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周恩来与邓颖超研究 > 大勇不畏险 大智巧化险:周恩来邓颖超赴苏参加党六大脱险真相

大勇不畏险 大智巧化险:周恩来邓颖超赴苏参加党六大脱险真相

2015/9/26 15:03:23    作者:徐忠    阅读:3669    评论:0

  要知道事实真相,就得从邓颖超发表在1985年8月14日的《人民日报》上《一次遇险与脱险的经过》的文章说起。那年夏天,中央文献研究室的郑淑云同志寄来《黑龙江日报》登载的一篇《周总理三到哈尔滨》的文章,请邓颖超同志审看,是否属实?邓颖超同志听赵炜读后,问高振谱和赵炜周总理到过几次哈尔滨?高振谱同志说记不清楚了,反正不止三次。邓颖超同志说:“文章中所说的三次到哈尔滨的过程,有两次我不清楚。1928年去莫斯科出席党的‘六大’这一次,我是作为列席代表与恩来一道去的。”
  于是她的口述文章一开始就说:“1982年夏,我翻阅一本《往事回忆》(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书中有一段以《机智的周恩来》为题的文章,内容是描述1928年恩来同志和我在大连遇险事件。嗣后,我又看到几份资料也提到此事。因作者并非当事人,都是别人对他们说的,内容并不完全。1980年《八小时以外》杂志登了一篇文章,与事实有很大出入,有些情节是作者推测的;总之,他们所写的情节不很准确和完全。我是亲身经历了那次事件的两个人之一。虽然恩来同志于60年代初在北戴河召开的一次中央会议上简要地讲过此事,但听到的人并不多。现在,既然有几个刊物先后发表过,我想将它的整个经过和真实的情况公诸于众是必要的。”
  她还说:“这不是为周恩来,也不是为自己,是对人民负责,对后人负责。”“我这也是做老实人,说老实话,办老实事嘛!”
  船上遇险 艰难脱险
  当时,“由于国民党统治下的白色恐怖太严重了,而党又迫切需有一段比较充裕的时间和安定的环境认真总结一下大革命失败以来的经验教训,研究并部署今后的工作,所以中国共产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决定在苏联的莫斯科举召开。”代表分批出发,多数是经大连、哈尔滨这条路线赴苏的。
  1928年周恩来同志当选为党的六大代表,组织上决定邓颖超同志列席大会。他们是1928年5月初乘日本轮船离开上海的。由于他们关注日本帝国主义在山东济南屠杀中国外交官员、打死打伤中国军民数人的“济南惨案”(又称“五三惨案”)的事态发展,所以在上船那天,将上海的各种报纸买了一份,准备在船上翻阅。组织上安排他们坐头等舱,这同他们当时的衣着等条件是不符合的。他们在船上的两天很少更换衣服,也很少同其他旅客交谈。坐头等舱的人,每餐都到餐厅去吃饭,当时有两个人在就餐时总是注视他们夫妇两人。船过青岛时,周恩来和邓颖超同志上岸进入市区吃了午饭,然后又买了青岛市的各种报纸带回船上。这样一来,引起了日方侦探对他们的注意,当轮船停靠大连码头,他们正准备上岸时,驻大连日本水上警察厅上来几个人,把周恩来带去盘问。
  首先问周恩来同志是做什么的?他回答是做古玩生意的(实际上他们携带的箱子里一件古玩也没有)。又问你们做生意的为什么买那么多报纸?回答说,在船上没事可以看看。日本水上警察又问到哪里去?周恩来回答去吉林。问到东北干什么?答去看舅舅。
  水警当即叫周恩来跟他们去水上警察厅。在那里,他们又详细询问周恩来的出生年月日、学历、职业等。当问到你舅舅姓什么?叫什么?周恩来回答说姓周,叫曼青。问他是干什么的?答:在省政府财政厅任科员。他们问你舅舅姓周,你为什么姓王?周恩来说:“在中国舅舅和叔叔是有区别的,姓氏是不一致的,不像外国人舅舅、叔叔都UNCLE,因此,我舅舅姓周,我姓王。”对方又说:“我看你不是姓王而是姓周,你不是做古董生意的,你是当兵的。”周恩来伸出手说:“你看我像当兵的吗?”他们仔细端详不像当兵的手,然后拉开抽屉看卡片,对周恩来讲,你就是周恩来。周恩来又反问他们:你们有什么根据说我是周恩来呢?我姓王,叫王某某。
