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名人研究 > 徐文绮王辛笛结良缘

徐文绮王辛笛结良缘

2015/6/8 8:58:51    作者:宋路霞    阅读:4094    评论:0

 

    徐文绮到上海的时候已经25岁了,早到了女大当婚的年龄,急得她“三叔”到处托人为女儿介绍男朋友。可是,这个大小姐哪里是好伺候的主儿呀,太老实、太顺从的不行,牛皮烘烘的更不行,一连好多个,都被她“开”掉了。
    有一天,她“三叔”突然想起来,他在银行界的一个朋友王轶陶(王辛笛的叔叔,金城银行总稽核)曾经跟他讲起过,他有一个侄子在欧洲留学,学问没说的,人品、长相也很好,与闺中小姐挺般配。“三叔”将信将疑,起初没往心里去,因为人们对自己的亲人,总是往好里说的。后来眼看年龄不等人,就小心翼翼地提起了这件事。徐文绮想,既然教授当不成了,学问也做不成了,那就入乡随俗,嫁人吧。随便问了一句:“叫什么名字?”谁知“三叔”竟说:“叫王辛笛。”
    徐文绮心下一笑,怎么这么巧!
    其实早在南开校园的时候,徐文绮与王辛笛也算见过一面。那时王辛笛虽然在北京清华读书,但家在天津,每年暑假、寒假都回家过。他有一个中学要好同学叫章功叙(著名作家章靳以的弟弟),当时在南开读书,只要王辛笛回天津,总是要找章功叙聊聊天,或是一起到什么地方走走。章功叙当时正暗恋着南开一位女同学,这个女同学正好是徐文绮的同桌。章功叙为了向意中人进攻,就拉徐文绮作同盟军,想通过徐文绮进一步接近他心中的目标。徐文绮这个好人也愿意当,自然与章功叙也熟了。章功叙知道徐文绮喜欢文学,他自己没有诗,就拿好朋友王辛笛的诗歌来讨好她。徐文绮看了以后居然没有嗤之以鼻,这就算是不错的评价了。
    有一年暑假,章功叙和王辛笛正在校园里散步,正好看到了徐文绮。徐文绮刚从图书馆借书出来,胸前抱了一大摞书,被章功叙不由分说地叫住了。章功叙介绍说:“这就是会写诗的王辛笛……这位是徐家大小姐徐文绮。”徐文绮心中没有“鬼”,大大方方地打了招呼,几句话后就走开了,根本没当回事。王辛笛大概心中“有鬼”,一下子涨红了脸,面对美人,喉咙口堵了半天,愣是一句话也没说出来!事后他好后悔,好气恼:自己怎么就这么窝囊废呢!
    后来,虽然有时章功叙从中传传信息,也捎带有诗歌,但“气温”并没有升上去。再后来,他们一个向东,一个向西,各自留学去了,音信时有时无。谁知几年之后,王辛笛又从“三叔”那头冒了出来!
    既然都说好,那就见一面吧。王辛笛正好回国奔丧,路过上海,他叔叔赶紧把他带到了徐家。长辈们不厌其烦地为他们一一作介绍,生怕他们互不了解。两个年轻人心中都好笑——这难道是天意吗?怎么又见面了?这回王辛笛不窝囊了,还为徐文绮带了一把英国的自动折伞,徐文绮拿在手里,一撑一收,一撑一收,玩儿得挺有劲。王辛笛心神开始安定了:看来有戏。
    王辛笛天津奔丧回沪后,二战爆发了,欧洲也打仗了,王辛笛回不了欧洲,只好在上海光华、暨南大学教书。那时,追求徐文绮的公子哥儿不知有多少(王辛笛晚年还对小女儿王圣思说:“当时追求你妈妈的人有多少,我到现在还没算清楚。”)只要王辛笛在上海,每天下午五点以前,他总要到常德路海关总署大门口等候。有时徐文绮手上工作较忙,到点还不能下班,那他就和大门口的红头阿三一起并肩“站岗”,直到那轻盈的身影出现在夜幕里。
    他们于1940年2月订婚,7月结婚了,这是徐文绮“披沙拣金”的结果。婚礼在西青会大楼举行,他们备了茶点,有上百位亲朋好友参加。由于徐森玉在贵州无法前来,就由徐文绮的生父“三叔”带着她走过长长的红地毯,把她交到新郎官手上。证婚人是光华大学校长张寿镛,因为张寿镛与王家和徐家都是世交。
    晚上长辈和朋友们还等着喝他们的喜酒呢,谁知两个新人认为眼下国难当头,就不要大摆筵席了吧!他俩单独到国际饭店十四楼去烛光对饮去了。“三叔”为他们操持了半天,结果还弄得有点失落感。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办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