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宗教祠堂 > 淮安府城隍庙——淮安府城隍神信仰、祭祀及城隍庙初探

淮安府城隍庙——淮安府城隍神信仰、祭祀及城隍庙初探

2021/3/25 15:58:53    作者:潘杰锋    阅读:1631    评论:0

万历《淮安府志》中的城隍庙

 

  淮安(今淮安市淮安区)1986年4月24日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第二批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位于京杭大运河大运河中部,是运河要津、江淮咽喉,九省通衢重要的水陆交通枢纽。这座依水而建的城市历史悠久、曾经繁极一时,有着独特的魅力和历史文化底蕴。从东晋到明清,一直作为郡、州、路、府的治所。在明清时期是淮安府署和漕运总督部院所在地,与苏州、杭州、扬州并称为大运河沿线上的“四大都市”。它还与漕运息息相关、一脉相连,漕运兴,则百业兴。漕运废,则百业衰。漕运的兴废休戚深深地影响了中央与地方政权在各个朝代政治、经济、文化发展与交流,其中民间宗教信仰与祭祀文化的交流发展也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今天,我们就来探究一下这个民间与国家祭祀交互的祭祀场所——府城隍庙。
  城隍神的由来
  城隍神、城隍信仰、城隍祭祀、城隍庙是中国古代信仰体系和祭祀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城隍神主要来源于中国民间神话,是我国民间和道教信奉守护城池之神,是道教中普遍崇祀的重要神祇之一,俗称为“城隍爷”,为儒教《周官》八神之一。古人认为与生活、生产安全密切相关的事物,都有神在,于是“城隍”被道教吸收和神化,纳入自己的神系,称它是剪除凶恶、保国护邦之神,负责掌管人一生的福、禄、寿和恶、罚、明,并管领阴间的亡魂,成为一方城市的保护神。
  城隍神备受尊崇,城隍信仰深入人心,城隍祭祀遍历全国。城隍,“城者,《说文解字》曰以盛民也。从土从成,成亦聲;《左传》曰聖王先成民而後致力於神。隍者,《说文解字》曰城池也。有水曰池,無水曰隍。”。城隍一词连用最早见于《周易》泰卦中:“上六:城复于隍,勿用师,自邑告命,贞吝。《象》日:城复于隍,其命乱也。”可以解释为:城墙被攻破,倒塌在城濠中。从邑中传来命令,要停止进攻。可见城池作为居民聚集区,可以起到防御和保护的作用。“城隍”由于与人民生命和财产的安全关系密切,再加上“高墙深池,捍卫内外”的城廓沟壕在军事斗争起到决定性作用,保佑人民幸免于难。先民们感天地万物有灵皆有神佑,冥冥之中起着作用,于是城隍作为一个自然崇拜出现了。历代中央政权为了统治需要,赋予了其人格属性成为与某一位历史人物相结合的社会神祗。
  城隍神的信仰
  我国城隍神的信仰由来已久,从汉代到宋元关于它的信仰与祭祀活动记载多见著于史料。据《北齐书•慕容俨传》《南史》卷五三、《隋书》二三卷、《太平府志》等史料中记载,城隍信仰大致初形成于汉代,发展南北朝时期,大发展于隋唐五代时期。
