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名人研究 > 从皮匠到将军

从皮匠到将军

2015/2/7 12:55:26    作者:徐爱明    阅读:4439    评论:0

左宝贵

 

    若辈惜死可自去,此城为吾冢矣!
    1894年7月,中日甲午战争爆发,朝鲜形势吃紧,清政府于7月21日派遣左宝贵、马玉昆、卫汝贵、丰升阿分别率领部队开赴朝鲜,增援驻守牙山的清军。
    9月14日,日军完成对平壤的合围。左宝贵找叶志超商议防守计划。叶志超主张弃城逃跑,少数贪生怕死的将领随声附和。左宝贵气愤地骂道:“若辈惜死可自去,此城为吾冢矣!”当天晚上,叶志超召集众将会议,正式提出弃城北逃的主张。当时诸将一半赞同,一半反对。左宝贵慷慨陈词说:“敌人悬军而来,正宜出奇痛击,令其只轮不返,不敢再正视中原。朝廷设机器,养军兵,岁糜金钱数百万,正为今日,若不战而退,何以对朝鲜而报国家?大丈夫建功立业在此一举,至于成败利钝暂时不必计也。”左宝贵的豪言壮语,激励着诸将。为了防止叶志超潜逃,左宝贵派亲兵对叶志超进行监视,“至是叶之威信完全坠地,其号令不行”,左宝贵成为平壤保卫战的实际统帅。
    9月15日凌晨,日军对平壤发起总攻,平壤保卫战打响,左宝贵率军防守平壤北面的玄武门、牡丹台一线。战前“日人素惮其威名,知宝贵不死,平壤不可得,募能击者万金赏”。日军向牡丹台堡垒发动进攻,左宝贵指挥守垒清军进行了顽强的抵抗,战斗打得异常激烈。双方枪炮齐鸣,硝烟弥漫,咫尺难辨。日军倚仗人多及先进的山炮,频频发动猛攻,清军英勇抗击,“倭人死之无数,仍猛进”,其榴霰弹爆裂于清军阵中,守垒清兵伤亡惨重。不久,日军又增调炮兵“专注我牡丹台排轰”,先后击毁了牡丹台胸墙及清军火炮,日军随之乘势而上,清军虽经奋力拼搏,但终难抵挡,不得不退至玄武门。
    牡丹台失守后,左宝贵“知势已瓦解,志必死”,他“遵回礼,先期沐浴”,衣着“御赐衣冠,登陴督战”,往来指挥,勇不可挡。营官杨建春见城上危险劝其换下黄马褂及头上翎顶,欲挽宝贵下城避,以“免为敌矢之的”,宝贵击以掌,慨然答曰:“吾服朝服,欲士卒知我先,庶竞为之死也。敌之注目吾何惧乎!”乃一面“严督兵弁奋勇血战”,一面“躬踞炮台”,亲测大炮准星,“手燃大炮,左右轰击,虽屡受枪伤,犹裹伤指挥,誓死抵御。”双方激战正酣,一颗炮弹将清军大炮击毁,“铁穿宝贵肋下”,血流如注。左宝贵裹伤再战,日军的又一炮弹在他身边爆炸,“将士趋视之,已洞矣”,左宝贵“受伤堕地,犹能言,下城始殒”。左宝贵英勇牺牲,时年57岁。营官杨建春挟其遗体欲自玄武门冲出,日军已入城,塞满街巷,杨建春亦死于乱军之中,两人忠骸均下落不明。此时,作为主帅的叶志超则挑起白旗,下令撤军,冒雨北逃,狂奔五百里,退回境内,平壤陷于敌手。
    左宝贵是甲午战争中清军高级将领血战沙场、壮烈殉国的第一人,也是职务最高的人。“贲丝纶而用勖后人,百世犹传其遗烈”,左宝贵崇高的人格风范、大义凛然的英雄形象和气壮山河的民族气节永载史册,勉励后人。
    能征惯战的左军门
    左宝贵继承了回族人民的尚武精神,“性勇敢,多大略”。一次战斗中,旗兵中炮而死,他接过战旗一马当先,奋勇冲锋,战斗大获全胜,从此知名。此后,左宝贵屡立战功,受到了上司的重用。1872年,奉檄往热河朝阳剿办“马贼”,积功以副将尽先补用,并赏加总兵衔。1880年,左宝贵奉命统领奉军并总理营务翼长,驻防奉天。因其治军有方,纪律严明,深谙韬略,勇猛过人,先后经将军庆裕、大学士李鸿章以“勤明忠实、骁勇耐劳,晓畅军事,谋勇兼优”入奏朝廷,晋升为建威将军,记名提督,成为清廷高级军官,人称“左军门”。1889年授广东高州镇总兵,仍留守奉天。1891年,赏穿黄马褂,并赏给头品顶戴。1894年,赏戴双眼花翎。
    左宝贵“治军严肃,重文士,爱材勇,有奇技异能者,辄罗致麾下。功不吝赏,罚不私刑,士乐为用”,“在军中与兵勇同甘苦,部下有受伤残殁者,皆以私财豢养其家属”,故深为部属所爱戴,因而,他的部队在清军中是战斗力较强的。
    在几十年的军旅征途中,左宝贵驰骋疆场,南至广东高州,北到黑龙江,东到朝鲜平壤,西达宁夏,南征北战,东荡西杀,历经大小几十战,他爱士卒如手足,尊百姓如父母,识国家利益之大体,顾民族团结之大局,多次拯救民众于水火之中,侠肝义胆,义薄云天。
    乐善好施的左青天
    左宝贵虽系武人,但出身贫困,使他深切体会到老百姓苦处,加之他为人正直,性情慈善,热心办理地方公益事业,一生“济贫行善,不分民族异同;除恶铲霸,不拘满蒙回汉”,他驻军一处,即能为百姓兴利一方。
    光绪元年以后驻兵奉天(沈阳)。在当地设栖流所,建育婴堂,办牛痘局、字纸局、赈灾粥厂等慈善卫生机构,捐助受灾民众。奉天县治四周的津梁道路,左宝贵亦多捐资葺修,并多次为故里捐资建桥、整修清真寺,故深受民众爱戴。还捐赠白银1000两,支持家乡兴办崇文书院。光绪十四年七月,辽河泛滥淹没数县,左宝贵亲自率部驾驶帆船拯救官民,并捐资修缮桥梁道路。
    他还关心民间教育事业,驻军奉天期间,于营口海神庙、奉天练军公所南北寺设立大小义学数处,劝诫孩子入学认字。亲自为学校物色教师,筹措薪膏,他在练军讲武之暇,常“轻裘缓带,亲临学校对学生进行考课,温文尔雅有儒士之风”,至今当地传为佳话。
    左宝贵还参与修筑了山海关到东北的关外铁路,开办过古山子、热水、金厂、沟梁、格力各等多处金矿,并利用机器开采矿石。
    左宝贵为人“贵不忘本,富而好施”。就是在回家乡探亲时,他也是乐施行善,捐资修桥铺路,兴办学校,整修清真寺等。为救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他动员夫人把几十年的积蓄、金银玉器都当掉给百姓购买粮食。沈阳以西数百里低洼之处,桥梁道路均得左宝贵捐资修建。他的爱国爱民之举,深受民众爱戴。
    有人曾写诗赞曰:“风雨惨淡几十年,辽沈大地美名传。妖魔闻声肝胆破,五族父老呼青天。”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办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