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名人研究 > 辛笛的淮扬菜情结

辛笛的淮扬菜情结

2019/4/4 11:07:02    作者:叶占鳌    阅读:234    评论:0

  辛笛,原名王馨迪,江苏淮安人,著名的“九叶诗人”代表人物。其早在天津南开中学读书时期就开始发表诗歌和译作,后入清华大学外文系学习,同时编辑《清华周刊》文艺专栏。1936年留学英国,入爱丁堡大学研究语言文学,回国后任上海光华大学、暨南大学教授,现任上海作协副主席、国际笔会上海中心理事等职,著有《珠贝集》、《手掌集》、《夜读书记》、《九叶集》、《辛笛诗稿》、《印象.花拾》、《嫏环偶拾》等。
  少小离家的诗人,虽终日颠簸他乡,但对于家乡,对于家乡的饮食文化,却依然记忆鲜活如童年。家乡的鳝鱼、蒲儿菜、冷菊蟹、蟹黄汤包……,在诗人的眼中,是上苍对于勤奋朴实的乡人的最好给予,更是故乡物华天宝的明证。身在异乡的多少个明月当空的夜晚,多少个恋乡心切的不眠夜,倚在窗前泪流满面的诗人,反复吟味着东坡的词句:鲈鱼堪脍,尽西风,季鹰归未?
  禁不起思乡的热情,耄耋的老人终于踏上热爱着的故土,去深味他的童年。面对这哺育他的丰厚土地,源远流长的古运河,亲切的父老乡音,丰腴鲜美的家乡淮扬菜……,诗人心醉了,如入幽梦,在月明如洗的故乡园亭中,品味着家乡风味的淮扬名菜,畅饮着故乡泉水酿造的美酒,这正是自己滞留心中的多年宿愿呀!今朝却恰如其分地实现了,这梦境怎么能不让人心醉呵。酩酊大醉的诗人想着,想着,便倒在了如银波似的清月里……
  第二年清秋,惦念故乡的诗人再次踏上故土,为着寻找旧日的梦痕。当客船驶向故乡时,诗人目接不暇地望着两岸的景象,“近乡情更怯”了,于是朵颐大动,口占七绝一首:两年两度运河滨,多味乡音分外亲;一路禾香村酿熟,垂杨秋色正宜人。来到故里,好客的乡人,再次邀请诗人品尝家乡的淮扬菜。望着琳琅满目的美味家肴,幸喜之情溢于言表,看着餐桌上的“八大锤”、“冷菊蟹”,诗人诗兴大发,又一七绝脱口而出:赐馔何来“八大锤”,油氽鸡腿代名词。冷脐切片姜丝衬,公子无肠逞菊姿。听到诗人的诗作,乡人齐声呼好。当诗人啜吸被道光皇帝誉为“天下第一鲜”的古镇河下文楼蟹黄汤包时,乡人便邀诗人再作吟咏,生性爽朗的诗人,并不客套,便欣然应允,再一七绝顺口而出:冻肉凝脂拌蟹黄,薄皮敞开一包汤;蒸笼抓取防伤手,齿舌从容着意尝。诗人和乡人都被这浓郁的生活情趣的诗句给熏醉了,大家的话匣也被诗人的风趣和情趣打开了,你一句,我一句,漫无目的地侃聊源远流长的家乡淮扬菜。刹那间,敏感的诗人似乎又捕捉到意象,遂随口而出:勺湖采得蒲儿菜,恰称清腴狮子头。话到当年全膳席,还从父老赞“文楼”。不消几句,诗人便将家乡的最有代表性的淮扬菜肴包容进去了。
  2004年1月8日,辛笛先生离开了他所挚爱的世间,但他对于故乡的热爱,对于家乡淮扬菜的喜爱,永恒地成为一段美好的逸事了。


听着小夜曲离去
——敬悼诗人辛笛 


  辛笛,你山阳的吹笛人,
  可为我们吹奏了悠长的六十年。
在1994年6月的“辛笛诗歌创作六十周年研讨会”上,同为“九叶派诗人”的唐湜,为诗友辛笛写下这样的诗句,形象地概括了诗人辛笛的文艺创作生涯。而今,已过了十个年头,就在2004年1月8日,辛笛这位“山阳的吹笛人”,平静地离开了他所挚爱的世间,不再为他所热爱的生活、生命吹奏悠长而动情的韵律……
    与其他九叶诗人一样,辛笛是现实主义与现代主义相结合的诗者。他曾就读于清华大学外语系,留学于英国爱丁堡大学攻读英国文学,并与著名诗人T.S.爱略特、S.史本德、C.D.刘易士时相过往,成为现代主义大师的嫡系学生。而对于国家,对于民族,对于社会,他具有敏锐的洞察力和强烈的责任感。正如诗人艾青所评价:“接受了新诗的现实主义传统,采取欧美现代派的表现技巧,刻画了经过战争大动乱的社会现象”。正是基于这样的写作风格,1948年夏天,诗人在沪杭火车道中,面对窗外荒芜的“风景”,触景伤情,写出了现代文学史上的名篇《风景》:“列车轧在中国的肋骨上/一节接着一节社会问题/比邻而居的是茅屋和田野间的坟/生活距离终点这样近/夏天的土地绿得丰饶自然/兵士的新装黄得旧褪凄惨/惯爱想一路来行过的地方/说不出生疏却是一般的黯淡/瘦的耕牛和更瘦的人/都是病,不是风景!”诗人的疼痛系乎于国家的命运,系乎于国家的苦难,“瘦的耕牛和更瘦的人”深深地刺伤了诗人敏感的心,而具有赤子情怀的诗人正是在这样的苦楚中,捕捉并描绘出具体感性的诗歌形象,让全中国的诗歌读者为这惨淡的社会景象所震慑!
    而面对生活,面对家庭,诗人同样是真诚且深切的。他与他的夫人徐文绮女士朝夕与共、患难相依逾五十载,伉俪情深传为佳话。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弥漫过无数的云烟,永恒不变的是诗人与妻子对于生活的热爱和真诚。年轻时的翩然相爱,中年患难时的相濡以沫,年老后的相互搀扶,度过了多少个期待的早晨,相伴了多少个焦灼的黄昏,这一切,都让他们感动、泪流,诗人的本真就在这幸福的家庭生活中酝酿成醇厚的美酒,让人陶醉,诗人深情地吟唱:“开始相爱的时候不知有多年轻,你是一只花间的蝴蝶,翩翩飞舞来临。为了心和心的贴近,我常想该有多好:要能用胸针,在衣襟上轻轻固定。……常青树深深合抱生根,更给我们以清凉的覆荫,遮雨遮阳,就象一把伞那样殷切可亲。”
   “应尽还须尽,有生若无生”,面对死亡,诗人并不惧怕,而是达观且坦然的,但对于他所挚爱的世间却是留恋的,这世间有他所热爱的诗歌,可亲可爱的亲人、朋友、读者。但死亡却是无法超越且不可逃避的,这也是世间最大的无奈。热爱生活的诗人,唯能闪烁眼角的最后的泪花,为他的读者留下这世间最真切的诗篇《听着小夜曲离去》:
  走了,在我似乎并不可怕
  卧在花丛里
  静静地听着小夜曲睡去
  但是,我对于生命还是
  有过多的爱恋
  一切于我都是那么可亲
  可念
  人间的哀乐都是那么可怀
  为此,我就终于舍不得离去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