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城索引 > 党史研究 > 镇淮楼上红旗飘——纪念“两淮”解放70周年

镇淮楼上红旗飘——纪念“两淮”解放70周年

2015/7/20 9:07:32    作者:政协文史办    阅读:4510    评论:0

1945年淮城解放时,淮安县委全体同志在淮安城墙上合影


    名城淮安位于运河腹部,是座历史悠久的古城,运河之都,全国漕运咽喉,淮盐集散宝地,亦是“南必得而后进取有资,北必得而后饷运无阻”兵家必争之重镇。水陆交通十分发达,是淮海盐阜地区的交通枢纽,也是敌人的反动中心。淮城宽长各两公里,城中有雄伟的镇淮楼,可俯视全城。砖砌城墙,高12米,宽10米,水深壕阔,十分坚固。城墙顶端筑有无数墙垛,敌人可在城墙上自由射击。城廓周围地形平坦,河流纵横,不易接近和隐蔽。城的东面是片开阔地,西南和西北均有大片蒲塘,水深淤厚,部队极难通过。故历有“纸糊的清江,铁打的淮城”之说。
    日伪统治这里达七年之久,经长期苦心经营,使淮安城固若金汤,即在城墙上筑有各种武器射击的掩体、障碍;城内要道和主要机关门前均筑有工事和路障,所有城门紧紧关死,在当时的条件下,想攻克此城确如登天不易。敌守城部队为伪军“剿匪”第五支队,匪首吴漱泉外号“吴独膀子”是个老土匪、枪法很准的杀人魔王。他作恶多端,人民对他恨之入骨。1945年9月2日,日寇投降以后,这个双手沾满人民鲜血的日寇走狗摇身一变,成为国民党的独立第二旅旅长,统辖全地区伪军。另有伪专员李树芳等伪政府百余人,依靠铁打的淮城,在大军压境孤立无援的情况下拒不投降,继续与人民为敌。
    这时美蒋反动派正在加紧勾结,企图篡夺中国人民用生命鲜血换来的抗日战争胜利果实,积极准备发动大规模的反革命内战。为了保卫人民的胜利果实,肃清日伪势力,创造有利于反对内战的战场,黄克诚师长奉命率领三师部队回师苏北,包围了两淮。运用“先易后难”的战略战术,1945年9月6日,三师十旅攻克了淮阴城,全歼被蒋介石委任为国民党第六军二十八师师长潘干臣部8000余人。黄三师令七、八两个旅由安徽明光、怀远出发,经涧溪、盱眙航渡洪泽湖,日夜兼程,15日赶至淮安城下,接替十旅完成对淮安城的继续包围,决心啃掉这块硬骨头。
    黄克诚师长用八旅(附射阳独立团)和七旅(附淮安独立团)六个团的兵力,攻打淮城,消灭顽敌,为民除害。具体部署是;以淮城中心南北大街为战斗分界线。七旅十九团、八旅二十二团担任南门至西门的突击任务。从城西南角实施突破(这里为敌保安第五团一、二两个大队防守),突破后向东北方向发起进攻。七旅二十团、八旅二十四团在城北地段进行助攻,射阳独立团担任城西北角突破(该地段守敌为保安第八支队)。上述两团突破城防后沿西门大街向东发展。两旅在城中鼓楼会师。二十二团团长王良太带领该团营干部到师部接受任务。黄克诚师长详细询问三营部队的具体情况,问三营长刘明初同志攻进城去的决心如何。刘明初信心百倍地说:“我刘明初宁死在城里,决不死在城外!”黄师长正了正眼镜,握着刘明初的手,满面笑容地说:“祝你们成功!”
    二十二团首长决定三营为主攻营。9月15日下午旅部政治委员李雪三又来到三营,对部队进行深刻的动员后,干部战士们形成请战的热潮,二团团长高昆峰与十连指导员张增斌,因要求担任主攻任务未得批准急出了眼泪。高昆峰和靳富牟跳到李雪三面前异口同声地嚷道:“政委,把主攻任务交给我们吧!我们就是剩下一条腿,也要爬进淮安城!”整个部队激情高涨,请战书纷纷飞向师旅部。
    城墙是第一道防线,敌人居高临下。我军缺乏攻克这样坚固设防的经验和条件,能否胜利地突破城墙,攻克前沿阵地,这是攻克淮安城、全歼守敌的关键。所以,三营接受任务后,营长刘明初分批带领干部和战士,挨到敌人的阵地前,调查地形、研究打法。在较短的时间内,每个指战员都明确了具体任务和打法。部队进行了投弹、刺杀、架梯和作战方面的训练。总攻前,又在现场开了诸葛亮会,进一步研究战法,就如何压住城头上敌人火力,掩护我军登城的问题,终于找到了答案——部队利用黑夜在淮城四面用沙袋子装泥筑起十多个比城墙还高的火力点,站在上面就能清楚地看到敌人火力点和兵员调动情况,并用重机枪对敌人进行射击试验。试验果然成功,城墙上的敌人再不敢在城头上大摇大摆的行动。我们就利用这些火力点掩护部队。同时二团长高昆峰还准备好若干张大桌,桌上包裹着三四床湿透的棉被胎,战斗打响后,将士们顶着桌子前进。二十二团六连在敌人火力严密的封锁下,利用一周时间,从城西南侧房屋基下挖了一条150多米长的地道,直通到城脚下,用一口装有500磅炸弹的黑漆棺材运抵城脚下地道里。至此,部队完成了攻城的一切准备工作。