  从荆州都督府长史张说《祭荆州城隍文》、潮州刺史韩愈《祭城隍文》,以及张九龄、杜牧、许远、李商隐等著有的《祭城隍文》和李阳冰、段金纬、吕述等著有的《城隍庙记》来分析可见:一是城隍神的官方和民间祭祀活动,主要是以地方官祭祀为主、民间祭祀为辅。二是地方官祭祀与民间城隍庙会、城隍出巡等祭祀活动相对频繁、盛况空前。三是地方官对本地城隍信仰持承认和鼓励态度。宋《太平广记》三○三卷中记载“吴俗畏鬼,每州县必有城隍神。”,说明唐代奉祀城隍神已较盛行。其中还引用《报应录》云:“唐洪州司马王简易,常暴得疾,梦见一鬼使,手执符牒云:奉城隍神命来追。王简易即随使者行,见城隍神。神命左右将簿书来,检毕调简易日:犹合得五年活,且放去。是唐时城隍之神已主冥籍”。由此可窥,当时人们由于对鬼恐惧而求助于城隍神,而城隍神也由城池保护神转变成主管冥界的官吏,这是人们精神生活需求和城隍神信仰发展供与求的需要,也体现城隍神格向人格衍变的重要特点,是城隍神世俗化的重要标志。
  另,从唐代资州刺史羊士谔《城隍庙赛雨诗二首》,推官李咸用《赠三僧》中“高出城隍寺,野为云鹤邻”;武昌军节度使元稹《代曲江老人百韵》中:“村落空垣坏,城隍旧井堙。”诗人杜甫《入衡州》中“旗亭壮邑屋,烽橹蟠城隍。”;李洞《题咸阳楼》中“滩鼓城隍动,云冲太白昏。”《迁村居二首》中“移居入村宇,树阙见城隍。”;欧阳詹《题华十二判官汝州宅内亭》中“只在城隍也趋府,岂如吾子道斯安。”王绩《过汉故城》中的“规模穷栋宇,表里浚城隍。”等等官员和诗人的诗句中,不难看出唐代信仰城隍神已成习俗,而且村落奉祀城隍神已然盛行。
  城隍神颁封爵号及请赐庙额
  (一)天下都府州县城隍颁封爵号
  城隍神封官赠爵的史料最出现于五代时期。宋《册府元龟•卷三十四》•《帝王部崇祀》记载:清泰元年(934年)后唐末帝李从珂“诏杭州护国庙,改崇德王,城隍神改封顺义保宁王,铜官庙改封福善通灵王,湖州城隍神封阜俗安成王,越州城隍神封兴德报闉王,从两浙节度使钱元瓘奏也”。《旧五代史》“后汉隐帝乾祐三年(950年),以蒙州城隍神为灵感王,从湖南请也。时海贼攻州城,州人祷于神,城不得陷,故是有请”。宋代赵与时《宾退录》谓宋代城隍:“今其祀几遍天下,朝家或赐庙额,或颁封爵,未命者或袭邻郡之称,或承流俗所传,郡异而县不同”。赵与时还就闻见所及,列举有庙额封爵的城隍神达数十个之多。《元史•本纪第三十三》•《文宗二》中记载:“加封大都城隍神为护国保宁王,夫人为护国保宁王妃。”
  明初太祖朱元璋更是对天下都府州县城隍神予以加封爵号,并且对府州县城隍庙的规制予以明确。《明史•礼志三》•《吉礼三》中记载:洪武二年(1369年),太祖下令对天下城隍加以封爵名号,“京都为承天鉴国司民升福明灵王,开封、临濠、太平、和州、滁州都封为王。其馀府为鉴察司民城隍威灵公,品秩为正二品。州为鉴察司民城隍灵佑侯,品秩为三品。县为鉴察司民城隍显佑伯,品秩为四品。服饰冠冕都有差别。命令文词之臣撰写制文颁赐。”。洪武三年(1370年),诏令去除封号,只称为某府州县城隍之神。又令各庙摒除其他神位。规定庙制,高度宽度比照官署厅堂。
  (二)淮安府城隍的颁封爵号及请赐庙额
  本人目力所及,收集到有明确记载由当地郡守请赐庙匾额和加颁封爵号的史料共有四处,分别为明《正德淮安府志》《万历淮安府志》《天启淮安府志》、清《乾隆淮安府志》,原文摘录如下:①《正德淮安府志》记载原文:“府城隍庙,在郡治东南。宋绍兴创建。政和九年久雨,淮溢入城,郡守祷之,雨霁水退,请赐庙额曰“靈顯”。……”。②《万历淮安府志》记载原文:“城隍庙在府治东,南宋绍兴间建,政和九年水,又雨。郡守祷之,霁,水退,请赐庙匾额曰靈顯,……”。③《天启淮安府志》记载原文:“府城隍庙在军门东。洪武三年(1370年),封显佑公,府曰公,州曰侯,县曰伯。……”。④《乾隆淮安府志》记载原文:“郡城隍庙,唐朝建在军门东,洪武三年封顯佑公,……”。另,清校勘学家丁晏《重修淮安城隍庙记》中也有记载:“府城隍廟建於唐時,明洪武三年封顯佑公爵,今廟中猶存印篆文顯佑公印四字,疑明代所頒也。……”
