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城索引 > 银行家 > 老北京的记忆:大陆银行旧址与大清户部银行旧址

老北京的记忆:大陆银行旧址与大清户部银行旧址

2015-7-26 13:38:52    作者:政协文史办    阅读:2236    评论:0



    晚清民国时期,前门地区集中了大量银行建筑。其中位于西交民巷的就有大陆银行、保商银行、中国农工银行、大清户部银行等。大陆银行的建筑宏伟壮观,是“中国建筑师设计的西方古典建筑中质量最高的一座”。而大清户部银行是中国银行的前身,为“中国政府创设的首家银行,因此在中国金融史上有重要地位”(引自张复合《北京近代建筑史》)。
    大陆银行位于西交民巷东口,之所以将地址选在这里,是“因为当时的东交民巷和西交民巷一带已开设了许多家银行,是北京金融活动的中心”。银行“初建时只有一座两层小楼,面积不大,于1919年下半年建成”。银行“北京大陆银行开业一年后”,银行创始人谈丹崖“见业务大有发展,便想扩建银行房屋。将原址两层小楼东侧的澡堂和西侧铁铺、楼后北面的民房等处房地产和‘铺底’陆续购进,积极准备扩建四层大楼”。大陆银行“为了和外商竞争,在新楼的设计、施工中做了充分的准备。大楼设计和主体施工由国内著名的基泰建筑公司负责,地下库的安装由德商禅臣洋行技师和基泰公司工程师钱翼如共同指挥施工”(引自郝树声《回忆北京大陆银行的筹建》)。《中国文物地图集·北京分册》称大陆银行“原址在前门外施家胡同”,似误。关于其设计者,亦有不同说法:梁思成先生在《中国建筑史》中说:“至国人留学欧美,归国从事建筑业者,贝寿同实为之先驱,北平大陆银行为其所设计。”是认为大陆银行为贝寿同所设计。但张复合在《北京近代建筑史》一书中则认为此说“有误”,大陆银行应当如上文所说,为基泰建筑公司所设计。此外,张镈在《我的建筑创作道路》一书中更“具体指称此建筑为基泰工程司朱彬主持设计”。
    大陆银行新楼的建成年代,一说为1924年(见张复合《北京近代建筑史》、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建筑历史研究所《北京近代建筑》),一说为1926年(《中国文物地图集·北京分册》),未知孰是。大陆银行“主体地下一层,地上四层(局部二层),正中又突起四面钟楼二层”(引自张复合《北京近代建筑史》)。其中地下一层“是金库,一层中央部分为营业大厅,大厅周围分布客厅、经理室等,二、三、四层楼全部是办公室”(引自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建筑历史研究所《北京近代建筑》))。其“立面为古典主义样式,三段划分,基座以大尺度方整花岗块石砌造,上层檐口出挑较大。入口为重点装饰部位,在高达三层的拱门内嵌以‘帕拉第奥母题’券柱,陶立克柱式,两侧又镶贴科林斯壁柱。正中的方形钟楼上覆以穹顶,比例适度,造型准确”(引自张复合《北京近代建筑史》)。
    大陆银行的装修“富丽堂皇”,营业厅“是银行中装饰最富丽处,设计及施工质量都很好”。其“顶上用假梁分割成井字,其中镶嵌拼花玻璃,在每个梁的交叉点上悬挂吊灯”(引自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建筑历史研究所《北京近代建筑》)。营业厅内还有“壮观的大理石及汉白玉柜台、梁柱、楼梯、台阶”,其“室内所用各种设备、家俱均系特定制做,并带有大陆银行英文缩写标记;许多立柜、角柜、酒柜等都是按照楼房及室内面积、体积特制的” (引自郝树声《回忆北京大陆银行的筹建》)。而“营业厅旁的经理室、客厅等也都很豪华,大部分是镶嵌地板、硬木护墙,用大量石膏花饰。室内并有壁柜、皮椅、壁炉等固定装修。二楼以上的办公室也基本相同,只把地面换成水磨石,没有固定装修而已”(引自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建筑历史研究所《北京近代建筑》)。大陆银行“大门和门外的装修更是独具匠心,两扇黄铜大门是在国外定做的,每扇门和门梁上都铸有醒目的‘行徽’,楼顶设有钟楼,钟也是进口的,全部用电控制,楼内有一座和普通座钟大小相似的母钟,连接着楼内及钟楼的几个子钟,钟楼的四面各有一个钟,都是圆形的,每个钟直径都超过一米,远看近看都很吸引人”(引自郝树声《回忆北京大陆银行的筹建》)。