    这时,我军向守敌进行政治喊话:你们的后台老板小日本已经无条件地投降了,你们赶快放下武器!我们都是中国人,中国人不打中国人!……为争取和平解放淮安城,敌人在城里没有粮食吃,我们就主动向城里投食品、粮食……敌人仍没有投降之意。我们便发出最后通谍,令吴漱泉立即向我军投降。吴漱泉不仅拒绝投降,还于9月21日凌晨组织100多人的敢死队,用绳索从城上吊下,偷袭我军,被我二十四团发觉,一营当即组织反击,全歼顽敌,俘敌八十余人,缴获了全部武器弹药,并通过审讯俘虏进一步摸清了敌人的具体部署和工事构筑火力配置情况。
    敌人不投降,就叫他灭亡!9月22日早8时整,各式信号弹从淮安城上空徐徐升起,冲锋号响彻天空。我军对淮安城的总攻开始了。二十二团六连在城西南将埋在城墙下黑棺材里的500磅炸弹引爆,震动了全城,震憾着敌人,更鼓舞将士们的决心。随着硝烟散开,城墙上出现了两丈多的大口子,部队像潮水一样冲入城内。城墙西侧高架的轻重机枪,同时向敌人猛烈扫射,掩护部队登城。担任第一梯队的二十二团三营九连和十一连迅速架好四张云梯,战士们—个个像小老虎一样,一个接一个地登上云梯。有一架云梯由于太长,上去的人又较多,被压弯了,塌了下来。敌人纷纷投下手榴弹,战友们来不及避让,当即被炸倒在地。二团九连一架云梯被敌人手榴弹炸断,战士们纷纷跌落下来。敌人见我两架云梯倒下,又纷纷用手榴弹炸其它云梯。这时,我军运河边制高点上轻重机枪集中火力猛打敌人,城头的墙垛被打塌,敌人纷纷倒地,我军第二梯队在二团长高昆峰亲自带领下,继续架云梯登城。在我强大火力压制下,敌人终于失去了抵坑能力,9分钟时间,我军突击连迅速登上了城墙。8时30分,三营全面突破了敌人的前沿阵地。三营第一面红旗在淮城西南的城墙上飘扬,它鼓舞了将士们的斗志,越战越勇。战士们沿着城墙,扫清了残敌,继而向城内进攻。
    担任助攻的二十二团一营在城南门西侧顺利突破,夺取了南门城楼。与此同时,二十四团突击相继登城。三营十连消灭了守门的敌人,迅速打开西门,接应本团主力入城。射阳独立团一营破城后,全团进城投入纵深战斗。敌人指挥系统被打乱,溃不成军。我军乘胜扩大战果。在激战中,二十四团五连突然遭到南门一个大院里敌人火力的阻击,伤亡较大。该部立即重新组织战斗,将大院团团包围,接着对敌人展开喊话。在敌人继续顽抗的情况下,他们立即进行强攻,经过十几分钟的战斗,将敌人全部歼灭,击毙敌人30多人,俘虏许多人。
    8时50分,二十二团一营在小鱼市口遭到敌人一个连的反冲击。战士们奋不顾身向敌人冲去,与敌人展开了白刃战。敌人抵抗不住,企图逃命,被我军一举全歼。顺势攻占了驻守小鱼市口的敌保安第五团第二大队指挥所,在我强大的政治攻势下守敌全部缴械投降。
    10时30分,二十二团九连进至胯下桥,遭遇敌人一个连的阻击。敌人在机枪掩护下向我猛扑,子弹雨点般向我军泼来,许多战士负伤、牺牲。替战友们报仇的怒火激励着将士们,他们端着刺刀在机枪的掩护下向敌人冲去,与敌人展开了肉搏战。敌人见势不妙,弃阵逃命。将士们奋起追击,追到胯下桥交叉路口又遭到敌碉堡火力的阻击。九连就地用火力正面压制敌人,十连从两侧翻越围墙迂回到敌人身后将其包围,尔后向敌人发起冲锋,经过三十分钟的激战,全歼顽敌。与此同时攻打东门的七旅二团将士,在开阔地无隐蔽的情况下,顶着大桌形成桌龙阵,攻城登墙,节节胜利……在我军四面追击下,在伪旅长吴漱泉、伪专员李树芳的指挥下,残敌二百余人逃至鼓楼和楚元庙附近,依靠其坚固的工事和俯视全城的鼓楼建筑继续顽抗。我军旅长张天云亲临战场,和团首长研究敌情,迅速调整部署,七、八二旅协同向敌人发起全面攻击。敌人在强大的火力压制下乱成一团。“独膀子”吴漱泉顽固地与人民为敌到底,仍拒不投降,被我二十二团八连战士当场击毙。经过三十分钟的激战,顽敌全部被歼。15时,我攻城部队的各路英雄们在城中心鼓楼胜利会师。淮城一战,俘获伪团长殷效实、金觉非等1545人,缴获迫击炮1门,掷弹筒14具,轻重机枪21挺、长短枪1248支,弹药无数。
    “两淮”解放了,使华东的苏中、苏北、淮南、淮北四大解放区联成一片。台儿庄以下、高邮以上全长500余里运河线,完全为我掌握。被日伪占领达七年之久的淮安城重新回到了人民的怀抱,背井离乡、妻离子散多年的人,都纷纷回城与亲人团聚,欢庆胜利。鲜艳的红旗飘扬在雄伟壮观的镇淮楼上。这一胜利为新四军在抗日战争史中,又增添了光彩夺目的一页。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办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