  从上述检索史料中,发现府志中存在诸多记载不一之处。本人认为需要讲清楚三个问题和一个疑误之处:
  1、府城隍庙位置的问题。①《正德淮安府志》记载:“府城隍庙,在郡治东南。”;《万历淮安府志》记载:“城隍庙在府治东”。查《康熙字典》:“郡,《释名》羣也。人所羣聚也。《韵会》《说文》云:“秦并天下,置三十六郡,以统其县。汉遂因之。自隋唐以来,废置不一。宋元设府于州,明制属州於府,而郡之名遂废。”,所以府志中“郡”和“府”是不同时期对同一行政区划“淮安府”的名称。②明《天启淮安府志》记载:“淮安府城隍庙在军门东。”;清《乾隆淮安府志》记载:“郡城隍庙,唐朝建在军门东”。军门指古代军营的大门。明代把总督或巡抚称为军门,清代把提督或加提督衔的总兵称为军门。所以《天启淮安府志》《乾隆淮安府志》中的“军门”应该指的是驻节淮安府城的漕运总督(明、清两朝中央政府派出的统管全国漕运事务的高级官员,品级为从一品或正二品),也指的是主管全国漕运的唯一机构——总督漕运部院衙门(今在淮安市淮安区镇淮楼东路漕运博物馆前)。
  2、请赐庙额时间与建庙时间不一致的问题。①明《正德淮安府志》《万历淮安府志》中记载:请赐庙匾额时间为北宋政和年间,北宋政和年间为公元1111-1118年之间。而府城隍庙建在绍兴年间,南宋绍兴年间为公元1129-1162年之间。存在请赐庙额在前,府城隍庙建在后,建庙与请赐匾额时间不一致、不合理的问题。②清《乾隆淮安府志》记载:“郡城隍庙,唐朝建在军门东,……”,清校勘学家丁晏《重修淮安城隍庙记》中记载:“府城隍廟建於唐時,……”,而明《正德淮安府志》记载:“府城隍庙,在郡治东南。宋绍兴创建。……”,《万历淮安府志》记载:“城隍庙在府治东,南宋绍兴间建,……”。清《乾隆淮安府志》、丁晏《重修淮安城隍庙记》等史料上明确记载了府城隍庙建于唐代,建庙时间早于明《正德淮安府志》《万历淮安府志》中记载的建于南宋绍兴,又出现建庙时间不一致的问题。本人觉得,应该从明《正德淮安府志》 “宋绍兴创建。”这段记载来分析。“创”《康熙字典》中解释:【註】師古曰:創,始造之,音初良反。又【唐韻】初亮切,瘡去聲。始也,造也。 “创建”《辞海》中解释:“创建指创立并建造一个新生的事物,这个事物,这一类型以前是不存在的” 。这个解释正好解决了建庙时间的问题。所以,本人认为府城隍庙始建于唐代,但当时规模或建制不大,后在南宋绍兴年间重建,其规模建制高于唐代。同时也就解释了请赐庙额和建庙时间不一致的问题,符合了历史发展时间上的逻辑性。
  3、颁爵封号名称不一致的问题。洪武二年(1369年)太祖下令对天下城隍加以封爵名号。“京都为承天鉴国司民升福明靈王,开封、臨濠、太平、和州、滁州都封為王。其馀府为鑒察司民城隍威靈公,品秩為正二品。州为鑒察司民城隍靈佑侯,品秩為三品。縣為鉴察司民城隍顯佑伯,品秩為四品。服飾冠冕都有差别。命令文詞之臣撰寫制文頒賜。”,“洪武三年(1370年),詔令去除封號,祗稱為某府州縣城隍之神”。淮安府城隍应封为“鑒察司民城隍威灵公”而不是“顯佑公”,而《天启淮安府志》中记载:“洪武三年(1370年),封显佑公,府曰公,州曰侯,县曰伯。”,正好对淮安府城隍被封为“显佑公”作了权威解释。
