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地方文化 > 淮安陆访书场与王少堂

淮安陆访书场与王少堂

2015/1/5 11:09:46    作者:解军、丁莹    阅读:4289    评论:0

  淮安过去有众多戏曲演出场所,如东岳庙台、国民大戏院等。旧时淮扬一带,听书的人特别多,书场也就数不胜数。淮安好书场也特别多,如三山书场、陆访书场等都是当地有名的书场。
  陆访书场的老板人称周四,家境富裕,略通诗文,喜好听书与品茗。之所以给自家书场取名为“陆访”,是有一定含义的。东汉时有一位以文采和孝行闻名于世的名士——陆绩,“陆访”者,贤者来访也,周四希望他请来的说书先生和听书的听客都具有贤者的气质和风度。过去淮扬一带曾流传这样一句话:“贤者好读书,不好读书而好听书。”
  周四待情(即书场老板对待说书先生的态度)好,艺人愿意进这样的书场演出。1923年端午节,扬州评话名家王少堂应邀来陆访书场做生意。在安顿好王少堂住处后,周四笑眯眯地对王少堂说:“今天请你吃杯茶。”王少堂说随便泡杯就行。周四说:“不,对你这样的名家,不能怠慢。”随即转身对茶房说:“周福,你到后房里挖一坛水来。”王少堂听愣了,心想泥里挖出来的水能喝吗?周四忙说:“这不是泥水,也不是泉水,而是埋在地下的水,这是我用来专门招待贵宾的水,我们淮安县的县长大人也别想喝到我的水呢!”王少堂让周四别卖关子了,周四继续说道:“我这是天落水,但不是敞开大水缸等的雨水,而是露水。我家有前后两进,前屋后檐两个角,后屋前檐两个角,我用一块大白布,四角扎四根绳子,系在屋角上,到了夏秋两季露水重的时候,张开大布兜收水。”王少堂问:“这样做,得花多少时间啊?”周四说:“所以才说金贵啊,我一季只能采集三四坛水。这样的水干净、清醇,再加上我埋得深,不容易变质。”
  谈话间,茶房已经将水坛捧过来了。周四一阵忙活后,开始煮水。周四对王少堂说:“煮水也不能马虎,铜锡壶有铁腥味。用黄里透青的竹片烧煮,水中带有清香气。你喝过我这个茶,什么虎跑龙井,什么东山碧螺春,还有你们扬州的魁龙珠,就乏味了。”不一会功夫,水好了,开始沏茶。王少堂呷了一口,就感觉到香醇、甘甜、清鲜。
    周四除了待情好,还是个真正懂得书艺的老板,他喜欢比较不同说书人的技艺,从书的篇章结构到语言、细节、神态,不一而足。周四还喜欢与艺人交流书艺,经他点拨的说书人多多少少都能增进技艺,弥补不足。王少堂在陆访书场演出,每天说两场,日场开讲《武十回》,夜场开讲《卢十回》,生意好,场场爆满。有一天散场后,周四把王少堂拉进里屋,说道:“今天你说的这回书有点荒,吴用算命没有算好。”王少堂不解。周四说:“你说卢俊义丧妻克子,可有命理依据?你拿不出个流年命单来,不要说卢俊义不信,我也骗不过去!”
  早已红遍大江南北的王少堂哑然失色,没想到书中还有这么一个大大的破绽。周四说:“少堂啊,我也不懂星卜命相,只能就书论书。不过有个人可以帮你。”王少堂大喜道:“请问哪位?”周四说:“离我们这不远的清江浦有位笪仁氏,一等的大命相家,你去让他给卢俊义算算命,这样你就可以补漏洞了。不过,他的开价蛮高,没有二三百块大洋是开销不掉的。”一向惜金的王少堂有点舍不得,但又不想放弃这样的机会,忙问周四该如何是好。周四告诉王少堂:“这个笪仁氏虽然架子大,但他服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清江浦的青帮堂主冯守义,只要冯守义出面,笪仁氏不会乱开价。”王少堂开始面露喜色,因为他曾经与青帮打过交道,应该能请出冯守义帮忙。于是,王少堂做满陆访书场的生意后,想办法去清江浦找冯守义和笪仁氏了。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办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