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名人研究 > 吴敬梓与淮安

吴敬梓与淮安

2015/1/30 14:59:32    作者:程治国    阅读:4458    评论:0

  吴敬梓与《儒林外史》
    吴敬梓,字敏轩,号粒民,清代小说家,安徽全椒人。吴敬梓生于清圣祖康熙四十年(1701年),卒于高宗乾隆十九年(1754年),享年54岁(一生54年,在全椒23年,在赣榆10年,在南京21年)。幼即聪颖,善于记诵。稍长,补官学弟子员。尤精《文选》,写赋援笔立成。不善治生,性豪迈,不数年,旧产挥霍殆尽,有时或至于绝粮。雍正十三年(公元1735年),巡抚赵国辚举以应“博学鸿词”,不赴(参加了学院、抚院及督院三级地方考试,因病未赴廷试)。后移家金陵,为文坛盟主。又集同志建先贤祠于雨花山麓,祀泰伯以下二百三十人。资不足,售所居屋以成之,家因而益贫。晚年,自号文木老人,客于扬州,尤落拓纵酒。终卒于客中。敬梓生平最恶举业,费20年心血所著《儒林外史》五十五回(一本作五十六回,又一本作六十回,均非原本),专门揭橥汲汲于此中者之真相,幽默诙谐,读之令人捧腹却又不由黯然。因为家有“文木山房”,晚年自称“文木老人”,又因自家乡安徽全椒移至南京秦淮河畔,故又称“秦淮寓客”。他出身于仕宦名门,小时候受到良好教育,对文学创作表现出特别的天赋,及至成年,因为随父亲到各处做官而有机会获得包括官场内幕的大量见识。吴敬梓22岁时,父亲去世,家族内部因为财产和权力而展开了激烈的争斗。经历了这场变故,吴敬梓既无心做官,对虚伪的人际关系又深感厌恶,遂无意于功名。安徽巡抚推荐他应博学鸿词考试,他竟装病不去。因不善持家,遇贫即施,家产卖尽,直至1754年去世时,他一直过着清贫的生活。
  吴敬梓的作品涉及的领域有诗歌、散文和史学研究著作等,有《文木山房诗文集》十二卷,今存四卷。不过,确立他在中国文学史上的杰出地位的,是他创作的长篇讽刺小说《儒林外史》。这部小说大约用了他近20年的时间,直到49岁时才完成。鲁迅先生在《中国小说史略》中说:“迨吴敬梓《儒林外史》出,乃秉持公心,指擿时弊,机锋所向,尤在士林;其文又慼而能谐,婉而多讽:于是说部中乃始有足称讽刺之书”,“是后亦鲜有以公心讽世之书如《儒林外史》者”,对该书予以高度评价。
  大家可能不知道,吴敬梓曾经亲临淮安,而且和淮安还有着很深的渊源,对于这些内容,可能一般人不是太了解,所以本人特写作本文加以简要阐述。
    吴敬梓的两次淮安之行
    吴敬梓的两次淮安之旅皆和程晋芳有关。程晋芳(1718——1784),先名志钥,又名廷璜,字鱼门,号蕺园。安徽歙县人,业盐于山阳。乾隆三十六年进士,历官吏部文选司主事、翰林院编修、武英殿分校官、会试同考官。是清乾隆之际著名的诗人、古文家、学者,主要著述有《勉行堂文集》、《勉行堂诗集》、《诗毛郑异同考》等。据程晋芳《勉行堂文集》卷二《严东有诗序》,中有“始识,子时年二十四,吾尝语子,以为子才可及,年不可及,今东有亦犹是也”这样的语句,据此可以推知二人的初次相识当在乾隆六年(1741年),其年吴41岁,程24岁,两人相见恨晚,实为忘年交。
  考之两人相见的地点,因程晋芳经常往来于淮安、扬州、南京三地,当以南京的可能性为最大。另外,为何年龄如此悬殊,两人却能相处莫逆呢?我认为主要有以下四点原因:1、对相互间才能的推崇。程晋芳在《寄怀严东有三首》第二首中说:“敏轩生今世,而抱六代情。风雅慕建安,斋栗怀昭明。”吴敬梓曰“吾尝语子,以为子才可及,年不可及”,两人对对方的才情都很仰慕。2、他们有着相似的文学主张。两人都反对时文,程晋芳云“时文之学,有害于古文;词曲之学,有害于诗。”(《随园诗话》卷八第五十四则),而吴敬梓“独嫉时文士如仇,其尤工者,则犹嫉之。”(《文木先生传》),而在《儒林外史》中这种立场表现得更为鲜明。3、相同的性格。吴敬梓,因不善持家,遇贫即施,家产卖尽,最终贫困而终,而程晋芳“好施予,略无恡惜”( 民国《歙县志》卷七),“好周戚友,求者应,不求者或强施之”(袁枚《墓志》),另外,其不善治生是出了名的,“付会计于家奴,任盗侵,了不勘诘,以故虽有俸、有佽助,如沃雪填海,负券山积”(袁枚《墓志》),两人都仗义疏财,性格豪爽。4、老乡情谊。程晋芳为安徽歙县人,尽管生于淮安,长于淮安,但终其一生都没入淮安籍,吴敬梓为安徽全椒人,老乡的关系更容易增进两人之间的友情。
