访已95岁高龄的韩老。他告诉我说:“当时县委让总务科将钱和粮票、油票交给我以后。我就带着做馓子的师傅去打油、买干面,并在县委院子内的核桃树下砌了临时锅灶。做茶馓时,我也一直坐在旁边监督,防止出意外。
    据95岁高龄的王纯高(现健在)老人对笔者说:“那次一共带了60斤茶馓上北京,从上坂街白铁社敲制了两只白铁皮桶,每桶装30斤。上下火车时,我一手提一桶,拎得浑身是汗。可是,当到了北京和西花厅电话一联系,总理的秘书却说总理不同意收你们带来的茶馓了。”
    王老回忆说,我和邵书记一商量,既然带来了,总不能再带回去,就托大会秘书处代转过去。谁知两天后那两桶茶馓又被原封不动地退了回来。总理还让退馓子的秘书带来一份中共中央不准请客送礼的文件。周恩来在这份文件上亲笔用铅笔写道:“请江苏省委、淮阴地委、淮安县委负责同志认真阅读一下,坚决照中央文件精神办!”
    王老在和我交谈时分析说,他们那次送茶馓总理不收的原因可能是如下几个方面。
    一、数量太多。刘秉衡同志带去八斤馓子总理都说多了,我们带了60斤,总理认为送多了。
    二、用白铁皮做桶。为了怕把茶馓压碎了,我们让白铁社订做了两只白铁皮桶子,总理认为是浪费,因为钢铁是当时市场上的紧俏物资。
    三、方法不对。总理已经拒收了,我们又托大会秘书处转,总理怎么能违背中央规定,公开收受礼品呢?
    四、与中央文件抵触。就在他们赴京开会前不久,中央下发了不准请客送礼的文件,周恩来一直是带头遵纪守法的人,他不可能违背中央文件精神。
    笔者还曾询问那60斤馓子的下落。王老笑着告诉我。他们把上述情况向当时任中共淮阴地委第一书记的孙振华回报后,孙书记请省委、全省地委领导人和我们淮阴地区十一个县、市的与会人员一起到我们淮阴代表团住地,一边喝开水一边就把那几十斤馓子全吃光了。
    周恩来热爱家乡,更爱家乡的茶馓。在淮安县委三次向他送茶馓的过程中,无论他是收是退,都表现了伟人的高风亮节,体现出来的是他的故乡情,茶馓情。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