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认识淮安 > 辛亥革命 > 阮式及其翻译小说《孟脱獒》

阮式及其翻译小说《孟脱獒》

2015-6-15 17:13:29    作者:郭寿龄    阅读:2522    评论:0

    阮式(1989-1911),字梦桃,原名书麒,字翰轩,辛亥革命烈士,“淮南社”创始人之一。
    阮式出身于淮安城内一个世代书香家庭。高祖阮学浩,清雍正庚戌(1730)进士,官检讨。曾祖辈的阮葵生,字宝诚,号吾山,乾隆壬申(1752)举人,辛巳(1761)进士,曾任内阁中书、刑部右侍郎,著有《茶余客话》,是清代著名笔记散文作家;阮芝生,号紫坪,乾隆丁丑(1757)进士,官永定河同知。祖父效曾,字砚荣,号省予,附贡生,一位穷书生。父颐隆,号兰台,字莲渠,光绪五年己卯(1879)举人,后屡试不中,“逢己丑(1889)大挑,谨得教识”,历任邳州学正,泰兴、赣榆、砀山等县训导。颐隆先生虽然“心血大半耗于名场”,但非常关心时局,对清代末期“国家危难,年迫一年”的现实极为不满。他为人耿直,且“血性愈老愈刚”,“谈论今古无言不透,事之得失,人之邪正,无一毫讳”,“言论雄毅,丰采飞腾”。他对子女教育“极严极精”,影响颇大。阮式在他的《梦桃二十自叙》中说:“此梦桃兄弟性情爽质(直)之所由来欤。”
    阮式4岁,颐隆公正式教其识字读书,“晨则天明起,夕则读灯书”,“十岁能文章”。14岁以前接受了严格的传统的文化教育,打下了深厚的文学功底。15岁开始触及“新学”和西方文化,入江北高等学校后,“广究新知,凡当时出版之书靡不过目,过目即成诵”,“皆学有所得”。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中国发生一连串事件:中日甲午战争的失败、戊戌变法的夭折、八国联军的入侵,给少年阮式留下深沉的思考。这样,他“革命之念日益切进”,民族主义情绪日益高涨,甚至公然在自己书斋的门楣上写上“杀满”二字。
    1908年,阮式入宁属师范学校,与周实相识。他俩“一见倾心,相得益彰”。激烈的排满思想,纵横捭阖的谈吐,豪爽不羁的性格,使得他俩自然成为旅宁淮籍学生的领袖,“白门侪辈,周阮齐称”。他们由于在校宣传民主思想,不满校管理员的横暴,一年后同时退学。周实考入两江高等师范学堂继续学习,阮式则受聘于宣城模范小学。在模范小学期间,因“行为怪特”,与一些头脑顽固的学究“不合”而愤然离职。接着去上海任《女报》编辑,后又受聘于淮安淮南敬恭学校、山阳高等小学,也因“言论不合辞职”。1910年南社成员李瑞春在上海创办《克复学报》,慕阮式名,聘为编辑。不久,该报社因经费不足等问题停办,阮式遂回淮家居。
    辛亥武昌举义旗,周实弃学返淮,与阮式有“巡逻部”之创,分任正、副部长。他们团结旅宁旅沪学生保卫乡里,召开大会,宣布光复。阮式当面诘责山阳县令姚荣泽,“唯诺谢过,阴密谋所以报”,于11月17日派“民国督队官”杨建廷以突然袭击的方法逮捕了阮式,将其带至府学内,“一刃贯胸,腹裂肠流”。阮式壮烈殉国,周实也同时被害。周、阮的牺牲在民国史上是继徐锡麟以后最为惨烈的一例。
    阮式的文名向被周实所掩,其实阮式的诗文是很有特色的。他的笔触及封建社会的方方面面,大胆地、毫无忌讳地抨击了清政府的腐败和社会弊端,表现了强烈的叛逆思想。其思想性、艺术性均可与周实相媲美。
    阮式的著作,在他被害后散佚,其弟阮式一多方搜集,辑成《阮烈士遗集》,于1913年在上海印刷。《集》中诗词仅存十三首,笔记有《啼红惨绿轩杂识》、《翰轩丛话》,也已残缺不全。他还翻译过小说,《孟脱獒》就是其中一篇。
    “孟脱”,是中世纪法国的一个地名,“獒”,是高大凶悍的犬。《孟脱獒》的故事梗概是:五百年前,孟脱炮台有两个守卫官,名字叫敖伯莱代和席欧代那,二人极友善,朝夕不离,形影相随。一日,敖君约席君去运动场观比武,席君至而敖君却不来。后四、五日席仍不见敖。某天清晨,席君忽闻有犬在门外哀叫,开门后,见是敖君豢养的“獒”,已“饥不能立”。席君以食饲之,犬得食后,“乃跳跃号呼於席之左右,一似天崩地裂之奇冤”。于是,犬拖着席君到孟脱郊外,席君“见地下有新掘之痕”,便挖去浮土乃见好友敖君尸体。从此“孟脱獒”即由席君喂养。不久,席君携犬外游,途遇一人,“犬忽发狰狞可畏之色,向之跳跃咆哮”,纠缠不放,如见仇人。“如是者数次”。此人就是法兰西国王侍卫官“立却得买”。消息传入王宫,国王令席君携犬来见。一进王宫,犬立即向立却得买扑去。席君起奏说:“立却得买就是杀害敖伯莱代的凶手。”立却得买竭力申辨:“以大王侍卫之尊,怎能仅凭一犬而论定呢?”两者相持不下。于是国王决定“付诸神裁”。所谓“神裁”,是西欧中古时期,法庭在原、被告纠缠不清的情况下,使用的一种荒诞的裁定方法。即双方进行“搏战”,胜者为“直”,败者为“曲”。这时,孟脱獒“舞爪张牙,扬威奋武”,而立却得买则“精神恍惚,面目惨淡,呼吸断促,战栗不定”,“颓然倒地上”,于是供认不讳。案情终于大白,国王对立却得买绳之以法。
    这篇小说情节虽然简单,但作者娓娓道来,引人入胜,人物语言、动作的刻画维妙维肖,特别是把“孟脱獒”描绘得生龙活虎,给人以深刻印象。
    最后阮式感慨地写道:“吾译《孟脱獒》而有无限感情,剌激神经”。孟脱獒为主人复仇,“不过是报数年豢养之恩”,而我们祖国遭帝国主义入侵,列强在祖国大地上烧杀淫掠,而“生于斯长于斯聚族于斯之国民”面对侵略者表现出软弱怯懦,封建统治者甚至与洋人互相勾结,狼狈为奸,为虎作伥,“忘乃家国之仇”。阮式反帝反封建的民主思想跃然纸上。阮式翻译这篇小说,意在唤起民众牢记“家国之仇”,促其奋发。在国家民族危难之时,阮式表现了强烈爱国主义精神,真是后人学习的榜样。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