  4、明《正德淮安府志》《万历淮安府志》中恐有疑误。《正德淮安府志》中记载“政和九年久雨,淮溢入城,郡守祷之,雨霁水退,……”,《万历淮安府志》中记载:“政和九年水,又雨。郡守祷之,霁,水退,……”,而且因郡守祈祷城隍神,雨停水退后,郡守还向朝廷请赐了“靈顯”庙额,可见在宋政和九年间淮安府辖区内应该发生过大的水灾。据查《宋史•志第十四》•《五行(一上)•水(上)》中并没有淮安府发生水灾的记载,而宋政和五年六月、八月,政和七年、重和元年间确有发生大的水灾记载,记载原文:“政和五年六月,江宁府、天平宣州水灾。八月,苏、湖、常、秀各郡水灾。七年,瀛洲、沧州黄河决口,沧州城没有被水浸泡的仅二丈四尺,百姓死一百多万人。” ;“重和元年夏天,江、淮、荆、浙各路大水,百姓流亡迁徙,被淹溺的人很多,朝廷分派使者前往赈济。发运使任谅因没有奏闻泗州洪水冲毁官府和私人房屋等事被勒令停职” 。府志中此处记载存疑,以上仅个人观点,仅供参考。
  (三)淮安府城隍神
  《中国古代宗教与神话考》中曾提出祝融是最早的城隍神主,而后随着朝代更替,各朝各代、各个地方城隍各有其主。明太祖朱元璋曾直言不讳地说,“朕立城隍神,使人知畏,人有所畏,则不敢妄为。”可见城隍已经作为政权统治工具,由当时统治政权予以指定。据《明史•礼志四》•《吉礼四》中记载:“洪武元年,命令中书省到郡县,访求应该祭祀的神祗,名山大川、圣明帝王忠臣烈士,凡是有功于国家以及惠爱百姓的,都写进祭祀典册命令有关部门每年一定时节祭祀。二年又下诏天下神祗,对百姓常有功德,事迹显著的,即使不祭祀,也要禁止人毁坏撤掉祠堂。三年,制定众神封号,凡是后世溢美的称号都革。……”。“奏议上呈,于是命令修建斋坛,派官祭告,连同东岳、真武、城隍庙、灵济宫的祭祀,都依旧。……按照祭祀典籍,太祖时,应天祭祀陈乔、……。宪宗时,庐陵祭祀文天祥,……他们都是历代的著名大臣,事迹显著”。
  有人记载,明朝以前淮安府城隍神为南宋丞相文天祥。据查史籍,并无记载。上述史料中有明确记载祭祀文天祥的也只有庐陵(现江西吉安市)。而据本人探究发现南宋丞相文天祥与淮安还颇有渊源。文天祥(1236年-1283年)是宋末政治家、文学家,爱国诗人,抗元名臣,民族英雄。官至右丞相,封信国公。于五坡岭兵败被俘,宁死不降。作有《发淮安》《淮安军》两首,创作背景都是宋元交战,南宋溃败灭亡之际。文天祥被俘后,元世祖下令将其广州押送至大都处理。途经淮安,他又作过《发宿迁县》《小清口》《过淮河宿阚石有感》等诗篇。文天祥还作了两首《议纠合两淮复兴》:“边堂上老将军,南望天家雨湿巾。为道两淮兵定出,相公同作歃盟人。扬州兵了约庐州,某向瓜洲某鹭洲。直下南徐侯自管,皇亲刺史统千舟。”,将南宋的最后希望寄托在“两淮”将士身上,期盼能再收复故土。据此,本人认为淮安府百姓祭祀文天祥也就合情合理、理所当然了。
  明朝时期,淮安府城隍神为漕运总兵官陈瑄。《明史•礼志四》•《吉礼四》中记载“地方守土大臣提名奏请,礼官议论答复,事情都如实地记载,年月可以考查。至于明代大臣与前代历史上的名臣相媲美的,或者因为功勋,或者因为学识品行,或者因为守正不阿的操守,或者因为死于国事,在志书上记载,刻在碑碣雕版上,不能一一述说。大的有鄱阳湖忠臣祠祭祀丁普郎等三十五人,……淮安祭祀陈瑄,……,都是众所周知的,清晰可考。其他郡县山川龙神忠烈的人,以及祈祷有灵验而祭祀的,《会典》上的记载,尤其详备。”