  两人相识后,在1741年年底,程晋芳便邀吴敬梓到淮安作客,而吴敬梓也如约而至。吴敬梓在淮期间,程晋芳“与研诗赋,相赠答,惬意无间”,由于吴敬梓“性不耐久客,不数月别去”(《文木先生传》),《文木先生传》云:“辛酉(1741)、壬戌间(1742),延至余家。”据此可以推知吴敬梓第一次离开程晋芳家的时间当在1742年春,还可以推知1741年的春节期间吴当一直留在程家。
  在1752年前,吴敬梓还有一次淮安之行,这次吴敬梓的生活越发困顿,对此,程晋芳有很生动的记载:抵淮访余,检其橐,笔砚都无。余曰:“此吾辈所倚以生,可暂离耶?”敏轩笑曰:“吾胸中自具笔墨,不烦是也。”(《文木先生传》)可见此时吴敬梓的生活更加艰难,但困顿之中仍透着乐观。
  其实吴敬梓由于生活困顿,两次淮安之行都有求取衣食之助的意图。程晋芳的诗文中反复提到吴敬梓的贫困,便是很好的说明。而结果是他两次淮安之行收获颇丰,不仅在经济上收益不少,而且由于程晋芳在淮安经营盐业,由于淮安的生活经历,他对两淮盐商的生活起居有了不少的感性体验,从而为其以后创作《儒林外史》积累了极为丰富的生活素材。
    淮安对于吴敬梓研究所作出的贡献
    淮安对于吴敬梓研究所作出的贡献,主要是通过程晋芳体现出来的。因为对吴敬梓有着深刻的了解,尽管程晋芳对吴敬梓及其《儒林外史》的研究并非刻意为之,却取得了别人难以企及的成就,主要体现在:
  一、提供了吴敬梓研究的重要资料,而且当中许多是不可或缺的资料。程晋芳所写的关于吴敬梓的诗文,诗如《怀人诗十八首》第十六首、《寄怀严东有三首》第二首及《哭吴敏轩》等,是研究吴敬梓的人所不可回避的重要资料,其文《文木先生传》是到目前为止现存的关于吴敬梓的唯一传记资料。
  二、对吴敬梓的生活状况和性格志趣作了详细而生动的的描摹。对于吴敬梓贫困的生活状况,程晋芳有很生动的描述,如“白门三日雨,灶冷囊无钱”、“囊无一钱守,腹作干雷鸣”、“近闻典衣尽,灶突无烟青。频蜡雨中屐,晨夕追良朋”。对于吴敬梓的性格志趣,也有生动的记载,如“性复豪上,遇贫即施,偕文士辈往还,饮酒歌呼穷日夜”,“环堵萧然,拥故书数十册,日夕自娱”,“时时坐书牖,发咏惊鹂庚”。
  三、介绍了吴敬梓的一些重要生平资料及其逸事。如关于吴敬梓“暖足”的描写:或冬日苦寒,无酒食,邀同好汪京门、樊圣□(缺)辈五六人,乘月出城南门,绕城堞行数十里,歌吟啸呼,相与应和。逮明,入水西门,各大笑散去,夜夜如是,谓之“暖足”。又如其“人生只合扬州死”的谶言:先数日,裒囊中余钱,召友朋酣饮,醉辄诵樊川“人生只合扬州死”之句,而竟如所言,异哉!都给人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四、为吴敬梓《儒林外史》的创作提供了一些重要的素材。淮安的生活为吴敬梓了解两淮盐商的生活提供了条件,而且程晋芳还为吴敬梓的创作提供了一些重要的素材,如其《闻滁州冯粹中没于京邸,诗以哭之,并告诸友谋归其丧》一诗有小注曰:“冯曾遇假仙于浙水”,这一材料便被吴敬梓所使用,《儒林外史》中马纯上遇神仙一节,显然脱胎于此。
    五、在关于《儒林外史》的具体研究上,程晋芳的功绩主要有:
    1、最早指出了《儒林外史》的成书时间并最早断言《儒林外史》将不朽。《儒林外史》原本仅55回。根据程晋芳《怀人诗十八首》第十六首最后两句说:“吾为斯人悲,竟以稗说传。”可以证明在吴敬梓49岁的时候已经脱稿。《儒林外史》直到吴敬梓死后十多年,才由金兆燕给他刊刻了出来。这个刻本,今已失传。现在通行的刻本是56回,其中最末一回乃后人伪作。对于《儒林外史》的最早的成书情况,相关资料极少,程晋芳的相关记载对于了解这一点显得十分重要。
  2、最早指出《儒林外史》与唐人小说的关系。认为《儒林外史》“访唐人小说”。
  3、明确指出《儒林外史》深受魏晋六朝文学与风尚的影响。指出“敏轩生今世,而抱六代情。风雅慕建安,斋栗怀昭明”,明确指出了魏晋六朝文学与风尚对吴敬梓做人和创作的影响。
  4、最早对《儒林外史》作出了恰如其分的艺术评价。认为《儒林外史》“外史纪儒林,刻画何工妍”,又说其“穷极文人情态”,最早对《儒林外史》给予了高度的评价。
  总之,吴敬梓因为两次淮安之行为淮安增色不少,而淮安不仅曾给予吴敬梓以热情款待,而且为其《儒林外史》的创作提供了创作的素材和灵感,更是在对吴敬梓其人及作品的研究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办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