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认识淮安 > 民国风云 > 民国年间淮安的反饥饿大游行

民国年间淮安的反饥饿大游行

2015/8/10 0:55:59    作者:徐爱明    阅读:6260    评论:0

    1948年的初冬,似乎寒意来得那么早,那么浓。淮海战役已经拉开了帷幕,浓浓的火药味已经弥漫到两淮(淮安、淮阴)上空,淮安城里居民眼看时局不稳,人心动荡,经济危机,人人自危,物价飞涨,民不聊生,国民党政府四大家族也乘机大捞一把。老中央钞票转眼不用了,成捆成捆的变成废纸,官僚资产阶级大肆搜刮民脂民膏,《解放》等影视剧中高举成捆钞票在拥挤人流里抢购物资的场景又在眼前摇晃,几如置身其中,恍若昨日。当时政府明令将老中央票子换成“关金”钞票,开始面值1元、10元的,没多少天,百元、千元、万元一张的钞票相继上市;前些日子,大米1元1斤,不久,就成为10元一斤,100元一斤。钞票不值钱,过一夜,就贬值。例如前一天下午拿300元工资,可以买100斤大米,过一夜大米涨价了,这钱就只能买50斤大米,甚至于再过两天就只能买10斤大米,对今天的人们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如果你再犹豫、观望,再过一夜,可能买不到1斤大米了,捏在手中的只是一把废纸。     没有几个月,又换成“金圆券”钞票,接着几个月时间又是面值千元、万元的钞票上市,每次换钞票时,突击式的在天不亮时换个把小时,旧钞换新钞,都是政府、银行人员亲戚朋友,门前“公告”说“下次兑换”,其实就等于宣布旧钞票“作废”,到哪里去喊冤啊?有何用?在老百姓手中的旧钞票该有多少万,多少亿啊,到哪里去告状?
    笔者当时在老淮安城里东南角城墙脚下的“江苏省立淮安中学”读初一,尚不懂世事。开学时报名是不收金圆券纸币的,高中学生提出抗议,这是国家法定钞票为什么不收?学校会计支支吾吾,“上方规定,我们无法”,学生只好到市场拿纸币兑换银元,学生这一换,是要吃亏的,纸币20元才能换到一块洋钱,国民党银行根本不管这些。外地及农村来的寄读生缴伙食费要缴大米,或者按市场价格三十五元一斗,否则不予报名。学校伙食房天天催学生缴大米,黑板上写满了名字。
    就这样糊糊弄弄地糊了两个月,到了11月份,没交大米而吃不到饭的学生越来越多,大家聚集在兼作饭堂的大礼堂门口七嘴八舌地叫着:我们要吃饭!我们要生存!反复地喊,高声地喊,学生们一边叮叮当当地敲着碗,一边哗啦哗啦地挥舞着纸币……
    半小时过去了,一小时过去了,学校没办法,让事务长假惺惺地叫学生记个名字欠一顿饭钱。下一次,欠大米的学生更多了,黑板上欠大米的名单写满了,又加写小黑板。开饭时,大礼堂门前,敲着饭碗,挥着纸币的学生更多了,要有一二百人,黑压压的一片。总务主任来讲话、劝解,无效。训育主任(从来没听说过,后来才听说是国民党县党部派来的特务头子)来讲话,劝解,无效。学生们大叫道,我们成捆的钞票买不到大米!我们洋钱也买不到大米!粮行老板看见学生模样的就不卖米!粮行老板娘还狠狠地大叫,有洋钱也不卖!没有米!其实,说没有米是假的,怕学生报告而犯事。那饭堂门前的场面很像学生风潮,学生晃动起来了,真像浪潮,肚子饿啊,一发而不可收。
    终于人群闪动了,有人嘀咕着,校长来了,几个人簇拥下,一个光着脑袋,戴着眼镜的矮老头儿来了,学生们记得开学典礼上,他露过面,记得名字叫“张开轩”,还是当时淮安县的国民党县党部委员呢。这天,他又来蛮腔侉调了,旁边的一个大个儿先生好像翻译似的,大声地训斥:你们要安心读书,不要闹事,要记住读书救国……看样子,狠狠的架势,像是要弹压学生运动似的,不知是谁领头大喊口号:“我们要吃饭!”“我们反饥饿!”“我们要民主!”
    哦!哦!学生们一哄而上,敲着碗涌进饭堂,高中部的一个大个儿同学站上板凳,大声说,同学们,我们不要乱,我们要吃饭,要生存,反饥饿,我们的行动是正义的,大家要遵守秩序,让事务长先记个账,各就各位,吃饭吧!