  上述史料中明确记载,明朝淮安府城隍庙祭祀的城隍神为明漕院总兵官陈瑄。陈瑄(1365年-1433年),明代军事将领、水利专家,明清漕运制度的确立者。官至漕运总兵官,驻节淮安。陈瑄不但督理漕运,还兼管淮安的地方事务,抚辑军民,所领官军悉听节制。督理漕运三十年,改革漕运制度,修治京杭运河,功绩显赫。陈瑄在仁宗年间曾上疏言事,提出“重国本、择贤能、苏民力、兴学校、整军伍、谨边防、走漕运”七条政治主张,包罗政治、经济、军事、教育、国防等多方面,每条都切中时弊,还提出应对之策。生时授为奉天翊卫宣力武臣、平江伯。死后,追封平江侯,赠太保,谥号“恭襄”。
  至清朝延袭明朝旧制,淮安府城隍庙祭祀的是江苏查赈知县李毓昌。《清史稿•卷四百七十八》•《列传•二百六十五》中记载:“毓昌,字皋言,山东即墨人。嘉庆十三年进士,以知县发江苏。因山阳查赈一事,为山阳知县王申汉所害,仁宗震怒,斩包祥,置顾祥、马连升极刑,剖李祥心祭毓昌墓。毂、伸汉各论如律,总督以下贬谪有差。赠毓昌知府衔,封其墓。御制愍忠诗,命勒於墓上。毓昌无子,诏为立后,嗣子希佐赐举人,太清亦赐武举。” 嘉庆皇帝对李毓昌的清正不阿,追加褒奖,赐以知府头衔,重礼安葬,并亲自提写《悯忠诗三十韵》一首,刻成石碑,立于李毓昌墓前。后被淮安百姓奉祀于府城隍庙,他也是我们淮安府的最后一位城隍神。
  城隍神的祭祀
  (一)国家祭祀:①《宋史》中记载:“建隆元年(960年)十一月,诏以郊祀前一日,遣官奏告东岳、城隍、浚沟庙、五龙庙及子张、子夏庙,他如仪……”。说明在宋朝时中央政权已把城隍列入告祭对象之一。②明朝则是城隍祭祀的鼎盛时期,《明史•礼志一》中记载:“明太祖初定天下,他务未遑,首开礼乐二局,广征耆儒,分曹研讨”;“乙亥,上祀天地于南郊,即皇帝位。定有天下之号大明,建元洪武。上服衮冕先期告祭,设昊天上帝位于坛之第一成,居东;……星辰、社稷、太岁、岳镇、海渎、山川、城隍,位于壝内之东西,各用犊一币一笾豆各十簠簋各二”;“王国的祭祀,则是太庙、社稷、风云雷雨、辖区内的山川、城隍、旗纛、五祀、历坛。府州县的祭祀,则是社稷、风云雷雨、山川、历坛、先师庙以及所在帝王的陵庙”。《明史•礼志三》中记载:“前期一日,皇帝躬省牲。至日,服通天冠绛纱袍,诣岳镇海读前,行三献礼。山川城隍,分献官行礼”。以上史料记载表明:一是城隍神在国家祭祀的首次出现在明朝洪武时期;二是明初天子亲祀城隍是首例,承认了民间城隍神祭祀的合法化;三是城隍祭祀作为正祀之一,国家制度化的重要表现;四是城隍神国家祭祀的地位已经确立。祭祀日期:《明史•礼志一》中记载:①中型祭祀有二十五次:二月、八月是上戊日的第二天祭祀帝社帝稷,八月祭祀太岁、风云雷雨,三、六、九、十二月祭祀岳镇、海渎、山川、城隍,……” ;后“洪武二年(1369年),太祖采纳了礼官们的建议,“今宜以岳镇、海渎及天下山川、城隍诸地祗合为一坛,春秋专祀”。②《大明会典》记载:五月十一日遣南京太常寺官祭。③《明史•礼志四》中记载:“洪武三年定下制度,京城祭祀帝王无后嗣的鬼,在玄武湖中设坛,每年在清明及十月朔日派官员祭祀。祭期前七天,檄告京城城隍。”
  (二)地方官员祭祀:①《明史•礼志三》记载:“在王国的由藩王亲自举行祭祀,在各府州县的由当地长官主持。”,作为正祀之一,国家祭祀的,按照国家祭祀制度由地方官主祀。②“洪武四年,……未几,复降仪注,新官赴任,必先谒神与誓,期在阴阳表里,以安下民。”,洪武四年,诏令要求地方官员上任时必先谒神与誓,保证清正廉洁,否则“灵必无私,一体照报”。③《明史•礼志四》中记载:“诸侯王国祭祀诸侯没人祭祀的鬼,府州祭祀郡里无人祭祀的鬼,县里祭祀县中无人祭祀的鬼,都在城北设坛,如京城一年两次祭祀,……。”。祭祀日期:①按照国家祭祀制度,春秋两次祭祀。②新任地方官到任三日,前往祭祀。③《明史•礼志四》中记载:“后来规定郡县、乡里的没人祭祀的鬼神,都在清明日、七月十五、十月朔日祭祀” 。
