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名人研究 > 毛奇龄与淮安

毛奇龄与淮安

2015/10/17 14:49:37    作者:徐爱明、孙权    阅读:4560    评论:0

 

    毛奇龄能一边做文章不停笔,一边与老婆相骂不绝口,对骂老婆与撰写文章两不误,“夫人室中詈骂,先生复还诟之,盖五官并用者。”
    生平事迹
    毛奇龄(1623-1716),清初经学家、文学家,与兄毛万龄并称为“江东二毛”。原名甡,又名初晴,字大可,萧山城厢镇(今属浙江)人。
    毛奇龄以经学傲睨一世,挟博纵辩,务欲胜人,阮元尝推他对乾嘉学术有开山之功。他亦好为诗。曾有琉球使者过杭州拜访他,并觅买其诗集。但毛奇龄自谓其诗“酬应者十九,宴游者十一,登临感寄无闻焉”。他还写了一部《仲氏易》,把宋人讲的《易经》推倒了。毛奇龄认为周敦颐的《太极图》是来自道佛的文献。
    毛奇龄著述甚富,仅《四库全书》收录他的著录者就有52种。他的遗著由学生编为《西河全集》,共493卷,系诸子及门人所著的文章编辑成集,分为《经集》和《文集》二部。其当归于集部者,文119卷,诗50卷,词7卷。另有《诗话》8卷,《词话》2卷。
    往来淮安
    顺治八年(1651年),毛奇龄的冤家以聚人杀营兵告之,籍捕四出,邻众千人争渡江鸣冤,营将疑其事,檄宁绍分巡王君廷璧杂治。冤家复罗织,私之分巡游客许君名三闾者中伤之,遂援重典案籍捕逮。友人蔡仲光急过曰:“怨深矣!不走将不免。”于是,毛奇龄开始了流亡生活,辗转来淮,结识了刘汉中、倪之煌、阎修龄、阎若璩等,与阎若璩交。毛奇龄尝谓:“予避雠之淮安,与淮之上下无不交,阎征君潜邱在其中。”从此,毛奇龄与淮安结下了不解之缘。
    顺治十七年(1661年),三十八岁,复出游,自此至康熙三年甲辰,皆在淮上。康熙元年(1662年),投故友山阳令朱禹锡。中秋夜,赋《明河篇》。淮人有知其为毛生者。奇龄曰:“虽然,予毛甡也。”又曰:“予濒死屡矣,幸而生。甡者,生又生也。”又曰:“吾生十年,疡五年,兵戈者十年,奔走道路二十年,能再生乎?所谓甡者,亦翼夫生之者也。”
    康熙十年,毛奇龄再游淮安,亲自造访阎若璩,与阎若璩等人论学,二人同游淮安城东程将军(咬金)冢,毛奇龄作《九月十九日登程将军冢》诗以记之。至康熙十二年冬,避人东归还萧山。
    康熙十七年(1678年),朝廷特开博学鸿儒科,毛奇龄屡辞。自淮城下过,作《少年游·过淮城口占》二首,其序曰:“予去淮久矣。康熙十七年,徵车入京,从淮城下过,遂驻马流涕,占此词。”词一:“马蹄才发,阳平门外,望里是淮安。可怜此地,曾经流浪,一十五年前。曲江高会知何处,秋水晚生烟。惟有垂杨,千条万缕,还挂酒楼边。”
    康熙二十七年毛奇龄66岁。康熙《山阳县志》主纂张鸿烈至杭州湖上,就奇龄借书修志,得以遍考群笈,及十五县通志(见张鸿烈《创修山阳县志序》,刊于同治《重修山阳县志》卷首及《山阳艺文志》)。
    康熙三十二年(1693年),毛奇龄撰《与潜丘论尚书疏证书》。冬,阎若璩游西泠,与之讨论《尚书》,并引介姚际恒交结阎若璩。
    康熙三十八年作《寄阎潜丘古文尚书冤词书》,附李塨(毛奇龄之弟子)寄去。三月,李塨至淮安访阎若璩,与论《古文尚书》,出示奇龄新著《古文尚书冤词》。
    康熙三十九年,毛奇龄已经78岁,作《淮安袁监州七十寿序》,他说:“独于淮阴故交,则思之憬然,语及之而惺然,有道淮人事于予前者,则心目俱瞿瞿然,虽醉亦醒,梦亦觉。”此年,友刘汉中卒,作《刘勃安先生墓志铭》。
    结交贤友
    毛奇龄在淮安结交的友人中,最为重要的首推刘勃安(汉中)、倪天章(之煌)。《山阳志遗》记载:“萧山毛检讨奇龄微时,避难来淮阴,改姓名为王彦字士方,匿迹天宁寺。刘勃安先生闲过寺中,与语,奇之,因与订交。渐引所知相往还,遂遍与淮安诸名宿相友善。”当听说有人还在追踪毛奇龄时,倪天章和刘勃安将其藏在车中运载回家,并将其藏到自己家中。毛奇龄在《山阳刘勃安先生墓志铭》中说:“先生亟藏予,而家无簃房,设苇榻而张之屏牖之间,家人厮养声相闻,顾日夕备酒脯,洁旨恭敬,如是者一月,且为缝绽衣乃去。”在《寄刘勃安、蔡子搆、黄剡知诸子》中更是写道:“韩王孙一漂母耳,犹千古慕之。吾淮阴满城皆进食处也。昨去家园时,潜行芦中,天星晓倾,自谓恻怆已过,然尚不若别离此地之惨。则此地踰家园远也。庐陵乍还,不能复道淮,他日天涯海角,愿闻踪迹,仝好皆知我情。”
    其次,当属阎若璩。康熙三十二年,阎若璩游钱塘,出所辨《古文尚书》,毛奇龄初读,给予相当高的评价,认为其成就远超唐之孔仲远、赵宋之深宁叟,赞赏阎若璩学博而通,兼有北方学人“如显处见月,虽大而未晰”和南方学人“牖中之窥日,见其细而无不烛”的优点。后毛奇龄作《古文尚书冤词》,并寄语阎若璩:“学无两可,只有一是,苟或所见不谬,即当力持其说以为可定,虽自揣生平所学,百不如潜丘,且相于数十年,诚不忍以言论抵牾,启参差之端,祗谓圣经是非所系极大,非可以人情嫌畏,谬为逊让。况潜丘之学,万万胜予,亦必不敢谓能胜六经。大凡有学识人,定无我见,一闻真是,便当自舍其所非。”
    另外,毛奇龄在淮安结交的贤友尚有张新标、张鸿烈、朱禹锡、阎修龄、邱象随、李铠等。
    少时,他聪颖过人,以诗名扬乡里,被视为“神童”;成年后,他抗清兵败,亡命江湖十余年;他生性倔强,恃才傲物,评判言词过激,遭仇家几度诬陷;他学识渊博,治经史,擅诗词,为清初著名学人。淮安是他生命中的福地,是他命运中的重要转折点,他的一生与淮安结下了不解的缘。(徐爱明 孙 权 祁 宏)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办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