    1951年镇压反革命时,我在淮安城里看到人民法院大布告上,就是这个原淮中校长“张开轩”的名字上用红笔打了个大红勾,作为历史反革命在镇江被枪毙了,那时就是镇压学生运动,当然是罪有应得。
    此刻,事务长哪里还记什么账呢,根本也分不清,来不及,只好随他去了,呼啦呼啦的吃饭声音响成了一片,同学们真的太饿了。我还偷眼朝那大个子同学望去,身旁的朱保中同学知道我的意思,小声说,他姓王,是高三(1)班的,是学生会主席。我头脑里一直闪现着他那梳着西装头,穿着大褂子的英俊形象。虽然焦心思,明天怎么办呢?才13岁,倒上床,就呼呼大睡了。
    第二天一大早,学生会王主席来了,高中同学有的叫他王大哥,有的叫他“大王”,他总笑呵呵的。这时,他又站上板凳,大声宣布:还是让事务长记个账,大家先吃饭吧!事务长也没办法,只是搓着手,来回地转着。急促的集合铃声响彻校园,课,也上不成了,全校同学都在办公楼前的小操场上集中,英俊的王大哥在台阶上讲了今天上街游行,集体买米。队伍在“我们要吃饭”、“我们反饥饿”、“我们要民主”的口号声中浩浩荡荡出发了,训育主任几个人拦在前面,指手画脚想阻止队伍前进,怎么可能?撼树蚍蜉能挡住汹涌澎湃的历史潮流吗?
    我们拿着写有口号的红绿纸做的小旗子一路向前,从东长街向北,到了镇淮楼门前老体育场时,队伍两旁都是跟着呼口号的市民。前面终于走不动了,王大哥看着围满的里三层外三层的市民,立即站上一条板凳,大声演讲,讲了大家要团结起来,打倒奸商,我们要饭吃,我们要生存,我们要民主,我们要反饥饿!
    忽然来了几个警察,大吼着:大家散开!散开!不准游行!但是,怒吼的口号声早已把他们的嚎叫淹没了。市民们和同学们一起喊口号,汇成洪流一起向南走去,一个个拳头竖得老高老高,口号声一浪高过一浪。几个警察早被冲得无影无踪了,队伍出了南门,向西,进入堂子巷老街。
    堂子巷东西方向,北边一排粮行后面就是高耸的城墙,路南边也是一排粮行,东到南门口,西到大运河堤边,是一层一层的麻石台阶,有几十级,旧式的大街都不宽阔,约三米左右。此时,已被学生站满了,这里是全城最有名气的粮行大街,从东到西要有上百家粮行,粮行老板看到学生队伍来了,都关上了店门。我们学生队伍由东到西分几段安排好,分成几个组,各组由几个高中老大哥带队,一一敲开店门,跟老板协商,晓之以理,希望他们思想开明,卖点米给学生。店主不肯,就到仓库里翻找,没有,到床柜里翻,到木箱里找,到夹墙里找,草堆里也会藏有装满粮食的麻袋、布袋。我们初中小不点就在店门外,举起小红旗,喊着口号:我们反饥饿!我们要生存!
    哇,翻到大米了。我们把中装老式裤子的裤脚扎起来,装进两斗大米,再把裤腰处扎紧,扛在肩上,实际就是“米口袋”骑在脖子上,高中大哥哥们一律按三块钱一斗米付钱,粮行老板们也无可奈何。到了晌午,我们大队人马扛着大米口袋凯旋。
    淮中学生反饥饿搜大米游行活动大长了群众志气,大灭了奸商威风,也给反动政府一个沉重打击。那时我们初中学生年龄小,还不懂事,后来才知道这是高中的地下党大哥哥们领导组织的一次斗争活动。事实上,老淮中当时走出去一大批地下党同志,后来都成为各地区的党政领导干部。此次活动以后,大约过了一个月,处在水深火热之中的淮安市民听到了春雷般的隆隆炮声,迎来了伟大的人民解放军。
    转眼间,事情已经过去62个年头了,但这次活动给人的印象是深刻的,永远不可磨灭。今天,我们到老淮中还能看到当时的两层办公楼仍然保持着当年的雄姿,西山墙牌子上写着“中共中央华中分局旧址”,作为省级文物保护,刘少奇、陈毅等都曾在此办公,指挥作战。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资料研究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