  据此可知,上述的祭祀活动以及每年的“城隍诞辰”(后与历坛合祀,主祀城隍后罢除免祭)、朔望之日“每月初一、十五”均由当地最高品秩官员带头祭祀,都城隍由皇帝亲祀,府城隍由知府、州城隍由知州等等依次祭之,其他祈雨、求晴、消灾、避祸等由地方官员率众到府城隍庙祭拜。
  (三)淮安民间祭祀:①清明节。清明节家家门头悬挂柳枝,白天上坟扫墓,焚化纸钱。清明前数日,修葺祖坟,俗称“圆坟”。凡新丧“终七”而未满周年的人家,都要在清明当天到城北莲花街鬼神坛去“赶坛”。据说,在这一天府城隍、县城隍和都土地神在此三堂会审,审判死者一生善恶。②中元节。农历七月十五,又称“鬼节”,民间百姓家祭祖先。相传这天城隍出巡,开鬼门关,放鬼出狱。人家都在田间、十字路口焚化纸钱,供米饭、馒头、瓜蔬之类,已结鬼缘。③寒衣节。十月朔日,又称“十月朝”。临近寒冬,天气转凉,家家户户皆有烧纸衣祭祀祖先,先儒程子 《遗书》中提到“拜坟则十月一日拜之,感霜露也”。故人们在十月初一用黍矐祭祀祖先。十月初一祭祀祖先,有家祭,也有墓祭,出嫁的闺女回娘家,为去世的父母送寒衣。出城为坟墓添土,俗称“圆大坟”。新丧人家前去府城隍庙烧香报到,为亡故先人祈愿。④冥节。清明节、七月十五日和“十月朝”是三个冥节。每届冥节城隍神都要出巡,城中百姓在城隍面前举行庙会,因其肃穆庄严、阴气森森又称“冥会”。祭祀日期:清明、七月十五、十月朔日。
  淮安府城隍庙概貌
  淮安府城隍庙坐落在漕运总督部院东(今淮安市淮安区镇淮楼东路),庙前有座南朝北的一个雕花磨砖照壁,照壁南边有小街,西边有照壁巷,东边是青龙桥。
  城隍庙进深约一百二十米左右,宽约六十米左右,占地约十一亩左右。城隍庙左右各有巷子一条,西边名为大城隍庙巷,东边名为小城隍庙巷。小城隍庙巷约1.5左右宽,巷子为南北走向,北头是城隍庙的放生池,文渠水经山阳县衙前入白虎桥,萦注城隍庙放生池中,放生池内水声潺潺,池塘中放生的鱼儿自由自在、三五成群。大门西大城隍庙巷,巷子南北走向,西边巷里为谈公馆所在(今谈荔孙故居处)。
  (一)大门及天王殿
  府城隍庙坐北朝南大门十分高大,大门上悬有城隍庙三个大字金字匾额,约七八米高,甚是壮观威严。大门前有麻石石狮一对(现立于淮安府署大门前)。大门为三间,大门上书对联一副,上联:“但得回头便是岸”,下联:“何须到此悟前非”。左右配殿上书金字匾额右为除凶、左为剪恶。踏过门槛进入天王殿,左右供奉东方持国天王、南方增长天王、西方广目天王、北方多闻天王四尊彩色泥塑,面前有红漆木质栅栏,以作防护之用。四个泥塑的天王个个都面目狰狞、威武肃穆,阴森吓人,来往的香客也都静默不语,手持香烛、十分虔诚,令人有汗毛林立的感觉。
  (二)二门及官厅
  走进二门,为一宽敞的庭院。左右各有合抱椿树一颗。抬头往北即可见官厅三间,明清时为当地官员率众在每月初一、十五“朔望之日”行礼及祈祷集会休憩的地方。官厅东边有小斋一间供来往信徒、游人休息,四面有窗,窗外为柳池与放生池相通。夏日,可观柳池盛景。
  (三)六司及十王殿