    大陆银行内的“全套设备十分精密坚固,使用方便,深受用户信任和欢迎”。其“两个地下库的库门”都是“从德国进口的,其它机器设备、防火设施等均为上乘。这些设备,在北京各银行中确属罕见。两个库房:一个是自用现金库,库门质量稍差一些;另一个是保管箱库,库门极为精细牢固,均为不锈钢制成。库门关闭后如再开时,只有掌握钥匙的人员严格按照机器固定开启程序才能打开库门。保管库内有保管箱百余只,体积分为大、中、小三号,也都是用不锈钢按照库房面积专门设计制造的。专用钥匙掌握在管理人员手中。室内迎面有一块大玻璃镜,灯光一亮,全室通明,闪耀夺目。保管库外的地下室也十分宽敞,设有专用房间供租箱人使用(对所存物品的取出、放入和清理码放)”(引自郝树声《回忆北京大陆银行的筹建》)。
    大清户部银行旧址位于西交民巷甲23号。据记载:“1905年9月,户部奏准设立户部银行,是为政府创设银行之始。1907年户部改称‘度支部’,户部银行亦于1908年7月改称‘大清银行’。宣统三年(1911年)闰六月二十四日,度支部因大清银行身为中央银行,‘职务即重,规制自宜稍崇,’而‘原有西交民巷房屋颇嫌狭隘,左右均系民居、铺户,’难于原地扩建,奏请拨户部街吏部旧署新建大清银行。此议虽获准,但随着清王朝的被推翻而告吹。1912年8月大清银行改组为‘中国银行’,仍沿用西交民巷原有建筑。”大清户部银行的“建筑样式属于清末兴建的、在中国传统建筑基础上受西洋建筑风格影响的早期折衷主义建筑。1912年后中国银行时期在原有建筑基础上改建的可能性较大。但其入口处似仍为旧物,处理简洁古朴,显得可靠稳固,同银行的身份相称。此建筑造型独居特点,同同时期民宅入口处理有类似之处,但又比之庄重,为早期公共建筑所特有。门窗栏杆铁件造型考究精致”(引自张复合《北京近代建筑史》)。大清户部银行“还没有形成后来常用的那种办公室包围营业大厅的平面布局,它的营业厅是一个长方形的大厅,金库即在同层的后面,中间要经过有天窗的夹道,远没有后来银行布局那么严密”(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建筑历史研究所《北京近代建筑》)。
    大清户部银行曾经是“工商银行北京西交民巷储蓄所的工作地”,但2006年7月11日,该储蓄所被撤销。由于它没有被列入文物保护单位,所以“在拆与留的未卜之中”,而当地的老居民则“希望这些建筑都能保留下来,因为拆了再建就怎么也不是原来的滋味了”(引自2006年12月10日《京华时报》)。北京市有许多像大清户部银行旧址这样的近现代建筑,甚至连区级文物保护单位也不是。我们不能忽视对于它们的保护。人们往往出于“厚古薄今”、“贵远贱近”的立场,无视近现代建筑的价值,导致其中大量珍贵的历史遗存在城市建设中被拆除,或被改造得面目全非。比如建于1955年的旧全国总工会大楼于2003年被爆破拆除。近年来,近现代建筑的保护开始引起相关部门的注意,并得到政府的重视。比如民盟西城区委于2006年提交了《关于对西城区优秀近现代建筑普查与登录的建议》;2007年,北京市规划委、北京市文物局公布了《北京优秀近现代建筑保护名录(第一批)》。尽管如此,许多近现代建筑仍然没有得到妥善的保护。还有一些建筑,像大清户部银行旧址,甚至没有被列入保护名录。政府应对近现代建筑“进行全面普查,将确有保留价值的建筑予以登录”(引自2006年12月10日《京华时报》),并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制度,以加强近现代建筑的保护。同时,也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够认识到近现代建筑的价值,不要以为只有古代的建筑才是值得保护的。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