  他们的一系列的盘问,周恩来泰然沉着地一一作了回答。当时日本水上警察只带走周恩来,没有涉及到邓颖超,她觉得恩来一个人去不好,她即表示要一同去!周恩来大怒说:“你不要去,你去干什么?”这时他告诉警察厅负责人,让警察帮邓颖超找旅馆,并把她送到旅馆先住下。于是邓颖超就与周恩来分开了。邓颖超住进旅馆,等候周恩来回来。这时候周恩来是凶是吉很难预测。邓颖超的心情十分着急、忧虑不安,如坐针毡,不是度日如年而是分秒如年了,不知如何是好。但她表面上还是沉着、镇定的,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
  大约两小时后,周恩来从日本水上警察厅出来,找到邓颖超的住处,进来之后,没有说什么话,安然无事的样子。然后他低声对邓颖超说:“我们去接头的证件在哪里?要立即烧毁。”邓颖超马上把证件找了出来,到卫生间撕碎投入马桶里,放水冲掉。后来,她们夫妇二人还是有说有笑地去楼下餐厅用餐。
  为了麻痹日本水上警察,周恩来被盘问完了以后,让警察厅为她们夫妇二人代买两张下午去长春(然后再转吉林)的车票。车票拿到手后,周恩来与邓颖超按时去火车站。但上车后发现同他们坐对面的乘客是日本人,用中国话同他们攀谈。他们也就将计就计地同日本人聊天。周恩来与邓颖超在聊天中识破日本人是跟踪他们的。周恩来与邓颖超在长春站准备下车时,那个日本人忽然拿出名片给周恩来。
  曾经留学日本的周恩来知道日本人有交换名片的风俗,这种场合,周恩来应立即回名片。一般人名片都放在西装小口袋里,实际周恩来走得匆忙没有准备名片,但他仍然装着找名片的样子,说:“噢!我的名片没有装在口袋里,还在箱子里呢!很对不起。”并且又装着做出要去开箱子取名片的手势,对方看着周恩来真诚的样子说:“不必,不必了。”
  就这样周恩来与邓颖超终于对付过去了,平安地走出了火车站。
  亲属掩护 离境赴苏
  到长春后,似乎没有什么人跟踪周恩来与邓颖超了,但是他们仍然高度警惕,处处提防,力求万无一失。住进旅馆后,周恩来立即换上长袍马褂,把胡子刮掉,又乘火车去吉林,抵达后没敢直接到伯父周曼青家去,而是先住进旅馆,然后写了一封信,请旅馆的人送到他伯父家,正好周恩来三弟周恩寿在大革命时期的广州学习和工作一段时间,一看信就认出是大哥恩来的笔迹,不久就来接周恩来与邓颖超回家了。
  1964年8月2日,周恩来在午餐后的家庭会上,专门谈到这件事:“四伯接我出来念书,念中学时,先供我一年,后来我成绩好,就公费了。所以1928年去莫斯科参加‘六大’路过大连被日本宪兵盘查时,我就说来东北是去吉林找舅父周曼青的,没有说伯父。”“我敢去吉林找四伯,相信他不会出卖我。”
  他们夫妇俩先在伯父家停留两天,观察动静。两天的时间虽然很短,但是周家两代人却得以共同享受了亲人相聚的天伦之乐。邓颖超同志高兴地说:“这是我第一次当了周家的媳妇啊。”在没有发现有人跟踪盯梢的情况下,周恩来与邓颖超仔细研究商定,周恩来先走,到哈尔滨二弟周恩溥家住。时隔一天,由三弟周恩寿陪同邓颖超赶到哈尔滨与周恩来会合。
  为了安全起见,他们考虑到邓颖超第一次到东北,没有人认识她,于是就由她每天到火车站等候李立三同志。她一连数日到火车站都没有接到李立三同志,她虽然有点着急,但还是继续每天去车站,最后终于等到了。经过李立三同志的联系,他们和在哈尔滨的外国朋友联系上了。
  这样,他们才安全地乘火车离开哈尔滨,到莫斯科参加党的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
  在喜庆党的十八大的日子里,我们一起重温历史,了解周恩来与邓颖超为出席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中共六大途中,在日本客轮上遇险脱险的真相,是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的。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