  走过二门及官厅,是约长六十余米、宽四余米的南北甬道,甬道是青砖立砖铺的路面,中线由两块竖线立砖排列而成。甬道两侧为东西廊房各二十间,约3.6左右宽、3米左右长。西为冥界六司,阴阳司、速报司、纠察司、奖善司、罚恶司、财神司、延寿司、功过司。还供奉着“地狱未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证菩提”的地藏王菩萨,“大慈大悲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等道教神祗。东为十王殿,分别供奉秦广王、楚江王、宋帝王、仵官王、阎罗王、平等王、泰山王、都市王、卞城王、转轮王等主管冥界的幽冥之神。殿前还有十八层地狱诸相,如上磨坊、上对冲、上刀山、下火海、下油锅、夹段锯、奈何桥。第五殿阎罗王总领十殿,殿前还有一联,上联:“阴报阳报、迟报速报、终须有报”,下联:“天知地知、人知鬼知、何谓无知”。
  说起延寿司,想起邻居老人过去讲的一个小故事,说有一家经商,几代人积德行善,单传独子少当家的外出走货,偶染不明顽疾,久治不愈,渐渐就断了气了!停放在家中,族中高寿老人未免族中断了香火,十余人相约焚香沐浴前去城隍庙延寿司,请庙中道士书写文书、焚烧祷告,已己之阳寿换子之寿。回家后老人当夜就仙去,守夜发现少当家的盖脸布尽有微动,急忙喊人,竟然活过来了。此则因果故事无非教人行善以积阴德,但是终究无从考证!
  (四)戏  楼
  站在甬道上由北向南看,甬道深长,灯火昏瞑,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两层戏楼及柱础。走近一看,戏楼一层左右楼梯口上挂楹联一对,上书:“善来此地无心愧,恶过吾门胆自寒”。抬步上楼,二层为戏台,两侧厢房为化妆室,台边有木栏杆防护。下楼转往里走又见楹联一对:“莫光光磕磕头去,要细细问问心来”。走过戏楼,大殿前有一个空地,摆着四五张八仙桌子,桌子上摆放着一些茶碗。每逢初一、十五,城隍诞辰、冥节,照例都要在城隍庙内作会演戏,供百姓“藉神诞以行乐”。看戏的人都坐这,打赏从楼下扔上戏台或吩咐随从送上二楼。这里的戏班是草台班子,唱的是淮剧等地方小戏种。
  (五)正祠及寝宫
  踏过约1米左右的台阶就是正祠,正祠为三间,高约15米左右。正祠门前悬挂一副对联,上联:“为人若果有良心,初一十五,何须你烧香点烛”。下联:“做事若无天理,三更半夜,谨防我铁链钢叉”。大殿飞檐中间高悬:“靈顯”二字,左配殿上悬“问心”,右配殿上悬“见性”。正祠大殿中间供奉着清代钦差江苏查赈知县李毓昌的彩色泥塑像坐像,约数米高,左首为文判官,右首为武判官。塑像前有朱漆木制案几一件,上有红绸包裹大印一枚,印底朝外上有篆书“显佑公印”四字。下立黑白无常,牛头马面。正祠大殿东侧的偏殿是内宫,为城隍老爷与夫人的寝宫,内供“城隍夫人”彩衣泥塑像,还有各类寝室用具等一套。穿过寝宫是斋室和厨房各三间,斋室朝南是当家道士居住休憩之所,开门于城隍庙的池塘边。
  (六)城隍庙当家道士
  由于城隍神是道教众多神祗之一,城隍庙由道士主持,对庙宇的庙产有管理与支配权力。清末民初,淮安府城隍庙的当家道士姓陈,其人好善乐施、经常接济穷人,帮助困难的人,通晓岐黄之术也常施舍医药、为当地百姓及来往信徒治疗些外感小病,外号“陈半仙”,在13岁时于城隍庙当道童,后主持府城隍庙。其人精通乐器,唢呐、笙、管、笛,云锣等等乐器吹奏娴熟,其中笛子吹的最好,据周边的耄耋老人回忆,少时时常见他坐在放生池和柳池边面朝西北练习笛子,其声悠扬、令人回味。周边百姓家有白事也经常请他去做法事。
  另,清丁晏《重修淮安府城隍记》中记载,道光年间,府城隍破败不堪,毁坏严重,当家道士蒋旭堂发愿募修,在修葺即将竣工时,蒋道士因劳累操心过度,病亡。府城隍庙能得如此大规模的重修,是因为蒋道士发愿重修的决心、诚信。所以今以文记之。
  府城隍庙会
  淮安府城隍神每年在三次“冥节”出巡,分别为清明节、中元节、“十月朝”。城隍神出巡时,仪仗队伍在前,道士们鸣鼓击锣,为城隍神开道。随巡侍卫有五大班,皆由百姓装扮,有的扮演犯人若干,身着蓝色僧领衣服,腰束布裙,身上锁着铁链、木枷,手持长香,这些个装扮百姓皆生病许愿而来。众人抬着城隍神大轿巡游街市,从府城隍庙出发,经过府城中各大主要道口,所经之处,威严肃穆,沿街商铺和百姓摆放祭品予以祭祀,在此,还有“跳判官”的节目。表演者用两根竹竿绑住一把木椅,由4人抬着。上坐武判官青面红须、阔肩凸肚,手摇折扇,翘着二郎腿。文判官白面黑须、长袍佩剑,步行在前。文武两判官又称下判和上判。进入大街时,武判官纵身一跃,蹲在椅子上,遇有商铺放鞭炮迎接,武判官则从椅子上抢背而下,文判官同时相对翻一个筋斗。然后武判官飞身上椅,继续前行。直至北门外莲花街鬼神坛登坛。
  据传,登坛仪式由县城隍神先到,府城隍神后到,最后是都土地神、东岳大帝,舆前竖衔牌两块,一为大汉献帝,一为都土地神。登坛完毕,举行三堂会审。一审有无冤屈的怨鬼,二审众鬼罪孽轻重。最后挂牌放公告,在府城隍庙登记领取城隍关牒的人,可告阴状申表喊冤。告状者事先用黄表书好状词,陈述自己的冤情苦衷,请求冥官为他作主,伸冤昭雪。
  府城隍庙兴衰
  据明《万历淮安府志》《正德淮安府志》、清《同治重修山阳县志》中记载,府城隍庙在明洪武、永乐、天顺、隆庆年间,清乾隆、嘉庆、道光年间,相继前后重建和重修7次,其中明天顺、清乾隆年间为重建。清丁晏《重修淮安府城隍庙记》中记载,道光年间,重修城隍庙拨钱5000余缗,约100万人民币。
  新中国成立后60年代初,兴建县(原淮安县,现淮安区)工人大会堂将府城隍庙大门、二门及官厅天王殿、六司、十王殿、大殿拆除。城隍庙诸多彩色塑像均放在院东街侯家棺材店,文化大革命期间砸掉。后院东街扩宽向南,府城隍庙唯一遗存城隍庙照壁也被拆除。
  至此,这所谓的以“扶一城之正气,惩一城之邪恶,保一城之平安”为职责的,庇佑一方的宗教文化遗存府城隍庙,也已不复存在了。
  注:上文中淮安府城隍庙概貌部分为本人整理,何杰、徐台五老先生口述。

  附:
  1、淮安府及下辖二州九县城隍庙位置
  ⑴淮安府隍庙在军门东。(今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总督漕部院遗址东,区总工会现址)
  ⑵山阳县城隍庙在河北。(今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新路村)
  ⑶盐城县城隆庙县治东北。(今江苏省盐城市)
  ⑷清河县城隆庙治东半里许。(今江苏省淮安市清江浦区)
  ⑸桃源县城隍庙在治西一百步。(今江苏省宿迁市泗阳县)
  ⑹安东县城隍庙去治西半里。(今江苏省淮安市涟水县)
  ⑺沭阳县城隍庙在治南半里。(今江苏省宿迁市沭阳县)
  ⑻海州城隍庙西城。(今江苏省连云港市海州区)
  ⑼赣榆县城隍庙治西。(今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
  ⑽邳州城隍庙治东。(今江苏省徐州市邳州市)
  ⑾宿迁县城隍庙治南半里。(今江苏省宿迁市)
  ⑿睢宁县城隍庙治南半里。(江苏省徐州市睢宁县)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办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